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王爷,咱们还有机会

第一百六十九章王爷,咱们还有机会

        朱讦渊不服气,对面虽然只有五万人,他这里十几万,凭什么打不过的,随后重整旗鼓,然后亲自去游说,毕竟自己当上皇帝这些跟着自己的肯定有好处。

        经过朱讦渊的不断劝说,总算是又点齐了兵马打算再冲一次,然后又是不出意料的失败了。

        很正常的事情,人家以逸待劳,而且装备也比你精良,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别说五万人了,一万也不一定打得过啊,人家有组织有纪律的,相对的,朱讦渊这边的军队就是散兵游勇。

        如果是打顺风倒也还好,人数优势在这里,有优势大家自然会往上冲的,只要稍微有点逆风,这些人就会一触即溃。

        这一仗朱讦渊可以说是损兵折将啊,而且也彻底熄灭了他的皇帝梦,皇位近在眼前,那么近,可能这是他离皇位最近的一次吧,只不过随着他的失败,他的梦也碎了,就算是触手可及,但是他连这个包围圈都冲不出去,就算再触手可及又能如何?

        朱讦渊自嘲的笑了一声,罢了罢了,本来就是做梦,皇上看他不顺眼,他也就是拼上一把而已,现在美梦破碎了,那就罢了,等着皇上的审判吧,这场斗争不管是谁输谁赢,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皇上赢了,不可能留着他,群臣赢了,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所以说啊,当溃败的那一刻,美梦就已经破灭,他还是比较清醒的,可惜啊,陛下还是太谨慎了,直接排出十二卫镇压,一点机会都不给,好歹让他打到北京城吧。

        “王爷......”

        “罢了罢了,回去吧,成王败寇,就这样吧,等着陛下的审判就是了。”朱讦渊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很彻底,弄来弄去,最后还是落得个这个结局,但是他不后悔。上次他儿子都死了,但是陛下却是那么个态度。

        最后还不轻不重的罚了他,他知道,皇上想动他了,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他是个王爷,不得不说陛下还是很有魄力的,这个态度大家都有所警觉,他是不甘心,周王直接把儿子送了过去,别的要么继续醉生梦死,要么也有所动作。

        他最先忍不住跳出来,就算知道是被人利用他也乐意,毕竟他是有机会狸猫换太子的,真要是当了皇上,所谓的利用关系也就不存在了,那些利用他的人也会顺理成章的站出来支持他。

        “王爷切勿伤心,咱们还是有机会的。”旁边的谋士看到朱讦渊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机会?哪里来的机会啊。”朱讦渊自嘲的笑了笑,已经没有机会了,在输的那一刻就没有机会了,虽然唾手可得,但是他输得起,他没有这个命,他认了。

        “王爷,有机会的,边线在打仗,万一,万一输了,打到北京城,如果陛下驾崩,那么王爷觉得谁最有可能继承皇位呢?若是把握住陛下驾崩的时间,在陛下驾崩之后称帝呢?”旁边的谋士看到朱讦渊沮丧的样子,不由得神秘一笑。

        果然,朱讦渊听到这话也是眼前一亮,对呀,这完全是有可能的,虽然自己打不出去,但是皇帝周围也没人啊,要是皇帝驾崩,自己顺势登基,那时候就是妥妥的正统啊,到时候周边的十二卫都得听命于自己,只要自己稍微做上那么一点小动作就行了。

        “所以王爷切莫放弃,终归是有机会的,况且王爷觉得陛下的胜率有几成?”

        “几成?他必败无疑,朱厚熜小儿,要是将所有的军队调到边关倒是还有一战之力,现在只有十万兵马,而且还是节节败退,鞑靼那边正在集结大军,我看北京城是保不住了。”对此,朱讦渊嗤之以鼻,小皇帝不是没有机会的,但是他太自大了,手里将近三十万兵马,竟然只派了十二万去和鞑靼对战。

        虽然大明朝是安生了,但是边境怎么办,北京城怎么办,现在京城可是没多少军队了,随便一支军队绕进来他都没招,在他看来,小皇帝纯粹就是使了个荤招。

        当然了,朱厚熜的气节他还是很佩服的,宁死也不向某些人低头,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朱讦渊自问自己做不到。

        “所以啊,王爷要早做打算,这里不宜登基,既然北京城必破,那如果咱们有机会率先入主南京,哪怕不是率先,靠近南京,只要陛下驾崩,咱们就可以入主称帝,到时候谁又能说什么呢?”

        这说的朱讦渊心花怒放的,仿佛不是刚吃了败仗一样,输了也好,反正自己还有军队,虽然打不出去,但就那五万人也打不进来,自己没关系,就这么耗着就是了,没饭吃忍一忍就过去了,那边的战斗应该短时间就能分出胜负。

        河南那边的事情朱厚熜是一点都不关注,他不相信朱讦渊那些歪瓜裂枣能打得过十二卫,自己看不上更多的可能也就是忠诚度原因,不是完全不信任,只是放在京城有些不放心而已,放出去,打自己人还不是吊打么。

        可能打外族不是很行,但是打自己人可是一点都不心慈手软啊,一打一个准。

        他现在比较烦的就是自己手里的毒茶,算算日子,这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波了吧,皇宫是不是跟筛子一样啊,现在是谁都能给他下毒了是吧?

        朱厚熜很无语,虽然没事,喝了也没事,这点毒对他来说完全可以当饮料喝,但是真的很气啊,本来都算了,反正不影响,他都懒得追究了,但是你他喵的三天两头给我下药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以为老子没脾气?

        “黄锦,黄锦人呢?”退一步越想越气,老子不追究所以你就一直下?

        “在呢在呢,主子,奴婢在呢。”黄锦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虽然朱厚熜说了不需要他伺候,但是他怕主子有事,基本上都会过来,然后晚上回去抽时间修炼,就这样,修为也是一日千里。

        “这茶水里有毒,去查查,这已经是近几天的第三波了,怎么回事,上次的巫蛊问题才过去没几天吧?”

        朱厚熜皱着眉头,没完没了了哪个傻缺这么不长眼啊。

        “啊?有毒,主子您有没有事啊,我现在就去传太医。”黄锦被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朱厚熜的身体问题。

        “朕要是有事还能跟你在这说话么,拿着过去查一下,查查这是经了谁的手,上次你也清退了不少人了,怎么还有漏网之鱼?”朱厚熜略略有些不满。

        上次的巫蛊事件之后,黄锦可是遣散了一大批的有心之人啊,朱厚熜以为他们会消停一会,没想到这么不识时务,这才多长时间啊。

        “诺,奴婢一定将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听到陛下没事,黄锦略略松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心里便被愤怒所充斥,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这是不想活了么?

        “行了行了,不要闹太大,多事之秋,差不多就行了,现在也没功夫管这些事,你的主要精力还是不要放在这个上面,好好修炼吧,这里还有本葵花宝典,挑几个有天赋的小太监,没事可以练一练。”

        朱厚熜摆了摆手,差不多意思一下就行了,闹的太大他这边也没有这么多人手啊,还有就是小太监练武的事情。

        之前他倒是没啥想法,毕竟武功这东西吧,小渣渣其实用处真不大,特别是现在枪炮升级了的情况下,有这功夫不如多练练枪,保不齐就是一个神枪手。

        但是朱厚熜看黄锦一个人也无聊,没事给他找点事做,而且以后做做情报部门应该问题不大,先练着就是了,总有用到的时候。

        “诺。”说是这么说,但是竟然有人敢做到这份上,真当他是泥捏的不成?查肯定是要查的,就算陛下说不要大张旗鼓的,那他也要将这皇宫清理一遍。

        其实上一次已经清理过了,只不过没想到还有这种事,那就有必要再清理一遍。

        其实他并不反对皇宫里有眼线什么的,毕竟皇宫算是一个比较开放的东西,但是你打听消息也就打听消息了,这也没什么,问题不是很大,陛下恐怕也不是很计较,但是你不能这么搞幺蛾子啊,还好陛下没事,否则他就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行了,下去吧,给他们提个醒,不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真要是有本事,朕也是很期待的,这些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朱厚熜撇了撇嘴,对于刺杀暗杀这种东西,他不是很在意,来就来了,其实还蛮有趣的,如果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他倒是很想见识见识的,这些小花样还是算了吧。

        “诺,奴婢一定好好整顿一番,绝对不会再惊扰陛下清修。”黄锦连忙保证。

        “唉,你怎么听不懂朕的话呢,朕不怕刺杀,关键这太没意思也太没技术含量了,要是有什么厉害人物朕可能还会高兴一点,对了,上次的那个巫蛊师抓住了么,朕倒是很想见一见。”

        皇宫的生活其实还是有点无聊的,如果有什么高手,他还是蛮乐意的,毕竟他现在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自身的武艺都站在了世界的顶峰,如果有什么能让他感兴趣的事情,他还是蛮开兴的。

        “启禀主子,抓是抓住了,只不过......”

        “人没了?”朱厚熜直接接过话茬。

        “主子料事如神,等我们找到的时候,那人尸体都臭了,身上长满了脓疮,不过让人奇怪的是他好像是头磕在台阶上流血过多而死的。”

        黄锦先是一顿彩虹屁先拍上去再说,当时那叫一个生气啊,立马彻查,查了半天竟然查到一个死人头上,他不相信,只是查来查去都是这个死人,他也只能无奈接收,正好还在想着该怎么和陛下说呢,没想到陛下早有预料。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他那纯属是被气运反噬了,那人也算是有点本事了,你没事多看看书,不过看可以,不要学,这玩意损气运,见识见识就算了,那人应该也算是此种博学之人了,不然也不敢对朕动手,但是你也看到了,稍有不慎就会遭受气运反噬,其实好像还有一种天弃之人的修炼方法,应该是配套的,但是朕也没见过,不知道是失传了还是怎么了,你既然练武,这些总要了解一下的。”

        朱厚熜没事干给黄锦稍微做一下科普,这些东西可以没必要练,但是朱厚熜觉得习武之人,特别是练到比较高深的那一种,天下武学不说什么都会吧,起码也得了解个差不多吧,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和武学不要一惊一乍的。

        “所以那人真是被石头绊倒头磕在石头上流血过多而死?”黄锦有些不相信,主要是陛下说的有点玄乎。

        “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之中的一些关键朕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这是属于以自身的气运来损他人之寿数的方法,应该有什么补全的手段,而且非大气运者不可练,但一旦遇到气运更强之人,就会遭受气运反噬。”

        “什么叫气运反噬呢?说的直观点就是出门撞墙,喝凉水塞牙,磕着碰着都有丧命的可能,当然,朕说的是比较正统的巫蛊术,坑蒙拐骗的那种肯定不算,朕既然一点事没有,那他死翘翘也算是一件比较正常的事情了。”

        朱厚熜耸了耸肩,这玩意应该很少有人练,大气运者干点啥不好,非要练这个,练来练去的,最后也不见得有啥成就,反正练这玩意的一般都不得好死无儿无后的。

        “原来是这样啊。”黄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就说嘛,一个高手怎么就无缘无故的死了,这样就很合理了嘛,虽然很多他没听懂的样子,可能他看的书还不够多吧。

        “所以呀,你的路还很长,这些东西要多多学习以后有的是用到你的地方。”朱厚熜摆了摆手,皇宫里还是需要一个高手的,这个高手肯定不是他,哪有皇帝天天出手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