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朕给你兜底

第一百五十四章朕给你兜底

        不过这么搞吧,大家都有的赚,各部官员其实也不好说什么,到时候给他们涨工资,怨言也会小很多,对于朱厚熜来说也是只有利没有弊,而且也为他打开了一点思路,对呀,这么多钱,也是时候放点进国库,不然那帮家伙不得死死的盯着自己。

        各方都有赚头的情况下,亏的是严嵩啊,他是真金白银的拿出来了,而且还吸引了一波仇恨,纯纯的吃力不讨好啊。

        “朕也不好白拿你的钱啊,你不是有个春香楼么,要不这样吧,朕拿出三百万当朕入股了,你将你的春香楼扩展一下,装修装修,弄好点就是了。”虽然三百万和一个亿有点差距,但是他相信严嵩会懂得其中利弊的。

        严嵩又不傻,本来就没打算赚钱,现在陛下说入股,那算是意想不到的收获了,三百万很多,但更多的是陛下入股的这个名头啊,有了这个名头在,谁敢惹他?

        “多谢陛下。”

        “行了行了,朕可是拿了你的钱啊,这点不长算什么,不过现在确实哪哪都需要花钱,等以后你又什么难处,只要来找朕,朕一定帮你实现。”朱厚熜倒没觉得自己有多好,毕竟拿钱是真的,更别说这么多钱了,将心比心,自己要是拼了命才赚回来这么多钱,一下子就没了,说不心疼是假的。

        他只有尽量的给严嵩补偿,这算是一个承诺吧,一个亿买一个承诺,说贵确实贵,但如果真有用到的时候,可能也不贵吧。

        “谢主隆恩,得此皇恩,微臣不胜感激涕零,定当为陛下赴汤蹈火......”

        “够了,差不多就行了哈,跟朕玩这些虚的有什么用,你记着就好了,朕给你的承诺永久有效,你若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朕便是。”看到这家伙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让朱厚熜忍不住直翻白眼,得了吧,说着些虚的有什么用,他最听不得这些,场面话谁都会说,得做出来才行啊。

        “咳,臣是真心的,陛下您要相信微臣啊。”严嵩直喊冤,这就有点太欺负人了,难道是拍马屁的方式不对?不应该啊,那怎么说?

        “行了行了,你准备一下吧,明天可不好过啊,到时候你就狠狠的怼回去就行了,还有啊,朕打算把俸禄往上调一调,官员俸禄确实低了些,如今国库充盈,到时候朕宣布之后肯定能获得一定的支持,你一定不能怂,这是你的功劳才给大家长俸禄的,首先你自己要认识自己。”

        反正就是一句话,只管冲就是了,朕给你兜底,就怕你怂了,只要你不怂,朕都能给你兜回来。

        严嵩微微点了点头,心里有谱了,不就是装逼,啊呸,人前显圣么,就看我怎么削他们就完事了,一帮小卡拉米,没一个能打的,我为国家捐了一个亿,你们做了什么贡献么?

        “行,你是打算在这还是跟着朕,朕打算去找找杨慎,这家伙跑的倒是挺快的,估计朕给他的任务都还没准备呢,这可不行。”就算优先度问题一切都要为战争让步,但你也不能不开始啊,怎么的也得开始准备起来吧。

        “算了,微臣就不去了。”严嵩想着陛下可能找杨慎有别的事情,他就不跟着掺和了,这样不好,做人要识相。

        “算了,跟着朕去看看吧,顺便带你看一看不一样的东西,科技的力量才是最让人着迷的,这里的东西真要是弄出来了,别说现在的大明了,就算是只剩下一个北京城,朕都有把握打回来,所以啊,慢慢学慢慢看,朕有不要你干什么,但是你不能落后,当你有一天感觉自己更不上时代的发展的时候,你就差不多该退休了,毕竟身居高位一定要有敏锐的洞察力。”

        朱厚熜开始给严嵩灌鸡汤,也不算是灌鸡汤吧,这是增加凝聚力,让员工看到希望,不过其实也不算是灌鸡汤吧,这都是可以实现的,就算目前的科技树,说是领先世界几十年没问题吧,现在欧洲还在中世纪的末尾,美洲大陆还生活着原始部落的印第安人,印度还在被蹂躏之中。

        说是领先世界几十年完全没有毛病,等到开启大航海时代,那就更不一样了,那将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现代中国的发展绝对是一部血泪史,因为它没有原始积累,但凡发达国家,要么是小国,靠着别的过多的帮衬什么的,可以成为发达国家,但是本国的经济也非常的脆弱,经受不了打击。

        但凡是大国,基本上都经历过原始积累的过程,而那个时期的中国没有,再加上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能够成长起来绝对是不容易的。

        现在呢,这个时期呢,完全没有对手的好吧,如果说这样的一个时期朱厚熜还不能有一点作为,那真的白瞎来到这个世界了。

        后面朱厚熜带着严嵩在这个底下宫殿里逛了逛,顺手捞起一支长枪,让严嵩体验了一波现在枪械的魅力。

        “陛下,这......”看着深入墙壁的空洞,一时间惊讶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也不是没见过火枪,但是这威力明显不一样啊,而且刚刚陛下又装了一个什么进去,又开了一枪,时间好短啊。

        “哈哈,这就是新式枪械,具体的参数什么的你可以问问杨慎什么的,朕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东西很强不是么,就是子弹现在不是很多,真要是想打,掏空家底打一仗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给朕时间,朕可镇压一切之敌。”

        朱厚熜挑了挑眉,以前还真没开过枪,现在玩吧,感觉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威力是不错,但是对自己的杀伤力有限,数量多了很难搞,少量的完全不构成威胁,徒手接子弹并不是梦想。

        严嵩神色复杂,逛过枪械区,朱厚熜有带着他道研究大炮的地方去,哪里估计在造炮弹呢,这种东西在朱厚熜看来,还是有点落后,毕竟虽然没上过战场,但是电视上东风快递总看过吧,使命必达,那才是科技感,但是在严嵩看来那就是慢慢的科技感啊。

        带着严嵩逛了一圈,这种科技的碾压,然严嵩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咱们生活的真的实在一个世界么,那都是什么玩意啊,还有那什么噼里啪啦的,人类也可以控制闪电么?

        他感觉自己和他们生活的都不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太玄幻了,有这些东西他怎么都不知道的,难怪陛下对外面的都不是很在乎,外面的是什么,是欲望和权利,这里是什么,那是知识与未来,二者稍微对比一下也知道了。

        那些文官所在乎的,陛下触手可及,而且陛下也有足够的力量随时掌控局势,所以说,陛下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甚至都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看法。

        这一趟下来,严嵩感触很深,之前或许还有同杨慎比一比的想法,但是现在,他放弃了,他根本比不过杨慎的,首先看看杨慎干的那都是啥,国之重器,国家之根本啊,而且人家不在乎权利,可以说只要他这么保持下去,哪怕是后面没什么成果,只要不出什么大错,在陛下心目中的位置那是无可替代的。

        至于他严嵩么,或许有一时的宠熊吧,但是终究有一个时间吧,只能说,这一行让他更加清晰的认识了自己,也认识了陛下。

        “行了,杨慎这家伙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你准备一下吧,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现,完全没必要怂,大不了咱就打碎了重来,把那些大臣都给撤了,创造一个咱们希望的世界,只不过那时候你可能会很忙。”

        朱厚熜给严嵩一个我看好你的表情,你加油,这个国家需要你。

        严嵩幻想了一下整个国家的事情全靠自己一个人来处理,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那大可不必,不能这么搞,会死人的。

        “咳,陛下千万别这么说,明天微臣一定打出气势,必不会丢了陛下的脸面。”我可不想一个人担起整个大明朝,这担子太重,我可担待不起啊。

        严嵩立马认怂,真要是改革那也得一点一点的改,一下子就这么一撸到底,他受不了啊,会崩溃的。

        “哈哈,那你加油,朕就这么一说,让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该搞咱就搞,该说咱就说,不要害怕,出了事有朕给你兜底,结束之后你也不要乱跑,先在皇宫呆着,朕倒要会不会有人铤而走险。”

        “诺。”严嵩微微点头看到这里的东西,他还是有点底气的,这样真的挺好的,有陛下兜底,明天看他舌战群儒,一群小卡拉米,还敢在我面前放肆,看我骂不骂你就完事了。

        朱厚熜微微点了点头也就直接走了,虽然他想找也能找得到杨慎,但是杨慎明显躲着他,找他也没意思,还不如回去呢,该交代的也交代的差不都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小场面而已。

        回来自然是先把吕芳给叫进来问问情况先。

        “陛下您回来啦?”吕芳有些差异,对于陛下来去无踪已经习惯了,但是今天貌似回来的有点早啊。

        “嗯,外面的家伙走光了吗?”真要死太多了,朱厚熜主要还是怕没人做事,至于社会的舆论嘛,与他何干,再者说了,要是这点社会舆论都压不住,那他岂不是吃白饭的。

        “走了,都走了,不过明天的早朝恐怕不会消停啊。”吕芳不免有些担心,其实这么耗着也挺好的,只要心够硬,让他们站着就是了,往常要是有这种事情,不让官员们跪个三五天的都不算结束,但是陛下竟然想正面硬刚,这可不是个好想法啊。

        一旦上早朝,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主要是朝中陛下这边的人不多,真要是叽里呱啦说起来,陛下会很被动,总不可能让陛下跟满朝文武去吵架吧,那样太掉价了,所以最好还是不上朝是最好的,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

        “走了好啊,明天早朝见真章呗,总不能让他们堵在门口吧,朕看着心烦,明天能谈就谈,不能谈就算,没什么好说的,他们以为朕会怕他们不成,他们还能怎么威胁朕不成?”朱厚熜冷笑,不听话就都给撤了,人少了正好涨工资。

        “唉,这样终归还是不好,到时候他们三言两语的,陛下会很被动的。”吕芳还是有些担心君君臣臣的,如果臣子们都反对,皇帝又能说什么呢,毕竟你的命令总要有人去完成吧,要是大家都不认你,那还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么?

        “放心好了,朕还能怕他们不成,叫他们放马过来便是,朕既然叫他们上朝,朕就不会怕他们,这些人啊,就是越怕越起劲,朕要是不管他们,你信不信,他们能一直在外面等着朕,就等着名垂千古呢,要不是朕怕没人干活,朕会管他们死活?死就死,让他们后代看看,他们能不能青史留名。”

        朱厚熜冷笑,不是他吹,要么起兵直接把他推翻了,否则他根本不怂,就凭他活这么长时间,谁敢编排他,真要是发狠心,他甚至可以搜查民间书籍,文字狱又不是不能搞,有些文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在封建社会,读书人的特权都是统治者给予的,有些人就是看不清,认为自己就应该高人一等,有些皇帝也看不清,殊不知,能给你的就能收回去,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没有人是不可或缺的。

        科举制度是一项壮举,但却让读书人越来越膨胀,文官集团不也是如此么,自认为高人一等,可惜,朱厚熜不想惯着他们,等自己的人才培养出来,不听话的全给换了,只要自己兵权在手,谁敢放肆。

        而且部队中经受思想政治教育出来的人忠诚度绝对比那些天天喊着忠君爱国的文人要高,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信仰,这书还是朱厚熜亲自编撰的,人一定要有信仰,不然他就有可能为所欲为,当有了信仰之后,他就有所畏惧,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也就有了自己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