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不行咱就掀桌子

第一百六十六章不行咱就掀桌子

        朱厚熜是不可能把军队调回来的,只要他敢把军队调回来,地方上立马就会乱套了,到时候星星之火可成燎原之势,那时候会更麻烦,还不如这样呢,最多也就敢在京城周边搞点事情。

        当然了,风险还是很大的,一旦出了问题,群龙无首之下这些布置也都会瞬间瓦解。

        看到吕芳焦急的样子,朱厚熜轻笑一声道:“弄回来干什么,让他们闹就是了再怎么闹也翻不了天,但如果都调回来可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可就真的反了天了,这样挺好的,随便他们闹,看他们闹出什么花来。”

        还是手里的筹码不够啊,要是筹码足够他就可以直接掀桌子了,到时候谁怕谁啊,再闹腾就都换掉。

        不过话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没见王阳明的消息,这家伙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虽然说给他三年的时间,但是这时候怎么着也该露个头吧?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本来也没打算让王阳明训练多少军队出来,他那批人主要是作为基层管理者的,也就是直接作为公务员和基层军官培养的,王阳明要真在这时候杀回来,那批兵死了伤了他心疼还来不及呢。

        “但是京城的防备是否太过薄弱,起码也要先调一个军回来拱卫京都吧,否则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的。”吕芳还是担心,现在的京城跟个纸壳子一样,当然让人担心了,京城里不是一点军队都没有了,但这是拱卫皇宫拱卫陛下的,更多的像是一个荣誉性质的,战力有多少大家心知肚明,陛下对他们也没有过多的苛责,所以吕芳根本不指望。

        陛下进行军队改制,一个军有两万多人,这已经是最低要求了,但是调回来起码有个保障啊,这一点都没有就很过分啊。

        “算了吧,外面的军队本来就不够用的,就不抽调回来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这里是京城,哪里有那么容易出乱子,有问题就解决问题,不要慌张,没发生的事情没必要太过担心,国家稳定了,朕才能将心思放在该放的地方。”

        他知道吕芳是好意,只是他会告诉吕芳,锦衣卫的人早就准备好待命了么,不说多的,五千人还是弄得出来的,加上装备压制,不说固若金汤吧,但是没个几十倍的兵力,是很难拿得下来这京都的。

        吕芳有些无奈,但陛下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办法,只好说道:“那陛下打算怎么办,特别是两淮盐商抬高盐价的事情,已经眼中影响百姓的生活了,现在一斤盐已经卖一百文了,普通百姓根本吃不起啊,但是这东西还不像别的,百姓也必须要吃啊。”

        “还能怎么办,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竟然还想学朕割韭菜,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让谷大用带队去扬州,东厂的人全都带上,趁此机会彻底整顿扬州盐务,朕还就不信了,是朕的刀子硬还是他们的嘴硬。”

        朱厚熜眯着眼,这帮人要是不跳出来,一时半会朱厚熜还不想管,毕竟盐商这种东西,只要做这个都是有背景的,势力盘根错节,其实不好动,算是一块硬骨头吧,朱厚熜也懒得管,毕竟盐商虽然赚钱了,但是通过大小盐贩,百姓也算是有盐吃了。

        真要是全让官府来搞,这还不知道得黑心到什么地步,在对地方没有这么强的掌控力之前,朱厚熜是不想如此冒险的,等手握大权之后再啃这块骨头就是了。

        但是没想到这帮家伙如此不知死活,那就不要怪他了,现在事情这么多,国家出于动荡之中,可以说这帮家伙正出于人人自危之中,这时候动手,不说一劳永逸,起码也能打个出其不意吧。

        “陛下,这样不好吧,东厂的人都走了,那京城内部怎么办?”吕芳都快疯了,本来忍受就不够,还要往外调,确实,将谷大用调到扬州可能能解决问题,但是然后呢,家不要啦?

        “叫严嵩接手五城兵马司,又不是没人用,还能是吃干饭的不成,严嵩会做好的,京城的稳定你不用担心,谷大用走了它照样乱不了。”朱厚熜干了个白眼,没想到谷大用还成了定海神针了,不过也是,东厂四处抓人,谷大用在的话,确实有些人的顾及要多一点哈。

        “这,这样也不是不行,那主子还有什么吩咐么?”吕芳欲哭无泪,行吧行吧,您说什么就是没事,本来还想弄点部队回来拱卫京都,没想到人没弄回来,反倒是还搭进去一波,陛下是要彻底的将北京城变成一座空城啊。

        “吩咐各地加强防备,有什么流言蜚语起义什么的,要及时压下,星星之火好灭,要是后才能为燎原之势就得花费更多的精力去解决他,还有啊,让谷大用尽快出发,另外让他出发前进宫一趟,朕要交代他一些事。”

        目前朱厚熜就是采用强压政策,不管你有什么预谋,只要赶露头那就见一个杀一个,杀到不敢露头为止,虽然这不是最好的方法,但这是做有效的办法,只要等戚景通那边大胜的消息传来,一切反对的声音,躁动的心都会放下,到时候才是他慢慢清算的时候。

        “诺。”吕芳还是蛮无奈的,陛下太过自信了,但是他要想更多的事情,谷公公一旦去了,能不能解决暂时不好说,起码短时间是回不来了,扬州那边真的是错综复杂,事情不是那么好解决的,而五城兵马司,不说酒囊饭袋也差不多了,他实在是不放心啊。

        朱厚熜手指轻点,都到这个份上了,就算他怕玩脱了也不行了,而且已经到了这份上了,该暴露的那就一次性暴露出来算了,越是显示自己的虚弱,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饿狼才会迫不及待的上来咬你一口。

        一旦显露出自己的强大,所能看到的只有万邦来朝,怎么说呢,不能说这样不好吧,毕竟自古以来几乎所有的皇帝都希望达成这最高成就,甚至为了这个,不惜回馈以重礼来显示自己天朝上国的威仪。

        只不过朱厚熜感觉完全没必要,只有自己得了好处才是实实在在的,他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与其被虚情假意的纳贡,不如实实在在的打服气,到时候对方也老实了,自己也舒坦了。

        这些地主乡绅也是,与其让他们虚情假意的拜服,不如展露出虚弱的一面,让所有不老实的人都显露出来,大家正面的碰上一碰。

        谷大用最近也忙得很,京城及其周边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他负责的,但凡有着流言蜚语,不得他来处理嘛,还有之前陛下查出来的一大批官员,全都是他来审讯关押以及抄家的很忙的啦。

        不过他也挺享受这种感觉的,只要在陛下的规矩内办事,那是真的爽啊,抄家抄到手软,诏狱都快关不下了,陛下也不杀,全抓起来,虽然具体不知道这些人会被送往何地以及干什么,但是目测应该不会特别痛快,具体的参考毛纪毛大人就知道了,现在毛大人还在街角讨饭呢。

        陛下说了,不许别人救济,但是没说不让人报仇啊,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不可能都是善果的,肯定也是有仇家的,反正毛大人的日子可不好过啊,三天两头的有人找茬就这个趋势,谷大用感觉都活不了多久。

        但是偏偏陛下又不让他死,陛下不让他死,那谁敢让他死呢?

        京城这边杂七杂八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在处理的,走路都是带风的,要多嚣张有多嚣张,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了,虽然没有当初刘瑾那种权倾朝野的感觉,但是基本也不差了,谁看到他不是绕着走啊。

        只要他皱皱眉头,整个京城地界都得抖上三抖,当然了,嚣张归嚣张,这也要记住这股权利是谁赋予的,他对自己的认知一向非常清晰,从来不敢逾越,他只做陛下交代他做的事情,在这个范围内他可以随意的嚣张,但是职责范围之外的事情,他一向不敢放肆。

        只不过嘛,目前来说,他的职责有点多,宽泛的说,只要是大明朝境内的大多数事情,特别是京城周边的事情,他都能管。

        今天听到陛下召见的消息,他立马就跑过来了,要知道,陛下找他,一般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交代,特别是这段特殊时期,他的职责很重,但是这种情况下,陛下依然找他了,说明事情很重要。

        “你来啦。”

        “奴婢叩见陛下,陛下万年。”谷大用虽然现在大权在握,但还是如同以前一样,他对陛下的态度从未改变。

        “嗯,起来吧,知道朕找你什么事情么?”朱厚熜微微点头,不得不说,谷大用真的是识时务,这样的人怎么会让人不喜欢呢,特别是办事能力也好,能够摆清楚自己的位置。

        “听吕公公说是两淮盐务的事情?”来的时候听吕芳说了,这确实得让他去跑一趟,那些盐商可不好说话啊,一般人去根本镇不住他们,但他谷大用是谁,只要让他去,保管给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对,总有人给朕使绊子,你这次过去不要心慈手软,谁敢不听话,那就打到他听话,打不服那就换一批人,朕不相信盐商都那么团结,但是朕对你有一个要求,全国盐价不能崩盘,你要把盐价稳住,明白么?”

        这种民生问题,朱厚熜不想扩大化,毕竟老百姓都不容易,他们只是尽力的活着而已,要是这些人炒茶叶什么的,朱厚熜根本不会管他们,毕竟这算是奢侈品了,又不会赚老百姓的钱,属于可吃可不吃的东西,但是盐不行啊,这些家伙纯粹是找死。

        “诺,请陛下放心,奴婢一定稳住全国盐价,不会让陛下失望的。”不就是盐商么,别人怕他们,但是他谷大用可不怕,只要陛下一声令下,刀山火海他都敢去。

        “嗯,去找杨慎领点好东西去,把你的人全带出去,扬州那边情况比较复杂,你见机行事,必要之时究竟调动周围的部队。”

        接下来的话朱厚熜没有说,意思不言而喻,实在不行咱就掀桌子,不要怕,你直管去做,朕永远站在你身后。

        “诺。”谷大用没有问自己走后京城是否空虚什么的,陛下自然会考虑到的,他永远不会去询问陛下还有什么底牌,做好陛下交代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行了,就这样吧,你先去准备吧,京城这边的事情你暂时就不用管了。”朱厚熜微微点头,谷大用办事他还是比较放心的,用什么方法他不管,反正这段时间那些家伙不能再闹腾。

        谷大用走后朱厚熜又把严嵩叫过来说了一声,虽然东厂的人都走了,但是这京城可不能乱,起码现在不能乱,不过也差不多了,谷大用都走了,京城已经算是空虚到极致了,因为剩下的部队是拱京都的,不可能调走。

        如果想要搞什么小动作,等谷大用走后,绝对是最合适的时间,

        和谷大用不同,严嵩则是一脸苦意,这家伙绝对是被杨慎给带坏了,以前绝对是任劳任怨的好同志,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不过虽然说归说,但是该干的事情还是要干的,不就一个五城兵马司么,小意思,京城里的那些家伙其实也老师了,试探了这么多次,哪次不是吃了大亏。

        短时间内严嵩相信自己还是镇得住的,但是京城的防御确实薄弱,恐怕时间长了他也就镇不住了,不过陛下应该也知道这么个情况,就看陛下是什么想法了。

        从他在地宫内所见所闻来看,陛下应该是想坑人,至于想坑谁那就不好说了,陛下的心都是黑的,反正从陛下登基之后干的几件大事来看,陛下不可能做亏本的买卖,所以这次就是不知道谁这么好运气会被坑了。

        对于这些人,严嵩深表同情,确实也挺可怜的,钱没了,官没了,现在命也快没了,想想都让人伤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