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告诉叔叔,你爸爸去哪儿了?

第十二章 告诉叔叔,你爸爸去哪儿了?

        贴山靠一击建功,特穆金无力地朝后倒飞出去,向前得势不饶人,脚下一蹬,如离弦之箭般飞跃而来,眨眼间贴到特穆金身前。

        特穆金知道自己已经面临绝境,再无脱逃的可能;那一记贴山靠势大力雄,几乎撞断了他大半的肋骨,现在他连轻轻的一次呼吸都会带来剧烈的疼痛,这是肺部遭到重创的特征。特穆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力量在急速流失,连挥舞一下手臂都无比困难,他知道,只要他躺到下去,就注定将任人宰割;于是,他咬紧牙关,拼尽最后一丝意志,催动了手上的戒指。

        “一起死吧!”特穆金发出一声疯狂的怒吼!

        镶嵌着火红色宝石的戒指骤然亮起一道光芒,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其中凝聚,并在下一刻化作炙热的火焰从宝石中喷薄而出。在最后的时刻,特穆金放开了对火焰的控制,而将所有的精神力量用于放大火焰的威力。这种极端的方式会最大限度释放火焰的破坏力,将周围化作一片火海,但失控的火焰同样会将特穆金本人吞噬。

        正如神矛局心里侧写团队所评估的那样,面临失败的最后关头,特穆金果然选择了玉石俱焚。

        就在火焰喷涌而出的一刹那,向前飞跃而至,左手如闪电般一探,五指箕张,将特穆金的右手包裹在掌中,同样也将涌动的火焰拢在了手心里。在矢量的惊呼声中,一道比火焰更加耀眼的金黄色光芒从向前左手的皮肤下绽放,光线透出皮肤,眨眼间将整只左手都包裹在光芒当中。

        从戒指里喷涌而出的火焰被金光牢牢禁锢在其中,就如同笼中困兽,不断地翻滚冲撞,却始终冲不开金光的笼罩。

        在有限空间里发生剧烈燃烧会导致什么后果?这是一道再浅显不过的中学物理题。几乎就在下一个瞬间,向前左手的手心里再次光芒大盛,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巨大的响声让周围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举手遮脸,以抵挡想象中的爆炸冲击波。

        但是令人诧异的是,除了吹来一阵狂风,他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没有冲击波,没有高温,仿佛那一声巨响只是放了一个空炮。

        矢量疑惑地放下手臂偷眼看去,只见向前依然伫立于原地,笔直伸出的左手手心里一团火焰在翻滚,极致高温带来的白炽色光芒让人心惊胆战,却无论如何都冲不出金光的笼罩。随着后继乏力,这团火焰渐渐变得暗淡,从白炽色变成青色,从青色变成红色;火团的体积也同样在渐渐缩小。到最后,火光渐渐隐没,完全被金光所遮掩。

        在金光的掩映下,长身而立的向前形同神祇。

        一场剧烈的爆炸就这么销声匿迹,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可是矢量知道,这是一个错觉,因为此刻躺倒在几步开外的特穆金以他凄惨的模样证明了爆炸发生的事实;他身前正面的衣服已经被炸成了碎布条,布满了爆炸留下的黑灰色痕迹,头发和眉毛所剩无几,而且被火焰烤得焦烂;最糟糕的是他的右手,右手的手掌已经不见了,同时失去的还有半截小手臂,手臂的断口处被高温烧成了焦炭,也幸好如此,阴差阳错地止住了破口的出血。

        虽然向前压制了爆炸,但是引发火焰的爆炸毕竟是从特穆金手上的戒指里发出的,冲击波直接作用在特穆金的手上,一部分冲击波和高温顺着手臂传导出去,让特穆金的身体正面也再次承受了重击。如果说向前的贴山靠只是打折了特穆金一半的肋骨,那这一次爆炸之后,特穆金身上怕是找不多几块完好无损的骨头了——不过他还没有死。

        向前带着冷笑俯视着瘫倒的特穆金,左手的金光渐渐消散;他轻轻搓动手指,一蓬蓬黑色的灰烬从指掌间洒落。这些灰烬来自特穆金消失的右手,皮肉骨骼等生物物质被高温烧成了焦炭,又随着向前的动作飞灰湮灭。到最后,只剩下一枚造型怪异的戒指静静躺在向前的手心里;剧烈的爆炸除了让戒指表面多了一些灰黑色的痕迹,没有造成任何损伤。

        向前将手掌轻轻颠了颠,手指夹着戒指,灵活地拨弄着:“果然是十戒帮的镇帮之宝啊,落在你手里,真是暴殄天物。”

        向前轻蔑的目光让奄奄一息的特穆金再次愤怒起来,他原本失神的眼中闪动着怨毒的目光,似乎要把向前生吞活剥。奈何这个时候特穆金已经是全身大面积骨折,短时间内同高位截瘫没什么区别,就如同向前计划的那样,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

        向前却没有轻易放过特穆金,他不但要剥夺对方的抵抗能力,同样还要彻底击溃对方的意志。向前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戒指,心念微微一动,戒指上的宝石就顺从地亮起一道光芒,一股火焰再次喷涌出来,在戒指的正上方卷成一团浑圆的火球,带着“呼呼”的风声快速地转动着。戒指里的火焰喷涌不停,不断地注入火球当中,但是火球不但没有像众人预想的那样变大,反而在渐渐缩小。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里,火球越转越小,也越转越亮,最后浓缩成一个手指关节大小的白炽色光点。随着向前目光一扫,光点顺着目光的方向激射出去,击中了西面仍在与守军激烈交火的装甲车。

        光点在装甲车的车头处一闪即逝,没等旁人疑惑,就听到“轰”地一声,装甲车由内而外被炸得四分五裂,剧烈的火焰从车体内部迸发,瞬间将装甲车化作一团火球。燃烧的火焰散发着恐怖的高温,正在燃烧的部分车体残骸在短短几秒钟内就出现了融化的现象。

        向前这轻描淡写的表演让所有人都看明白了,他对这枚戒指的掌控力已经超过了原主人特穆金。不过向前的表演并没有停止,戒指仍然在不断地冒出火焰,但是这一次向前没有进行浓缩,而是随意地将火球投向武装分子的防线;他投出去的不是一个火球,而是接二连三,源源不断,仿佛一场密集的流星雨,泼洒在武装分子的阵地上。

        特穆金面若死灰,相较于他使用戒指时的吃力,向前的表现可谓举重若轻;不仅在格斗技巧上,在精神力层面上,二人也是高下立判。

        向前没有去管那些鬼哭狼嚎的武装分子,也没有在意满脸错愕还不忘痛打落水狗的友军们,他慢步踱到特穆金身边半蹲下来,晃了晃手中的戒指,似笑非笑地与对方对视着。

        “曼达林把他压箱底的宝贝都交给你用,看来你果然是他亲儿子。”向前的语气似乎带着轻佻的意味,但是冷漠的目光里透着不可化解的仇恨,“来,告诉叔叔,你爸爸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