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强军先拨钱

第一百三十二章强军先拨钱

        这样的开局就让朱厚熜对里面的情况稍微有点期待了,而且这都是花了钱的,凡是他关注的这些东西,都是他直接拨钱的,不通过户部,所以说虽然上次赚了不少,但是哪哪都要花钱啊。

        关键花了钱是要有成果的,给了戚景通两次机会了,要是这次还是不能让他满意,朕的钱也不是白拿的。

        “惟中啊,你说朕一个皇帝和你一个吏部侍郎,竟然在这等着一个戚景通的传唤,咱们是不是有点太掉价了?”两人闲着也无聊,只恨当时没带点瓜子过来,不然现在还能嗑一会。

        “话也不能这么说,要是直接让我们进去,陛下反而不高兴了。”

        “这么说好像也很有道理,毕竟朕是花了钱的,要是戚景通还是一事无成,那朕可就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钱,他究竟花到什么地方去了。”朱厚熜也是笑了笑,很多事情他都没有管,但是这不代表他不在乎。

        “陛下所言有理,花了钱就要有所回报,万一戚将军不让咱们进去,那咱们怎么办,就不进去啦?”

        “哈哈,朕要是想进去他们能拦得住?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朱厚熜摆了摆手,来都来了,他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好吧,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严嵩也知道陛下的本事,也就不在言语,陛下若是想,谁又能拦得住他们呢。

        两人也没有等太久,很快就有一对兵马出来,不过不是放行的指令,却是等来了戚景通。

        “大人,我家将军来了。”

        “哦?你出去看看,戚景通还挺讲究的。”朱厚熜倒是没想到戚景通竟然直接出来了,倒是挺有意思的。

        “诺。”

        “严大人怎么有时间来找戚某啊,戚某有失远迎,还望严大人见谅。”戚景通很客气,大家都是给皇上办事的,相互之间还是要和睦相处的,本就劣势,要是不守望相助,那可没什么好下场啊。

        “无妨,戚将军,现在可以进去了吧?”严嵩笑了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哈哈,严大人有什么事么,要不我请严大人搓一顿吧,我们也交流交流感情。”说着就往严嵩这边走来,但是决口不提进去的事情。

        “怎么,我不能进去么?”严嵩眯着眼睛,说实在的,对于戚景通他没什么恶感,还而且也确实想找个时间见一见,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下。

        “这恐怕不行,况且里面有什么好看的,严大人身为文官,相必也不会喜欢这舞刀弄枪的地方,里面除了手持陛下手书,不然谁都不能进去,还希望严大人不要让我为难啊。”

        严嵩倒是没有生气,看来还是自己赢了呢,笑着说道:“戚将军这是一定不让我进去啦?”

        “是,除非有陛下的旨意。”戚景通面容严肃,虽然严嵩和自己一样为陛下做事,但是万一呢,所以有备无患,而且也确实不应该放严嵩进去。

        “哈哈哈,戚将军还真是有原则啊,行吧,那还请戚将军过来一趟,让你看一个人。”严嵩哈哈大笑,行行行,你有原则行吧,看你看到陛下还嘴硬不。

        戚景通稍微迟疑了一下,但也没有犹豫太长时间,同手下的人交代两句之后就过去了,虽然感觉严嵩这家伙怪怪的,但是应该也不至于害他,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

        和手下交代两声,便带着满心的疑惑走向了严嵩,总感觉这家伙怪怪的,还有这家伙没事在这笑什么感觉有点慎得慌。

        “严大人不要这么笑啊,看得我有点慎得慌,那个,咱们能不能正常一点,还有你要我见谁呀?”戚景通尴尬的笑了笑,这家伙不会要搞基吧,老子不吃这一套啊。

        “你进去就知道了,我就不进去了,地方太小了。”严嵩努了努嘴,意思不言而喻,反正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带着满心的疑惑,戚景通掀开轿帘,结果就看到了一脸笑意的朱厚熜。

        “陛......”戚景通吓得一个激灵,我去,严嵩你个狗东西,竟然给我带来一个这么大的惊喜,我干你姥姥。

        “嘘~”

        “进来吧,不要声张。”朱厚熜压了压手,朕有这么吓人么,这表情,跟见了鬼一样。

        其实也不足为奇吧,初见陛下是在王阳明的大帐之中,那时候他还是王将军的副将,然后他就感受到了陛下身上那浓浓的威压,后面被陛下选中要委以重任,可惜一开始是他自己不争气,但是好在陛下皇恩浩荡,又给了他一个机会。

        虽然现在也不算是辜负陛下的信任吧,好歹弄出点成绩来,但是他总是担心自己达不到陛下的要求,所以他只有严格的要求自己。

        总体来说戚景通对于陛下更多的还是敬畏,如今掀开轿帘看到陛下,他自然是第一时间问候严嵩八辈祖宗。

        “不知陛下此次前来......”戚景通压低声音,小声的问候,同时心里不断的咒骂严嵩,小子,你阴我。

        “朕也就是闲来无事想到你这来看看,怎么,不欢迎么?”戚景通这点小心思又怎么呢过瞒得过朱厚熜,不过没关系,反正不是骂他。

        “欢迎,自然是欢迎,微臣的意思是下次陛下过来的时候可以提前同微臣说一声,也好让微臣有个准备什么的。”戚景通擦了擦额头的汗,惊吓来的有点太突然了,差点没接住,还好他今天在这,不然冲撞了陛下,真是小命难保啊,再次问候严嵩,就知道这家伙没憋什么好屁。

        “告诉你干嘛,朕就是特地过来看看你操练的怎么样了,提前告诉你,你要是骗朕怎么办?”朱厚熜翻了个白眼,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要是早点告诉你就没这个效果了。

        “微臣不敢,微臣怎敢欺骗陛下。”戚景通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吓人,陛下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是特地考察我的么,今天那帮小崽子们有偷懒么?好像没有,没有就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所以,可以带朕进去逛逛么?”朱厚熜挑了挑眉,语气非常的轻柔,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之感。

        “可以,当然可以,陛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戚景通的大脑在高速运转,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出现披露吧,想了半天,大致是没有的,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要是再丢人,就算陛下不说,自己也无颜面见陛下了。

        “那就走吧,还在等什么呢,朕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朕已经好几天没回去了,要是再不回去,吕芳估计又要诉苦了。”朱厚熜摆了摆手,说到做到,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干咱就干,还在这耗着干嘛,这么大一块地方参观过来也是挺费时间的。

        “诺。”戚景通还能说什么,当然是点头称是啦。

        “对了,朕偷跑出来的,你不要给朕露馅了,懂?”

        “微臣明白。”

        “嗯,那就走吧。”

        其实过来巡视一下也没什么,至于为什么不正式过来呢,一方面还是想看看比较真实的情况,另一方面还是躲着点那帮家伙的眼线吧。

        他虽然重视军队建设,但那些家伙也不见得有多上心,他自然也不能表现的太上心,不然戚景通这边的压力太大了,还是要给他时间成长,所以他对于戚景通一直就出于放养状态,当然了,钱粮是不缺的,但是别的他就不管了。

        甚至戚景通的训练进度他都不管,表现出一众漠视的态度,放松大家的警惕。

        说好之后朱厚熜直接蹦下了车,对着严嵩说道:“走吧,戚将军已经同意了,你的护卫就留在这吧。”

        “嗯,你们就在这等着我们,知道么?”严嵩笑了笑,看着面容有些僵硬的戚景通,对他报以同情。

        “诺。”

        戚景通看到严嵩,恨得牙痒痒,这个狗东西,也不知道提醒我一声,我说呢,他没事来着干嘛,合着给我送了份大礼,良心大大滴坏。

        严嵩耸了耸肩,管我什么事,陛下突然找到我的,我也很意外好吧,陛下想一出是一出的,你怎么怪到我头上了。

        戚景通恶狠狠的盯着严嵩,不怪你怪谁,我还能怪陛下不成,你也不知道提醒我一声。

        朱厚熜无奈的摇了摇头,两人的小动作又怎么能瞒得过他呢,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是有本事的人,他现在都可以容忍,所以只要戚景通能够完成他的任务,问题不大,他很仁慈的,要是完不成,那就不要怪他残忍了。

        朱厚熜三人在前面看着,那些兵士都跟在后面虽然他们也好奇来人的身份,但是他们也知道不好多问,可能人走了以后可以去问问将军。

        “陛下,是否要擂鼓聚军?”

        “用不着,咱们就走到哪看到哪就是了,你的那些亲军还有外面那些守卫看着还不错啊,看起来应该是有点战斗力的。”朱厚熜是谁,那可是大宗师啊,对方有多少实力他一眼扫过去就知道的差不多了。

        “多谢陛下夸奖,这主要还是陛下的功劳,微臣不敢贪功。”戚景通挠了挠头,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得了吧,是你的就是你的,怎么就成了朕的功劳了,这拍马屁的功夫都是跟谁学的?”朱厚熜摆了摆手,拍马屁拍的略显拙劣。

        “真是陛下的功劳。”戚景通显然是有些急了。

        “哦?那你说说,朕做了什么呀?你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朕可跟你没完啊。”朱厚熜忍不住笑了,同时将自己的契机完全放开,他都不需要去看,直接感受这里的生机就可以大致估算出这只军队的战斗力了。

        “那个,因为陛下说过,京营的开支用度全都从内库中支取,而且陛下也提高了军士们的饷钱,还有衣食住行方面,生活条件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大家都感念陛下的恩德,训练都非常的刻苦,加上伙食也不错,士兵身体素质提升的也很快,半年左右,之前的老兵已经形成战斗力了,再来半年,完全可以练出一只百战之师。”

        说到这,戚景通很自信,毕竟这条件给的真的很丰厚,兄弟们那是玩命的练啊,这条件,他看了都心动,可以说陛下将能给的条件都给到了极限,要是还做不好,那就是他的问题了。

        “好像是有这么个事,现在的军饷比之以前如何啊?”朱厚熜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个事,他说过,一切开支都走内库,这也算是皇帝的私军了,所以这也是那些家伙没有闹腾的原因之一,不然兵部早就开始闹腾了。

        现在我自己掏钱,你们总不好说什么了吧,而且如果走兵部,就大明朝现在这个样子,朱厚熜是真不好说这只军队会练成什么样子,干脆就自己出钱算了。

        “那可是好太多了,以前一年的军饷大概是一千斤的大米,换算下来差不多十两银子,关键时常拖欠军饷,而且真正发到手里,这个数字还要打折扣,再加上平时吃又吃不饱,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当兵,毕竟随便在家种个地也不止这个收入。”

        “但是现在不一样,按照陛下的标准,普通军士每人每年十五两银子,而且是现银,每一个在籍士兵来到这里都会先发一年的军饷,白花花的银子发到手里,这帮小崽子要是不好好训练,不用微臣说,他们的上级同伴还有同乡都不会放过他的,再加上军营伙食是不限量供应的,偶尔还有肉食,大家现在都挤破了头想来这当兵。”

        “陛下给予的十万编制早就满了,前段时间还拒绝了一大批人,其中不少都是那些小崽子的同乡,有不少好苗子,可惜,我这里收不了。”戚景通隐晦的想陛下提出想要扩充编制的要求,现在条件实在是太好了,以前都是没人愿意当,现在是挤破了头啊,当然了,仅限于这里。

        “这样啊,不错,好好干。”朱厚熜满意的点了点头,内库的银子比较多,当时就直接下令发钱了,毕竟钱这玩意不发留着干什么,粮食这东西发着还麻烦,而且总体来说十两银子是大于一千斤粮食的。

        朱厚熜的意思是以后都发钱了,毕竟这东西方便,而且士兵手里有钱了,也能促进消费,不过也也得等他把商税提起来才行,否则现在纯粹是给那些商人打工的。

        加上高级点的士官还有平时的吃穿用度,十万人的军队一年无非也就三百万两银子的样子,他还给得起,只要这钱花得值就行。

        “陛下放心,臣誓死守卫京师,要是出现半点差错,微臣提头来见。”这样的条件,如果还能出问题,他戚景通枉顾陛下信任,还不如死了算了。

        “死?真到那时候想死可不那么容易,朕一年花这么多钱养着你们,要是养出一帮废物,朕诛你九族。”朱厚熜瞥了这家伙一眼,这倒是没开玩笑,九族虽然夸张,但是戚景通一家老小别想跑。

        “还请陛下放心,被说九族,十族我也愿意。”戚景通没有一丝犹豫既然想要有所收获,那就肯定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十族?你可不要学方孝孺啊。”想起这家伙朱厚熜忍不住,何必呢,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有的时候吧,不得不吐槽一句儒家思想害人不浅,关键如果真的是孔圣人提出来的也就算了,关键是儒家思想已经被过度解读了,变成一种趋近妖魔化的思想了。

        “陛下放心,微臣......”

        “得了得了,朕也不想听你表忠心,朕只想看你的实际行动以及结果,有什么需要的你就直接和朕说,朕能提供的都会帮你们提供,新式装备也在制作之中,可以说你们要什么朕给你们什么,但是如果没有达到朕预期的话,朕想治你得罪,你应该没意见吧?”

        朱厚熜瞥了他一眼,此时几人正好来到一处营地之中,下面有些士兵正在训练。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如果没有达到陛下的语气,任何惩罚戚景通都毫无怨言。”戚景通擦了擦额头的汗,陛下好重的威压啊。

        “好一支百战之师啊,下面的这些兵士在训练什么?”严嵩不由得感慨,他也是有些见识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严嵩也是一个全才,熟读兵书,让他带兵打仗其实也是没有问题的。

        他一眼就能看出整个军队的气势如何,士兵们在进行着刻苦的训练,而且没有丝毫的怨言,大家都在努力着,如果大明的军队都有着这样的气势,何愁大明不兴?

        但是这都是要花钱的,按照刚刚戚景通说的他大致算了算,光军饷,十万人的军队可能就要有二百万两白银,这可是相当于国家接近一半的税收吧,也就陛下现在财大气粗才能玩得起,要是别人不管哪一任君王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钱啊。

        所以说不管是哪朝哪代,钱财都是基础,没有一个好的经济环境,战争终究是打不起来的,因为他们负担不了军队的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