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漫威: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第四章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向前从人群里走出来,矢量看着他谈笑风生的洒脱范儿有点挪不开眼睛。对于有财又有才的年轻男人而言,这种来自女性的欣赏目光实在见得太多,向前很自然地朝矢量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然后就迎上了天气女巫审视的目光。

        仿佛是触动了某种特殊开关一样,一接触天气女巫的目光,向前的脚步就猛地一滞,原先的洒脱风范瞬间被局促的神色所代替。

        “他们好像准备制定进攻计划了,你不过去?”向前指了指进入工作状态的一群军官们;连矢量都有些犹疑地看出来,他是真心想把冷峻的女特勤队长支开。

        天气女巫冷眼注视着向前,半天没说话,直到向前开始越发不自在了,她才慢悠悠地开口:“用不着,他们的战术思维跟老毛子一脉相承,不用问就猜得出来。你替他们把恐怖分子可能的后路都找了出来,接下来无非是封锁出口,把人堵死在洞穴里,等后方的钻地炸弹运上来,炸平了山洞了事。要是一颗炸弹不够,他们不介意再多炸十颗八颗。”

        向前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我以为局里的目标是抓活的。想钓曼达林,特穆金是最好的饵。”

        “我也想抓活的,但这里是塔吉克斯坦,说是联合行动,可终归是在别人家的地盘上,不可能全由我们说了算。”

        “你就不能做点什么?你是特勤队长,也是我方在联合行动里的代表。”向前带上了质问的语气,原先的局促已经被严厉的表情所取代。

        天气女巫对向前的变脸不为所动:“我说了,如果有机会,我也想抓活的,但是我更知道我该做什么。正因为我是特勤队的队长,我才要为部下的生命负责,我不会让我的人去盲目送死。”

        在天气女巫的注视下,向前的疾言厉色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到半分钟他就撑不住与特勤队长的对视,别扭地转移了目光。

        矢量杵在两人身旁,尴尬地扭来扭曲,仿佛脚底踩着尖刺一样,站都站不稳;没等她想出脱身的借口,就觉得手上突然一轻,原本抱在手里装着联合行动所有简报的文件夹子已经被向前一把夺了过去。

        看着向前找了个角落一屁股坐下来,没好气地逐一审阅任务简报,矢量恍惚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受了委屈独自躲着生闷气的孩子。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呢?向前是什么人,公认的前沿科技领域天才,被舆论吹捧的有望四十岁前成为世界首富的未来商界领袖,也是神矛局里人尽皆知的臭嘴坏脾气,这副刺猬性子,谁能让他受委屈?

        “一定是错觉!”矢量暗暗为自己的天马行空感到好笑,晃了晃头把“荒诞”的想法从脑子里驱逐出去。然后她就看到自家的队长走到向前身边半蹲下来,柔声说道:“我会去封锁的第一线,等轰炸结束之后立刻进去搜救,只要特穆金还活着,哪怕只剩一口气,也要把人抓回来。”

        “这……怎么越看越像家长安慰小孩啊?”矢量脑子里已经是灵感爆发,给眼前的场景补充了十好几幕的背景戏了。

        向前对天气女巫的安慰没有任何反应,他飞快地翻动浏览着任务简报,眉头紧锁;就在天气女巫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向前突然抬起头来,抖了抖手中一页简报,急促地问道:“这个哈希莫夫,有没有他更详细的资料?”

        天气女巫一怔:“哈希莫夫,什么人?”

        “库利亚武装警察部队的指挥官,就是他指挥的警察部队之前几次拒绝执行联合指挥部的命令。有没有这个人更详细的资料?”

        天气女巫被问得更懵了,她是联合部队中方代表,接触更多的是指挥部成员,虽然也下到一线,但是并没有和地方部队有太多的接触交流,毕竟连语言都不通。看向前神色郑重,天气女巫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负责处理文件资料的矢量。

        矢量急忙摇了摇头:“没有,库利亚武装警察是塔吉克斯坦地方武装,只能算准军事化部队,战斗力差,在联合指挥部的作战序列里都属于最低一级,除了指挥官姓名和部队基本数据,没有更多的资料。”

        “这个人怎么了?”天气女巫看出向前神色不对,连忙追问。

        向前看了看不远处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一群军官,有意识地压低了声音:“特穆金身边有一个助手叫马克苏姆,是库利亚人;马克苏姆的母亲是个改嫁的寡妇,马克苏姆这个姓是他母亲改嫁之后他跟着继父改的,而他的亲生父亲姓哈希莫夫。”

        “你是说,那个武装警察的指挥官跟特穆金身边的恐怖分子骨干有亲属关系?你的资料没错?”

        向前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冷笑了一声:“我的记忆从来不出错;你不觉得这太巧了点吗,两个人原本都姓哈希莫夫,又都是库利亚人,偏偏还是这个哈希莫夫的部队在行动时一再地拖指挥部的后腿。而且还有一件更巧的事……”向前伸手指了指投影屏上的洞穴地形图,“哈希莫夫的部队看上去只负责侧翼警戒,没有参与一线封锁,可实际上,他的防区正好面对着一个隐蔽的地道出口……简报上说,武装分子已经好几次成功袭击你们的封锁线了?”

        天气女巫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有更确凿的证据吗?”

        “没有!”向前无比干脆地摇着头,“这种事除非彻底清查当事人的家庭谱系,否则谁都说不清楚;这种调查很容易得出结论,但是也很花时间。”

        “没有证据就不能采取行动,不能光凭你的猜测去质疑一个警察部队的指挥官。而且,对他们来说,我们终究是外人。”

        向前抬眼看了看天气女巫,脸上似笑非笑:“我没打算动那个哈希莫夫,其实,我倒更希望他真的跟恐怖分子有勾结;那样的话,至少特穆金不会被钻地炸弹当场炸死。”

        天气女巫立刻就领会了向前的意图,她沉默半晌,最后点头同意了向前的意见:“我会亲自去盯着,如果那个哈希莫夫真的给特穆金开了口子,他们一个也别想逃。”

        “特穆金恐怕也未必想逃。”向前扫视着手中的简报,阴沉沉地提了另一个建议,“行动开始的时候,把军刀留下,保护我们的后勤和文职人员。我有预感,特穆金会给我们带来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