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他们还能吃了朕不成

第一百五十二章他们还能吃了朕不成

        说完这些朱厚熜便闭目养神不再说话,既然自己说的两人不愿意,那就早朝的时候再论吧,到时候牛鬼蛇神都该跳出来了,他倒是要见识见识。

        二人对视一眼也不在多说,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那就明天早朝再议吧,他们俩也代替不了群臣。

        其实说实在的,以前都是杨廷和干这个事情的,结果这家伙这次罢工了,真是越想越气,但是这个位置朕不好做啊,陛下油盐不进,直接将学子的行为定性为暴乱,那么抓起来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样的陛下真的很烦啊,完全不在乎生死的哪一种,对于众臣的逼宫也不是很在乎,让他们回去可能只是嫌烦了,或者想明天的时候一次性解决这个事情,但是陛下没有真正的妥协。

        或许陛下就没想过妥协,可能他们这些人全死在外面陛下的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这样的陛下真的很难缠,他们现在终于理解杨廷和的处境了,这个事情真的不好做啊,陛下完全就不在乎,你能怎么办。

        不过杨廷和确实太苟两人,直接就躲起来了,强烈谴责,一定要强烈谴责。

        “行了,都下去吧,回去好好休息,明日朝会就把事情说完吧,朕不希望再开第二次朝会。”朱厚熜下令逐客,他最讨厌开会了,开会是最没用的东西,除了浪费时间一点用处都没有。

        一场会议足以,大家进行利益交换,要是可以了,那就罢了,要是不行,那就真刀真枪的干一场,直到一方的胜利,那之后便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笑。

        两人见也说不出什么来,也只好告退,一切等明日早朝再说,虽然,他们并不觉得陛下会妥协。

        “陛下怎么说?”两人一出来,夏言等人就围了上来,不好办啊,真的不好办,如果说正德皇帝是玩性重,没有意识到某些后果的话,那这位陛下就是冷漠。

        他知道后果,但是他不在乎,那是一种对万物的冷漠,看似在乎钱,但是这只是一种手段,就像今天,他不知道所产生的后果么,他知道,但是他不在乎,这就很难办了。

        “陛下否决了我们的建议,学子不放,严嵩不杀,毛大人等六部官员可以放,但是要罚。”蒋冕大致说了一下进去的情况,反正就是都不行。

        “那咱们就在这坐着,大不了一死全忠义之名。”这怎么可以,有暴脾气的就跳出来了,好家伙,你说不行就不行啊。

        夏言压了压手,轻声道:“陛下就没有说别的?”

        “陛下说如果我们不同意,那就明日朝会商讨吧,我们想在这淋雨就淋着,他不在乎。”蒋冕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的看到了陛下眼睛里的冷漠,自己等人真的能改变他的意愿么?

        “都走了没?”朱厚熜望着吕芳问道。

        “启禀主子,看样子应该是要走了。”

        “行吧,随便他们吧,想走就走不想走就算,你先回去休息吧,朕也要去见一个人。”朱厚熜摆了摆手,先撵走吕芳,他要去见一见严嵩,明天这朝会严嵩得在场,他就是要告诉众人,你们想杀的人就在这里,但是朕就是不杀,你们气不气?

        “诺。”吕芳微微点头,明天又是场硬仗啊,希望明天那帮家伙不要不识抬举。

        从主观意愿上来说,他是希望双方可以和睦相处的,毕竟这个国家需要大臣的管理,陛下就算看他们不顺眼也不能都杀了。

        但是如果双方真的发生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吕芳自然是坚定的站在陛下这边,这没什么可说的,没有陛下哪来的他呢。

        吕芳走后朱厚熜直接进了密道,有了这玩意确实方便不少,以后想出门或者是见杨慎倒也不用偷偷摸摸的跑出去了。

        此时的杨慎正在同严嵩喝酒呢,平时能和他说上话的也不多,如今好不容易来一个,这不得好好唠唠嗑。

        “不必担忧,会过去的,陛下不会放任不管的,你就放宽心好了。”杨慎摆了摆手,对于这个,他还是比较放心的,陛下虽然有点不靠谱,但是大部分情况下还是很靠谱的。

        “我倒不是担心我,就是陛下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严嵩无奈的摇了摇头,关键现在他也帮不上忙,实在是有些无奈啊,希望陛下可以处理好吧。

        “能怎么处理,陛下的一贯作风,该抓的抓,该杀的杀该放的方,先抓一批人掌握主动权再说,京城应该没什么大事,估计你过几天就能出去了,但是外面,就不好说了。”杨慎耸了耸肩,算是比喜爱的一贯作风了,反正抓住一点就不放,你敢嚣张就抄你老家。

        之前谷大用在河南就是,就是不知道这次要干什么了,陛下赚了这么多钱,应该也不在乎那点蝇头小利了,况且京城的那帮家伙手里还有多少钱都不好说,这一波太狠了,直接达到骨头了,有的家底都直接掏空了。

        不过看到几仓库的黄金白银,杨慎还是非常满意的,就这阵仗,拿黄金当地砖铺都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外面还有一部分钱正在往京城运,还有一大波前辈就地掩埋,他们都不好统计到底赚了多少钱,反正很多很多就是了。

        “怎么说?”严嵩觉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杨慎也不会这么说。

        “有人拉动学子闹事,陛下下令全抓了,还抓了一批阻拦的官员,今天一大波人还去堵皇宫呢,陛下根本就没管他们,淋了半天的雨,我估摸着很快就有结果了。”杨慎不在意的笑了笑,这确实是陛下的性格,很正常,你敢闹事我就敢抓,你好好说话我就不听,反正你要在我的规则内行事。

        “陛下这是在树敌呀,有说那些学子的处理方案么?”严嵩不免有些担心,陛下这是在搞什么,那些家伙也是能动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帮家伙绝对是最容易煽动的一批人,而且也是最团结的一批。

        不过往常需要从中选拔人才,更多的都是保持这容忍的态度,陛下这么一搞,估计都闹翻天了。

        “还能怎么办,剥夺功名永不录用,估计最后会放一些人,然后剩下的送到我这里来。”杨慎耸了耸肩,现在他都习惯了,没必要去论对错,你站在陛下的对立面上,那就是错的,遭受怎样的惩罚那都不为过。

        “多少人?”严嵩感觉有点头疼,陛下没事招惹他们干嘛呢。

        “也没多少,一千多吧问题不大,陛下要开恩科,这事闹不起来的,过两天就消停了。”杨慎摆了摆手,他倒不是很在意,平时或许还能闹起来,但是马上就要开恩科了,这时候谁敢闹,谁闹谁死真不是开玩笑的。

        “这样也行,只要闹不起来就好。”这也算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吧,恩科在即,学子们都在积极备考,就算心有不满恐怕也没法表露,除非你这十年寒窗不想考取功名了。

        “安心啦,你就在我这安心的呆着就是了,我这要什么有什么,吃好喝好等着陛下的传唤就是了,你这次为了陛下立下如此汗马功劳,陛下肯定不会放弃你的,偷偷告诉你,陛下已经拿出家底准备干上一仗了。”

        杨慎挑了挑眉,说是陛下的家底,其实都是他的家底啊,陛下用起来一点都不心疼,但是他心疼啊,不过陛下说的也对,家底嘛,就是用来用的,不用的话,这些银子难道还回去不成?

        看到这么多银子,杨慎瞬间就不心疼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热气球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使用,所有的战争物品都在加紧赶制之中,所有工匠的工资再长一长,只要好好干,吃喝都有。

        “我倒是不怕,只是担心陛下有些为难啊。”要不是摸准了陛下的心思,严嵩才不会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就是摸准了陛下的心思,如此背水一战才能受到陛下的重视。

        “你放心,朕怎么会为难呢,只要你想活着,没有人能那你怎么样。”这时候朱厚熜笑呵呵的进来了。

        “参见陛下,陛下万年。”严嵩吓了一跳,连忙行礼。

        “参见陛下。”杨慎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且陛下还有一点恶趣味,特别喜欢搞突然袭击,算了算了,都习惯了,外面的事情搞定了么,还是说陛下烦了,不然这时候来这干嘛。

        “行了行了,起来吧,又不是在外面,客气什么,你看用修就放松的很。”朱厚熜笑着摆了摆手。

        严嵩小心的瞥了一眼杨慎,发现这家伙竟然在偷笑,果然,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啊,羡慕,不过这次之后陛下肯定也会将他视作自己人了,离权利的中心又进了一步。

        至于杨慎嘛,他发现这家伙对权利没啥欲望,这家伙在搞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时候说话都神神叨叨的让人听不懂,不过也只能说追求不同吧,他能看出来杨慎很快乐,他有着自己的目标,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

        杨慎撇了撇嘴,轻声道:“陛下您要是少来几次的话,或许微臣的反应算是比较正常的,您一个月来八次,您觉得微臣是不是该给您弄个欢迎仪式啊。”

        “哈哈,惟中啊,你看看,杨慎都开始开起来朕的玩笑了,诶,皇帝难做啊,不是朕跟你说啊,在他这,都不把朕当皇帝的,你也放松点,私下里没那么多规矩,只要你用心办事,朕又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

        朱厚熜一副非常随和的样子,这两位可是他的肱股之臣啊,要是换了别人你试试,给你脸了,有本事的人待遇自然是不同的。

        “诺。”严嵩嘴上自然是答应的,但是嘛,他又不傻,真要像杨慎那样,怎么死的都知道。

        他和杨慎不一样,杨慎岁追求的和他不同,杨慎不追求名利,但是他追求的就是这些,所以一定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呢个,不能逾越陛下,只有这样才能活的长久。

        “诶呦,你们这伙食不错呀,搞得朕都想留下来过几天了。”看到桌上的饭菜,朱厚熜不免调笑几句,酒菜都有,关键还远离喧嚣,感觉还不错的样子。

        “算了吧,陛下您就别开玩笑,现在是关键时刻,您消失算是怎么回事啊,外面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听说蒋大人毛大人带人去堵着您的门口了,情况怎么样?”杨慎还是很好奇的,这事闹的挺大的,按照往常的惯例,一般是皇帝妥协,没办法,人家都罢工这个国家还运不运转了。

        当然了,特头娃完全可以不惯着,就是不知道陛下怎么处理的,他还没收到消息呢。

        “他们呀,淋了一下午的雨,朕后来叫蒋冕和毛纪进去谈话,他们的要求朕不同意,朕的要求他们又不认可,朕就叫他们先回去咯,明早开朝会,最后谈一下,要是无法达成共识,那大家就各凭本事咯。”

        朱厚熜耸了耸肩,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毕竟这么耗着,他们还是会搞小动作,那还不如主动出击,先谈一下,谈不妥再动手就是了。

        “朝会?”杨慎记得陛下上一次上朝的时候还是在上一次,已经挺久的了,而且这次上朝恐怕不容易吧,不少人就等着对陛下开炮了。

        “对呀,开一个就是了,他们还能把朕给吃了不成。”朱厚熜耸了耸肩,老子完全不虚好吧。

        “那臣可以做些什么?”严嵩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自己的事情,非常识趣的站了出来。

        “聪明,明天你跟着朕一起上朝,坚守底线,咬死了那帮读书人就是聚众闹事扰乱皇城秩序,剩下的别管就是了。”对于严嵩这股子聪明劲朱厚熜还是挺欣赏的。

        “诺。”严嵩微微一笑,情况他大致是知道了,陛下的态度在这,剩下就看他怎么发挥就是了,毕竟,总不能让陛下跟那帮群臣吵吧,那多掉价啊。

        总归是要出去的,他就喜欢看那帮人想杀自己又杀不掉的样子,不仅杀不掉,他还会越来越好,直到将他们所有人都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