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子非鱼安之鱼之乐也

第一百八十四章子非鱼安之鱼之乐也

        杨慎微微点头,这是陛下的一贯作风,凡事先找一个负责人出来,然后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负责人做就行了。

        相对的来说这种制度还是不错的,给予了下面人充分的信任,当然了,他看到陛下那么清闲,有时候也是挺无奈的,什么事都交给下面的人,他好清闲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好生气啊。

        “行,那我试一试,应该会有不少人感兴趣,毕竟农业才是立身之本,他们之中不少家里也都是农民,相信对这个应该很有兴趣。”杨慎微微点头,只要不找他负责就行,找谁到时无所谓。

        而且在中国,农民对于土地和粮食的热情那是母庸置疑的,在陛下和他的倡导下,地宫里的学习氛围还是挺浓郁的,毕竟这玩意是和薪资是挂钩的,想要有更高的薪资,那就必须识字读书。

        再加上新兴科学的加持,杨慎相信有兴趣的人应该是不少的,只要找一个认真负责的人就行了。

        “恩,负责人一定于要挑好,最好不要只选一个,你也知道这东西对于大明朝的重要性,要是可以成功,以后也就不用担心粮食问题了,不担心粮食问题就可以养活大量的人口,此乃功在千秋之事。”

        “知道啦知道啦,哪件事不是功在千秋的事情,陛下您想讲几代人完成的事情在这几十年都做完微臣不反对,但是麻烦能不能能不能什么事都给微臣啊,真的很忙的。”就这么一会,已经交给他三件事了,而且都是挺费心的。

        虽然只是找负责人,但是他得负责挑选吧,毕竟这东西确实很重要,粮食啊,如果粮食的问题解决了,陛下的很多设想都可以实现了。

        “哈哈,这不是信任你吗,而且你这里也方便,你要是觉得忙不过来,可以弄一些交给严嵩吗,你和他商量着来,有什么重要的负责人,你俩要是看好了,带过来给朕看一下然后交代下去事务就是了,也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朱厚熜打着哈哈,别人他也不知道找谁啊,再者说了,杨慎这边能人多啊,这人就是不够知足,要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皇帝的如此信任早就不知道笑成什么样子了,当年岳飞要是有这个待遇,大宋也不至于这么轻易的就歇菜。

        “得了吧,陛下您就别说了,我上辈子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而且严嵩那边恐怕不比我轻松吧,黄锦和陈洪出去了,他和吕芳估计都忙死了,当初眼巴巴的想要这个位置,现在也不知道后悔了没有,等我我得找他看看,宠臣可不是那么好当的,特别是遇到一个甩手掌柜的陛下的时候。”

        杨慎瞥了陛下一眼,陛下从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老板,不管是福利待遇还是信任度,都是直接拉满的,对于员工来说,这还要什么呢,想找到这样的老板,已经很难了。

        他也就是说一说而已,但是跟从陛下,他可以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报复,这对于一个臣子来说,这就够了,这一生他可以说自己没有什么遗憾了。

        当然了,随着不断的深入学习,他越来越感知到自身知识的贵乏,他最怕的还是蹬自己死了,自己的理想还没有实现,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他接触到了这样的知识,不自觉的就会想要探索那未知的,以前都不敢想象的世界。

        陛下手册的最后一页记录了一个叫做蘑孤蛋的神器,虽然没有具体的制作过程,但是那样的描述,着实是让人心驰神往啊。

        别的他都不敢多想,他只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听到蘑孤蛋开始研制的消息,如果可以看到那样的场景,那就更好了,一颗足以摧毁北京城,那是何等的威力啊。

        还有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飞机,虽然现在的热气球也能飞,但是太慢了,有着种种的限制,但是在陛下的描绘中,有一种可以在天上自由飞翔的飞机,那是何等场面啊。

        说实在的,虽然感觉陛下是在画饼,但是这些新兴事物见识的多了,对于一些世俗的权利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也难怪陛下会看不上那些王公大臣,其实他也看不上,皆是目光短浅之辈,受伤以权力直接清扫掉就是了。

        可以说杨慎才是将科学贯彻的最彻底的人,朱厚熜自己其实对于人体的自我进化更感兴趣一点,毕竟科学这东西,在未来他大多都见识过,就算一些东西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在互联网上起码也能看到个大概,没啥太大的兴趣。

        难道他的不懈努力就是为了让如今的时代变成他当初的那个时代?感觉没啥意思,所以对于科学的发展,他只是作为让国家富强的手段而已,如果他过来接手的是一个富强的国家,他根本懒得搞这些。

        当然了,这有点扯远了,望着杨慎发牢骚的样子,朱厚熜都想笑,但是得忍着,这时候千万不能笑,一定要严肃。

        “咳,这也充分体现了朕对你的信任啊,一般人还没这个待遇呢,你看看古往今来能有多少人能有你这样的待遇的,至于严嵩吗,那是他自己想的,可和朕没有一点关系啊,他还应该对朕感恩戴德呢,毕竟以他的资历,按照正常流程,怎么也得熬个十几年才能坐上首辅吧,朕一年就让他上位了,你说他是不是该歇歇朕?”

        朱厚熜挑了挑眉,怎么说话呢,咱这是帮人实现梦想,他严嵩不是想当首辅么,这才一年,就当上了,多好啊,让有能力的人坐上相应的位置,他可不得谢谢我。

        “呵呵,他就是犯贱啊,也不知道现在后悔没有,天天忙死了,也没时间找他,估计他也没时间。”杨慎冷笑,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老爹就可以休息了,毕竟老爹夹在陛下和众臣之间也挺难做的。

        朱厚熜也没说话,毕竟背后说人家坏话也不好,改天一定要找严嵩聊聊,杨慎背后说他犯贱,年轻人,出门在外要注意言行啊。

        不过严嵩也不至于现在后悔,这是多少人都得不到的殊荣,当然了,过两年工作量继续加重的时候那就不好说了,到时候估计得和杨慎一样唠叨。

        “咳,差不多就得了哈,背后说人家坏坏总是不好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再者说了,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一样啊,用修啊,不是朕说你,咱们就不能安心做事么,你的功劳朕都会记在心里的,话说,有什么想要的么,朕赏给你啊,最近朕研制出一批壮阳丹,药效很强大哦,还有改善哪方面功能的作用,属于越吃越壮的那种。”

        朱厚熜挑了挑眉,这可是好东西啊,可惜材料不便宜,不然以后到时可以继续卖药。

        他炼制的这些东西费用都不便宜,毕竟这个年代的草药是普遍使用的,相对来说西药的成本就很低了,当然了,也更难研发,研发成本高得离谱,所以现在朱厚熜根本没有任何想法,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搞搞工业革命呢,等工业技术提上去了,这些东西自然是又有可能实现的。

        不过这东西研制出来之后制作成本也是真的低,基本就是个人工费和生产线机器的费用,以前朱厚熜就骂这些黑心的卖药厂家,就算是现在,自己也骂,毕竟这玩意的成本是真的低啊,卖一波青霉素直接原地起飞,现在金价好像都快到一比十五了吧,而且还在继续上涨。

        虽然朱厚熜是既得利益者,但还是忍不住吐槽一下。

        虽然现在药品行业停滞,但是后面肯定要大力开展的,毕竟这玩意的成本低啊,从未来的经验可以看出来,西药成为主流那是大势所趋,当然了,价格得打下来。

        “陛下您看我现在像是有时间干这事的人么,微臣都好几天没回家了,这玩意给我干嘛,干瞪眼啊,不过应该能卖上一个好价格吧?”杨慎无线吐槽,您说的真有道理啊,但是我天天都忙得要死,要这个壮阳丹有啥用呢,但是这玩意卖应该能卖不少钱,而且陛下出品还是有保障的,这些玩意不都是他帮着实验的,效果好不好他还能不知道么。

        “钱钱钱,你怎么就想着钱呢,这玩意可不好炼,难道让朕苦哈哈的炼妖卖钱啊,不要算了,真的是,一片苦心。”朱厚熜翻了个白眼,随着他炼药技术的不断进步,这些东西也都是信手拈来,当然了,别人也更难的练出来了,手法更加的复杂,就算是他想教,能力不够也是不行的。

        “要,干嘛不要,就算是我用不着我也能送给别人用,对了,我父亲的事情.....”

        “那你找我拿就是了,我那里还有不少别的好东西,到时候你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的,至于你父亲的事情,上次我也找他谈过了,我的意思是让他同你商量商量,但是估计他都没跟你说,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朕觉得你应该同他谈谈,虽然朕给你的任务比较多,但是还没到连家都没时间回的地步吧?”

        “行吧,臣抽时间回去看看吧。”杨慎也没有多说什么,确实,陛下的任务虽然多,但是真正让他做的事情其实有限,基本上只要找到相应的负责人,他只需要负责人对他负责就行了,主要是对于科学的钻研,这不比咬文嚼字有意思多了?

        “恩,还有杀想要的,要不朕封你个爵位?别的你也没啥太大的需求吧,银子你这里又不缺,你自己拿就是了,朕也不会说你。”这么一算,如果真的说赏赐的话,好像也没有太多可赏赐的东西。

        “免了吧,我这边确实没啥需求,不过银子倒是确实可以给,你觉得微臣敢动陛下的钱么,微臣家里都快穷死了,陛下您看.......”这个可不能含湖,这些钱都是陛下的,他用在地宫里的各项事务也就算了,这是工作,但是拿回家自己用,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得了吧,你家会缺钱?算了,那朕给你批个条子,你自己拿上两万两就行了,应该够你用的吧?”杨慎家里虽然算不上太富裕,但是杨廷和好歹也耽搁了这么多年的首辅,总不至于家里揭不开锅了,而且这家伙俸禄可不少,纯粹就是耍宝。

        “哈哈,那臣在此谢过陛下。”杨慎知道,这是一个态度,自己是可以不要,但是陛下不舒服啊,那就要钱吧,钱是最实在的东西。

        他这里掌握着最新兴的东西,说到物品,他这里确实是啥都不缺。

        “对了,朕的书房里有不少藏书,你没事可以去看一看,尽快的找到自己的道路,你的浩然正气都开始溃散了,稳定自身心中的道,才能让自己的心更强大,你可以讲儒学和你现在所学相结合,走出自己的道路,因为科学说的都是技,而它所欠缺的德与礼需要你自己来补上。”

        朱厚熜说过,不是儒家的学说不行,而是有些人不行,一个好好的理念,总有人想要歪曲它,这就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了。

        杨慎薇薇点头,陛下说的他也知道,其实早就有感觉了,随着不断的学习新兴的科学知识,他对于自身之前所学的知识的怀疑也就越来越深,有时候甚至能够陷入自我的怀疑之中。

        之前他的想法是用新法来替代旧法,让随着是见的推移,也能走出自己的一条道路来。

        不过吸纳子啊听陛下这么说,他也有了新的感悟,确实,科学只有技却没有背带,通过自身所学来将之完善,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大内的书他都看的差不多了呀,毕竟在翰林院当了不少年的差,所以说陛下最近进新货啦?也不好说,上次很那开始,陛下不就敲诈了不少好东西么,说不准真有一些不错的东西来着。

        他喝陛下的关系很微妙,说是君臣,其实更像是朋友,朋友之间,有时候感谢的话语是不需要说的,记在心里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