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韭菜要慢慢割

第一百七十七章韭菜要慢慢割

        吕芳微微点头,国库有钱其实也好,哪里都有钱用起来就比较顺手,比如这次城墙农田的修缮工作,还有百姓安抚什么的,都是从国库拿的钱。

        账面上有钱了,会给人一种安全感,特别是国家层面,国家富强了,百姓才干放下心来带动经济的发展,否则就算百姓手里有钱他们也不敢花啊。

        “嗯,那就这样吧,你去把陈洪叫过来一趟,让他准备准备也该出发了,有运输任务的部队回到京城来,没有的直接改道去戚景通那边,对了,顺便带些粮食过去吧,咱也是要表现一下诚意的。”

        朱厚熜眯着眼,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打窝又怎么能钓的着鱼呢,先给对面点甜头,毕竟这门生意是要长久的做下去的。

        “诺,臣这就去准备。”吕芳微微点头,家里还是有点家底的,之前刮了不少粮食,里面就有一些多年的存粮,正好可以用上。

        “嗯,下去吧。”朱厚熜挥了挥手。

        等吕芳走后,朱厚熜摸了摸下巴,这样下去也不行啊,粮食生意绝对好做,但是地主家余粮也不多啊,看来还是得想办法搞杂交水稻啊,这玩意得慢慢培育,而且京城这边还不行,得往南边去,应该问题不大,慢慢培育着就是了。

        实在是没办法啊,本来他也不想这么着急来着,只不过他下一步的计划就是鼓励生育,没有人口怎么都是不行的,只不过就算鼓励生育,没有粮食这些刚出生的孩子也是没有办法存活的,所以粮食问题还是比较迫切的。

        对于这种事,他就没什么头绪了,他只能说提供一个大概的思路,但是这种东西必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用几个谷物这么一杂交,就成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事还是得找人做,他这边没啥合适的人选,就是不知道杨慎那边有没有。

        毕竟他也开办了一定的教育,也不知道有没有培养出这方面的人才,虽然一年有点短了,但这并不影响朱厚熜的期盼,他相信天才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真要是有这样的天才,别说一年了,一个月也没问题啊。

        杨慎自己当初他不也是直接放手交给他的么,现在做的不是挺好的嘛。

        “奴婢拜见主子,陛下万年。”朱厚熜正想着呢,陈洪已经到了,微微喘着粗气,他是一路小跑过来的,过来的路上吕芳大致跟他讲了一下他要做的事情。

        这让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毕竟他一直都在宫里做事,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只要做得好,以后势必会对他委以重任。

        之前外面的事情都是谷大用在做,不可否认的是他做的不错,只不过不错归不错,他也想试一试啊,如果这次能干的漂漂亮亮的,陛下下次想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肯定还能想起他。

        “起来吧,吕芳跟你说了么?”朱厚熜摆了摆手,话说确实好久没见陈洪了,这家伙一直都在内阁忙着也确实挺辛苦的。

        “过来的时候干爹大致和奴婢说了一下,陛下对奴婢有什么要交代的么?”陈洪自然是知道陛下找他肯定是有事要交代的。

        “嗯,这次让你去谈判可不能给朕谈砸了,除了粮食,别的如果他们有需要的,咱们也可以卖,盐茶药都没问题,但是价钱一定不能少,没有钱,可以用别的来代替,毛皮肉食,矿产资源都没问题,尽量多捞点好东西。”天下没有赔本的买卖,卖可以,我给你你需要的东西,你也得给我你需要的东西。

        “诺。”陈洪早有准备,自然是不能吃亏的,再者说了,战场上有没有失利,非但如此,还给对面打的不要不要的,凭什么要吃亏的。

        “还有啊,跟他们提一下,朕想在他们的领地上靠近长城的地方建一座城池出来,用作贸易,看看他们的想法。”朱厚熜不在乎那三瓜俩枣的土地,主要是有一个合适的地方做交易,总不能让他们运输物资进去吧,或者让他们进来?这些都不好,索性就建一座城,到时候直接花钱雇他们的人就是了。

        “这个,在草原上建城,是否太过危险?”陈洪稍稍有些犹豫,倒不是他质疑陛下的决定,实在是草原人生性残暴,就算现在谈妥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反悔了。

        “无所谓,到时候定期将财物送出来就是了,他们要是敢有所动作,那就打他,再者说了不搞一座城池,这么多东西,在哪交易呢?你跟他们说就是了,钱我们出,他们出人就行。”朱厚熜也不在乎这点钱了,这个贸易之城要是搞起来,那就是源源不断的金钱以及青壮劳动力,这不比一点钱要好么。

        “那么陛下,他们要是问起俘虏的事情怎么办?”如果双方要何谈,俘虏肯定是绕不开的一环,但是这队人在大明境内可没少干坏事,陛下肯定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的。

        “秘密留下一部分,剩下的他们想赎也可以,开个好价钱,或者你提另一个方案,就是他们可以不给钱,但这个赎买的钱要他们自己付,我们可以放了他们,但是要给朕打工,直到还清债务。”朱厚熜突然想到一个好点子,这样不还是奴隶么,但是说法就好听了许多,也更让人能接受一点。

        但是留还是要留下一部分的,朱厚熜还得找人挖煤呢,之前叫杨慎搞无烟煤,因为战争的关系停止了,现在不得重新启用,这可是个好东西啊,有了稳定的火力资源,就可以转换成别的能源,比如说内燃机和电。

        就算这个不谈,有了煤炭,冬季的时候百姓也不会人冻挨饿了,有着足够的供暖,也会少死点人,挖煤还能提供工作岗位,觉得种地不赚钱的,可以去挖煤啊,不仅有工钱,还能领到一定的煤,一举多得啊。

        “诺。”陈洪心里有数了,只要不亏,都可以,那这就好办了,只要完成陛下的诉求就可以了。

        “嗯,你下去准备吧,我让四个军往那边靠拢,给你壮声势,不要怕,他要是不服输那就把他打到认输再谈合作,那时候可能会更好谈一点。”反正现在主动权掌握在他的手中,不服就打,答应了再谈也是一样的。

        “谢主子,奴婢一定不会给主子丢人的。”陈洪一脸激动。

        “你不是给朕丢人,这样的优势是战士们用生命拼出来的,你要是丢人对不起的是他们,你自己看着办吧。”朱厚熜摆了摆手该是谁的功劳就是谁的,自己没事窝在皇宫里看书,这场胜利,确实不属于自己。

        “诺。”

        得令之后的陈洪便开始整顿行囊,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出发了,戚景通那边已经和鞑靼部落接触过一次了,对方也有合作的意愿,只不过戚景通没有这个资格而已,陈洪得越快越好,迟则生变,战事结束之后朱厚熜就该着手整顿内务了。

        本来这些家伙都是给王阳明准备的,可惜啊,也不知道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不过也无妨,起码结果是相似的,最后都得清理一下,朱厚熜打算直接从儒门领袖孔家开始,都敢派人进皇宫刺杀了,那老子还讲什么规矩呢,不过这时候还是让他们再担惊受怕一段时间吧。

        想要树立新的观念,最快的方法就是打碎旧有的观念,哪怕会收到前所未有的反抗也在所不惜。

        朱厚熜不在乎,打完这一仗之后和草原建立贸易交流,国家必会承平一段时间,这时候不乘着这个机会搞点大事还想什么时候搞的。

        只要国家不直接瘫痪就可以了,差不多就行,闹腾就抓起来,总有听话的人,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那就发两份工资,他就不信了,还能治不了那些腐儒了,国家就这个政策,能干就干,不能干就走人,要是敢闹事那就抓起来。

        说实在的,朱厚熜就是想搞点事出来,绝对不能消停下来,朱厚熜消停了,那些人就不消停了,别看朱厚熜现在打胜仗了光芒正盛,等消停一段时间,他们照样活蹦乱跳的。

        朱厚熜可以不管,毕竟你叫唤你的,但是我不听你有什么办法呢。

        只不过有的时候是真的碍眼啊,看着就心烦,就像现在,朱厚熜但凡稍微松懈一点,他都要被那些家伙给烦死了。

        那些人为什么不敢乱跳,还不是朱厚熜一开始压制得厉害,不过这样也有坏处,那就是这要有什么情况什么的,他们也不报告,只是朱厚熜认为与其从垃圾堆里辨别一些真东西,还不如直接堵死算了。

        这个前提是朱厚熜得有一双自己的眼镜,谷大用的东厂,锦衣卫的情报部门都算是他的眼睛,可以玩,但是你得有能力这么玩。

        再加上内阁有严嵩在,有什么消息基本瞒不住他,但是如果你不行那最好不要这么玩,还是顺着他们点,起码他们能让国家稳定。

        国家乱不乱,有时候就是某些人一句话的事情,可惜朱厚熜根本不鸟他们,反正老子手里有兵,你们敢跳么,敢跳就敢抓。

        话说,好像朱厚熜一直这么压着他们,也没给他们跳的机会,只是接下来要干大事了,动摇儒家之根本了,肯定会遭到前所未有之抵抗。

        说到这个,朱厚熜想起来好像要开恩科来着,最近差不多也可以开始了,有人参加就参加,没人参加也无所谓。

        陈洪走后,朱厚熜这边也短暂的消停了,没事就在屋子里看看书什么的,修生养性,战场上的那股杀意已经被他摸出,可是他以后也不可能不杀人吧,这样也不是很现实,这就不是自由了,已经变成了束缚自己的枷锁。

        “陛下还能想起老臣,老臣不胜荣光。”

        “得了吧,没事干找你喝喝茶聊聊天不行么,最近退休在家是不是很快乐啊,看你感觉都年轻了不少。”朱厚熜也没有了往日的威严,很随心的样子,两人就像久别的老友一般,没有了往日的剑拔弩张,倒是平静不少。

        “还不错吧,还未恭喜陛下打了个打胜仗,对于边境那边,陛下打算怎么办,继续打么?”杨廷和红光满面的,一看小日子过的就很自在。

        “意料之中的事情,你真当朕一点准备都没有啊,边境那边的事情朕已经派陈洪过去谈了,打应该是不打了,算是和谈吧。”没有了冲突之后双方交流也和善许多。

        “哦?这不像是陛下的性格呀,而且这边结束之后,应该不至于打不过吧?”杨廷和有些意外,这不像是陛下的性格啊,陛下一般都是多吃多占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次明明有优势,怎么不打了?

        “打肯定是能打的过的,不可能打不过,但是朕为什么要打,打赢了朕又能获得什么好处么,朕打算建立贸易通道,想赚钱,还得做生意啊。”朱厚熜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若干若干年后列强为何要打开清政府的大门来进行贸易,还不是赚钱么,倾销国内的产品,获得大量的原材料,其实这可比抢要来的快多了。

        杨廷和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知道陛下不会善罢甘休的,建立贸易,这不是被单方面割韭菜么,虽然不知道割韭菜是什么意思,不过儿子就是这么说的。

        韭菜嘛,生长起来一刀下去就给他割了,然后过一段时间又会长出来,之前仙药事件,应该就是所谓的割韭菜,反正不少人被割的挺惨的。

        陛下简直是富得流油啊,国库里一个亿还没用完呢,好像最近又开始往里面搬了。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也挺好的,起码这么一波搞下来,国库也不会缺钱花,像以前他当首辅的时候,每天都在为钱不够用而头疼啊,哪里都需要花钱,下面也都有钱,但就是国库没有钱。

        没钱怎么办,没钱什么事都办不了,只有节衣缩食,看看能不能从牙缝里抠出来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