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要不揍他丫的

第一百六十章要不揍他丫的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自命不凡的人,认为自己比别人更加的伟大,哪怕是朱厚熜自己也不例外,忽然降生道这里,说自己不是主角自己都不信好吧。

        当然了,可能自己并不是主角,但是他也不认为所谓的孔家会是主角,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会被推翻,那也不可能是他们,至于眼前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嘛,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要想生存,就要拿出相应的条件来,这个兴致和之前的小丫头可是完全不同啊。

        “好像,你还没有认清现在的形式啊,你现在落在我的手上生死全在我一念之间,你这个样子,让我很难留你啊。”朱厚熜的嘴角流露出一股似有似无的笑意,怪不得霸总喜欢无知小花,确实感觉挺好玩的,当然了,也只是好玩而已。

        “你,你想干什么。”小姑娘有些害怕。

        “意图刺杀当今圣上,你觉得朕该怎么惩罚你呀?”朱厚熜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说实在的,放在未来,这顶多是被家里宠坏的小公主罢了,因为某些原因,就算犯了一些错事也有重来的机会,但是吧,很可惜的是她生错了时代。

        “惩罚,你还要惩罚我,识相的我劝你尽早把我放了,不然有你好受的,不就是皇上么,皇上又如何,皇上就能管得了我啦,这次算你运气好,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有你受的。”小姑娘好像想起了什么,昂着脑袋一副要你好看的样子。

        这副模样差点给朱厚熜给整破防了,这这这,这哪里来的自信啊,这家伙要是再晚几百年出生,某拳又会出现一名得力干将,一拳下去八百年功力的那种,反正朱厚熜感觉自己扛不住,只是现在嘛,还不是要生则生要死则死,还敢这么嚣张,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算了算了,朕也不问你叫什么了,说说你这身功力是怎么来的,朕有点好奇,这应该不是你练武一点那一点修炼来的吧?看着挺厉害的。”朱厚熜最后又补了一句,笑着帮她解开了绳索,反正又跑不掉,这有什么好怕的。

        “那是,你这个土包子懂什么,这可是圣人留下的圣力,你以为跟那些土包子一样苦哈哈的修炼内功啊,早就过时了,不是我说啊,就那些家伙,没一个能打的。”小姑娘听到朱厚熜夸她,还以为是服软了,大大咧咧的找个地方坐下,还顺手拿起旁边的糕点开始吃了起来。

        “圣力?听着挺玄乎的,很容易吸收么?”

        “你想什么呢,哪有那么容易的,吸收圣力需要阅读诸圣典籍,手书那是最好的,不然会被圣力所伤,本小姐天资聪慧,可是百年难遇的奇才,快去给本小姐弄点吃的,我饿了,要是把我伺候好了,帮你说几句好话,不然你就惨了。”

        此时的小姑娘如同骄傲的孔雀,丝毫不将世间万物都放在眼里,哪怕朱厚熜是皇帝,好吧,她一直都没将皇帝放在眼里。

        “哦,这样啊。”朱厚熜微微点了点头,他想的应该不差,那所谓的圣力,就是一种类似于信仰之力的东西,而看书压制信仰之毒嘛,好像也很合理,好像佛教也有类似的东西,修行佛门功法需要熟读佛门经典,不然容易逆乱经脉。

        想到这里,细思极恐啊,这是被信仰者死了的情况下,要是没死呢?

        感觉如果这是一个高魔修仙世界,这完全可以作为长生或者重生的容器啊,所有使用信仰之力的人都是被信仰者的容器,但是被信仰者也将承受信仰之毒。

        不过目前这个世界,朱厚熜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反正很难就是了,起码他没有摸到那个境界,看都没看到,但确实可以作为一个方向,如果有机会,进孔庙看一看就是了。

        “这样什么这样,你能听得懂么,还不快给姑奶奶弄点吃的,还有啊,我的几位哥哥呢,你把他们弄到哪里去了?”小姑娘突然一拍桌子,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朱厚熜没有理会女生的小脾气,暂时没工夫理她,想闹腾就随便闹腾吧,自顾自的嘀咕道:“但是也不对呀,关键什么是信仰之力呢,或者说文运?不对不对,还是国运我都看不清,文运就更扯淡了,难搞啊,一点理论知识都没有,全靠自己瞎猜,实在是难搞。”

        “喂,你到底在搞什么呀?”

        “聒噪。”朱厚熜一指点在这家伙的喉咙上,然后世界就彻底消停了。

        突然的失声让小姑娘有些手足无措,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完全的失声,不过他现在还没意识到朱厚熜的异常,可见心也确实够大的。

        朱厚熜还想抓住刚刚那一丝灵感,不过既然都说是灵感了,本来就转瞬即逝的东西,刚刚没抓住,现在还想抓住机遇已经很难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能说话让小丫头有些恐惧。

        朱厚熜懒得理她,手指放在她的眉心,直接将她体内的所有所谓的‘圣力’全都抽了出来,又留了一道自己的先天之力进去,封住她的周身大穴。

        小姑娘恐惧的望着朱厚熜,这个恶魔,他干了什么,自己身体里的圣力呢,还要孫现在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来人。”朱厚熜也不搭理,怜香惜玉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这样的戏码有一次就可以了,他可不想有第二次,再者说了,一个宠坏的小孩子而已,而且脑子好像还不太灵光的样子,他不是很感兴趣。

        “臣在。”严嵩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他就知道陛下会找他的,一直在外面没走。

        “给她丢你的那个什么春香楼去。”本来想丢去教坊司的,但是吧,那地方人多眼杂的,要是被人认出来就不好办了,春香楼是严嵩给自己的地盘到时候出事也好照应着。

        “啊?”严嵩一脸懵逼。

        “啊什么啊,不能浪费了,朕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自然是废物再利用了。”朱厚熜翻了个白眼,既然选择了动手,那就是敌人了,对于敌人,再怎么样都不为过,而且这丫头不是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么,咱这就给她补上,至于有没有缓过来的机会,那就不好说了。

        “诺。”严嵩连忙应允,真是的,陛下怎么想的将这个小祖宗放到我那,人多眼杂的,万一有认识的咋办,这不是找死么,不过俗话说的哈,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再者说了,人家都要弄死自己了,这不得好好招待么。

        朱厚熜挥了挥手让他赶紧给人带走,而他自己则是看着手中的‘圣力’,姑且叫它信仰之力吧,不管是什么,反正朱厚熜是不敢吸收的,这就如同一滴浓墨,可以将一盆的清水直接染黑。

        不过这东西的存在形式非常的特别,不过此刻他更想知道的是这玩意成就永生的可能性有多少。

        想不出头绪,朱厚熜直接下地宫,道牢房里提了一个人,然后将信仰之力一点一点的送到他的身体内。

        一开始倒还好,这也是个读书人,感觉特别的兴奋,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藏一样,但是随着力量的增多,这家伙就不对劲了,先是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后面好像还出现了多重人格,再过一会就彻底没了动静。

        身体没死,但是大脑已经无法承载这么多的东西,直接脑死亡了。

        一个人的精神这么弱,儒圣是否有可能承受天下这么多士子,这么多年的祭拜呢?朱厚熜感觉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玩废掉五个读书人的时候,朱厚熜手里的信仰之力也用完了。

        几人还是有差距的,一些饱读诗书者,能够承载的更多,保持清醒的也越长,所以从理论上,一些大儒就算不依靠诸圣手书也能吸收这股力量,这也符合信仰之力的某些特征,然后就是这种力量,有可能直接造出先天高手么?

        没有先天高手,那孔家就完全对他造不成威胁,放那就是了,等哪天自己腾出手来顺手就给清理了,要是这玩意能创造出先天高手,哪怕只是一时的战力,那也得考虑考虑防止他们鱼死网破啊。

        当然了,还有一点就是这东西自己能不能利用一下,反正孔圣积攒了上千年的信仰之力,不用也是浪费了,再者说了,还有一个产信仰之力的大头呢,信仰这东西,佛教才是行家啊,真要是有用,朱厚熜可不得想办法给自己搞一套特殊部队么。

        念及至此,朱厚熜只感觉内心火热,诶呀呀,这不是还有三个试验品嘛,可以尝试,要是成功了,以后说不得自己也可以搞,虽然自己用不着,但是可以收集信仰给手下用啊。

        来到审讯室,虽然锦衣卫变了很多,但是老本行还是没有忘的,只不过因为现在的锦衣卫越来越正规化,这些东西藏的更隐蔽了而已。

        “怎么说,都开口了么?”其实时间过得不多,这三人估计也就刚来审讯室一会,朱厚熜还能听到惨叫声呢。

        “害,软骨头,还没怎么招呼呢就全说了,就差把家里的族谱给翻出来了,没啥意思。”杨慎撇了撇嘴,一点难度都没有,不过说完他又让人上了一会刑,好不容易来活了,哪里能这么轻松的就收手啊。

        “哦?就没个硬茬子?”虽然感觉是温室里的花朵,但也没想到这么温室,派这样的人来搞他,这是在侮辱他啊。

        “硬茬子倒是有一个,那小子现在还不开口呢,另外两个都说了,他愣是什么都不说,还算是有点骨气。”不过已经知道信息了,继续审讯感觉也没啥太大的意思。

        “哦?还不错呢,话说,朕遇刺了,你就没点担心什么的?”朱厚熜翻了个白眼,你这家伙是不是有点过于平静了有点。

        “啊,那陛下您有事么?”杨慎好像后知后觉一般,连忙关心道。

        “算了吧你,晚了,早干嘛去了。”朱厚熜嘴角抽了抽,是不是有点太假了你这关心,一点诚意都没有啊。

        “嘿嘿,微臣这不是相信陛下嘛,那些宵小,怎么可能伤得了陛下的。”杨慎嬉皮笑脸的,办公椅他刚得到消息的时候确实担心了那么一下,不过经过询问知道这些家伙连陛下的寝宫都没进就在严嵩那就被抓住之后顿时放松下来。

        不过他也确实对陛下有信心,就那神出鬼没的招式,一般人还真来不了,反正他那些江湖上招过来赫赫有名的高手做不到这样,也不是做不到吧,各有侧重,轻功好的也能做到,但是他总觉得陛下做出来格外的轻松,对陛下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行了行了,你这马屁拍的朕一点都不开心,开门吧,朕进去看看,其实也没必要问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朱厚熜还想着搞实验呢,哪有跟杨慎搞这个呢。

        “陛下,打算怎么办,要不揍他丫的。”杨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反正上面的事情不归他管,他只要在下面搞好研发就可以了。

        现在他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反正看谁不爽都想上去干两下,更何况这些家伙竟然搞刺杀,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

        “就知道打打打,这一大堆的糟心事都还没弄好呢,北边都要开展了,内部最好消停一点,再者说了,打不打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赶紧给我赶工吧你。”朱厚熜翻了个白眼,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说的倒是轻松,我倒是想上,用谁上,把你顶上去么。

        “嘿嘿,臣这不是在造么,已经造了好多了,大部分都给戚将军他们运过去了,京城也留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真打起来,敌人一定会非常惊喜的。”杨慎一想到那样的场景,就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也秘密实验过,但是还没拉上战场尝试过呢,这要是打起来,肯定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