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强势镇压

第一百五十章强势镇压

        一群读书人闹事的事情处理的很快,谷大用亲自出马,自然是该抓的都给抓起来了,至于那几个带头闹事的,直接被吊在城门底下。

        这一波,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好家伙,本来读书人就看不起太监,正德时期他们就被刘瑾整治的挺惨的,现在好了,给他弄死了,你谷大用又跳出来了是吧,你就看我搞不搞你就完事了。

        在有心人的挑动之下,京城都快炸锅了,一大堆读书人围在各部门口,要给死去的同袍讨个说法,至于说去围东厂,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么。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仗着人多给陛下施压,要他们处理谷大用,还有人喊出严嵩是阉党的说法,说什么他就是给阉党赚钱的工具,反正一时间,京城热闹的很。

        至于外面倒是还好,虽然也有人闹事,但是朱厚熜提前防备,其实也还行,而且很多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京城,外面的情况还没人关注。

        大家的想法是,能在京城解决那就最好在里面就解决了,解决不了,再煽动百姓,反正那些亏欠的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的,钱可能要不回来,但是严嵩必须死,甚至必要情况下,皇帝也不是不能换的。

        谷大用也不着急,直接带着人就过去了,他手里可是有着大杀器,他不相信这些家伙这么刚,真要这么刚,他认了。

        没错,朱厚熜给了他一道圣旨,上面说了开恩科和取消考试的事情,也不能叫取消考试资格,那叫革除功名永不录用,谷大用握着这么一个大杀器,这才是有恃无恐,不过也不能拖太久,事情不能闹得太大。

        这时候朱厚熜已经开始跟杨廷和下上棋了,自从朱厚熜威胁说要给他撵回去,杨廷和整个人都老实多了,这里多好啊,给吃给喝的,还没人打扰,每天只要到点上班打卡,到点下班打卡就行了,在这里不要太舒服好吧。

        如果回去,特别是在这个风口浪尖,杨廷和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被打不说,他肯定要被烦死,到时候就会把他架在火上烤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哪有在这轻松自在的。

        朱厚熜一时半会也不想回去,就拉着杨廷和下棋,如果说象棋,朱厚熜还能下一下,围棋这种东西他倒是没下过。

        虽然好好下是没问题的,毕竟脑子在这呢,可惜朱厚熜就是不想好好下,东下一个西下一个的,朱厚熜确实开心了,但是可把杨廷和给愁怀了,他又不敢下赢陛下,关键陛下是真的乱下,好难受啊。

        “哈哈,算了,不折腾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朕就回去了。”看到杨廷和的样子,朱厚熜不由得心情舒畅,不过也没有太过折腾杨廷和,差不多他也就走了,还要回去等谷大用的消息呢,谷大用对于那些读书人来说,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他就怕有些人掺和进去啊。

        主要是京城的官员太多了,总有几个不怕死的,跳出来谷大用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决断然后又找不到他就比较难办,他还是回去等消息的好。

        果然,回去没一会就来消息了,不是谷大用亲自来的,估计是遇到硬茬子了。

        “说吧,什么情况?”朱厚熜摆了摆手,估计是来请旨的,也不知道谁出手了,三公九卿还是六部尚书,别的谷大用完全不带怂的,或者说涉事官员太多了。

        “厂公奉旨镇压骚乱,几个带头的被吊死在城墙下,剩下的基本上都被抓回去了,然后那些人又开始闹腾,纠集了一大批人堵住六部大门,厂公带人前去镇压,不过后来毛澄毛大人带头,不让厂公动手,后来厂公直接清楚圣旨,虽然毛大人无话可说,但还是不让厂公把人带走,现在双方正在僵持,属下走的时候费宏蒋大人也到了。”

        朱厚熜手指轻点,就知道是遇到困难了,不过他没想到费宏这么早跳出来,你好歹也是内阁的,不得先看看情况么,毛纪都没出来,你跳什么。

        “告诉谷大用,该抓的抓,抓了再说,不要怕大狱不够用,不够用朕就再建几个,若有人胆敢阻拦,先警告,不听警告就抓,遇到抵抗,持朕手谕,去京营调两个团,防止有人闹事。”朱厚熜眯着眼直接下旨,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就是要强力镇压。

        他就怕五城兵马司的人沾亲带故畏畏缩缩的,直接用戚景通的人,就是不知道两千人够不够。

        “诺。”那人松了一口气,有陛下这句话,后面就好办许多了,他赶忙起身打算离开,毕竟厂公那边也不好办啊,现在是放人走也不好,要抓也不好,要不是实在纠结,谷大用也吧刽让人请旨了。

        “等一下。”朱厚熜犹豫了一下。

        “要是两个团不够用,就让他再拉几个,朕就不信了。”朱厚熜稍稍犹豫了一丝,不过马上就坚定了,谁怕谁呀,你敢跳我就敢抓,进去之后出不出得来就是我说的算了。

        “诺。”报信之人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有什么变故呢,这样就好,厂公那里会舒服许多。

        “行了,赶紧去吧,早点把事情给朕压下去。”

        等人走后,朱厚熜望着窗外,将视线无限放大,京城好管理,外面恐怕要乱起来了,也不知道王阳明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朕需要你的那批人来替代啊。

        朱厚熜让他们识字,其实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手里有人心里不慌,你敢威胁朕,朕就敢把你们全换了,但是现在不行啊,他还真怕这帮家伙集体罢工,虽然很难搬到就是了。

        还有严嵩的事情,短时间内严嵩也不宜露头了,这就多出来很多破事,说实在的,手底下可用之人确实不多,特别是让他足够信任之人。

        谷大用这边得到消息瞬间底气就足了,只要陛下站在他这边,那他谁都不怕,既然陛下都开口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上去开团。

        费宏眯着眼,他看到有人给谷大用汇报了,看来情况有些不妙啊。

        谷大用眯着眼,轻声道:“诸位大人,杂家最后再问一句,诸位大人是让还是不让?”这次可不像上次那么虚了,后面有人撑腰,谁怕谁呀。

        毛澄刚想说话就被费宏拉住了,开玩笑,一看就知道谷大用找后台了,既然是陛下默许的,那如今阻拦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毛澄疑惑的望着费宏,费宏微微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现在不要说话。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也敢动我等?识相的就速速离去,不然,可不要怪我等。”

        “哦?你叫什么?”谷大用饶有兴趣的望着他,如同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我乃大学士丰熙,怎么,你这阉人还敢动我不成?”丰熙一脸不屑,一个阉人而已,谁怕谁呀。

        谷大用也不生气,一脸笑意的望向前面的众位官员,轻声道:“诸位也是这个意思么?”

        大家也不说话,毛澄二人也不说话,此时不能退,别说是一个阉人了,就算是陛下那,如今也不能退,不然以后让同僚如何看待他们?

        但是谷大用如今一看就知道得了陛下的旨意,如果这时候说话,肯定没好果子吃啊,所以沉默反而是这时候最好的选择。

        这时候那帮读书人有开始叫嚣起来了,什么阉人阉党,什么祸国乱民之辈,反正仗着人多,仗着读点书就开始骂了起来。

        谷大用有了底气也不着急,就在那笑盈盈的等着他们骂,不让他们骂两声,一会自己动起手来都好下狠手,现在就舒畅多了,妈的越狠一会就越惨。

        这会大家也都发现了不对劲,谷大用好像有恃无恐啊,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怎么,不骂了?既然诸位大人不想走,那就别走了,来人都抓起来,顺便请毛大人和蒋大人到东厂喝茶。”谷大用摆了摆手,手下东厂的番子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

        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惨叫声辱骂声不绝于耳,不过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又怎么比得过这些身经百战的东厂番子呢,虽然人多,但是没一会便被捕的捕,逃的逃了,那些骂的凶的还被特殊照顾一番,一个个的都鼻青眼肿的。

        因为带来的人数有限,他们也只是先捡着重要的抓,至于那些跑的,都记下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而且不放跑他们,他怎么有机会全城搜捕呢?

        谷大用看到那个丰熙,不由得上前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因为被特殊照顾了一番,所以有些狼狈。

        “诶呦,丰大学士怎么不说话了,刚刚那嚣张的劲头哪里去了,再嚣张一个给杂家看看呀,杂家好怕啊。”谷大用不免有些感慨,这就是权利啊,一个个的吃着皇粮还不知道感念皇恩,一个个的都该死。

        “我呸,你这个阉狗,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丰熙还不服气,吐了谷大用一口唾沫。

        谷大用也不生气,轻轻擦掉脸上的唾沫,“是,我是一条狗,但你也要看看杂家是谁的狗,杂家也不是谁说骂就可以骂的,你既然落在杂家手里,那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啊,来人,带走吧。”

        谷大用挥了挥手,也不废话,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地方,等到了东厂自己的地盘,这些家伙的嘴要还是这么硬,他认了。

        “两位大人,是自己走呢,还是杂家请你们走呢?”对于费宏和毛澄,谷大用还是给予一些尊重的,一个内阁重臣,一个礼部尚书,抓人的时候也还是避开他们的。

        “哼,老夫自己会走。”毛澄很不客气的甩了甩袖子。

        “好了,你们给人带回去,好好招待一下诸位大人,剩下的跟我走一趟,这跑了这么多乱党可不好啊,今日,凡参与暴乱的学子革除功名永不录用,私藏乱党知情不报者杀无赦。”谷大用这话是给路人说的,刚刚跑了不少人,他要一个不剩的抓回来。

        被抓的学子瞬间就亚麻呆住了,我去,搞这么大的么,已经有不少软骨头开始喊冤枉了,不过谷大用根本不鸟他们,直接带走,现在他要去京营调兵搜查了,跑得好啊,跑了之后谁知道有多少乱党呢?

        谷大用这边强势镇压,而这么大的事情,也在很短的时间就已经闹得满城皆知了,听到毛澄和费宏被抓的消息,大家都很震惊,要知道这一个内阁重臣一个尚书啊,就这么给抓了?

        他们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找杨廷和,可惜杨廷和此时已经在内阁住了一个多月了,现在已经乐不思蜀了,这里好得很,反正事情不结束,他是不会回去的。

        此时毛纪已经和蒋冕已经碰头了,二人面色凝重,知道比喜爱反应打,但是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这也太夸张了吧,加上上次的,抓了一千的学子,几十位官员,而且还要继续抓,这是要大兴诏狱的节奏啊。

        “陛下这是要硬杠到底的节奏啊。”毛纪面色凝重,说实在的,这波其实他也损失不小,不过还在接受范围之内,听到有人想闹事他也没有制止,这波大家都亏了不少钱,发泄一下也是好的,起码也要把严嵩给拉下水吧,不然他的气不顺。

        但是没想到陛下这么刚,直接全给抓了,所有的学子一律取消功名永不录取,这打击也太大了,那些官员的处罚还没有下来,估计也不会轻的。

        “都叫你们消停一点了,不听,怎么着,吃亏了吧,现在该怎么办吧。”蒋冕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听了杨廷和的建议,没有掺和进去,就算掺和也只是浅尝即止,算是小赚了一点吧。

        况且从杨廷和被软禁在内阁开始,他就感觉不对劲,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他肯定有消息,所以早就预料到这场风波,这老小子就这么躲到内阁里了,他也想躲啊,但是躲不掉,杨廷和躲起来了,费宏被抓,现在只有他和毛纪了,他是想躲都躲不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