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掩耳盗铃的人都比你聪明

第二十章 掩耳盗铃的人都比你聪明

        向前拉开小酒吧的隔间门,另一边的舱室很安静,不知道是不是拘束感的原因,几位伤兵不约而同地闭目假寐。

        矢量缩在最角落的位置,正全神贯注地盯着一台笔记本,她指尖轻微的敲打键盘声是除了引擎声之外这里唯一的动静。

        “干什么呢?”

        向前低声的询问把矢量吓得一激灵。

        “编写任务报告。”矢量像是怕吵醒睡着的战友,同样将声音压得很低,同时不着声色地压下了笔记本的屏幕。

        向前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神矛局本身是保密机构,任务报告有保密需求,矢量的动作并不让人意外。

        “你在特勤队的工作挺杂的。情报收集分析、编写任务报告,必要的时候还要开传送门实施战术机动。人才啊!”

        矢量声音干巴巴的,敷衍着说:“我还是个新手,不敢说人才。”她总觉得向前话里有话,听起来语气有点不对。

        “肯定是人才!”向前端着酒杯往矢量身边一坐,“之前你说这次联合反恐行动是你第一次出外勤,你到特勤队多久了?”

        矢量悄悄地把电脑往边上挪了挪:“不到一个月……半个多月吧!”她想敷衍两句快点支走向前,又怕引起对方的怀疑。

        向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们队长把这么多责任都压在你一个新人肩上,那是很看好你啊。”

        “是嘛……”矢量打量着向前,心慌意乱地想要转移注意力,“我看你和我们队长挺熟的。”

        “是啊,我和她认识很多年了。”向前说,“怎么了?”

        矢量犹犹豫豫地试探道:“我看你好像有点怕我们队长。”

        “嗯?”向前看着矢量,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熊熊八卦之火;“我感觉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就是……好奇!”虽然是为了引开向前的注意力,但是矢量也真的是好奇——向前与天气女巫相处的方式很不正常。

        向前哑然:“你的好奇心应该用到别的地方;比如说,你来特勤队半个多月,就不好奇你们队长为什么被人叫‘天队’?”

        “不是因为‘天气女巫’这个绰号吗?”

        向前失笑:“你果然不知道,绰号那只是一半的原因。”

        “那另一半是什么?”

        向前故弄玄虚地抿了口酒,直到矢量露出催促的表情才说道:“另一半原因,是因为她的本名——向天。”

        “向……”矢量大吃一惊,下意识地伸手指了指向前,“就是你这个……”

        向前会意:“对,就是我这个‘向’。”他俯身过去像是在说什么秘密一样:“她是我姐姐,我们认识二十七年了。”

        矢量脸上有点发烧——为自己先前的八卦心思。

        “你来特勤队之后就没问过她的本名吗?”

        矢量局促地摇了摇头:“没敢问,队长……有点严厉,而且挺神秘的,我不敢。”

        “嗯,她打小就凶。”向前很有些心有余悸。

        两人沉默下来。

        矢量看向前似乎要一直赖在这儿,只觉得越发心虚,踌躇半晌,硬着头皮赶人:“向……向顾问,我这儿还要接着写报告……”

        “哦哦……”向前故作恍然,却似笑非笑地回头注视着矢量,“除了写报告、看情报,开传送门之外,必要的时候,你应该还负责行动中的电子进攻,对吗?”

        矢量心虚地按住了膝上的笔记本电脑:“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啊,你用的这台电脑,是五行实验室为局里设计的。”向前笑眯眯的眼神让矢量愈发手足无措,“特意强化了电子入侵、信号监控和信息窃密的性能需求。”

        矢量露出惊恐的表情,她抬头看看向前,发觉对方不是开玩笑,于是下意识地低头看着掌下的笔记本,感觉自己按住的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尴尬的神色的爬满了矢量秀美的脸庞,她琢磨着要不要争取一个坦白从宽的待遇,但是向前压根没给她自首的机会。

        “我跟你东拉西扯了这么久,你到底攻破我的防火墙了没有?”

        “呀!”被拆穿小动作的矢量惊叫起来,双手死死按住笔记本这个犯罪证据,既尴尬又不安的情绪让她满脸通红。

        在向前的注视下,矢量于沉默中度过了漫长的三秒钟时间;她不敢与向前对视,目光闪烁地四处张望,却发现刚刚闭目假寐的几位战友都悄悄地睁开一条眼缝偷瞄着。

        矢量病急乱投医一般朝战友递去求救的眼神,然后……那几位大老爷们一接触她的眼神就不约而同瞬间进入梦乡。

        “我,我不是……”矢量满脸通红。

        “不是什么?不是故意的?”向前脸上带着满满恶意的笑容,“那个入侵程序是自动启动的是吧?”

        “不是……我其实……”矢量结结巴巴。

        “其实就想开个玩笑?”向前主动替矢量把借口说完,“这种借口很没有说服力。”他毫不留情地堵住话头把小姑娘往墙角上逼。

        “对不起,我错了。”矢量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那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向前不为所动,“你用的电脑是我设计的,入侵程序的底层架构是我编写的;为你提供入侵路径的卫星直连信号是五行实验室负责维护的;就连你偷偷安在酒吧隔间门上的这个无线信号放大器,都是五行实验室生产的。”

        向前将一枚比领带夹还小的信号器丢给矢量。

        矢量这会儿都快哭了;向前说一句,她脸上就红一分,头就往下低一分;没等向前说完,小姑娘脸上已经跟火烧一般,都快把头埋进脚底下去了。

        “作为一个黑客,你的表现实在太不专业了。”向前继续揭小姑娘的疮疤,“发动攻击之前不做任何调查准备;脑子发热,心血来潮。你一发动攻击,为你提供算力支持的终端服务器就同时把警告信息发到我的电脑上了。”

        “没有想到吧,在神矛局的终端服务器里,我这台平板的安全序列比你的笔记本要高得多。”

        “拎着拐棍却打到自己脚上;小偷撬锁,结果打开门才发现里边是监狱——省了警察叔叔老大的麻烦。”向前口不留德,嘴里“叨叨叨,叨叨叨”地,为矢量的行为下了个很不讲情面的论断,“跟你相比,掩耳盗铃都算聪明人了。”

        矢量又羞又气,暗地里狠狠地磨着后槽牙;小姑娘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局里那么多人讨厌向前了。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听这只活刺猬叨逼叨?

        为什么飞机甲板是合金的,抠都抠不下去,要是能抠个口子跳出去多好?

        我可不可以开个传送门把自己传走啊?

        “你不就是仗着权限比我高。”小姑娘不服气。

        向前哑然失笑:“对啊,我就是权限比你高。因为神矛局的整个电子信息系统,安全防护程序都是由我主导设计的。嗯……包括你手里这台笔记本,它的系统也是我在保护。”

        矢量又要自闭了。

        “不服气?是不是觉得自己技术过硬,输给系统权限是非战之罪?”向前不怀好意,继续逗弄着小姑娘。

        矢量气鼓鼓地别过头,不说话。

        “电子进攻,硬件水平决定了下限,技术和软件决定了上限。”向前自顾自地说,“大多数人的思维里边,总是推崇个人技术,却根本没有想过,其实硬件水平才是电子进攻的基础。”

        “一个黑客技术再高,可如果你的最高上限都摸不到我下限的门槛,又凭什么发动攻击呢?”向前一改此前的讽刺语调,听起来更像是有意在指点迷津。

        向前说的这些,矢量当然都懂。高级黑客手里总会存有大量“肉鸡”,像矢量这样的官方“红客”更不乏以超级计算机辅助实施攻击。

        但是……还是不想听他的声音!

        “你不是说我仗着权限高欺负人吗?”向前把平板电脑递到矢量手里,“不如你自己看看,就算我放开权限,凭你手里那台小破笔记本,能攻破我的防火墙吗?”

        矢量余怒未消,但是看看递到手里的平板,却又忍不住心痒难搔。对技术人员而言,这种自己没用过的高端货有着莫大的诱惑力——哪怕摸一摸过过瘾都好。

        心理斗争再三,矢量终究忍不住接过平板,打开一看,俏脸又腾地红了起来。

        屏幕上闪动着的窗口分明就是一个入侵程序界面,窗口中滚动着一道道熟悉的命令符。

        矢量不用细看就知道,这是自己的手笔。

        合着自己一顿操作,不但没有攻破对方的防火墙,还被人家反过来监控了……

        “指令符的设计还有进攻路径的选择其实挺有灵性的。”向前口不应心地安慰着。

        矢量咬了咬牙,一指头戳掉入侵界面,开始查看平板电脑的系统。一个个数据呈现眼前,矢量越看越是惊讶。

        “怎么样,还觉得技术优先论是正确的吗?”向前笑问。

        矢量放下平板,颓然若失地摇了摇头。

        这一台平板的硬件水平都快赶上大型服务器了,加上向前与五行实验室在电子安全系统上的技术实力;除非动用超级计算机辅助,否则没有哪个黑客能攻破这台小小的平板。

        至少,矢量自认为是做不到的。

        “不仅仅是它本身的硬件。通过卫星直连信号,我还可以随时获取实验室超级计算机的算力支持。你要知道,五行实验室的超级计算机,可比神矛局的中心服务器更加先进。”

        向前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看着矢量,图穷匕见;

        “你想去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