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艺人邻居在线阅读 - 24.摔门!

24.摔门!

        毫无防备的裴珠泫简直就是犯规的存在。

        好在刘信安并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混蛋,他推了两下女孩的肩膀,并没有得到女孩的反馈后,多少有些头疼。

        “我去叫你朋友接你回去啊。”

        刘信安轻声说了一句,并没有得到裴珠泫的回应。

        既然没回应就是默认,刘信安起身走出家门,来到了裴珠泫家门口。

        按下门铃后等了一会,现在已经是深夜快两点钟了,一般来说这个时间都已经熟睡了。

        姜涩琪等人虽然是艺人,但休息的时候生物钟还是跟常人无异的。

        这个门铃自然是没有被裴珠泫家里熟睡的女孩们听到。

        刘信安苦等了一会没有得到回应后,只得无奈的走回家里。

        其实真正尴尬的并不是收留裴珠泫,而是因为他家只有他自己住的缘故...根本就没有客房这个选项。

        房间有,但是空空如也的房间肯定是不能住人的。

        看着在沙发上睡得香甜的裴珠泫,刘信安止不住的头疼。

        早知道就不给这人拿酒了,不能喝还要逞能...真是喜欢装。

        没办法了,刘信安再次来到沙发旁,从背后将熟睡的裴珠泫拉起来,先帮女孩穿上外套。

        他决定今晚他就十分大气的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了,至于他嘛...没得选了,只能躺沙发上了。

        虽然裴珠泫睡得很死,但好在女孩的身材很是纤细。

        有着多年健身经历的刘信安毫不费力的便是将女孩拦腰抱起。

        已经失去意识的裴珠泫无力的把头靠在他胸口,调皮的丸子头松散开来,一阵蛊人的香气自女孩飘逸的黑发铺散开来,让刘信安老脸一红。

        但凡换一个意志不那么坚定地,估计就要犯原则性错误了。

        好在刘信安是个无比自律且能控制住自己欲望的人。

        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健身爱好者的自控力。

        “你可千万别吐啊,要是吐了我可就崩溃了。”

        他就这么一床床单,要是裴珠泫真吐了,他想换都没得换。

        洗床单也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可以的话,他希望今晚裴珠泫就老老实实的睡一觉就好了。

        况且满打满算也就两罐啤酒...

        居然能被两罐啤酒撂倒,这丫头也真是酒量够差的。

        看着躺在床上的裴珠泫无意识的将他每天盖得被子抱在怀里后,刘信安无奈的一扶额,关好了卧室门,重新回到客厅。

        桌上的狼藉还等着他收拾,而且电影还没看完呢!

        ———

        正如刘信安吐槽的那般,两罐啤酒肯定是不会把一个人灌醉到彻底失去意识的。

        裴珠泫会这样轻松地睡着主要还是因为她在刘信安家呆的很舒服,再加上看的还是平时自己最喜欢的电影,几个巧合这么一叠加,本来就有几分困意的裴珠泫也就顺势睡下了。

        这一觉裴珠泫睡得出奇的香甜,直到醒来,她还懒洋洋的抱着被子,不愿睁开眼睛。

        不过很快,身上异样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

        女孩猛地睁开眼,陌生的天花板以及完全陌生的房间让她整个人陷入了呆滞。

        紧接着,一声尖锐的惊叫声让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刘信安下意识的睁开眼。

        极具穿透力的尖叫声让他迅速清醒,他很快便是意识到是昨晚借宿在他家的女孩醒了。

        他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卧室,轻轻敲了敲门。

        敲门声也让放声尖叫的裴珠泫找回了理智,她下意识的在身上摸了摸,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没少。

        刚才身上的不适感更多的还是因为穿着衣服睡觉带来的不适,而不是哪里不舒服。

        这让裴珠泫放心了一些。

        吃没吃亏,她作为一个女孩子还是能感受到的。

        “谁?!”

        她惊慌的声音让门外的刘信安听到了。

        “醒了吗?”

        “刘信安?”

        “嗯,你昨天喝了两罐之后就不省人事了,酒量这么差就不要喝酒嘛。”

        刘信安也很不满啊,这丫头占了他的床还发出那么奇怪的尖叫声,听起来像是他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那般。

        天地良心,他可什么都没做,而且他家客厅还有监控,不信的话他甚至可以把监控调出来给裴珠泫看。

        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占便宜,也没有吃亏的裴珠泫尴尬的抿了抿嘴,她下意识的在床边寻找着手机,但并没有摸到,无奈她也只能从床上起身,简单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长发之后,女孩捂着脸,发出了弱弱的声音。

        “你先进来...”

        “我可以进去吗?”

        “嗯。”

        卧室门打开,刘信安出现在门口。

        他的样子倒是跟昨晚没什么区别,依旧是俊逸非凡的脸蛋跟结实的身材,就连头发都没有因为一觉醒来而变得怪异。

        看了一眼捂着脸不愿松手的裴珠泫,刘信安乐了。

        “睡得好吗?”

        “...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

        不管怎样,在别人家睡着是一件极为失礼的事情。

        “没事没事,你没吐就行。”

        裴珠泫紧咬着下唇,就两罐啤酒她怎么可能会吐,不过考虑到自己给刘信安填了大麻烦,她就不追究这些了。

        “现在几点了?”

        “大概十点钟左右吧。”

        “都十点了?!”

        裴珠泫瞪大眼睛,这个时间的话...家里那群妹妹估计早已经起来了吧。

        女孩此时一片混沌的大脑迅速运转起来,她回忆着今天妹妹们的行程,想了想后终于是松了口气。

        除了她,今天大家都有工作,估计现在应该都没有在她家里。

        现在只希望女孩们没有察觉她没在家这件事吧...

        “嗯,你有要做的事情吗?”

        “呃...倒是没有。”

        硬要说的话,她应该回练习室练习即将要在一个半月后的家族演唱会上表演用的舞蹈才对。

        但现在肯定不能说那些,先回家才是正题。

        “那个...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她记得自己睡前应该是在沙发上才对,怎么现在会出现在人家的床上?

        刘信安摊手:“我把你抱过来的,让你睡沙发也太奇怪了,我可做不出那种事来。”

        他的话语得到了裴珠泫一个不可置信的眼神。

        女孩指缝中流露出的怀疑目光让刘信安举起手自证清白:“你别想多,我家客厅可是装着监控的,我可不会做趁人之危的下作事情,不信你可以看监控。”

        好吧,人家好心好意把床让给她,她居然还在用奇怪的想法猜疑对方。

        丢人!又丢人又失礼!

        “真的谢谢,啊!我怎么能睡过去呢。”裴珠泫懊恼的揉着自己的长发,把那头还算顺滑的黑发成功地揉成了鸡窝头。

        刘信安轻笑一声,转身从卧室前离开,不过很快又是再次出现。

        跟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刘信安手里多了杯水。

        “喏,先喝点水。”他听出来了女孩嗓子有些发干。

        裴珠泫点头,但还是捂着脸。

        开什么玩笑,睡了一觉她的妆现在可是全毁了。

        现在她处于一个完全无法见人的状态。

        “你先出去行不。”

        “行,别忘了喝水。”

        “唔,谢谢。”

        “小事。”

        ———

        捂着脸从异性家里走出来是一种什么体验?

        这种事如果问昨天之前的裴珠泫,得到的恐怕只有一个茫然的回答。

        但现在的裴珠泫可以很明确的回答这个问题。

        丢人,很他妈丢人。

        她这辈子就没这么丢人过。

        尤其是因为捂着脸,她还险些撞在刘信安家的柜子上这一点。

        要不是刘信安眼疾手快从背后拉了她一把,不然她的手上就有多一处伤口了。

        裴珠泫赶忙回到家,先把衣服换掉后,赶忙洗了把脸,然后便是开始洗漱。

        家里的妹妹们也正如她预测的那般,已经从她家离开了。

        女孩们很懂事,走之前还把垃圾都收拾好,然后在餐桌上给她留了字条,大概意思就是大家先去忙了,让她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打电话这种。

        手机里倒是没出现妹妹们的疑惑,这也证明她昨晚溜出来这件事,没有被大家发现。

        重新收拾好自己,又换了身新衣服之后,妆容精致,笑容迷人的少女便是再次敲响了刘信安家的门。

        等了一会之后,刘信安家的门打开,一个打着哈欠的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唔...落下东西了?”

        “我中午请你吃饭把,就当是为昨天我的失礼赔礼道歉了。”

        请吃饭是次要的,更重要的其实是她想用漂亮的自己冲散掉对方印象里那个今天早上无比丢人的裴珠泫。

        所以她才画好了平时要上节目时的完美妆容。

        不过很可惜,现如今正打瞌睡的刘信安眼睛都没完全睁开。

        大脑一片混沌的他根本不在意裴珠泫现在的模样。

        而午餐他也是完全没有兴趣。

        “啊...没事没事,不用不用,我不打算吃中饭了。”

        “那起码晚餐让我来....”

        “你看着办吧,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睡了。”

        “诶?”

        “砰!”

        裴珠泫一双美眸瞪得浑圆,饱满圆润的粉唇也是微张着,一脸的不可置信。

        她...

        裴珠泫...

        被人摔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