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朕会怕他们?

第一百四十九章朕会怕他们?

        说到花钱,杨廷和不由得佩服这位陛下,赚了这么多钱,基本上没有用在自己身上,皇宫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就连陵墓都不想修,最后还是自己花钱出的。

        这样的皇帝已经极少了,按理说都是自己赚的钱,就算是花一点也没人说什么,比如修一点林园什么的,招一些歌姬,秀女选妃什么的都无可厚非,他们再怎么管也管不到陛下花自己的钱。

        但是没有,之前他还在奇怪陛下上次在河南刮地三尺,怎么这么快又开始搞钱了,合着人家是快花完了啊,这两个大头就三千万了,其他的林林总总算下来,陛下的钱可能不多了,就算现在不想办法,最多道明年,还是要想办法。

        不过他也佩服陛下的气度,什么样的军队一年要花上一千万,这也不怪陛下抱有期望,最好的待遇,这打造出来的军队,不比成祖时期的三大营差吧,要是土鸡瓦狗,估计陛下得气死。

        还有就是儿子那边到底在干啥,越来越好奇了,现在陛下都不避讳他了,一年不到花了两千万两白银,就算是吃钱也没有吃的这么快吧,都是怎么花的?

        最关键的是也没看锦衣卫有什么大动作啊,不得不承认,小瞧自家儿子了,或许他真的很重要呢。

        其实杨廷和不知道的是,严嵩计划开始之后,杨慎看到又有钱入账之后又开始了大肆消费,现在恐怕就不是两千万了。

        对此朱厚熜理都没理会,有钱可劲花,没钱就节衣缩食,杨慎这点还是很好的,钱多有钱多的花法,花钱没关系,只要他把想要的东西给弄出来就没问题了。

        现在这家伙可忙得很呢,各地又在搞炼钢厂,等这玩意成熟,后面好东西会越来越多的,现在花点钱算什么。

        “介夫啊,你说说,朕免上两年赋税如何?”朱厚熜也没等杨廷和说话,最主要的是他没打算从杨廷和这里得到什么,他更多的还是炫耀吧,后面的路怎么走,他自己心里有个谱,当然了,杨廷和说的要是有道理,他也是会考虑的。

        “免去赋税?”杨廷和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是随即就回过味来,说实在的,以陛下现在的财力,可能都看不上拿点税收了吧,一年几百万的税收,零头而已。

        “对呀,给百姓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毕竟朕也不差那点钱。”这个确实想问问杨廷和的意见,毕竟干了这么多年的首辅,对于官场还有民间,都是有着自己的见解的。

        “说是这么说,但是臣还是不建议如此,虽然说陛下不在意这个钱,但是交税这是一种习惯,如果陛下不征收了,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习惯了,后面贸然征税,可能会引起百姓的不满,生米恩斗米仇,陛下还请三思。”

        杨廷和不看好,毕竟人心这东西,很难揣测,好不容易让百姓习惯了交税,停税之后可能短时间内感恩戴德,时间长了就会习惯,而且对百姓压迫最主要的不是朝廷的税收,而是民间的苛捐杂税。

        这就涉及官员的贪污腐败问题了,历朝历代都有,政治清明的时候会好一些,上层腐败的时候就差一些,前段时间他搞审查,其实这段时间还算清明,没必要免税。

        恩情不能一下子给够,一点一点给,或许可以减少税收,但是不能不收。

        “说的也很有道理啊,你说说,如果朕有一种产量很高的作物,虽然不好储存,但也可以作为主食食用,你觉得朕要是推广的话,要注意哪些呢?”

        杨廷和很快就明白了陛下的想法,不易储存就代表着价值不高,但是产量高,很适合百姓食用,但是这对于那些富商地主就不是很友好了呀,陛下这是嫌这波坑的不够狠,韭菜根也要顺手拔了是吧?

        “陛下,差不多就行了,不能太狠,你对他们的剥削,最后还是要全部转嫁到百姓身上,差不多行了,这次陛下已经赚了不少了,应该看不上这点吧?”杨廷和无奈的摇了摇头,陛下已经赚的够多了,这是养成习惯了么?

        他觉得这个习惯很不好,习惯性的坑那些富商,时间长了,大家自然会有警惕心理,后面就不好坑了,是不是得给点甜头是吧。

        “你想哪去了,朕是这样的人嘛,介夫啊,你这个思想很不对劲啊。”朱厚熜义正言辞的谴责着杨廷和,这叫什么话,朕在你们眼里就这么坏么,伤心加难过啊。

        “陛下...不是么?”杨廷和扯了扯嘴角,不要在老夫这里装啊,这里又没有别人,您坑人还少嘛,而且越玩越大。

        “咳,朕这次是真没想法,你觉得可行么?”朱厚熜轻咳一声,本来确实有这种想法的,但是这波赚的太多了,就算刮也刮不出多少钱了,总要给点甜头的。

        “既然如此,其实也好办,只要让那些地主觉得有利可图就行了,推广还是很方便的。”这真的不难,毕竟利益为重,如果真的有利可图,谁会和钱过不去呢,特别是这波被抽了一大波血,急需回血的时候。

        “这样啊,那朕就直观一点,只要种地,一亩地就补贴多少钱就是了,然后为了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每亩地的产值超过多少,再加补不就是了。”能用钱解决的事情,现在不是问题,种地直接补钱多好啊。

        “不妥,这太耗费人力物力了,而且很容易造成欺上瞒下的状况,毕竟陛下不可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查。”杨廷和摇了摇头,想法很好,但是产量这东西,陛下还能一点点派人去查么,人家虚报产量怎么办,又不是没有,或是为了功绩,或是为了金钱,反正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

        “有道理啊,人老成精,还得看你这个老狐狸的,那你说怎么办?”朱厚熜对杨廷和的业务给予了肯定,真不错,总算给点建设性的意见了。

        杨廷和嘴角抽了抽,虽然陛下在夸他,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开心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陛下问了,还是要回答一下的。

        “其实,还是那句话,有利可图,陛下完全没必要发钱,只需要传出消息,大量收购,或者用此物征税就可以了,其实收购才是重点,只要有利可图,大家会投入的。”杨廷和看得很清,特别是在大家被陛下割了一波都缺钱之后,有这种好事肯定是要参与进去的。

        等大家都种了,陛下也说这东西产量很高,等大规模出产的时候价格自然就会掉下来,而那些地主虽然说不赚,但也不会亏钱就是了,可能还有点小赚。

        朱厚熜瞥了眼杨廷和,这老家伙说得好听,不还是想坑钱么,这样他虽然不赚钱,但地主们也不赚钱,到了下一年,自然就不种了,这不符合他的计划呀。

        不过杨廷和这样说也有一定的道理,当然了,肯定是要花一点钱的,不能让人家一分钱不赚,要形成一个比较成熟的产业链,收过来,然后再加工成成熟的东西,提高价格再卖出去,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产业链,第一年肯定是要亏点钱的。

        不过这事比较麻烦,虽然有收益,但是可能不高,最主要的还是麻烦,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交给白轻雪的老爹做,他之前就是做粮食生意的,现在这不也是粮食么,加工成食品再卖出去,只要口味可以,总不至于亏就是了,只要维持不亏不赚就可以了。

        主要还是带动民间的自产自销,价格上不上的去无所谓,要的就是生产过剩,这样老百姓才有东西吃,价格越低越好,真要是低到一定程度,朝廷本身也可以收购然后低价卖出就是了,或者今年的税收就用这东西,然后在当地以极低的价格卖出去就是了。

        这样感觉很可行,需要保证的就是限制一个人的售买量,保证百姓们可以买到就可以了。

        当然了,不管怎么规定,最后总会有人钻空子,这是避免不了的东西,利益这个东西真的很让人着迷,也不能怪他们吧,或许人家上有老下有小呢,或许人家十年寒窗,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呢,对吧。

        权利和关系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是难以回避的东西,上面的政策再好,也管不住下面人的贪婪,而朱厚熜也不可能把心全都放在这个上面,毕竟他是一个皇帝,能做的也只有指定相应的政策,施行政策的,还是下面的人。

        朱厚熜高只能说尽量,对于某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对于他亲自敦促的事情,派遣谷大用严查就是了,有张有弛,算是朱厚熜最后的容忍了。

        没办法,他自然是希望没个官员都是清廉的,但是没办法,他不像老朱那样抱着美好的幻想,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他已经考虑提高官员们的薪资待遇了,赚这么多钱也算是堵住大家的嘴吧,那些贪污的不在乎,但是那些真正的清官在乎啊,总不至于让人家饭都吃不起,老母都赡养不起。

        所以说,大明现在问题很多,从上到下,朱厚熜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改,不过总归要一点一点改的,慢慢来,这次也算个机会吧,打一棒给个甜枣,最后提高一下工资待遇,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了。

        毕竟朕赚钱只是一时的,但是大家的提升那是一辈子的事情,虽然不会所有人都接受,但那些没钱参与进来肯定会接受的,只要国家不停止运转就好,正好趁机裁撤掉一些人。

        现在算不上冗官吧,但是很多官员确实也不需要,属于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闲职,现在倒是无所谓,但是他打算涨工资提高工作效率啊,养那么多闲人干什么呢,反正只要有官员闹事,他肯定要裁撤掉一部分,谁怕谁呀,地球离了谁不是照样转动。

        杨廷和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不过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了,脸皮是什么,早就丢了,马上就能坦然的面对了,轻声道:“陛下不用这么看着老臣,老臣说的也是实在话,不过陛下打算怎么对待严嵩呢?”

        杨廷和适当转移话题,不过这也是确实是个问题,他有点好奇,毕竟那些家伙拿陛下肯定没办法,要钱肯定也那不回去,那最后只能找操盘的严嵩麻烦,这时候就要看陛下的态度了。

        朱厚熜耸了耸肩,“什么怎么办,朕可是打算让严嵩来接你的班的,还能咋办。”

        “哦?那愤怒的群臣怎么办,闹事的读书人只是小问题,据老夫所知,可是有不少大臣参与进去了,估计都亏了不少钱啊。”杨廷和望着陛下,要知道想保下严嵩可不容易啊,阻力很大的。

        “哈哈,朕怕他们?朕可没让他们投钱,朕倒要看看谁闹腾的最欢,这天下终究是我朱家人的天下,他们跳的再欢又有什么用呢,除非他们可以真正的抱在一起,那朕拿他们没办法,但是朕不相信,亲兄弟还有矛盾呢,别说这利益聚集起来的团体了。”

        反正不管行不行,朱厚熜想试一试,毕竟要是这次对群臣妥协了,那肯定会有下一次,还不如一次到位。

        “唉,希望吧,老臣还是希望陛下能够让这件事情比较顺利的平息下去,谁都不希望闹僵。”杨廷和看陛下是铁了心了,自陛下登基以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抗开始了,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陛下都说好了,严嵩是下一任首辅。

        等这波时间平息下去,自己就可以准备退休了,退休也好,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到时候没事在家种种花溜溜鸟什么的倒也是极好的。

        “怎么,要不朕放你出去?可把你给愁怀了,朕觉得就是在这吃的太好了,让你回家去算了。”朱厚熜瞥了他一眼,老家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下场练练啊。

        杨廷和讪笑一声,算了算了,认怂,您说的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