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艺人邻居在线阅读 - 27.他的宝藏

27.他的宝藏

        “叮咚~”

        正翘着二郎腿刷手机的刘信安走到门口,打开门,将按下门铃的裴珠泫放了进来。

        这丫头来他家倒是熟练了起来,轻轻抛下一句“打扰了”之后,便是很自然的换掉鞋子,踩在粉色拖鞋上,溜达着走进客厅。

        不过有一点刘信安没有察觉到,那就是做完这一切动作的裴珠泫此时正心惊胆战着。

        其实在刘信安发消息过来的时候,她就猜到了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她这一下午的提心吊胆其实都是自己在给自己加戏,刘信安丝毫没有觉得不满或者是怎样,神经大条的对方怎么可能会有她这般心思缜密。

        所以她便是特地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进门。

        而现在嘛...刘信安的反应让她松了一大口气。

        看来事实的确是她像的那般,这家伙真是迟钝啊!

        至于刘信安真的是那么迟钝吗?

        显而易见,自然不是这样的。

        被人摔门谁都会不爽,但前提是,刘信安昨天可是照顾了喝醉的裴珠泫,摔门还是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睡迷糊的情况下发生的。

        裴珠泫摔回来的时候,那可是在女孩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的。

        他可不是什么大圣人,一点负面情绪都没有的那种。

        只不过他能理解女孩子的一点小脾气罢了。

        这点也多亏了打小跟刘信安一起长大的李程璐...要不然他也不会对女孩的心思把控的如此精确。

        “先说好,今天说什么都不会给你拿酒了。”

        刘信安乐呵呵的跟在裴珠泫身后,还很不合时宜的调侃了一声。

        这让仍有些心情微妙的裴珠泫皱了皱小鼻子。

        “我平时起码能喝三瓶烧酒的,昨天只是发挥失常罢了。”

        她很不满的为自己辩解着,老实说,两罐啤酒就睡过去是一件让她觉得很丢脸的事情。

        又不是才接触酒精的小孩子!咋可能两罐啤酒就不省人事了呢!

        是她太累了,没错,这两天一直都在宿舍生活,每天除了练习就是练习,她肯定是太累了。

        “是是,我相信你,你也不用证明给我看了。”

        刘信安越这么说,裴珠泫越觉得这家伙是在敷衍她。

        女孩一脸的正经:“你还没点吃的吧?”

        “嗯,刚准备点,顺便就问了你一句,夜宵这种东西还是一起吃才有趣啊,自己吃可太无聊了。”

        这一点裴珠泫深刻的赞同,孤身一人的生活着实难捱,但她也不想在自身背了一堆黑料的前提下连累妹妹们...

        真是困扰呢。

        “那好,今天我来请客,顺便!我们今天来喝烧酒吧!”

        裴珠泫兴奋地一拍手,下午的浑浑噩噩完全被她抛之脑后,现在的她只想着证明自己的确有着三瓶烧酒的量!

        烧酒嘛...刘信安知道,也尝试过。

        较之于啤酒那温和的度数,烧酒虽然比不过国内的白酒,但也要比啤酒高一大截。

        就裴珠泫这两罐躺的量...

        刘信安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这样,不过好言好语的劝说这上头的丫头肯定不会听,所以他决定换一种方式。

        “喝烧酒我倒是没意见,但我话说在前头,我也是会醉的,醉醺醺的我遇到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会做出什么事,我可不能保证。”

        这话让兴奋状态下的裴珠泫猛地醒过神来,坐在沙发一角的裴珠泫下意识的朝着远离刘信安的地方挪了挪,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警惕。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不介意的话你就点咯。”

        这玩笑一般的威胁让裴珠泫冷静了下来,她没好气的瞪了刘信安一眼。

        她不认为刘信安是这样的人,已经跟这家伙相处这么久了,昨天她更是狼狈到睡在了对方家里,即便这样刘信安都没做什么坏事,这让她对刘信安的信任拉高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

        可同样的,她也不敢赌刘信安此时说的究竟是不是玩笑话。

        即便是今天下午自己因为刘信安的态度变得浑浑噩噩,她依旧不觉得自己对这个才认识一周多的男人产生了什么心动的感觉。

        她很理智,不然也不会在事情发生的最开始就最快的做出了选择,好让这件事迅速冷却下去。

        她知道刘信安只是在自己至暗时刻时,出现的一根“救命稻草”罢了。

        自己这般的表现,也仅仅只是因为吊桥效应,而非好感。

        况且刘信安迟早是要走的,他自己也说了,他只会在这边呆半年,人家还有在华夏的工作...

        所以裴珠泫十分的理智,她的想法也很单纯,只是把刘信安当做自己这段时间的消遣。

        等到对方半年后离开,或许她们还会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交流上那么一段时间,但很快就会随着距离的遥远渐渐冷淡下来,重新变为一对儿仅仅相处过半年的普通...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的朋友。

        作为艺人出道的第一天,金室长就很清楚地跟她说过,她们的身份不要去奢求素人朋友了。

        身份的天差地别终究会让这段友情无疾而终。

        “真是会威胁人啊。”

        裴珠泫郁闷的说着,随后拿出手机,开始翻找起外卖店来。

        今天她来请客,所以吃什么由她决定。

        “你没有什么忌口之类的吧?”

        “没有,你随便点就好,唔...太重口的之类我可能接受不了。”

        “比如呢?”

        “大肠之类的。”

        刘信安对食物倒是没太挑剔,仅仅只是对一些特别的内脏无法接受罢了。

        这边也是有大肠料理的,刘信安对那个很是抗拒,自己家做的还好,外面做的...

        他想都不敢想。

        裴珠泫点点头,就算刘信安不说她也不会点的。

        即使是跟没有好感的异性在一起吃饭,她也会很小心的不去点那些会让嘴巴里残存味道的食物。

        艺人的自我管理可以说是刻在了她的dna之中,这方面她无比的在意。

        “唔...我点主食咯,你才下播没多久,这应该是正餐吧?”

        “对...嗯?”刘信安愣了一下,自己今天也没有跟裴珠泫交流过,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刚下播的呢?

        “烤肉怎么样?你家有没有烤炉?”

        刘信安摇头,他上哪弄这玩意去。

        “那...拌饭,炒肉这些你能接受吗?”

        “啊,这些当然可以。”

        “好。”

        女孩两只小手在手机上疯狂的按着,麻利的程度让刘信安一时间有些语顿。

        “那啥,就咱俩的话,点太多吃不完也没事吗?”

        昨天那顿夜宵是刘信安出的钱,所以没吃掉的他都放进冰箱,今天下午直播的时候当零食吃了。

        但今天这顿饭可不是他花钱,他没理由把剩菜剩饭什么的存起来以后再吃,浪费是很不好的行为,他也不想裴珠泫浪费。

        裴珠泫摇头:“没点太多,放心吧。”

        又是操作了一会之后,裴珠泫这才放下手机,看向刘信安。

        “话说回来,你在这边没什么朋友的话,家里肯定也没有泡菜咯?”

        既然今晚吃的是她们国家的传统料理,那怎么可能少的了泡菜呢?

        刘信安摇摇头,裴珠泫说对了,他这两天点外卖总能收到一些商家附赠的泡菜。

        咋说呢...不能说不好吃吧,这玩意在这里能作为传统食物,自然也有一定的道理。

        只是说,他这个“老外”完全吃不惯。

        吃这个还不如开袋fl榨菜...

        但当着裴珠泫的面,他咋会吐槽人家的传统食物呢?

        “没有诶,点外卖的时候倒是有吃过商家附赠的小菜,就上次给你拍的那个。”

        “啊!那个真的不好吃,你等下,我去拿,我家里有!”

        裴珠泫起身,拿起手机后踩好拖鞋便是朝着门口走去。

        不等刘信安说些什么,关门声的响起让他无奈的笑了笑。

        这人咋还挺急性子,他甚至都还没表明自己到底想不想吃呢!

        很快,门铃声的响起让他打开家门。

        去而复返的裴珠泫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两个饭盒。

        在看到刘信安之后,她还很可爱的扬起笑容,轻轻挥了挥手里的饭盒。

        “jiangjiang~”

        老实说,本来就很是漂亮的裴珠泫摆出这样可爱的造型多少让人有些心空,刘信安还没从女孩的美貌中回过神来,裴珠泫就已经绕过了他先一步进了门。

        “我家里有好多好多,你家有多余的饭盒嘛,我分给你一点,在这边不吃这个简直太不像话了!”

        刘信安站在客厅中央,看着在客厅里忙碌的裴珠泫,脸上浮现一个温和的笑容。

        他并不知道裴珠泫是怎么想的他,但起码就他自己而言,这个明明看起来比自己年轻许多,实际上却比自己还要大两岁的女孩就像是一个宝藏那般。

        他见过裴珠泫温婉乖巧的模样,也见过女孩喝上头时的娇憨样子。

        原以为裴珠泫的性格就像他这两天见到的那般,可今天的裴珠泫似乎又变了一个人。

        她啰嗦,急性子,但那种恰到好处的关怀与娇嗔却让刘信安感觉到很是温暖。

        她的存在对于现如今独自生活在异国他乡的他而言,无疑是一份天大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