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你只是为了方便偷情而已

第三十五章 你只是为了方便偷情而已

        一番招呼下来,只有泽维尔教授这个老好人和“野兽”麦考伊能够正常回应向前的礼貌;气氛一开始就有点冷场。

        向前挥手赶走了所有陪同人员:“喝点什么?我去年从法国拍回来几瓶好酒,这次来美国还特意带着。”他作势走向小酒吧,总统套房里的设施十分完善。

        “我们可不是来喝酒的,还是直入正题吧,詹姆。”泽维尔教授温和的目光里透着几分焦虑。

        “当然,但是不耽误喝杯酒的功夫吧?”向前随手一挥,漫不经心地开瓶倒酒,一边摇晃着醒酒一边继续与教授的谈话,“您想谈什么?沃辛顿公司,还是吉米?”

        “都有。沃辛顿公司,还有吉米!”教授用极为严肃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向前惬意地倚靠在吧台上,甚至小幅度地伸了一个懒腰,差点把手里的醒酒瓶磕到墙上,让人觉得他仿佛打着哈欠在说话:“这几天他们可是全世界的焦点。”漫不经心的态度令人不满。

        “这个焦点随时有可能演变成变种人与普通人全面开战的爆发点。”泽维尔教授一向温和的口气正变得无比严肃,“詹姆,你应该能看出其中蕴含的危机。”

        “可以想象,看来万磁王有大动作了。不过我要更正一下,有可能开战的是美国变种人与美国的普通人——最多把范围扩大到北美——我们那里还是很平静的。”

        向前将醒酒瓶凑近闻了闻,开始往外倒酒,还不忘招呼:“你们真的不来点?”

        “我的一些同胞告诉我,埃里克已经成功联合了几个激进的变种人团体;现在,他手中有一支变种人军队。”教授说起老朋友的时候满是忧虑,“这就是他一贯处理问题的方式,除了暴力,他想不到任何解决问题的办法。”

        向前不屑地一笑:“可以理解;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那个制造问题的人。我猜……不,不需要猜,我敢肯定他的目标是恶魔岛上沃辛顿公司的制药实验室——那个小男孩吉米。”

        泽维尔教授默认了这个说法。

        “不过我有一个疑问。”向前轻轻摇晃着酒杯,“变种人兄弟会一直遭到各国政府的打击,这几年已经被削弱了很多,万磁王还能找到多少帮手来组建他的军队?”

        “很多!”这次接话的却是站在教授轮椅后面的斯科特,“沃辛顿二世在记者会上的言论激怒了很多变种人。”

        镭射眼斯科特的脸色阴沉沉地,他的愤怒情绪很明显不止针对万磁王和激进变种人,反而更多地指向沃辛顿二世——当然还有向前。

        “沃辛顿那个白痴!”向前的语气轻松得不像是在骂人,更像是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你们怎么想呢,对那个所谓的‘治疗药物’怎么看?”

        “那不是药物,我们也不是病人,不需要治疗!”又是斯科特抢着回答,语气激烈得更像是怒吼。

        “嗯嗯……”向前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却突然发现了点有趣的事情,“部长先生,你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野兽”身上,这位身形粗犷的大汉有些犹豫。

        “汉克?”斯科特不满地叫了一声,为“野兽”的犹豫感到不解。

        “野兽”汉克被众人的目光逼迫,不得已耸了耸肩膀:“你得理解,斯科特,你又不像我,每天都掉一堆的毛。”

        斯科特一时语塞,汉克对自身变种能力的排斥心理由来已久,x学院的资深成员们大都是知道的。

        “喔喔喔……”这个时候又是向前来火上浇油了,“看来你们自己也没有统一意见,或许我们可以站在中立的角度上来考虑,沃辛顿公司的研究成果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我可以不使用‘药物’这个称谓。”

        包括泽维尔教授在内,几个x学院成员都沉默了。

        抛去情绪化的思维方式之后,身为帮助过众多变种人的x战警主要成员,他们又怎么不知道许多变种人其实自己都厌恶自己的变异能力呢?

        即便x学院内部也有不少人迫切想要恢复普通人的身份:比如无法自控而不得不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小淘气”,又比如变异时间太久,几乎丧失正常人理智,只能在x学院庇护下生活的“鸟喙”。

        “我们当然理解,詹姆。”泽维尔教授长叹了一口气,“但是眼下的情况同样需要谨慎对待,我们认为还不到这种药剂大规模出现的时机。它会严重激化变种人与普通人之间的矛盾。”

        “还不到时机……”向前一字一句地重复着教授的话,短短一句话被他念出了莎士比亚戏剧的舞台风格。任谁都能听出其中浓浓的嘲讽意味。

        “教授,我们认识多久了?”向前忽然抛下基因药剂,不着边际地说起过去来。金刚狼和镭射眼露出不满的神色。

        泽维尔教授明显有耐心得多,他制止了罗根和斯科特的躁动,平静地说道:“十年。自从你在自由女神像事件中打伤了埃里克,帮助我们解除了一次重大危机;到今天已经快十年了。”

        “是啊,这十年时间里,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听到你说那句话了——还不到时机。”向前感叹着,“教授,在您大半个世纪的生命历程中,您究竟多少次说起这句话,您自己数得清吗?”

        教授紧紧盯着向前的脸,目光深邃;“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把这一次的事件当成一个机会,想要做点什么?”

        “是的,我认为,变种基因药剂是让变种人融入人类社会的一个契机。让变种人与普通人和平共处,不正是您的期盼吗,教授?”

        “但我的期盼绝不是以变种人同胞的消亡为结局。”教授肃然道。

        “当然,我无比认同您的想法。”向前颔首,“我再问您一个问题吧,您认为普通人为什么可以基本保持和平共处?以美国为例,他们也分成很多不同的族群。”

        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其实宏大的命题。

        教授与野兽都陷入了沉默,他们知道这个问题的复杂性;罗根也不开口,因为以他的水平,连参与讨论的能力都没有。

        唯有镭射眼斯科特毫不迟疑地开口了,他更多的是想发泄对向前的不满与不屑:“因为不管什么族群,他们都是普通人。”

        “哈哈哈……”向前放声大笑,“不得不说,斯科特你比教授聪明多了;有的时候,复杂的问题其实有着再简单不过的答案。斯科特,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这是在夸人吧?是夸人吗?

        一群北美佬面面相觑。用英语直译的汉语梗,别说一群美国佬,就是有向前的同胞在这儿,也得把脑筋多绕几绕才能听明白。

        “詹姆,你不如简单点直说吧。”泽维尔教授强忍着扶额叹气的冲动。到底是洞悉人心的x教授,十年时间的交往,就算感应不了向前的心理活动,也能看穿向前恶劣的本性。

        向前收敛了笑声:“普通人能够和平相处,是因为在现有的社会环境下,他们受到相同的法律与社会道德的约束。在这个基础上,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反击一切不正当的歧视行为。”

        “难道我们就不可以吗?”教授追问。

        向前摇了摇头:“教授,有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就是,现有的法律在面对变种人千奇百怪的能力时,存在巨大的漏洞,法律经常失去约束力。否认这一点,就是否认客观现实。”

        镭射眼斯科特愤愤然斥责道:“这是反变种人政客常用的说辞。你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说话。我们同样可以接受法律的约束,是那些敌视变种人的人在混淆视听。”

        向前对斯科特露出一个极度不屑的嘲讽笑容:“在这里,只有你最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你什么意思,想打一架吗?”斯科特挺身上前,准备动口不成改动手,但是被厚道的野兽拦住了。

        另一边,向前对斯科特的威胁丝毫不惧,侃侃而谈:“听不懂吗,我可以说得更明白一点。如果是一个普通女人,跑去法院起诉,她告诉法官,自己的丈夫在思维世界里跟别的女人出轨乱搞,法官只会把那个女人当做神经病。”

        “但是在变种人当中,这种事情完全可以成为事实。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吗,斯科特?”

        话音落下,现场一片沉寂。

        向前说破了镭射眼斯科特最心虚的丑事——他出轨了。

        斯科特和琴相恋多年,当年已经订了婚的;不料艾卡里湖事件导致黑凤凰觉醒,琴遭遇黑凤凰人格侵蚀,性情大变,与斯科特的感情也出现了波折。

        斯科特郁郁寡欢之下,就跟白皇后艾玛搞上了。两人地下偷情怕被人发现,白皇后就发挥心灵操纵能力,把斯科特的意识拉进自己的思维空间里。在外人看来两人都只是闭目假寐,甚至都离得远远的,谁能想到他们正在以纯意识的状态在思维世界里颠鸾倒凤?

        但是……凤凰女那也是心灵感应的大师级人物啊。

        于是,某一天白皇后再次把斯科特拉进思维房间的时候,琴·格蕾爆发凤凰之力,直接破开白皇后的心灵防御,闯了进去。

        当时那情景,就跟普通人破门而入抓小三一模一样;白皇后的思维空间里,两个奸夫**就被琴·格蕾当场捉奸在“床”了。

        被激怒的琴当场情绪失控,凤凰之力暴走,连教授都压抑不住;幸好当时向前应邀来x学院拜访,及时吸纳了失控的凤凰之力,也开始了与凤凰女的情感纠葛。

        嗯,没错,简单地总结一下就是:凤凰女情伤失意,花花公子趁虚而入。

        至于镭射眼就倒霉了。一番丑事曝光,更险些连累整个学校遭殃,事后跟琴断了婚约不说,还引来了校内师生许多不满。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话在向前这里是没用的;他还在喋喋不休:“得了吧斯科特,你那大义凛然的模样,装给谁看呢?你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偷情方便不是吗……”

        镭射眼斯科特面色铁青,一只手已经搭上了眼镜架上的开关。眼看着希尔顿酒店都要因向前的破嘴遭殃,幸好教授及时喝止了闹剧。

        “够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