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开始炼丹

第一百四十一章开始炼丹

        “那你就说要不要吧,不要我还省二十万。”严嵩表示你不要正好,我还省钱了。

        “嘿嘿,再加点,二十万也太少了。”废话,白给的钱谁不要啊,再者说了,他也是干活的,不知道多少人找他,能拒的都被他拒了,很得罪人的。

        “这样吧,给你三十万,不少了,你只知道这药卖得贵,但也是要成本的,利润很低的,给你三十万已经不少了,这都是陛下的钱,你要想要更多,自己跟陛下说去。”严嵩表示,就这么多钱,你看着办,自己找陛下要,陛下愿意给那我没意见。

        “嘿嘿嘿,哪能呢,知足,当然知足了,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朱勤熄立马喜笑颜开,三十万呢,让他找陛下,不想活了吧,三十万已经很不错了。

        严嵩说的也在理,虽然卖的鬼,但是这么厉害的东西,成本肯定也不低,这也是大家的看法,而且这是给陛下赚钱,严嵩可支配收入也不多,能有三十万已经很不错了。

        严嵩忍不住笑了,小家伙有点东西,但是不多,不过现在确实不能给太多,倒不是他在乎这些钱,而是干多少事拿多少钱,这才是应有的分配之道。

        这边蒋冕也来到杨廷和府上造访,上次陛下送药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拿了,也不知道另外两人肠子有没有毁青了。

        “介夫,这次陛下真是给了一份重礼啊。”蒋冕不由得感慨两句,一千两买的,转手就是五万两,五十倍的收益啊,他都不免有些心动,但是这么好的东西,卖了可舍不得,现在外面可是一药难求啊。

        “是啊,确实是一份重礼啊,也不知道另外两位有没有后悔呢?”杨廷和也不免笑了笑,听了儿子的建议,在外面价格涨到最高的时候已经卖了,六万两银子,家里完全够花了,陛下这次给的确实实在。

        儿子虽然没有说太多,但是他多精的一个人啊,知道这种东西虽然不会掉太多的价格,但是因为量的缘故,后面肯定会掉价,哪怕短时间内会上涨,反正他就一份,早点卖了就是了,那个臭小子也拿了几份回来,不能卖,但是自用还是没问题的。

        “恐怕已经不是后悔不后悔的问题了,恐怕那两个老小子肠子都毁青了,哈哈哈。”蒋冕捋了捋胡子,想想就觉得好笑,让你俩说的那么快,打脸了吧。

        不过谁能想到陛下竟然玩真的,而且这手笔,确实挺阔绰的。

        “这都是命,他们没赚钱这个命啊。”杨廷和也笑了笑,他们虽然身居高位,但是这个收入其实不是那么可观,要是不贪的话,其实也没多少钱,正常生活肯定没问题,但是想要更多的,那就不行了。

        “不过介夫兄啊,我有些犹豫,现在已经炒到七万两了,而且还是有价无市,你说我是卖呢,还是留着呢?”蒋冕有些纠结,这算是意外之财了,但这也确实是个好东西,谁没个头疼脑热的,万一呢,对吧。

        和别人也说不来,只好来找又同样境遇的杨廷和了,希望可以得到他的看法,说实在的,虽然他掌管户部,不过家里还真不是很富裕。

        “卖了就是了,老夫的早就卖了。”杨廷和微微一笑,然后也不再言语,言尽于此,难道要告诉你,我又我儿子的内部消息么,趁早卖了才是最好的。

        可以说如果是自用的话,多少钱都不亏,想要倒卖的话,出手早也不会亏,或许还会小赚,但是一旦想囤积的人,都会亏得血本无归,所以说早卖早了事。

        “主子,疯了,都疯了,大家都在谈论仙药的事情,现在仙药的价格已经被炒的飞起了,普遍都要七千两黄金,甚至有更高的。”黄锦不免有些激动,这比抢劫快多了呀。

        “安静安静,没看到朕在看书呢嘛,慌什么,赚钱是肯定的,赚多赚少和你们有关系么,把入库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然后该登记的都登记好,每一两银子朕都要知道来源和去路。”朱厚熜瞥了他一眼,冒冒失失的,一点都不沉稳,钱又不会跑,那么激动干嘛。

        “奴婢知罪。”黄锦自然是怪怪低头认错,不过这确实让人激动,就这么几天,已经不知道赚了多少钱了,以后,那都不敢想啊。

        “知道就好,学学吕芳,没事不要来打扰朕,知道么?”朱厚熜翻了个白眼,沉稳,沉稳知道么,就算是赚钱了,那也不要这么大声宣扬啊,闷声发大财的道理都不懂么?

        吕芳有些无奈的看着陛下,明明开心的很,结果还要把黄锦给训一顿,其实说实在的,他也没想到会这么疯狂,之前陛下只说要赚钱,没想到是这么个赚钱,这场面,属实是吓到了。

        朱厚熜知道这只是前菜,京城有钱人不少,但是下面的富商也不少啊,严嵩早就安排人下去了,估计各地都在造势,然后等京城的风传出去,恐怕各地都炸锅了,那时候,才是大把搂钱的时候,不过杨慎这小子竟然还没搞出来,真是的,影响赚钱啊。

        本来朱厚熜还有些担忧的,这样看下去,应该没啥问题,他还顺便叫严嵩收购大量珍贵药材,正好符合用药昂贵的人设,反正就是你得让人知道你这钱花得值。

        至于收购的这些药材嘛,自然是炼丹用的,之前早就想上手了,现在这不得上手试试,炼丹啊,想想就觉得有趣。

        现在东西也都齐全,倒是可以开几炉试试水。

        “对了吕芳,朕要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也没别的,就是炼丹炉什么的,炼丹也是要合适的东西的,不过那些什么无根之水,朝阳之露朱厚熜觉得纯属扯淡,啥都没有蒸馏水好用。

        朱厚熜感觉好多丹方都不靠谱的样子,有些还搞得煞有其事的,什么辟谷丹,朱厚熜已经看到好几个版本了,有些倒是挺靠谱的,但是有的往里面灌水银是什么鬼,那东西要么直接就挥发了,要么就是一个重金属中毒,反正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朱厚熜挑了几个看着靠谱的尝试,不过第一炉他不打算炼这扇门辟谷丹,而是一种避水丹,听着挺玄乎的,其实就是在体表渗出一股油性来疏水而已,用处不大,就是好玩,而且这玩意,难道不是减肥良药么?

        “主子,都准备好了。”

        “走走走,带朕去看看。”朱厚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炼丹不是目的,就是一种兴趣,没有别的过多的目的性。

        当朱厚熜看到各种各样的丹炉的时候,他非常的满意,这里的陈设也不错,暗合五行八卦,也不知道找谁布置的,看着确实不错的样子。

        “不错不错,干的不错,你们先出去吧,朕要试试手。”朱厚熜止不住满意的点头,风水格局什么的都另说,最重要的还是要上手试试。

        “陛下您这是...”不开眼的黄锦又开始了。

        朱厚熜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炼丹了,不然呢,吕芳赶紧给你干儿子带出去好好上上课,不然我感觉哪天脑袋都被木头给塞满了。”

        “是,奴婢会好好说他的。”吕芳结果话茬,好吧,黄锦也是,你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每次都是这样,陛下生气了你就好受了。

        “得了,你们先下去吧,药的事情要时刻关注,严嵩如果有什么困难找到你们,你们能解决的就尽量帮他解决,不能解决就找朕,这是大事,不能麻痹大意,明白么?”这可是大事,赚钱的事情不是大事还是什么,如果办砸了,下一波的经费就很难保证了。

        “诺。”其中利害吕芳还是晓得的,陛下虽然赚钱快,但是花钱也快,要是这件事上面出了点什么问题,恐怕很影响陛下后续的计划,看看,每个月光锦衣卫和京营的固定花费就有不少。

        而且最近陛下好像也在让戚景通扩军,好像是扩到二十万,这新增的十万大军的武器装备还有军饷什么的,这都是很大一笔开销,陛下估计把所有的希望都落在这批药上面了,如果这次计划没有顺利实施,恐怕很影响后续的发展。

        所以有什么问题能解决的就要解决,不能解决也要想办法解决,不能耽误陛下的大事,也不知道这次能赚多少,够不够陛下挥霍的,那么神奇的药品,也不知道有多少,要是多的话,这些应该都能解决。

        朱厚熜根本就没考虑这个问题,反正药品不行就搞别的,总有能赚钱的商机,实在不行他炒期货,大不了赚上一笔黑心钱再说,或者是细水长流,让谷大用宰几只肥羊,加上考古赚的钱,维持开支还是没有问题的,就是有点紧吧就是了。

        等人都走之后,他先弄了个最小的丹炉,然后便是沐浴更衣,毕竟是第一次炼丹,总要做些准备的。

        朱厚熜先处理药材,等到处理好之后将所有的药材研磨成粉,弄着弄着朱厚熜就感觉,这些粉末搓成一个小球完全就足够了呀,一颗药丸就出来了呀,所以到底是谁发明的炼丹术,越弄越觉得不靠谱。

        但是原理应该技术这么个原理,将药材中的精华提炼出来,然后,然后是怎么自然成丹的呢,纠结。

        想这些也没用,时间才是检验真理的威仪标准,直接家伙开始烧,然后用手捏了一小撮药粉放进去,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一瞬间,朱厚熜就闻到一股焦糊味,这根本就不行嘛,这不是什么药的问题,随着不断升高的温度,一瞬间就能破坏药材中的药性,别提提炼精华了。

        朱厚熜也想过用生命东西降温,但是本来就是要用烈火来煅烧杂质的,降温就达不到效果了呀。

        后来朱厚熜想到先用内力保护这些药材,然后通过药材的不断加入,本身药性的相互融合就可以抵抗这股温蒂,但是问题是,这样搞有点过于麻烦啊。

        朱厚熜有些纠结,但最后还是打算试一试,毕竟都这么准备了,如果可以成功的话,麻烦就麻烦一点吧,反正他不打算批量卖药来着。

        就这么忙活了一天,房间内不断传来阵阵焦糊味,朱厚熜只能苦笑然后再来,不是他不够精细,实在是依靠火焰来褪除杂质有那么一点困难,感觉这么搞还不如海子街用内力来的方便。

        每次失败朱厚熜都会停下来进行反思,虽然很麻烦,但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起码对于内力的掌控更加精细了。

        一天下来,朱厚熜不能说完全失败,但是看着盘子里那一颗黑不溜秋的且散发着焦糊味的药丸,朱厚熜陷入了深思,所以这玩意真的能吃么?

        朱厚熜很怀疑这练出来的是丹药还是毒药,反正看着并不美好的样子。

        虽然目前自己的身体基本上可以说是百毒不侵,但是朱厚熜也并不像尝试一下这丹药,看着就不像是好东西,还往肚子里送,他又不傻。

        不过丢也是没舍得丢的,先留着吧,找个瓷瓶先装起来,等以后可以找个小白鼠尝试一下。

        看时间也不早了,朱厚熜打算先出去一下,明天再来也来不及,他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一点门路了,不过这里的环境实在是有点恶劣,得让吕芳他们打理一下。

        因为多次失败的缘故,房间里充斥这一种难以言明的味道,朱厚熜的身上也沾上了这种味道久久挥之不去,在这样的环境下炼药,虽然说不至于让朱厚熜中毒什么的,但这环境也确实恶劣了些。

        后面几天朱厚熜一直呆在这里炼药,越往后还真练出点名堂,丹药起码看着还行,就是不知道吃到肚子里怎么样。

        朱厚熜这里安静异常不代表外面也安静,经过几天的发酵,在京城及其周边地区仙药的嘘头彻底被炒起来了,甚至已经有人开价道一万两黄金了,但是严嵩愣是没松口。

        人家的借口也非常充分啊,仙药制作不易,上一次已经近乎掏空了家底,新的一批还在制作之中。

        对此人家也无话可说,没做出来还能咋办,所以市场上仅存的一些青霉素价格被炒的很高,严嵩也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又开始放了一波出来,而且这次连带着外面一起卖,因为消息传递性的缘故,很多地方消息还没传过去,不过严嵩已经开始预热了,不少地方都知道,有一种神奇的仙药在售卖。

        因为京城人多,严嵩又准备了整整五百份,不过他还是低估了仙药的热度,不到半天就被抢空了,严嵩自己都咋舌,实在是太快了,而且这些家伙的钱都是哪里来的,要知道他嫌弃银子太多了不好收,收的可都是黄金,最近金价都上涨了,黄金对白银都达到了一比十一了。

        虽然购买热情依旧高涨,但是严嵩非常坚定的说卖完了,制作问题,这五百已经是最后的库存了,要想要后面的,可能最少要等一个月了。

        严嵩深知直接需求者是少数,要想赚大钱,就必须让大家知道此药来之不易,这样大家才会有购买欲望,甚至过一段时间严嵩还想放出消息说药材难得,制作会越来越困难,在寻找替代药材。

        也为日后合理降价提供条件,至于这一个月也不是什么都不做,明面上买不了,这不是还有私底下的交易嘛,而且私底下的零散交易价格还都更高,虽然慢了点,但是赚钱啊,而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严嵩估摸着一万是最高价了,毕竟他放的太多了,要知道,好东西一旦多了,也会变得不值钱的。

        这一波下来直接血赚两千五百万两白银,这不比抢来的快多了,而且人家上赶着送钱,他不收人家还不高兴,也是没办法。

        杨廷和看着这京城的局势,一时间有些感慨,疯了,都疯了,现在一些富商也开始往京城赶了,估计想要吃下下一批然后趁着后面没出来抬高价格,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这东西产量不高,不过这东西的产量真的不高么?

        只怕凡是想借着这个赚钱的,都要亏的血本无归啊,陛下这一手玩的狠啊,让人上赶着来送钱,其实现在价格完全是虚高了,一千两黄金可能算是比较正常的价格,毕竟东西确实不错,但是产量在这呢,看看现在私底下都炒到多少了,一万两,还是黄金,宣布一个月后才有的消息,隐隐还有上涨的趋势。

        不过因为大家不知道产量的缘故,有些人还是出于观望态度,就这,已经彻底抑制不住这种疯狂了,全是富商炒起来的价格,真正按照需求来说,哪有那么多得病的有钱人啊。

        不过转身杨廷和就把门给关起来了,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要不影响他就行了,况且他儿子在里面也参与了重要的一环,所以这东西他不管,就算亏了也是他们活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