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必死之路

第一百八十六章必死之路

        对于杨慎的到来,朱厚熜还是蛮好奇的,毕竟这不是菜刚刚分开么,这时候他不应该找严嵩商量事情么,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严嵩那边太忙了。

        “咦,不是刚分开么,怎么有空来到朕这里?”

        “找陛下配点药,感觉这个身体亏空的有点厉害啊,还有严大人和吕公公,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啊。”

        再看看陛下,面色红润,嫩白之中透露着一丝殷红,这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坦呀。

        “没问题没问题,给你们都配好,等你会给他们带回去。”朱厚熜表示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你好好干活,咱这边很好说话的,皇帝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够了,做人要知足。

        看着忙着翻找丹药的陛下,杨慎道嘴边的话又给咽下去了,这样的陛下确实古之罕有,他还能要求什么呢。

        “嗯,这些都是补气养生的丹药,不要多,每种一天一颗就行了,感觉身体有些恢复了就要减量,一周一颗就行了,这些玩意朕这里有不少,吃完了再来找朕要,朕很好说话的。”朱厚熜这里确实有一大堆丹药,吃吧又吃不掉,放也防不住,其实朱厚熜的丹药还是有些瑕疵,那就是药性会流失。

        用一些有灵气的玉瓶要好一些,但是朱厚熜哪里来的这么多瓶子用来装这些东西呢,要说一些好东西装一下就算了,朱厚熜练得那些奇奇怪怪的丹药,他自己都觉得不值当。

        不过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弄出来的,丢又舍不得,不丢吧,也没啥大用。

        “多谢陛下。”

        “嗯,那个你们三个分着吃就是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丹药,都是朕平时练着玩的,效果朕都写了,你拿去玩吧,这些都是有保质期的,最好早点用掉。”最后朱厚熜直接打包将丹药全部都送给杨慎了,反正留着也没用。

        “陛下,这......”杨慎的第一反应是陛下又想让他实验,但是好像也不对呀,陛下好像刚刚说了,是知道药效的。

        “嗯,丢了也可惜,你自己拿去玩吧,要是喜欢以后可以来找朕要,技术还没有成熟,估计要不定期的清理一批丹药。”

        当然了,也不是做不好,只不过很麻烦,有些丹药完全没必要,都是顺手炼制一些,还得给它搞那些乱七八糟的步骤,完全没必要不是么。

        “诺。”虽然杨慎也不觉得自己要这些有什么用,但是给了那就收着就是了,有些药的效果确实不错,没事回去研究研究,如果有什么特别好用的可以找一队人专门弄这个东西,到时候可以供给军中,别的不说,起码做到战场急救的效果吧。

        这么一想,随便弄弄就是一大堆的工作岗位啊,城池要建得大一点才是,里面可以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外面还可以造势什么的,提高形象吸引天下之英才,形成一级又一级的管理制度。

        给杨慎送走之后,朱厚熜继续开炉炼丹,也就这一阵子,等忙完这阵子后面就会稍微好一点,虽然依旧很忙。

        他不是偷懒什么的,关键事情有人做,也用不着他,而且在有些事情上面,完完全全就用不到他,难道说在科技方面他能比杨慎做的更好么?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他具有现代人的思维,但那只是思维而已,他知道的都已经告诉杨慎了,杨慎也在培养这种思维,那些东西都需要一遍一遍的反复尝试才可以,这里面涉及到人员的配合协调,涉及到材料物品的准备,朱厚熜一时半会根本搞不来的,纯粹就是添乱。

        至于政务上的事情也是一样的,他做的也不会比吕芳和严嵩要好,甚至说更差,毕竟他们天天干这个都习惯了,至于朱厚熜,他更多的是以势压人让人无可反驳,但是处理政务的事情上,有时候还是需要人性化管理的,需要根据特定的情况酌情处理一下。

        朱厚熜可以参与进去,但是不能经常参与进去,这种硬性管理时间断了还好说,时间长了难免会让人觉得压抑,所以偶尔上上朝敲打敲打某些人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吕芳他们会搞定的,他不上去捣乱其实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了。

        然后就是军事方面了,从小到大朱厚熜从来没有指挥过超过三个人做事,最近的一次还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指挥小组里的人打扫卫生,这样的经验,怎么可能做的比战场上冲杀的将军要好。

        作为君主,朱厚熜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不懂的事情不要瞎掺和就行了,充分的相信自己的下属,哪怕他做的不会,毕竟你要知道,你的失误可能会让无数的人因此而丧命。

        其实吧,作为皇帝,只要心足够大,然后有一颗慧眼其实也就差不多了,毕竟亲力亲为的皇帝基本没有好下场,就算他这一代不出问题,他儿子那里必然呼出问题,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勤劳的。

        所以嘛,做一个悠闲的皇帝不香么,他没事多练练丹,保证做事的人身体没问题不就行了遇到这样的臣子,是朱厚熜的福气,但是遇到这样的皇帝,何尝不是他们的福气呢。

        吕芳有些头疼的看着手中的名单,这些家伙还真是不消停啊,陈洪走了,他们这边就更忙了,但是这件事又不能不处理。

        经过朱讦渊这几天勤勤恳恳的努力,揪出了一大批吃里扒外的东西,而且战火还在往其他几位王爷身上烧,可以说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不过他们这边是玩爽了,陛下那边也开心了,吕芳就要忙疯了,其实以前这些事都是给谷大用的,毕竟这些事他做的顺心顺手的,但是这不是跑到扬州去了么。

        扬州那边也是个烂摊子,盐贩子已经开始停止卖盐,不过还好,谷大用还能控制住局势,最多也就是临死反扑就是了,不得不说,谷大用处理这些事情还是非常的得心应手的,术业有专攻,陛下说的果然没错。

        现在京城动荡,一些普通官员倒还好,毕竟这个节骨眼上吃里扒外,你就要做好秋后算账的准备,但是朱讦渊牵涉不少皇亲国戚进来,当然了,这也是陛下希望看到的,只不过这些人的处理方法还是需要陛下拍板才行。

        毕竟这也算是陛下的家事了,该问的还是要问的,至于说陛下想怎么处理,那就是他的事情了,估计会来个杀鸡儆猴,甚至会继续深挖,反正这些家伙的下场应该不会很好。

        “严大人,我去找一趟陛下,这边您先顶一下。”这几天的事情依旧不少,不过有了陛下给的丹药,相对的来说身体还算硬朗,这种头疼的事情还是让陛下自己去解决吧,不过应该也不头疼,无非也就是该抓的抓,该杀的杀,不过这一批之后,大明境内可能真的会迎来一段时间的清明,当然,也会迎来一段时间的混乱,毕竟抓的人太多了。

        现在好多官员都是身兼数职,怎么说呢,要不是俸禄是可以累积的,而且自从提俸之后俸禄也不低,这些人早就不敢了,这谁受得了啊,一天也休息不了几个时辰的。

        但是有钱拿么,那就另当别论了,就算是清官,那家里也缺粮啊,再者说了,这是正当的收入来源,又不是贪污受贿什么的,这钱拿的心里也踏实。

        主要是现在朝廷有钱,俸禄是正常发放的,然后朱厚熜看这段时间忙,直接开始发加班费,只要好好干,不说升官发财,一家老小改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

        “是尹王的事情么,牵扯出来的人可不少啊。”严嵩揉了揉太阳穴,这一批抓了,后面恐怕更忙,现在教坊司爆满,都快装不下了,当然了,他的春香楼也挑选了一些。

        最近忙的脚不沾地的,基本上也没时间照顾生意的事情,但是确实发展的不错,那些犯官的家卷长相可不差。

        当然了,因为陛下的雷霆之势,街上消停不少,有些人就算有钱也不敢出门消费,相信这段时间过去,肯定会迎来一部分报复性消费,最火爆的自然是青楼了,如果可以,他也想放松一下。

        “是呀,这批人又要倒霉了,这些人啊,真是抓不净啊,一点都不消停,你说说,好好的活着不好么,荣华富贵难道还不够么,非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吕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想不明白了,有些人基本上已经算是站在权利的高层了,可以说就算是换了主子,他也不会有什么好处,这又是何必呢。

        “哈哈,这都是利益而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来,贩夫走卒,无不为了一个利字而误入歧途,陛下做的一些事情,确实不是很顺某些人的心意。”严嵩看得很通透,无非就是一个利益的问题。

        之前的天下虽然皇帝是皇帝,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但是如今,陛下很明显是想要将权利重新收归自身,当然了,如果温水煮青蛙可能反抗还没有这么强烈,只不过陛下的手段过于刚勐,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也是最好的方法之一。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自己不被陛下所启用,自己必然会选取一位投入其门下,到时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也必然会站在陛下的对立面,只能说时也命也,对于下面的一些人来说,他们是没有选择的,当然了,更多的还是愚蠢。

        “是啊,陛下想要开创一个新时代,总要扫除一些旧时代的障碍,这是必然的选择,这是先跳出来的,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人,其实他们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认识得要清晰得多,毕竟他们就算不动手,日后陛下也会找借口动手的。”

        “借口?陛下才不屑为之,再者说了,难道只有对抗这么一条路么?其实路有很多,只是他们选择了必死的一条而已。”严嵩丝毫不掩饰他眼中的不屑,一群鼠辈罢了,不知道跟随着社会进步,只知道抱着祖辈留下的那点东西沾沾自喜。

        “罢了罢了,不说了,还是先将这份名单呈递给陛下吧,京城又要迎来一波血雨腥风了,只不过这些家伙也都是自作自受,陈洪也快到了,戚景通那边和鞑靼其实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初步的意见,就等着陈洪过去正式签署协议了,一旦边境平稳,这些家伙一个都别想跑。”

        吞噬

        多说无益,这边忙的很,现在伤员陆陆续续的运输回来,他这边忙的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仗打完了,陛下说的那个所谓的军功系统还没搞出来呢,这个军功到底该怎么算,还有指挥官的怎么算,官职的晋升到底多少为好。

        这是一套完整的体系,但是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他们根本就没时间搞这些,吕芳已经可以预想到之后的生活了,那必然是忙得要死啊,但是相对的忙完这段时间就会好很多。

        “吕公公稍等,可否容严某说两句。”严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严大人请讲。”双方说话都很客气,可能是时间还不长的原因,当然了,也和二人的性格有关系,双方都是那种滴水不漏的性格,注定说话的时候不会有那种太过轻松的氛围,不过这样也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只要自己不讨厌就可以。

        “虽然不应该揣度圣意,但是我们要知道陛下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这么多人,咱们要有所侧重,那些大臣想什么时候拿捏就什么时候拿捏,但是皇亲国戚不一样,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整治一番,未来龟缩起来,想必也让人头疼啊。”严嵩似笑非笑的望着吕芳,他知道吕芳明白他的意思。

        “诶幼,瞧我这个脑子,那严大人的意思是......”吕芳当然知道陛下想做什么,但是这些天事情太多,都给他整迷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