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艺人邻居在线阅读 - 1.新生活以及...新邻居

1.新生活以及...新邻居

        “这里就是我的新家了。”

        刘信安举起手中的摄像机,把镜头对准自己后转着圈的拍摄了一圈,将新房子的全貌用镜头一一记录下来。

        照例将每一个值得拿出来说的地方都好好说道一番后,刘信安这才关掉摄像头,脸上微笑的表情也是暂时放松了下来。

        他在录制自己的个人生活vlog,这是近年来特别火的一种视频形式,主打以记录自己的生活为主。

        不过这并不是他的本业...他的本业其实只是个普通的游戏up主,也就是拍一些游戏视频发到网络上供人观赏,而他可以获得一些频道播放量的收益罢了。

        至于为什么一个游戏博主突然录起了个人生活vlog...

        因为在直播的时候,虚拟人物捕捉软件突然bug了,然后他的脸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所有来看直播的观众的面前。

        然后...

        他就火了。

        浮躁的世界想要捧红一个人真的很简单,只要给他一副极具磁性的嗓音,再加上一副俊朗到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脸庞,就足以攻略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异性了。

        真正令刘信安哭笑不得的,还是他在意外露脸后,那疯狂上涨的粉丝数量。

        老实说,露脸后涨粉的速率让他这个游戏区up多少有些不甘心。

        自己经营一个账号三年才得到这堪堪300w出头的粉丝数,谁知道露个脸的功夫,他这粉丝数都快破500w了。

        最夸张的是他还接到了不少节目的邀请...

        刘信安看着剪辑软件里成功导入的视频,思索了一番后还是暂时合上了电脑。

        视频博主的通病就是会把生活在看到的一切都拍摄下来,说不定以后会变成素材呢。

        就比如现在他这个搬家的情况,完全是可以拿出来水一期视频的那种。

        挣钱嘛!

        简单的将自己的行李都整理了一番之后,刘信安随手拿了一顶鸭舌帽,走出了自己的新家。

        粉丝数量的暴增以及过往视频暴增的播放量给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所以在深思熟虑之后,刘信安决定换一个生活的环境。

        他是华夏人,但也是混血儿。

        老爸是地道的华夏人,但老妈是一个高丽人。

        据他了解,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人能产生缘分乃至于生下他,还多亏了自己老妈那个不靠谱的原生家庭。

        具体的情况他也不太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老妈是跟家里闹掰了之后孤身一人跑到华夏来的,然后在当地遇到了他老爸。

        被当时只有20岁出头的老爸救下之后,一来二去俩人就看对上了眼。

        然后一切就顺理成章的进行了下去,并且在第三年后,他降生了。

        不过虽然是混血,但刘信安一次都没见过自己老妈的故乡,这次趁着粉丝暴涨的热度和成就,刘信安顺理成章的向家里提出了想要来高丽看看的愿望。

        作为一个已经能自理且能养活自己的视频博主,这个提议并没有遭到父母的反对,于是...刘信安租下了这个价格不菲的房子,打算在这边先住个半年左右。

        虽然生长在华夏,但高丽语他也会说,所以就算来这边也不会因为语言产生问题。

        “妈,我已经到了。”

        “嗯...别忘了准备点年糕给邻居送去,四条。”

        刘信安一愣,要准备四条?是有什么习俗或者传统吗?

        他也没多想,既然老妈都说了,那他就准备四条就好了。

        打定主意的刘信安挂断了电话,没有听到自家老妈后面说出的那个“碰”字。

        年糕这玩意还是比较好买的,带着口罩帽子的刘信安很快便是出了门,然后站在电梯前等待着自下而上的电梯。

        没一会,“叮”的一声之后,电梯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刘信安一愣,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因为电梯里此时有着一位身材娇小,整个身体都被大衣裹住,跟他一样同样戴着口罩和帽子的女孩。

        嗯...应该是女孩没错,因为以他一米八三的身高看过去,这个女孩比他矮一头还多。

        他租住的这个公寓是一层两户,分别是走廊两侧的尽头,换句话说,这个自下而上来到这层楼的女孩,应该是与他一层的住户,也就是他的邻居。

        初来乍到的刘信安赶忙让开身子让女孩走出来。

        看不清容貌的女孩仅仅只是抬眼扫了他一眼,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狐疑,但很快便是移开了眼神。

        “我是新搬来的刘信安,现在住在1701,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这个口音略微奇怪的问好声让女孩成功地停下了脚步,她扭过头看向刘信安,自上而下的扫视着男人。

        刘信安被这审视的目光看的一愣,随后赶忙摘下口罩露出自己那张稍显犯规的俊脸。

        初次见面还是不戴口罩的打招呼才礼貌一些。

        不过,对方并没有跟他一样摘下口罩,仅仅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个细若蚊丝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里响了起来。

        如果不是刘信安注意力专注,他甚至都没有听清对方的声音。

        “您好。”

        声音很柔和,属于是听到就会让人不由得幻想女孩相貌的那种甜美声线。

        刘信安露出了一个帅气的笑容,但这无往不利的笑容似乎对面前的女孩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娇小的女孩仅仅只是再次礼貌的躬身,然后径直的绕过他,直奔走廊的另一边尽头。

        看到这一幕,刘信安也不气馁,他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走进了电梯之中,看来他的邻居并不是一个热情的人。

        ———

        虽然对方的性格可能与他截然不同,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一个下午的时间,刘信安彻底把自己的新住处收拾了一通,然后再把吃饭用的“家伙”都组装好。

        一台高配的主机,外加两个显示器。

        一个拿来打游戏,做视频,一个拿来看直播时的弹幕,当做副屏。

        这的确是他吃饭的家伙,作为自由职业视频博主,他一天中除了睡觉的时间,有百分之六十都要放在这上面。

        另外的百分之四十里,一半分给了吃喝拉撒,另一半则是健身。

        他在很小的时候因为身体柔弱生了一场病,自那之后,健身就成了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放不下啊....”

        四条年糕想放在一个盘子里不太现实,刘信安思索了良久,最后还是取出了两条,然后把另外两条对半切开。

        这回就是四条了,只是可惜了另外这四条。

        他不太爱吃这玩意,感觉没什么味道。

        不过既然来到这边,他还是决定入乡随俗一波,起码先尝试着吃一些这边的食物吧,毕竟这次过来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想来老妈的故乡看看。

        端着盘子,刘信安走出卧室,径直来到了邻居家的门口。

        “叮咚~”

        门铃声响起后,刘信安安静的等待着。

        几秒钟之后,之前那个甜美的嗓音透过大门传了过来。

        “您是...”

        刘信安脸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不是才见过面没多久吗!

        “我是新搬来的邻居,这是给您的礼物。”

        刘信安回答道,同时举起手把手里的盘子展示给门后的人。

        一秒..

        两秒..

        三秒..

        就当刘信安胡乱猜测着门后女孩想法的时候,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一道缝隙。

        一个披散着黑发的小脑袋探了出来,巴掌大的小脸上精致的五官和谐的排列在一起,即便未施粉黛,刘信安还是被女孩这惊人的美貌晃得心跳加速。

        不过女孩似乎没什么精气神,她神色平静的抬头看着刘信安,强颜欢笑的勾起唇角。

        她必须这么做,就算不喜,就算厌烦,她也一定要这么做。

        不然又不知道那些无良的媒体会怎么写了...

        面前这家伙...大概是不知道哪个报社派来的人吧。

        不然怎么还在如此巧合的时间段,如此巧合的住进了她的隔壁呢?

        “谢谢。”

        她伸出白皙的小手,接过了刘信安手里的盘子,不过在低头看了一眼后,女孩面色有些古怪。

        “呃...为什么是四条?”

        四可不是个什么吉祥的数字,这人是在诅咒什么吗?

        刘信安也被女孩的发问搞得有些尴尬,他干笑一声,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难道这里的礼仪不是送四条年糕作为传统吗?”

        “诶?”

        怪异的回答让女孩摸不着头脑。

        见到对方如此怪异的表情,这下刘信安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他说之前给老妈打电话的时候咋听到乱乱的声音...

        估计是又在打麻将吧!

        “啊!不好意思,我可能误会了,我不是本地人,我是华夏人,今天才搬过来,如果这份礼物对您造成困扰我真的十分抱歉!”

        似乎明白些什么的不止刘信安自己,女孩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人的口音听起来怪怪的了。

        她原本强行翘起的唇角放下了一些,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浮现在了女孩的脸上。

        她已经很多天没有笑过了,就算面前这个男人依旧是那些讨厌的记者,她现在也的确蛮感谢他能让自己笑起来这件事。

        “送一条就可以了,不过还是谢谢你。”

        “啊!果然是这样吗...真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