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向前制造2010年度第一颗大瓜

第四十九章 向前制造2010年度第一颗大瓜

        门外的特工很快就被酒店保安礼送出境。“红星”领着保镖们将这一楼层的公共空间全部搜索过一遍,又驱逐了几个“迷路”的其他楼层住客。

        就像魔形女瑞雯吐槽的那样,眼下希尔顿酒店里的特工比海湾周边的美国大兵还多。

        当整个楼层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红星”推门进去报告,而向前则刚刚挂断了来自白宫的“慰问”电话。

        恶魔岛上的情况已经逐渐明朗,吉米失踪的情报该知道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除了沃辛顿二世。顺带一提,那个老白男在遭到激进变种人追杀时,被他的儿子救走了。

        岛上的研究人员出现了不少死伤,许多人没能来得及逃入地下室,惨遭变种人杀害。

        监守自盗的阴谋家以受害者的身份接受了来自官方的慰问,并重申了愿意保持合作的态度。同时向前还不忘贼喊捉贼,要求美国政府尽快将万磁王捉拿归案,并找回吉米这个变种基因药剂的关键。

        挂断来自白宫幕僚长的电话,向前马上就给自己的法务部门下达了起诉沃辛顿二世的命令;失去了吉米,变种基因药剂的生产宣告中止,所有人都明白,沃辛顿公司即将遭遇一场灭顶之灾。

        只要能证明沃辛顿公司遭遇的重大损失与沃辛顿二世本人的行为重大关联,沃辛顿二世就必须承担起赔偿投资者损失的责任。这种时候,许多人都在等着落井下石。

        为了解决变种人问题,基因药剂的研究与生产终究是要继续进行的。只不过,必须把沃辛顿公司这个第一开发者先彻底干掉。

        在此之前,吉米还能够先过几天普通人的安宁日子。

        把所有公务安排清楚,向前掏出了已经闲置两天的纸条,兴致勃勃地招呼“红星”:“老洪,帮我挑一挑,先打哪个号码?”

        “什么号码?”老洪不明所以。

        “希尔顿姐妹的电话号码。”向前一手捏着一张,“这张是姐姐的,这张是妹妹;来,你来挑,先打哪个好?”

        “你想干嘛?”

        “制造八卦新闻,转移视线。”向前坏笑着说,“这么多特工死盯着我们,防不胜防。干脆,我就制造个大新闻,把自己放到聚光灯底下,反而更安全。还能迷惑一下别人的视线。”

        向前解释之后又急着催促:“快点,帮我挑一下,先打哪个。”

        “红星”恍然,又追问道:“你说先挑一个号码,难道你还要打第二个?”

        “对啊!只约一个怎么够?”向前理所当然地回答,“我这么个人尽皆知的花花公子,跟一个豪门名媛约会,那算什么大新闻?爆点不够啊!但是,如果是姐妹两个跟同一个男人……嗯?”

        “红星”看着向前,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魔鬼。

        “怪不得局里的人都说你是混蛋!”

        这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骂人呢?

        向前不高兴地撇着嘴:“我觉得这种不实的言论完全根植于某些人的嫉妒;而嫉妒的情绪必然根植于嫉妒者自身的无能。”

        “红星”翻了个白眼,调头就走。

        “你确实够混蛋的!”

        向前无谓地耸了耸肩,将两张纸条都揉成一团,开始抓阄。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美利坚西海岸的新闻界就像过了节一样热闹。

        恶魔岛事件轰动全球,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全球所有重量级媒体云集旧金山,相关报道连篇累牍。许多以小道消息、八卦绯闻为卖点的小报杂志也跟风报道,但是影响力完全不及权威媒体。

        权威媒体吃肉,小报们连口汤都喝不上——但是,他们的救星很快降临了。

        就在恶魔岛事件爆发后的第二天,有人向小报出售绯闻照片,说他们拍到了著名连锁酒店家族的小女儿进入希尔顿酒店密会情人的相片。而且这位富豪千金在情人房间里呆了十几个小时,直到后半夜才出来。

        许多收到消息的小报编辑对此嗤之以鼻。在恶魔岛事件新闻如火如荼的当下,这点小绯闻有几个人关心?

        然后,更劲爆的消息传来了。

        就在那位豪门二千金离开酒店后不到三个小时,天还没亮,又有人拍到他们家的大女儿进了酒店,而且进了同一个总统套房。照片拍得清清楚楚,证据确凿。

        这下小报编辑们总算有了点兴趣。

        再一打听住在总统套房里的人,居然是沃辛顿公司的股东兼技术合作伙伴、刚刚在恶魔岛暴动事件中损失惨重的詹姆·锡安。

        小报编辑们都要乐疯了。

        恶魔岛变种人暴动,这属于严肃的社会政治新闻,是权威媒体的舞台。而对他们这些八卦小报来说,既然在恶魔岛连汤都喝不上,那干脆咱们就改吃瓜吧!

        于是,在某个死盯着向前动向的黑炭头办公桌上,有关监视目标动向的每日任务简报风格突变,字里行间充斥着八卦小报的娱乐风格。

        “妈惹法克,这他么都是什么?”尼克·弗瑞捏着一叠报告,直看得青筋暴跳。

        报告中夹带了多份相关的八卦刊物,里边甚至还有一份只在旧金山唐人街发行的中文超市小报,头版头条标题惊悚:《豪门名媛姐妹争夫花花公子兼收并蓄》。

        “不要告诉我你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收集这些八卦小报,妈惹法克,你们的任务简报难道都是从小报上剪下来的吗?”尼克·弗瑞逮着任务负责人骂得唾沫横飞。

        “对不起,boss!目标除了密会那两个姐妹,没有其他任何举动。他的安保团队和陪同人员也同样没有任何异动。唯一的大动作就是昨天向旧金山当地法院起诉了沃辛顿二世。”

        “如果我想知道这些公开的消息,我会自己走出门,去路边的报摊花五十美分买一份报纸,而不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等你的简报。”尼克·弗瑞瞪着一只独眼怒视着部下。

        “你的工作就是把那些隐藏在公开消息之下的、不可告人的阴暗面统统挖出来!我要你把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挖出来。”

        黑炭局长把任务简报拍到部下脸上:“我不想知道那个花花公子又约了几个女人,我也不想知道那些女人什么时候进了他的房间,又在他房间里呆了多长时间,我更不想知道他跟女人乱搞的时候有没有戴t!我要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sorry,boss。”无辜被骂的部下一脑门子冷汗,战战兢兢地报告;“我们只知道詹姆·锡安未来两天有可能转道去洛杉矶;这是我们唯一可以确认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