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几只小老鼠

第一百五十八章几只小老鼠

        朱厚熜自然是犹豫的,他想打一场漂亮仗来镇压国内一切不服的声音,但是又怕这一仗拉胯了,自己就很难有翻身的余地了。

        不过目前这个态势是不得不打,也还好,先是小规模摩擦,让戚景通先练练兵,真要是开启大战,千万不能掉链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是万劫不复之境地。

        “那就这样吧,时刻关注,有什么事情及时告诉朕。”朱厚熜摆了摆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可以说天时地利,虽然人不和吧,但应该问题不大吧,毕竟装备碾压,自己兵马也不少,十万大军呢,就看戚景通的本事了。

        “诺。”吕芳微微点头,陛下对这个事情很重视啊,也难怪,毕竟是陛下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剩下的就靠他了,十万大军的吃喝拉撒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毕竟现在也有钱。

        “对了,恩科准备的怎么样了?”本来这玩意朱厚熜都没打算弄的,毕竟他是想要改革的人,现在搞科举,其实意义不大。

        但是吧,之前下旨说过要开办恩科来着,办一个也无妨,而且之前不是开了不少人么,现在正好缺人,找一些年轻人也挺好的,年轻人的的可塑性也比较强,实在不行,到时候再说呗,一次恩科而已。

        “准备妥当,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只不过......”吕芳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朕怕什么,是有什么困难么?”朱厚熜摆了摆手,他倒不是很在意,无非是那些人又闹事了,但是他们能怎么办呢,主动权都在他的手里,老子该办就办,你们爱考不考,他不信没人参加,大不了你来几个我就录取几个,谁怕谁啊,朕还能怕了你们不成。

        朱厚熜一点都不怂,招几个废柴和招几个聪明的贪官相比,好像也差不到哪里去,反正底层百姓过得都不好,何必要妥协呢,再者说了,如果连局势都看不清楚,那也聪明不到哪去,真正的聪明人就算因为个人身份的问题看不清全貌,但也不能人云亦云,九十八被外界所干扰,或许是个人才吧,但是对朱厚熜无用而已。

        “就是吧,奴婢听说有不少学子并不打算参加此次的恩科,而且这种声音传播的非常广泛,并且没有人愿意当这次的主考官。”吕芳不免有些为难,这办着还有什么意思,真要是办下来,这不是给天下人看笑话么。

        “哦?因为啥,前几天的事情?”朱厚熜就知道,一群幼稚鬼,你们不来老子就不办啦?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这是机遇,人家不考你考,这成功的几率不就更大么,意气之争而已,被说肯定有人来,就算就一个人报名,他也办,谁怕谁啊。

        “可不是么,说是陛下不尊重读书人,现在就等着看陛下的笑话呢。”

        “搞笑,随便他们吧,爱考不考,定期举办就是了,主考官就找严嵩吧,他刚入内阁,资格也是够了。”朱厚熜轻笑一声,世界没了谁不能转,不尊重读书人?老子是皇帝,你读书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获得皇帝的青睐。

        要是这都没有认清楚,那就只能说脑子不好,对于这些读书读傻了的,朱厚熜完全不屑于顾,要知道,官场可不只是需要知识而已,还需要智慧和人情世故。

        “那到时候若是报名人数不足怎么办?”吕芳说到底还是有些担心,要是没有人报名,这真是丢脸丢大了,要知道,这不是没有可能的,那堆人最爱面子,有时候可能自己想吧,但是架不住身边的人啊。

        “这还用朕叫你不成,弄些门生进去就是了,他们不报正好,让严嵩安插他的人就是了,这还用教么,要是一个都没有,朕反倒是乐了,就怕他们没这个骨气。”朱厚熜不禁轻蔑一笑,面子?面子是自己争取的,不是别人给的。

        “诺。”吕芳经受陛下的长期熏陶,其实对于那些读书人也没有多少好脸色,一群垃圾而已,多是些欺软怕硬之辈,要能力能力没有多少,谈条件倒是很积极。

        真要是杨廷和之流有能力有手段,只是意见不同而已,对于杨廷和这种有原则的人,吕芳还是非常赞赏的,他们不是为了别人而行事,只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正义,哪怕是错的也依旧为之努力。

        朱厚熜也望向窗外,这个世界,其实谁管理都是一样的,而科举,只是为了所谓的公平而已,这是上位者给予下位者的恩赐,可惜啊,有些人看不透。

        你说任人唯亲,这个世界就运转不下去了么?也可以的,没有人是天生的傻子,有些事情,只要坐到这个位置上,很快就能了解了,朱厚熜想要改变这个世界,但是他暂时也不知道朝着哪个方向改变,因为无论什么制度,时间长了,阶级都会固化。

        普通人没有上升的空间,上层人永远掌控着权利和财富,其实相对来说朝代更替确实有效的破碎了这些固化的程度,但是朱厚熜又想创造一个比较持久的王朝,虽然这个皇帝可能不是他,但他想试试,所要施行的政策就很有考量的余地了。

        所以和这些相比,一次恩科而已,没人报名更好,他合理的塞自己人来镀金,整个大明朝,目前来说,只要一方不倒,那就没有问题,现在他起来了,手握军队,怎么也不像是弱势的一方,没看现在文官们都偃旗息鼓了么。

        简单的交代好事情之后,朱厚熜又开始投入到自己的兴趣之中,还是炼丹,之前那一批已经找杨慎试验过了,这家伙虽然不乐意,但谁让他是皇帝呢,交代下去的事情,虽然杨慎不乐意,但还是给他弄好了。

        大多数都是废丹,就是完全没有稳定的药效,就算是毒性,但起码也要药效稳定啊,朱厚熜的大多数丹药都是呈现一种其极不稳定的药性,或许有点效果吧,但是更多的都是废丹。

        当然了,也是有成功的案例的,什么辟谷丹解毒丹什么的就不说了,算是比较常见了,让朱厚熜感兴趣的是里面有两种好玩的丹药,一种致幻丹,一种也是致幻丹,两种药性不同。

        一种就是比较正常的吃了会产生幻觉,放大内心的某种念想,可能是你喜欢的人或事物,也可能是害怕的某种东西。

        另一种就让朱厚熜神色莫名了,吃了之后会获得短时间内的身体素质的增强,有点像激发潜能的效果,但是为什么说他致幻呢,就是这玩意虽然有激发潜能的效果,但是吃完之后会显得非常空虚,会对药物产生依赖。

        这效果和毒品有的一拼,朱厚熜感觉这东西就是致幻的丹药,只不过药效固定了而已,让人潜意识的认为自己很强,从而达到激发潜能的效果。

        朱厚熜感觉两种都挺有意思的,只不过对于第二种更好奇就是了,不过还需要进一步赶紧,变成两种丹药,一种就是保留激发潜能的效果,去除成瘾性,是一种不错的丹药,另一种嘛,就是去除潜能激发效果,增大成瘾性,彻底变成一种毒品。

        两种都可以炼制,这样来说,那就是三种丹药了,朱厚熜感觉自己后面有的忙了。

        忽然,朱厚熜眼睛一眯。

        “有意思啊有意思,竟然真的有人敢铤而走险,朕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朱厚熜直接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了,整个皇宫是他的地盘,虽然说因为理念不合的问题暂时没有将自己的势融入这片区域,但是这个地方作为自己的地盘,对于人员的进出还是了若指掌的,要只是一些普通的小虾米进来,可能还引不起他的关注,但是几个一流高手,他发现不了那他就是傻子了。

        一片平静的水域中,只有一些小虾米,忽然来了几条鲶鱼,身为河流之主的朱厚熜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呢,而且这些家伙一看就不怀好意。

        这边严嵩伸了个懒腰就回房间睡觉了,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说实在的,他也有点受不了,不过为了心中的理想,他没有一丝的埋怨。

        有付出才有回报,现在自己离那一步就不远了,他没有什么心中理想的世界,他只想站在高处往下看,所以陛下心中的世界那就是他的理想。

        这段时间虽然累,但也收获了许多,空缺了这么多位置,他也塞了不少自己人进去,当然了,凡是都有一个度,他知道陛下不在乎什么所谓的朋党,他要的就是听话,一个如臂挥指的朝堂,作为陛下创造心中理想的工具。

        他也将自己当做工具,虽然累,但是过得很充实。

        他知道北方将有战事发生,这只是第一仗,未来陛下的脚步将不会停止,他渴望着那一天,陛下作为天下的王,那他严嵩,便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这些天太累了,回到自己的住所稍微洗漱一下就睡了,皇宫里虽然有很多规矩,但是陛下这边其实也好好,他住所内的一定范围内,基本可以不用守宫里的规矩,算是比较的自由吧,难怪杨廷和这个老家伙不想走。

        用陛下的话来说,他自己都不想守规矩,为什么要强迫别人呢,但是规矩是一定要有的,规矩并不是约束人的枷锁,而是保护的盔甲,正因为有这些规矩,才能使人活的长久,当然了,也要给人一定自由的空间。

        严嵩躺到床上就要睡去,他太累了,他甚至都想睡上个三天三夜,也难怪杨廷和会骂他,实在是太坑了。

        但是只在一瞬间,他一股强大的危机感让他猛然惊醒,睁开眼,一把剑悬在他的脑门,房间内也多了几个黑衣人。

        “诶呦,没想到还挺警觉的嘛。”拿剑的黑衣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严嵩。

        “你们是谁?”严嵩面色阴沉,他没有想着呼救,这四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房间,那就肯定不是普通人,他大脑飞速运转,寻找着可能存活的机会。

        “严大人,您不认识我们,但我们可认识你啊,陛下身边的红人啊。”一个黑衣人用极其戏谑的语气说道。

        “大哥,跟他废什么话,先杀了这厮,然后再去给那个狗皇帝一个教训,竟然看不起我们,让他知道天下到底是谁的。”四人中唯一的一个女子拔剑就要杀了严嵩。

        “你们是孔家的人?”严嵩眯起,没想到竟然闹到了这样的局面,这些人还真敢啊,这里可是皇宫,自己要是死了,陛下必将施以雷霆之怒,这些家伙是真敢啊。

        “哟,还挺有见识的,你说说你要想往上爬没人拦你,但是也得看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啊。”四人中的老大轻轻压了压手,示意小妹不要稍安勿躁。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严嵩反倒是释怀了,倒不是他一点都不怕,而是现在也做不了事吗,小命都在人家手里,还不如从容一点,就算是死,也显得有些气度。

        “呵呵,我倒是没想到孔家的人竟然也会做这种小人之事,阁下不觉得半夜里进入别人的房间,拿着刀剑是一件不讲道义的事情么?”严嵩望着带头之人,虽然看不清几人的面貌,但是看身行和听声音,几人都不大,孔家还真是人杰辈出啊。

        “诶呦,没想到将整个天下玩弄于鼓掌的严大人也慌了,什么叫小人行径,进来就算是本事,我们进入这皇宫如入无人之境,严打人以为躲在皇宫里就安全了么?”那人轻笑,可以看出他很自负,不过也是,如此年纪就是一流高手,他确实有自负的理由。

        “大哥,和他废什么话呀,这严嵩助纣为虐,妄为我儒学门生,杀了就是,然后我们再去找那个狗皇帝算账。”唯一的小妹可能是个暴脾气,一直想要杀了严嵩。

        严嵩看着几人,嘴角露出讥讽,手段玩不过竟然干这种事情,看来孔家也到头了,陛下是对的,可惜自己可能看不到陛下所创造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