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反正有你顶包

第一百三十八章反正有你顶包

        如此又过了几天,朱厚熜的身体那是‘每况日下’啊,最后朱厚熜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派人给严嵩捎个信,该开始的也就开始了。

        毕竟这么病着也不是个事,毕竟皇帝代表着稳定,如果你重病,下面的人难免会多了几分心思,特别是朱厚熜这种刚登基还没有孩子的情况下。

        不过几个老狐狸应该通过气,反正几个内阁大臣一个都没来,不过就算他们有着相应的默契,那时间也不能太长,时间长了下面的人又不懂,恐慌是难免的,而且这才刚换了一个皇帝,自己要是再嗝屁,谣言那是难免的。

        就算现在,人心惶惶肯定是难免的,当然了,因为古代交通以及传信的问题,现在消息也可能仅限于京城地区,传播范围还不是很广,但是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到时候搞得谣言四起的,这不典型的自己把自己坑了嘛。

        不过为了赚钱,朱厚熜认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点风险都承担不了,那有怎么赚大钱呢。

        “吕芳,把朕抬到御花园。”朱厚熜打算最后加一把火,自从称病之后也没漏过面,肯定有不少人不相信,这次在加把火,起码也要让大部分人相信他病入膏肓吧。

        “主子,咱们差不错就行了,够了已经,这么搞下去奴婢都怕天下大乱了。”吕芳看着颇有兴趣的陛下,显得有些无奈,咱差不多就行吧,别玩了,再玩都不好收场了。

        “晓得了晓得了,赶紧的吧,很快的,到时候你就等着数钱吧。”朱厚熜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都到这个份上了,那还不做到底。

        吕芳没办法,谁叫陛下老大呢,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只好招呼下面的小太监进来。

        朱厚熜出去溜了这么一圈,消息彻底就飞了,一时间大家奔走相告,毕竟自打朱厚熜称病之后,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露面,所以虽然谣言传的满天飞,但是有不少人都是不相信。

        但是朱厚骢出来溜达这么一圈就不一样了,各方的探子自然是第一时间把消息给传回自家主子那里。

        杨廷和这边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收到消息,此时他正在跟毛纪喝茶呢,正好谈论到这个事情,有下人过来在杨廷和耳边轻声说了两句。

        杨廷和双眼微眯,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还是不怎么相信啊,陛下到底是想搞什么幺蛾子?

        “介夫,什么情况?”

        “没什么,陛下露面了,在御花园逛了一圈,气色很不好,消息都传开了,估计你马上也能收到消息,估计过一段时间消息就彻底传开了,这京城,要乱了。”杨廷和叹了一口气,这还没维持多长时间的平静,又要被打破了,真是多事之秋啊。

        “陛下到底想干什么?”毛纪也是有些吃惊,不过他之前也都跟杨廷和聊过,他相信杨廷和的判断,生病是不可能生病的,所以陛下这一波让大家都以为他重病,又是为了什么呢?

        “谁知道呢,我只知道如果再这么发酵下去,这大明朝,又不得安生了。”杨廷和虽然不知道陛下想干什么,但是既然这么搞了,那就肯定是带有目的性的,付出这么大代价,按照陛下的性格,肯定是要赚回本的。

        “介夫,依你对陛下的了解,陛下想干什么,这么大费周章,难道只是为了点小鱼小虾?”毛纪不相信,他们没表态,京城还不会乱,只是陛下这么搞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没好处啊。

        “呵呵,反正陛下不会亏就是了,咱们小心着点,一张大网已经布好了,就等着人跳进去了,别人咱管不着,但是我们自己人不要去凑这个热闹。”杨廷和无奈的摇了摇头,天知道陛下怎么想的,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反正小心点就是了。

        “嗯。”毛纪点了点头,也是,不管陛下闹什么幺蛾子,他们小心点就是了,不要去凑这个热闹就不会上当。

        严嵩也得到了消息,他知道事情发酵的差不多了,也该收尾了,再继续发酵下去,谣言就该传出京城了,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

        经过几天的考虑,他还是决定给那个憨憨一个机会,当然了,也就是象征意义上的站台,销售这方面肯定是不能让他上的,反正开始的时候都要说清楚,不然到时候出了问题,他是要负很大责任的。

        “喂喂喂,我不就多吃两口饭么,干那么多活很累的,你总不能饭都不让我吃吧?”朱勤熄撇了撇嘴,得,二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二哈只是想拆家而已。

        “没事,你继续,继续。”严嵩有些无奈,这家伙,真的可以么,总感觉不靠谱的样子。

        “继续什么呀,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这几天都感觉你怪怪的,还有啊,之前你不是说有事让我干么,什么事呀?”朱勤熄撇了撇嘴,总感觉这家伙不怀好意的样子。

        严嵩也没有犹豫,反正之前已经想好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这家伙本性不坏,而且周王爷也是个聪明人,可以托付。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拥有一大笔钱,但是这笔钱不属于你,你会怎么办?”

        “切,还能怎么办,看这钱是谁的咯。”朱勤熄撇了撇嘴,这还不简单嘛,而且这很大一笔钱是多少啊,搞得老子没见过钱一样。

        “算了,跟你也说不清楚,反正我跟你爹说过了,你负责办一件事情,办好了大家都有好处,办不好,你杀头,我跟着受罚。”

        “喂喂喂,什么叫我杀头你受罚,不应该反过来么?”朱勤熄吓了一跳,不带这么玩的,什么叫自己做不好就要被砍头啊,凭什么。

        严嵩一脸疑惑的望着朱勤熄,轻声道:“陛下为什么要砍我,已经有你在前面顶包了,我最多被罚一下。”

        “这不对吧,不应该砍你我受罚么?”朱勤熄撇了撇嘴,这家伙好欠揍啊。

        “这样啊,你觉得你比得过我么,从性价比的角度考虑也知道该砍谁啦,安啦安啦,你好好干也不至于这么容易把你砍了,好好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严嵩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加油,起码不至于被砍。

        “喂喂喂,我还没答应吧,怎么就功劳苦劳了。”朱勤熄撇了撇嘴,而且我这还啥都没说呢,怎么就把我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没事,我和周王爷已经说过了,他欣然应允,你的一件不重要,反正好好干事就行了,不然到时候让周王爷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就不好了。”严嵩一副你好好干,路我们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啊?那你们都安排好了,那还问我干啥。”

        “这不是询问你的意见么。”严嵩挑了挑眉,小家伙,还想跑不成。

        “那我说不行你们能不让我干么?”朱勤熄撇了撇嘴,你们问我的意义何在?

        “不行。”严嵩非常果断的摇了摇头,小东西,到我手里了还想跑?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哈哈,就算我会害你,你爹还能害你不成,放心吧,好好干,只要你的心思不歪,保你一场天大的功劳,干得好够你吃一辈子。”看到这家伙吃瘪的样子,严嵩忍不住笑了。

        不过他也没乱说,这确实是真的,药这个东西,只要朱勤熄干得好,赏赐肯定是少不了的,而且这东西又不是一锤子买卖,先捞一笔之后后面也能接着做。

        后面虽然价格降下来了,但是量上去了呀,而且胜在稳定,也是一门肥差,只要干得好,一辈子靠这个也是够了。

        虽然这功劳够吃了,但是对他来说不够,前面操作一波后面还是要找人接手的,这也是他一开始就打算找朱勤熄的原因,后面钱不多了他也懒得搞了,到时候都丢给朱勤熄,自己也好抽出时间干别的事情。

        “那我反正都要做了,总得告诉我是什么事吧,就算是死,也不能让我死的稀里糊涂吧。”朱勤熄撇了撇嘴,那我既然没的选择,你总该告诉我我要干什么事情吧,不能死的稀里糊涂的。

        “告诉你干嘛,反正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就是了,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严嵩并不打算告诉这家伙,年轻人没有意志力,万一经受不住诱惑,那很麻烦,还不如等事情弄的差不多了,最后慢慢告诉他也好接受一点。

        “喂喂喂,是不是过分了,杀头的买卖,你还不告诉我干嘛,我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会死不瞑目的。”过分了哈,真的过分了,要我干啥你都不说,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小子,告诉你越多,死得越快,反正你只要知道,好好干绝对没有坏处,千万不要动歪心思,不然吃亏的只有你自己。”严嵩挑了挑眉,不是不告诉你,你还年轻,怕你把持不住啊。

        “知道了知道了,那我现在要去干什么?”朱勤熄已经认命了,还能咋办,自己老爹都是人家那边的,自己还能咋办,只能是手里的面团,任人揉捏。

        “对嘛,好好干事,管他是干什么,你爹还能害你不成,现在准备准备,随我进宫面圣,到时候说话机灵点,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的,你自己要拎得清。”严嵩笑了笑,时间也差不多了,不能在拖了,在拖下去谣言都快传疯了。

        “我总感觉你说话怪怪的,是不是占我便宜?”朱勤熄愣了一下,摸了摸下巴,这话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我哪敢啊,赶紧的吧,要是你准备这样去面见陛下,我是没问题的。”严嵩看着朱勤熄身上的小吏服,只要你不嫌丢人,我是没关系的。

        “话说,我记得早就传出来了陛下重病的消息,现在好像不见客吧,咱么现在去能见到陛下么?”朱勤熄表示,人家都见不到,凭什么咱们去就能见到陛下的。

        “小子,言多必失知道么,不懂的事情不要妄加揣测,这才是生存的第一法则,今天就是我教你的第一课,那就是看到的听到的事情并不一定都是真的,有可能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严嵩瞥了他一眼,小子还是太嫩了呀。

        “啊?”朱勤熄愣了一下,这说的都是啥呀,所以陛下重病是有隐情的?

        “啊什么啊,小子,好好学吧,赶紧去换身衣服,咱们去见陛下,别人见不到陛下不代表我们见不到,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的很呢小子。”严嵩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这个傻小子能够成长起来,这样很多事情就可以丢给他了,自己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弄别的事情。

        “好吧。”总感觉这家伙神神秘秘的。

        朱厚熜这边在外面转了一圈就回去了,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严嵩也不是你那么不识大体的人。

        “主子,奴婢斗胆,您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呀,您这么一搞,恐怕过不了几天,京城就要谣言四起了呀。”黄锦有些担忧的望着陛下,如果这只是因为玩的话,那代价也太大了吧,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黄锦啊,你这个嘴就不能消停一段时间嘛,都说了是为了赚钱,快了,马上就有人过来了,这场闹剧也要收场了。”朱厚熜有些无奈,黄锦真的是够了,你看人家吕芳多么的安静乖巧啊,你再看看你,真是难搞啊。

        “可是主子.....”

        “没什么可是的,赶紧的,去给朕倒杯茶去,这么墨迹的呢,朕还能害自己不成。”朱厚熜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次出去一波应该也差不多了,现在只等严嵩过来了,应该也快了。

        黄锦也没办法,只好求救似的看向旁边的陈洪和吕芳。

        “黄锦你也真是的,陛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里有你插嘴的份。”陈洪的话语充满了挑衅。

        “你怎么说话呢,我这还不是关心陛下的江山社稷。”黄锦和这家伙不是特别对付主要是这家伙功利心太重,这么明显的事情也不知道劝一劝陛下。

        “陛下的江山,你也知道这是陛下的江山啊,陛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用得着你插嘴?”陈洪也不惯着,这么明显的事情,干爹都不说话,你说你凑什么热闹,傻乎乎的,陛下肯定有着自己的计划啊,你说你傻乎乎的,不骂你骂谁呀。

        陛下这里的都是能人,怎么会容忍黄锦这个废物啊,想不通。

        “行了行了,你俩也别吵了,陛下有自己的想法,黄锦你也不要再问了,能告诉我们的时候陛下自然会说的,陈洪也是,都少说两句。”最后还是吕芳出来打了圆场,陈洪的想法他知道,但其实黄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差,这家伙只是脑子比较直而已。

        朱厚熜也不理会,饶有兴趣的看着几人,三个人算是比较合理的,如果去掉黄锦,陈洪这家伙还不飘了,那时候他不顺眼的对象就是吕芳了,这样正好,两人吵架还有吕芳居中调和。

        “陛下,吏部侍郎严嵩求见,还带着朱勤熄殿下。”

        朱厚熜正看着津津有味呢,听到下人前来禀报。

        “哦?可算是来了,再不来都要炸锅了,不过竟然真的带了这小子过来了,这是拉过来当挡箭牌了么?”朱厚熜感觉还是挺有趣的,不过拉这小子过来确实还不错,身份地位也是够的,比严嵩亲自上要好。

        看到陛下脸上的笑容,吕芳心中了然,看来陛下马上就要痊愈了,这救命的良药不是来了嘛。

        “让他们进来吧。”朱厚熜难得的放下手里的书。

        “见过陛下,陛下万年。”两人进来的第一时间自然是行礼了。

        朱勤熄悄咪咪的偷看陛下,这气色也不像是重病啊,这个消息明显不对啊,这些人在搞什么鬼啊。

        “起来吧,宣旨,严嵩献药有功,擢升为文渊阁大学士,进入内阁。”朱厚熜演都不演了,反正这里也没外人,也没必要装。

        “谢主隆恩,不过陛下,咱们好歹走点过场吧。”严嵩无言,咱们好歹意思意思吧,你这一上来就直接快进到奖励,我倒是无所谓,看把旁边那小子给吓的。

        朱勤熄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意思,刚进来就升官啦,这进度有点快呀,什么鬼,所以陛下的病被治好啦,还是说陛下就没病?

        “走什么过场,这里都是自己人,演什么,演戏那都是给外人看的,反正结果在这里了,你自己出去编一下故事就行了,对了,那个药你打算叫什么名字啊?”朱厚熜摆了摆手,他不是很在意,不过如果出去卖药的话,还是要编个故事什么的,这样才能卖上高价。

        “叫之造化丹和造化仙液如何?”严嵩也都是有准备的,想卖高价,配套的故事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可以,随你吧。”朱厚熜无所谓,叫什么无所谓,反正东西就是那么个东西,说这玩意再生造化确实有点离谱了,不过确实是个好东西,对于感染可是有奇效啊,特别是没有抗药性的时代,这玩意堪比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