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用点话术怎么能叫欺骗呢?

第四十三章 用点话术怎么能叫欺骗呢?

        吉米尖叫着摔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当确定自己不再下落,他本能地两手一撑,坐直了起来。他抬起头,看到昨天有过一面之缘的詹姆·锡安先生正笑眯眯地站在面前。

        吉米左顾右盼,四下打量着房间里的陈设;晕乎乎的脑子半天都回不过神来,想不明白为什么只一眨眼的功夫,自己会凭空摔进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又见面了,吉米。”向前看出少年的不安。

        吉米局促地回应:“你……你好,锡安先生。我现在在哪儿?”

        “旧金山,我住的酒店里。离恶魔岛并不太远。”向前指了指窗外,“你瞧,那里本来还能看到金门大桥的,不过现在大桥已经没有了。”

        吉米不安地朝窗外瞥了一眼,结结巴巴地问:“我……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带你过来的,用了一点小技巧。”向前下意识地搓了搓左手食指上的悬戒。

        吉米在沙发上别扭地坐着,他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但是看着向前却几度欲言又止;脸上纠结的神情将他的心思出卖得干干净净。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着急,你可以先看看这个。”向前把平板电脑放在茶几上推了过去。

        无人机搭载的高清晰度镜头,将此刻恶魔岛上的可怕景象纤毫毕现地传了回来。

        大团大团的火焰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在美军的阵地上流动,一个又一个士兵被火焰所吞噬,发出凄厉的惨叫。

        原本做为大桥构件的工字钢被未知的力量从桥身上扒了下来,仿佛被投掷的标枪一样划着优美的抛物线,源源不断地落向美军士兵头顶;它们没有锋利的箭头,但仅凭本身的重量就足以造成可怕的杀伤。

        美军阵地上方时不时会出现大片的冰层,阻挡落下的钢条,但是依然有士兵不断地倒地。

        变种人如蚁群般涌向美军阵地,阵地上的美军也在顽强地开枪反击,一个又一个变种人被击中倒下。

        仍不断浮上天空的工字钢不再被抛射,而是一根根拼接在一起,变成了一堵宽大的钢铁之墙;一个留着短发、中性打扮的女变种人在钢墙的掩护下扑到阵地前沿,双手猛然朝地面一按。

        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沿着地面扩散开来。冲击波所过之处,地表的土石剧烈翻滚着;美军阵地仿佛遭遇了一场八级地震,大量的障碍物、掩体被抛离地面,掩体里的士兵东倒西歪。

        外围的美军开始了溃败,大量士兵朝建筑物退却。一道道冰墙拔地而起,掩护着后退的士兵们。

        看着画面中死伤狼藉的战场,吉米颤抖着声音问:“这是怎么回事?沃辛顿先生不是说,实验室不会有危险吗?”

        “他还说你生病了呢,你觉得自己是病人吗?”向前摇晃着手指,“沃辛顿先生的言论不该成为聪明人讨论的话题,好吗?”

        吉米茫然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听不大懂。

        “那些闯上恶魔岛的变种人,是来杀你的。”向前指着电脑屏幕说,“就像我曾对你说的,他们认为你是变种人的灾星,将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灾祸。”

        “我不是……”吉米此刻比昨天表现得更紧张。毕竟,昨天的时候说起这个事还只是白话闲聊,今天却实实在在看到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也有很多变种人知道你不是。但是人与人的观念并不能完全一致。这些人……”向前指着源源不断通过大桥登岛的激进派变种人,“他们无法被说服。”

        吉米将身子缩成一团,蜷在沙发上:“我……我会被他们杀掉吗?”

        “也有很多人在保护你。”向前没有直接回答,“只不过,那些想杀你的人不会轻易放弃,虽然你现在不在岛上,但是只要再次得到你的消息,他们必然会源源不断地找过来。”

        “然后呢?”

        向前再次点了点屏幕,叹息着说:“然后就像你看到的这样,保护你的人和想要杀你的人持续不断地战斗。杀戮、死亡,无休无止,直到其中一方彻底放弃。”

        吉米看着屏幕里的画面,刺眼的鲜血和遍地的伤亡者刺痛了他的眼睛。

        “怎么才能让他们放弃?先生,我可以做点什么?”

        向前欣慰地笑了,就像是为一个孩子的勇敢与责任心而开怀。

        “你还记得我昨天对你做出的承诺吗?我承诺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现在是我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向前诚恳地说,“你有一个选择的机会,可以结束眼前的纷争,也可以避免更多的流血。”

        “什么选择?”

        “我可以送你去一个隐蔽的地方,让这个世界彻底忘掉你。当所有人找不到你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了战斗的理由,就可以避免更多的流血和死亡。”

        吉米静静地听着,他觉得向前平静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种能触动人心的力量。

        “我可以安排你去上学,你有机会认识一些朋友;但是从此以后,你不能使用自己的名字,也不能与你的父母联系。你要彻底告别你的过去——这就是你需要为此付出的牺牲。”

        “我要躲一辈子吗?”吉米轻声地问,他还有些犹豫。

        向前笃定地回答道:“当然不!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替代品。等到某一天,人们不再需要从你身上提取药物的时候,你就可以回家了。当然,或许这要花很长时间,或许要等你长大了,自己去发现。”

        “就像你治好自己的病一样?”

        “对,就像我治好了我自己一样。”

        向前弯下腰,与吉米平静地对视着,目光深邃而真诚。吉米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逐渐坚定起来的表情让向前露出由衷的笑意。

        “我愿意去,我愿意接受您的安排,先生。”

        从第一次见面到今天的谈话,用一个又一个话术精心编织的心理攻势在此刻取得了最理想的战果。

        吉米这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大男孩,在他这样的年纪里,孩子们总是抱有某种看似幼稚、其实真诚的信念;他们真诚地相信自己身上必然负有某种使命,他们也真诚地愿意为这个世界而有所承担。

        虽然向前说的是让吉米自己做出选择,但是在抱有这样信念的前提下,又面对着精心设计过的话术引导,吉米所做出的选择完全在向前的预料之中。

        更有趣的是,哪怕是从头到尾都使用了话术,向前所说的每一句话却都是真话——他始终没有违背自己不欺骗孩子的原则。

        “我现在就送你离开,那边已经有人在等你,他们会帮你安排好一切。”向前搓着手上的悬戒,“对了,你玩过蹦极吗,就像刚才你过来时候那样?”

        想起刚刚自由落体的体验,吉米心里悚然一惊。

        “先生,我不是很……啊!”吉米在又一声惊呼中,从地板上向下摔落,消失不见了。

        向前疑惑地看着吉米消失的地方,仿佛是对吉米说话一样自言自语着:“下次,你应该说得更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