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造物主都是莫得感情的(下)

第十九章 造物主都是莫得感情的(下)

        向前带着琴·格蕾腾空而起,用传说中腾云驾雾的姿态穿梭在灵魂宇宙的星海之间。琴对向前所说的“凤凰之力的可爱之处”确实产生了兴趣。

        自从凤凰觉醒并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之后,琴从内心深处排斥着凤凰之力,而在确定自己难以摆脱凤凰的影响之后,她又迫切希望找到凤凰之力存在的意义——在自我否定的边缘挣扎着寻求自我肯定的理由。

        向前希望能够减轻她的内心伤痛。

        什么,教授还在现实中等消息?都等了这么久了,他肯定不在乎多等一会儿;多担心一会儿怎么了,他头上又不会多掉一根头发,对吧?

        向前觉得为御姐美人治疗一下心灵创伤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沃辛顿药业的基因药物处理不好的话,最多掀起变种人一点风潮;凤凰之力要是安抚不好,分分钟会让地球毁灭的。

        穿梭银河,满天星辰似近实远,身周星光流溢,无垠虚空带来的阔达感觉加上星空美景,让琴·格蕾的心情从消沉低落中恢复过来,渐渐好转。

        “那是什么?”一颗翠绿色的星球映入琴的眼帘。远远望去,大气笼罩之下,星体表面几乎完全被绿色植被所覆盖,而在满目的翠绿色中,错落着一块块仿佛蓝宝石般的静谧水域。

        琴喃喃自语般问道:“真美,这是你创造出来的吗?”

        向前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带着琴穿过大气层,降落到了星球表面。他们踏足于一片柔软的绿草地,眼前就是平静清幽的一波湖水,更远处的群山绿意盎然。琴的心情立刻为眼前生机盎然的景象而舒展。

        “这颗星球很特别,是你特意创造出来的吗?”琴舒展着心情,也舒展着四肢,畅快地呼吸着清新的青草味道;极致伸展的曼妙身材让向前看直了眼。

        向前有些失神地说道:“不,不是我,是你。你的美丽感染了它……”

        心情舒畅许多的御姐美人似笑非笑地横了一眼过来。

        向前急忙澄清:“我没有说谎,真的是因为你。有一小块凤凰碎片落在了这颗星球上,虽然只是毫不起眼的一小块,却千万倍地加快了这颗星球上生命演化的速度。我不知道另一边的情况怎么样,但是在我控制的灵魂领域里,这是目前唯一诞生生命的星球。”

        与向前灵魂共生的这方宇宙严格说来还十分稚嫩,从向前六岁时“亲眼目睹”的奇点大爆炸算起,也不过二十多年。即便灵魂与现实的时间流速不同,但是除了少数被向前操纵时间加速的星系外,宇宙空间仍处于初生状态,有的星球甚至还没有从大爆炸中冷却下来,更遑论诞生生命了。

        “怎么会?”琴好奇地问,“你不是说将凤凰之力全部驱逐了么?”

        向前笑着说:“是啊,几年前的时候就驱逐了,不过,这颗星球上的凤凰碎片不是几年前那一次留下的,而是一年前,也就是你上一次进来的时候留下的。”

        一说到“上一次”这个时间点,琴就莫名心慌意乱,感觉从脚底有一团火焰烧起来;她警告式地白了向前一眼,就怕这小男人又开始口没遮拦。

        向前对御姐美人的警告视若无睹,带着无比怀念的神色自顾自地说下去:“当时有一小块凤凰碎片透过你的灵魂逸散了出来,碎片非常小,我们都没有注意到。毕竟,当时我们……嗯……都比较投入?后来过了挺久我才发现这颗星球的变化。”

        琴狠狠盯着向前,很想用凶狠的目光表达一下自己的立场;奈何此刻的她浑身上下只能看到春意盎然,努力装出来的凶狠目光更是千娇百媚,哪里能穿透花花公子的厚脸皮。

        发现自己的威胁无效,琴无奈地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凤凰之力不是应该破坏这颗星球吗?为什么这里的结果却不一样?”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honey;凤凰之力其实并不是破坏性的力量。”向前正是要借机疏导琴的心结,“我从第一次吸取凤凰之力开始就在研究它;它是宇宙生命所汇聚的力量,宇宙中所有生命对于生存与繁衍的共同追求唤醒了它;所以,它的本质其实是生命力——激发和保护生命生长的力量。”

        琴难以置信:“可是我从没有看到它的保护,我看到的只有破坏。”

        向前苦笑道:“这不怪你,主要的原因恐怕在于教授。”

        “不可能,教授一直在保护我不受凤凰的侵蚀。”

        向前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是的,在你的青少年时期,教授压制了凤凰,避免它过于强大的本能意识摧毁你尚不成熟的人格;但是你要明白,有压制就会有抵抗。生命的本能中最优先的一点是生存,教授的压制让凤凰感觉到了对它生存的威胁,于是它本能地开始了对抗。”

        “教授的每一次压制,都是在放大凤凰的对抗力度;压制的效果变得越来越差,最终彻底失控。”向前无奈而又怜惜地看着琴,“当教授再也无法压制凤凰的时候,你面对的就是一个被长年压制而变得狂躁不安的凤凰。这才是凤凰屡次失控的根本原因。”

        琴若有所思:“我该怎么做才能安抚它?让它感到安全?”

        “接纳它,与它沟通;凤凰之力虽然有意识,但是没有理性,也没有感情,它只遵循本能,它对外界的一切反应都显得直接而粗暴。如果你对它有敌意,它必然也会以敌意回应你。”

        琴退缩了:“不,我做不到。如果我接纳了它,它就会彻底改变我,到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琴·格蕾,还是凤凰。”

        “不不不不不……”向前连连摇头,“我们每个人都会受到外界的影响,我们的性格、行为习惯,都是在外界的影响下形成的。你觉得如果我的灵魂深处没有这片宇宙的存在,我还是现在的我吗?”

        向前笑着说:“不管有没有这片宇宙,我都还是我,不是吗?凤凰确实会改变你,但是你依然只会是琴·格蕾。如果你真的害怕,当你发现凤凰之力失控的时候,你就来找我;就像过去那样,我把不受控的力量吸收,再驱逐到领域的另一边去。”

        “不,你在骗我,凤凰之力在侵蚀我的人格,这片宇宙同样也在侵蚀你的人格。”琴看着向前,目光中既有感动又有嗔怒,“吸收凤凰之力,会加大你的负担,对吗?不许骗我!”

        被戳穿谎言的向前不免心虚:“负担……嗯……也许有那么一点?”

        琴双手环住向前的脖子,抬头望向头顶的星空:“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的思维彻底被侵蚀,会变成什么?”

        “彻底被侵蚀吗?想倒是想过。”向前点了点头,“到那个时候,我们虽然还活着,但是身为人的那一面将会彻底消失;情感、理智、价值观等等,所有代表人性的东西都不复存在。我们的一切行为将完全依照着宇宙或者凤凰的规则来进行,规则就是我们,我们却不是规则——因为我们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

        “我倒是很好奇,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或者其他某种造物主的存在,他们会不会也是这副彻底没有感情的鬼样子。”虽然说的是自己的可怕未来,但是向前却满不在乎:“不过我有自信,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自信又自大的小男人。”在向前身边,琴总是能展露笑颜;“我以前总是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彻底摆脱凤凰,你有想过将这片宇宙从你身上剥离出去吗——彻底卸下负担的那一天?”

        向前多了点无奈的神色:“想是想过,但是最终发现,我做不到,也不敢那么做。”

        “为什么?”

        “原因就是我之前说的,这个宇宙是物质层面上的真实存在,它就是一个真实的宇宙。在灵魂维度里还好,一旦从我的灵魂中剥离,最大的可能就是具现在我们的现实世界当中。”向前谑笑道,“你说,两个宇宙的直接碰撞会发生什么?”

        宇宙碰撞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因为肯定没人见过。有可能会一起烟消云散,直接重启;也有可能最终融为一体,塑造新的宇宙。但是不管哪个结果,作为碰撞中心点的地球肯定是飞灰湮灭了。

        灵魂中的宇宙固然给向前带来数不尽的好处,但也是他永远无法卸下的、带着巨大隐患的负担。

        琴黯然叹息,环着向前脖子的双臂一收,将向前拉向自己,献上香唇。

        “唔……”意外之喜让向前心花怒放,搂在御姐美人腰上的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琴娇躯一颤,急忙放下双臂撑着向前的胸口将他猛地推开。看着近在咫尺的贪婪目光,琴就知道,这个花花公子又想得寸进尺了。

        “我必须要走了。”琴嗔怪地说。

        向前环着她的腰不松手:“还是舍不得,真想立刻飞去美国找你。”

        琴知道,这个时候必须把这小男人的蠢蠢欲动镇压下去,于是她冷酷地放出了杀手锏:“来美国,是来找我,还是找奥萝洛?”

        听到“暴风女”的名字,向前做贼心虚般不淡定了。

        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强忍着不时泛起的心软乘胜追击:“我都忘了问,你也把奥萝洛带进过灵魂领域吗?”

        “当然没有!”向前赶紧抓住可以理直气壮回答的机会。

        琴不无恶意地冷笑起来:“奥萝洛知道了,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呃……”向前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事实证明,能让渣男送命的绝不是什么问题,而是他们自己曾经造的孽。

        呈凤凰翱翔状的光斑在虚空闪耀,带走了御姐美人。

        向前垂头丧气,连宝石力场试验都没心思做了。正当他躺在绿色星球的草地上百无聊赖的时候,来自现实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向前投身于灵魂领域,并不是就对现实情况一无所觉;他此刻的状态其实就跟普通人进入深层睡眠的时候有些相似。睡得再怎么沉,还是会被闹钟吵醒的。

        此刻向前听到的声音,就是他“入睡”前设定的“闹钟”之一。

        向前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从灵魂领域中脱离,现实中的身体就仿佛从睡梦中醒来。

        灵魂领域的时间流速与现实有着巨大的差异,向前在其中做了数以百计的试验,又同御姐美人卿卿我我好一会儿,现实中的时间仅仅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算算航速,这会儿飞机可能还没有进入国内领空。

        吵醒向前的是他一直不离身的平板电脑,电脑屏幕闪动着,从中发出富有节奏的震动。

        向前面色古怪地看着屏幕上的提示信息:“有人正试图破解电脑防火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