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谁跟你说是假药

第一百四十章谁跟你说是假药

        朱厚熜眨巴眨巴眼睛,望了一眼严嵩,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小气吧啦的,这东西吧,说是这么说,控制产量利润确实高一些,但是高不代表赚钱啊。

        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产量降低价格这才是他想做的,主要是人口不够啊,逍遥发展,缺的就是人,只要人足够,发展还是很快的。

        严嵩看陛下不怎么重视,也就不在多说什么,行吧,您开心就好,反正都是您的产业,我只能尽量把您交代的事情做好,您不重视,我也没办法。

        朱厚熜确实不是太过在意这种事情,毕竟能赚钱的东西太多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说法是一点都没错,只要他把科技树给点满,能卖的东西可就多了去了。

        而且军火这种东西,是永不过时的,实在不行,他还能当一个合格的军火贩子,只不过吧,暂时是不可以的,他还指望着用这个来建立优势呢,现在卖军火,这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真要是开展工业革命,怎么可能缺钱花,能源天然气,白酒烟草,还有药品军事,随便拿出来一点东西,都够朱厚熜赚的盆满钵满了,所以他经常对严嵩说,眼光要放长远一些,不要在乎眼前的蝇头小利,大头都在后面呢。

        杨廷和无奈的拿着小盒子回家,感情陛下是打的这个主意啊,不过这样真的会有人买账么,一千两就这么个小东西,谁会买呀,要不是他不想拂了陛下的面子,他才不想当这个冤大头呢。

        虽然说下面的人可能会因为嘘头什么的会有人上当什么的,但是假的就是假的,上了一次当就算了,谁还会买第二次啊,陛下不会想捞一笔就走吧。

        “老爷您回来啦,这是?”管家看着杨廷和手中的盒子,连忙接了过去。

        “没事,丢了吧。”杨廷和也不想了,随便吧,应该也不至于,可能就想坑他一千两而已,毕竟几十万上百万的,陛下应该不缺这个钱。

        管家没有说话,顺手接过盒子,不过看着盒子还怪好的,丢了也可惜了,还是先收起来吧,老爷可能也就是一时气愤,丢了万一又后悔了怎么办,还是丢仓库吧。

        杨廷和洗了把脸,抱着个暖壶找个躺椅先眯一会,不想了,没啥意义,陛下想干什么就干就是了,就算要去骗钱,又不是骗他的钱,爱谁谁。

        “爹,您在呢?”杨慎火急火燎的窜了回来,看到老爹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想开溜,很忙的他,就是回来换身衣服洗个澡而已,他还要回去呢,最近又新开了几个项目,还有陵墓的事情也在等着他,真的都快忙死了。

        “等等,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又要出去?”杨廷和及时的叫住儿子,这个臭小子,天天都在忙什么呢,家也不回,都快忘了这个家了。

        “忙,都忙。”杨慎叹了一口气,眼睛里抑制不住的疲惫,主要是都处于起步阶段,什么事情都要他来决断,确实很忙的。

        “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啊,来坐一会,陪我这个老头子聊一会天。”杨廷和招呼着儿子过来坐一会,他也要同儿子聊聊,了解一下陛下那边的情况总觉得今天陛下有点不正常的样子。

        杨慎犹豫了一会,但还是来到父亲身旁,这段时间确实有些忽略家里人了,没办法,实在是太忙了,经常都是自己填不回来,就算是回来也就是洗个澡换身衣服就走的那种。

        “今天陛下召我入宫了。”杨廷和的的语气非常的平静,同时也在不断观察着儿子脸色的变化,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儿子好像没什么变化。

        “哦,因为什么?”杨慎确实没有关注什么,反正陛下也是装病,和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陛下不找他他就安心搞研究就是了,都快忙死了,哪有时间关注这些东西。

        “陛下前几天不是生病了么,你不知道?”杨廷和有些奇怪,那你天天都在干嘛,最近发生挺多事情的吧,你小子不会一直都没关注吧?

        “哦,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害,我都要忙死了,哪有时间理会这个。”杨慎摆了摆手,反正说陛下重病,他是不相信的,而且回想起之前严嵩找他的事情,这事实已经不言而喻了,这么拙劣的谎言,都不用说的好吧。

        “你天天都在忙什么啊,最近京城都闹的满城风雨了,你锦衣卫一点消息都没有?都在忙什么呀?”杨廷和还真挺好奇的。

        “不可说,反正肯定是在弄好东西啦,划时代的好东西,弄出来之后,我就是新时代的奠基者,圣人之师完全也不为过。”杨慎挑了挑眉,虽然他不见得愿意吃这个饼,但是要给老爹一点信心啊。

        “你就吹吧,对了,最后陛下一千两卖我一颗药,说是包治百病,吹的挺玄乎的,你知道什么情况么?”杨廷和也就随口一问,也不打算从儿子嘴里套出什么消息了,随缘吧。

        “我知道啊,就是我搞出来的呀。”杨慎想着反正也快要销售了,陛下也卖了父亲一颗,说也就说了。

        “嗯?你弄出来的?老夫平日怎么教育你的,现在都开始搞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了?”杨廷和的脸瞬间垮下来了,这个臭小子,要是被人知道他杨廷和的儿子卖假药,他的老脸往哪搁啊。

        “我干什么了我?”杨慎不免觉得有些委屈,我干嘛了你就这样,这可是划时代的东西啊。

        “你干什么了?严嵩那小子说这药包治百病,药到病除,都吹出花来了,怎么的,这些事情还能是真的不成,你这不是弄虚作假么。”杨廷和不免有些生气,别人他管不着,但是这是自家儿子,这种事情不能沾。

        “谁跟你说这是假药了,虽然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吧,但其实也差不多,一些头疼脑热感染风寒,还有大部分病症都是有奇效的,基本上一用就见效,说是仙药呀不足为奇。”杨慎伸了个懒腰,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啊,大惊小怪的,可以飞的大气球见过没有,连发的手铳见过没有,改进火药见过没有,人生啊,还真是寂寞如雪啊。

        杨慎不免有些得意,从小到大父亲都是他的榜样,可以说在儒学这一跳道路上,自己一辈子也难以追赶父亲的脚步,但是现在不一样,新学是陛下提出来的,自己实践出来的,改变都是实实在在的。

        杨廷和瞬间哑火了,有些疑惑的望着自家儿子,你这确定不是逗我玩,真有这种东西,最关键的是陛下还送我一颗?

        也不算送吧,花一千两买的,但是如果真的跟儿子所说的那样,别说一千两了,一万两....好吧,一万两有点贵了,但是价值确实不可而与。

        “别那么看着我好吧,之前确实实在忙那个东西,好吧,这两天也在忙,效果是我亲测的,绝对没有问题的,对于大部分病症有奇效,严嵩之前跟我说要卖一千两黄金来着,还要限量出售,没想到陛下送父亲一颗,看来陛下还是非常关心父亲的嘛。”

        杨慎微微点头,他很忙的,因为要扩大生产,但是因为是用人工制造的,这个标准是很难把控,他正在想办法,还有别的事情,最近确实给他忙坏了。

        “一千两...黄金?”好家伙,还真的要一万两啊,陛下还真的为了赚钱,好家伙,关键这个药竟然是真的,那还不赚的盆满钵满的,就算是他也有点心动,要不是家里没什么钱。

        “对呀,反正我觉得卖的有点贵了,不过销售就跟我没有关系了,我只负责生产。”杨慎摇了摇头,这玩意真的要卖这么贵的嘛,也就是现在还有些环节有点问题,克服了那真的就要多少有多少啊,一千两黄金,啧啧啧,多少有点黑心。

        杨廷和感觉跟做梦一样,等一下,刚刚是不是让人把那玩意给扔了?一万两银子,就这么扔了?

        这下杨廷和也保持不了风度了,这可是钱啊,陛下这次竟然真的给了好处,真是不可思议啊,他就想知道那两个没买的老家伙会不会肠子都毁青了。

        不行,他得赶紧去找一下,要是真被丢了,他肠子也毁青了。

        杨慎对于突然激动的父亲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想别的,他得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先,感觉都快馊了身上,底下空气还不怎么好,不行,得想办法改进一下。

        等杨慎收拾好之后正好看到父亲抱着一个盒子在那端详。

        “用修啊,你说这么个小东西真的有这么神奇?你可不要骗为父啊。”杨廷和上下打量,没看到有什么特殊之处啊。

        “害,我自己弄出来的我不知道么,好用的很,高烧烫手,一粒下去,只要睡一觉第二天就号了,好用的很,不过也不是包治百病的,对于某些疾病确实是仙药,看需要吧,对于需要的人来说,一千两黄金应该还行吧,父亲要是不信找个人试试就知道了。”

        杨慎看老爹一副乡巴佬的表情,有些无奈,这东西自己那里一大把,库存给严嵩了,但是最近又新搞了一批,没啥新奇的。

        “你这孩子,这么贵的东西,为父怎么舍得。”杨廷和瞥了他一眼,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东西他自己都舍不得吃,还拿出去试试。

        “没必要没必要,父亲你仔细看,每一粒药丸或者药水上面都有一个独特的图案,这是为了防止假冒产品的出现,父亲你要是真想用,改天我拿几只回来父亲用着就是了,只是没有图案,不能流出市场,不过效果是一样的,自用是没问题的。”

        杨慎摆了摆手不是很在意,这东西他见多了,而且有些工匠生病了也会用,用陛下的话来说,人才才是第一生产力,只要人还在,一切都可以重来,自用可以,只要不想着出去赚钱什么的。

        他拿几支出来也是合情合理的,父亲也不是那么愚蠢的人,也不会乱说的。

        杨廷和愣了一下,轻声道:“算了算了,没必要,你安心为陛下做事就行,家里的事情不用你管,有为父在,没事的,毕竟是陛下的东西,拿出来难免会让人猜忌。”

        杨廷和还是非常拎得清的,自己和陛下不算是一路人,陛下如此信任自家儿子,他也不会让陛下失望,这种愚蠢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战队最忌讳左右摇摆,况且如此珍贵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杨慎无奈的笑了笑,父亲就是拎得太清楚了,可惜陛下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陛下想要的东西比想象的要大很多,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可能现在他跟父亲说,父亲也不会相信的。

        “其实没什么问题的,只要父亲不乱说,自己留着用又能有什么事呢,儿子相信父亲是不会害儿子的。”血浓于水,如果父亲真想害自己,一心想完成儒家大同,那自己也认了,所有的过错就让自己来承担吧。

        杨廷和也忍不住笑了,儿子能够理解自己就好,哪有没事派系不派系的,治国齐家,若是能够兼得,又有何不可呢,只是自己无路可退,但是对于儿子的想法,他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的。

        杨廷和和儿子的谈话暂且不谈,严嵩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接下来就要借着这个话题造势,陛下就是吃了这个仙药才好的哦,但这个时候就有人要怀疑,又得找一些人来现身说法。

        当然,这些现身说法的人大多数都是演员,不过肯定要有真的,真真假假才能引起大家的期待。

        经过一个星期的铺垫,整个京城对于仙药的热度已经被炒起来了,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保持观望态度,一方面是太贵了,另一方面,谁能保证这事是真的。

        不过有人不信,但是有人不信也得信啊,总有家里有重病的还不差钱的主,所以虽然大部分都是观望态度,但是严嵩之前准备的出手一百份在京城就卖完了。

        按照一份两千五百两黄金算,这七天就挣了二百五十万两白银,这比抢钱快多了,严嵩不免有些感慨,京城的有钱人真多啊,而且这不比刮地皮要快多了。

        而且因为有了第一波吃螃蟹的人,这些人买回去就用的,大部分,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被救活了的,没救活因为产品问题的,严嵩秉持着保持消费者权益的态度,退一半,虽然有人不服,但是人家都好了,你没好,这怪谁,基本九十以上的治愈率,只能说你倒霉。

        随着舆论的发酵,已经有一大批人找严嵩来买药了,这种好东西,不买可不就晚了嘛。

        严嵩头皮都麻了,原本想着先停顿一会等着舆论继续发酵来着,谁知道这些家伙这么疯狂,有的直接找关系找到他家里来了,还好他说归属是属于朱勤熄的,他就是负责买药而已。

        不过这些人愿意被宰严嵩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的,直接恢复原价五千两黄金,这才打消了一大波人的购买欲我那个,但就算如此也赚的个盆满钵满的。

        这时候就体现出朱勤熄身份的重要性了,虽然也有一大批人找关系找到他那里去,但是人家身份在那里,说不给你面子就不给,你能咋办,实在应付不过去了,那就打个八折卖一份。

        如果主事者是严嵩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因为有太多人严嵩惹不起了,到时候又要得罪一大波人,这样也好,有了朱勤熄这个挡箭牌,事情好办很多。

        “喂喂喂,我怎么感觉我亏了呢,说,你小子赚了多少钱?”朱勤熄头皮都快麻了,这么疯狂的嘛,不过话说陛下竟然卖这种好东西,贵是贵,但确实有效啊,他也是参与一部分售卖的,大部分人是买着为了以防万一,但也有买了直接用的,效果那叫一个好啊。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小子,你要记住,这是给皇上赚钱,不要动歪脑筋,我就是怕你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严嵩挑了挑眉,好吧,确实热情的有点过分了,五千两黄金啊,也就是五万两银子一份都抢疯了,钱都这么不当钱的嘛,还是说京城的有钱人太多了。

        “嘿嘿,我自然知道是陛下的钱,但是咱们就没点好处,还是说你把陛下给我的好处给吞了?”朱勤熄眯着眼,陛下的钱那是肯定的,但是他就不信严嵩没从里面捞一点?

        “你小子,还真是不吃亏啊,这样吧,你好好的当这个吉祥物,最后年底分红的时候我给你二十万怎么样?”

        “黄金?”朱勤熄眼睛一亮,那很有搞头啊。

        “想多了吧,白银。”严嵩翻了个白眼,小家伙心还挺大的,一张嘴就是二百万,有这二百万给谁不好,非要给你。

        “那有什么意思。”朱勤熄撇了撇嘴,一份就买五万两了,二十万也就四份的事,小气吧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