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沐猴而冠的草头王

第八十三章 沐猴而冠的草头王

        那句话脱口而出的一刹那,丽亚娜就后悔了。她警觉地关上了话匣子,不再述说任何有关自己对地狱边境的态度。

        在地狱维度,一个领主拥有对领地的绝对控制权;在领地之内,他不死不灭,对领地之内的领民,则近乎全知全能。领地内的自然环境、物理规则都受到领主意志的绝对影响。

        以此为基础,地狱维度自然而然贯彻了一种独有的行为与思维逻辑:对一片领地的任何不满都是对领主本身的不满。

        对丽亚娜而言,刚刚那一句话已经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向前顺水推舟地转移了话题:“你的骑士长剑,是利用灵魂之力召唤出来的吧,我曾经在卡玛泰姬的记录中看到过这种魔法。”

        “嗯哼……”丽亚娜紧闭着嘴。

        向前继续说:“很有意思的是,卡玛泰姬的记录中对这种魔法的评价很高,而且并未完全归结为黑魔法。”

        “那有什么奇怪的吗?”或许觉得这个话题没有危险性,丽亚娜再次开口。

        “这种魔法最初是由一位教会骑士在十字军东征时期创造出来的,利用纯粹的信仰强化自身灵魂,再以灵魂召唤长剑用于作战。当时,这个魔法被认为是纯正的白魔法。”

        向前谈性颇浓,毕竟十几英里路程,光走路也太枯燥了些。

        “卡玛泰姬的法师在近身作战时以魔力幻化各种武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灵魂之剑的创意;但是灵魂之剑后来却被卡玛泰姬禁用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丽亚娜摇了摇头,她被勾起了一丝好奇心。

        “因为有人改造了灵魂之剑的魔法。原本的灵魂之剑纯粹依托于自身的灵魂强度,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位骑士一样拥有纯粹的信仰,更鲜少有人的灵魂能达到他那样的强度。”

        丽亚娜有点想笑:“所以,你们不用这个魔法是嫌它不够强大?”

        “是那些改造了这个魔法的人嫌它不够强大。”向前纠正了对方的想法,“有些魔法师——一些心术不正的法师想出了个邪恶的办法——用别人的灵魂来增强灵魂之剑的威力。”

        丽亚娜的面色突然苍白了几分。

        向前似乎早有预料:“你也知道这个办法,对吗?你学过。”

        这是一句肯定句。

        丽亚娜不予回应。

        “用过吗?”向前不怀好意地追问。

        “当然没有!”

        向前轻声笑了起来:“看得出来,你召唤的长剑上灵魂之力十分纯正,没有掺杂别人的灵魂在其中;你是不是很抗拒这种损人利己的行径——或许这也是你同地狱维度格格不入的原因?”

        “快点走,还有很长一段路。”丽亚娜沉着脸说了一句。这句话就像一扇大门,彻底关死了两人继续对话的通道。

        ……

        十几英里的路程对向前和丽亚娜这种经受过训练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哪怕沿途充满了危险的岩浆和呛人的硫磺味道。

        当两人踏上城堡前的大理石台阶时,大门伴随着沉重的转动声缓缓打开。

        一路走进去,向前啧啧称奇。

        这座城堡混合了多种建筑与装饰风格。外表是典型的哥特式,从前到后,带着尖顶的塔楼群环绕四周;而进入内部,从进门的第一个长廊处,就能看到来自古希腊与罗马风格的雕塑与大立柱。

        各种风格不经协调地胡乱堆砌在一起,乱糟糟毫无美感。原本大气的大理石立柱、健美的希腊式雕塑无不笼罩着一层阴郁压抑的黑暗。而雕塑和立柱的存在又破坏了哥特式本应有的整肃与冷厉。

        走出长廊尽头,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可以容纳千人的大厅里,正对着长廊入口是一座五六米的高台,高台上一把石刻的高背椅。椅背足有十多米高,两个扶手相隔不下三米。

        高背椅上坐着一个二十英尺高的恶魔。

        阴郁的黑色与血腥的暗红色环绕其身周,额头上两支尖角弥漫血光;瘦削竖长的脸上面无表情,手中一柄仿效古罗马“***”的长柄斧,斧刃上血迹斑斑。

        总之,这位恶魔似乎正竭尽全力告诉来客:我是个有威严的、可怕的地狱之王。

        而向前只想起了古人留下的一个成语:沐猴而冠。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文雅劲儿,不但骂人不带脏字,还能极尽刻薄之能事。

        “我王,遵循您的意志,我带回了詹姆·锡安。”

        接下来的几分钟,向前自觉仿若置身于舞台剧剧场,欣赏着一幕古典题材的活话剧。

        “幸好你们没有唱起来,不然话剧又变成歌剧了。”向前喃喃自语的说话声一点都没有遮掩,一字不漏地传进了贝拉斯科的耳朵。

        “詹姆·锡安,贵客临门,欢迎。”向前刻薄的嘲讽对贝拉斯科来说仿佛春风过耳,全不在意。

        向前敷衍地点头致意:“虽然邀请的方式不那么礼貌,但是能实地走访一趟地狱边境,也算一种新奇的体验。”

        “如果我的门徒对阁下有所不敬,我在此表示歉意……”贝拉斯科漠然说道。

        向前觉得自己实在忍不下去了;他可以在西方上流宴会上与人云遮雾罩地谈笑风生,也能在中式传统宴席上吆五喝六、大快朵颐;但眼下这种装腔作势的对话简直让他尬得头皮发麻。

        这个贝拉斯科就是那种自己不尴尬而逼得别人尴尬的家伙。

        “不必了,贝拉斯科先生;让我们直入正题,赶紧把话说完……你能变小一点吗?这么仰着头说话我感觉挺累的。”向前直接打断了对方咏叹式的话语。

        贝拉斯科明显僵了脸色,过了一会儿才勉强回应:“如你所愿,贵客。”

        他从高背椅上站了起来;二十英尺的身高让他的动作看起来十分缓慢,但是等到他站直了身子,整个体型恍惚间“缩小”到六英尺左右。

        虽然还是高出向前大半个头,但总算在正常区间之内了。

        “这样就好多了。”向前满意地松了口气,“咱们把话说开;我并不是一个戏剧爱好者,虽然我偶尔会邀请漂亮的女演员到舞台之外做进一步交流,但我绝不喜欢上台表演。”

        “尤其演对手戏的还是一个……嗯……雄性?我不知道恶魔这个种族是不是适合用男女来区分。”向前滔滔不绝地说着,以阐明自己的立场。

        贝拉斯科目露凶光,有点维持不住原本淡漠而威严的神情。

        “我邀请锡安先生前来,是为了能缔结一个与你我双方都有利的合作。”贝拉斯科说。

        向前看着贝拉斯科,眼神就像看一个异想天开的傻瓜:“在生意场上我经常与人合作,但是我对合作对象的要求有点高。恐怕贝拉斯科先生还达不到标准。”

        “不要急于拒绝我的诚意,锡安先生。”贝拉斯科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