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王阳明的消息

第一百二十章王阳明的消息

        严嵩挠了挠头,好吧,又被陛下看出来了,不过还好,陛下还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和这样的人成为君臣还是很舒服的。

        只要自己没有出什么太大的披露,只要自己忠诚,问题一般都不会太大,就算出了什么纰漏,只要同陛下坦诚,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的做法?”说实在的,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特别是对于女孩子,都是这样,小的时候就将她们很好都给保护起来,不让她们看到这世界任何的残酷。

        但是等她们长大了,结婚了,这保护忽然就没有了,很多女生突然见到这世界的残酷,会无法适从这样的改变,她们此时会很迷茫。

        然后她们的丈夫可能也不会理解这样的态度,恋爱的时候可以纵容你的任性,但是都成家了,为什么还是这么幼稚,没有一点家庭的责任呢,我在外面累死累活都是为了什么呢?

        朱厚熜对这种事情的看法不置可否,这是大家共同造成的结果,不能说是某个人的错误,只是最后的这一切可能都转嫁到她丈夫的身上。

        但是换句话又说了,你就知道这个女的是这样的人,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结婚,还不是有所图谋?

        长得漂亮?有钱?满足父母的期望?想要个孩子?

        其实双方都是有所图谋的,可能女性的会表达的更直观一点,男性的要求会更加的隐晦,这本没有什么,这类似于一种交易,虽然不恰当,但是确实有些类似。

        如果把双方都当成商品,把感情当做附加的价值,那就直观多了,如果在结婚之前大家都能冷静思考,或许未来的离婚率就不会这么高了。

        当然了,这还有另一个问题在里面,那就是双方在谈恋爱的时候会隐藏自己的缺点,等结婚之后,又会释放自己的天性,这就会造成一个落差感。

        当然,朱厚熜不是按照娶媳妇的标准来要求白轻雪的,他更多的是按照收徒弟的标准来的,其实也差不多,在徒弟的思维还没有定性的时候给他灌注正确的价值观,免得到了后面又会后悔。

        收徒弟又跟养女儿差不多,朱厚熜可不想小丫头以后受委屈,想要这样,那就要让她认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她看到的那么美好,她所享受的一切都是因为有人在为她负重前行。

        严嵩点了点头,要说不解他肯定是有一点的,陛下坐拥天下,哪怕现在被世家权臣压制,但也是有着一定的自主权的,别说一个女人,就是一堆女人也没必要这样啊,何必呢?

        “你呀,还是不懂,你们只是将女人当做附属品,当做商品,或许你认为你对她很好,但是你知道她想要什么么?对她最大的爱护,难道不是让她了解这个世界,然后将选择的权利交到她的手上么?”

        朱厚熜笑了,笑的很开心,多少认都在追求这所谓的自由啊,但是他喵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这样的自由,所有的所得都是有代价的。

        就和自己一样,自己也是希望白轻雪能够好好学习,平时能够和自己说说话,未来也能一直陪着自己,这是他的期望。

        “微臣懂了。”严嵩点了点头,看来陛下对轻雪姑娘的期望很高啊。

        “不,你不懂,算了,也没指望你能懂吧,有些人他就注定了孤独,这条通往至高的道路并不好走啊。”朱厚熜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多么希望,能有一个真正懂她的人啊,男的女的都无所谓。

        白轻雪现在还算不上,朱厚熜只是期望她成为那样的人,期望归期望,谁知道她未来的道路是什么样子的呢。

        严嵩沉默不语,实在是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帝路总是孤寂的,越往上就越孤单,这是不可避免的。

        “不说了,姑娘怎么还没上来呢,朕可要看看你天香楼的花魁是个什么样子的,朕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哦。”朱厚熜摆了摆手,端起锥子上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不知道是什么酿的,有一股花香,味道还是不错的。

        屋子里就他们两个人朱厚熜忍不住多说了两句,要是在平时,他也懒得说,说了也没用,说再多,他是君,他们是臣。

        双方没有对等的关系是没有办法平等的对话的,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因为没有意义,保持好这段君臣之情就好了,弄得不伦不类,君不君臣不臣的就很难搞。

        “陛下放心,今天天兰有一场演出,所以难免要化化妆的,臣去催一催。”严嵩微微欠身,女人就是麻烦啊,你们两个倒是先来一个过来啊,陛下这样我顶不住啊。

        朱厚熜没有说话,望着下方的芸芸众生,酒醉的官吏,姑娘的嬉闹,受委屈的小厮,这只是一个社会的缩影而已,所以为什么有人要挖空心思往上爬呢,只有爬上来了才不会有人欺负你。

        朱厚熜将目光锁定在白轻雪的身上,眼中流露出一丝莫名的情谊,希望她可以走出来吧,红尘炼心啊,这是必须经历的一关,其实现在还没啥必要,毕竟她境界还是太低。

        但这东西早晚都要走的,和武学境界没关系,是一种心境,早一点也就早一点吧,要是走不出来,那就说明她不适合这条路,还不如早点放手,让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既无法同路,那就要早点放手。

        酒不醉人人自醉,这酒度数不高,但朱厚熜确实有些醉了,难怪很多人都贪恋这红尘,不愿意离开这红尘,实在是这红尘之气迷人眼啊。

        不自觉的,朱厚熜便趴在桌子上开始眯了起来了,刚刚那一瞬间道心有些不稳,说实在的,他其实差一步,他没有经过红尘炼心就直接跨了过来,偶尔一些不稳也是正常的。

        而且他现在已经完全的进入先天大宗师之境,这点问题不大,但最好还是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只是他没时间啊,真的没时间,不是说这个国家没了他就不转了,不是不转,而是没了他就乱套了,吕芳压不住杨廷和的。

        严嵩带人进来之后看到陛下趴在桌子上,给了后面两个姑娘一个噤声的动作。

        两个姑娘都不免猜测里面之人的身份,她们都知道,严大人可是天香楼的主人啊,亲自作陪还把她们一起叫过来,是谁有这样的面子啊。

        不是他们自诩自己身份搞,而是她们今天有演出,也是春雪来天香楼的第一次演出,嘘头早就打出去了,忽然说不演了,很得罪人的。

        但是严大人没有一丝犹豫,没有考虑任何后果,可见这来人身份不简单啊。

        “进来吧,鬼鬼祟祟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半年前的这时候,老家伙还催我结婚来着,最近倒是消停了,真要传出去,老家伙估计巴不得我都给弄回去。”

        朱厚熜翻了个白眼,杨廷和确实消停了好长一段时间,可能是身体变小了的缘故吧,这家伙已经很久没有提让他结婚的事情了。

        但是估计也消停不了多长时间,朱厚熜也做好了被烦的打算,毕竟哪个皇帝不娶妻生子的,就算不立皇后,孩子你得有吧,反正朱厚熜到的时候打算耍无赖,不管谁说,反正老子不听就是了。

        “哪能啊,她们的身份当不得如此殊荣,还是小心为妙。”严嵩笑了笑,花魁说的好听,但说到底还是风月场所出来的,要是传出去被天下人知道陛下逛窑子,那像什么话啊,而且这还是他严嵩带着逛的,那就更不像话了,估计到时候闲言碎语又要起来了。

        “你以为我会怕他们?我要是怕他们我也不会找你了,大家和平共处不好么,我至于这么费劲巴拉的嘛?”朱厚熜翻了个白眼,怎么说话呢,这咋这么不爱听呢,我能怕那些家伙嘛?

        “咳,您肯定是不怕的,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这不是怕他们,但是无缘无故被疯狗咬一口,这谁乐意啊。”严嵩连忙说好话,不生气,咱没必要不是。

        “这话我爱听,确实,没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而且狗咬我一口我也不能咬回去吧,行了,进来吧,杵在那干嘛。”听到这话朱厚熜就开心多了,果然,这说好话的那是必不可少的,奸臣不一定误国,但是忠臣会指着皇上鼻子骂。

        严嵩闻言嘿嘿一笑,领着两个姑娘便进来了,“来来来,这位是朱公子,你们可要好好陪陪朱公子。”

        严嵩冲着两个姑娘介绍朱厚熜,什么身份他不便明说,但是两人又不傻。

        “拜见朱公子。”两人的声音很柔,天兰的声音有一种很魅的感觉,但是媚而不俗,很懂得勾引男人,春雪就显得澄澈一些,但是出来玩的,可能更喜欢天兰这样的吧。

        “嗯,身为花魁,肯定有点本事吧,那就给我唱个歌吧。”朱厚熜摆了摆手,要是以前,哪怕是不吃,也可以抱一会,毕竟妹子在怀,总是要开心不少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生命层次是有差距的,再美的外表无法掩盖红尘的肮脏,这不是她们的问题。这是朱厚熜自己的问题。

        “是。”两人微微点头,能当上花魁,可不只是好看而已,没有几把刷子谁能坐得住这个位置啊,不说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吧,起码都会一些。

        朱厚熜饶有兴趣的听着二人的歌唱,音乐没有国界,好的音乐往往可以走入人内心的深处。

        不过朱厚熜的兴致很快就被打扰了,楼下传来了一阵喧闹,还有几人看着想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二位姑娘今天有演出?”朱厚熜耳力极好,毕竟这境界也不是白修的。

        “是的,今天是春雪姑娘加入天香楼的第一次演出,早早的就宣传出去了,不过我已经让人下去说了,我这就下去看看。”

        严嵩只得点头称是,早就让老鸨下去安抚了,也不知道是谁闹事,要是被他知道非要弄死他,若是惊扰了圣驾,不要怪他翻脸,他铁面阎王也不是白叫。

        “行了行了,毕竟你们有言在先的,外面的人也是想见一见二位姑娘而已,也没什么错,如果可以,那就先让二位姑娘出去表演一段就是了,开门迎客,哪有把客人往外赶的。”朱厚熜摆了摆手,反正在哪看不是看,这件包厢的位置好好,能够清楚的看到舞台中央。

        “是,我这就安排,不知朱公子想看什么?”

        “舞蹈吧,我想看二位姑娘共舞一曲,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啊?”

        “是,大人。”二人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两人走后,朱厚熜在上面搜索着小丫头的身影,发现正躲在墙角emo呢,这不行啊,这才哪到哪啊,不过看情况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严嵩啊,你在监察院办差办得如何了?”房间就他们二人了,说话也方便一些。

        “启禀陛下,一切安好,官员的贪腐现象很严重,尤其是下面的官员,其实京城的官员大多都还好,但是下面的官员有些实在是太过分了,微臣也抓了一些,只是很多确实不好动手。”严嵩微微摇头,好家伙,那些家伙是真敢啊,什么都敢贪。

        “随他们吧,这么大个国家你也管不过来,但是也不能松懈,抓一些比较过分的,不要一阵一阵的,持续不断的抓,凡是都要有个度。”对于这个,朱厚熜也很头疼,他是想管,但是真的没法管,怎么管呢,有些地方真的天高皇帝远的。

        “诺,还有就是微臣发现各地的卫所含有大量吃空饷的情况,真正的可用之兵不多。”他上任还是查了一些事情的,只是有些东西没法管,必须要经过陛下。

        “唉,就这样吧,空饷的问题暂时也不是解决的时候,后面一次性解决了,还有么?”朱厚熜都不需要问具体情况,听了反而心烦,还不如不听。

        “还有就是东南沿海偶有倭寇袭击村庄的事件发上,还有就是那边最近出现了一队流寇,听说和倭寇起了冲突,只是那队流寇发展得有些快速,微臣担心......”

        “哦?有具体的消息么,他们有多少人,装备如何?”朱厚熜猜测应该是王阳明他们,东南那边的事情他一直没有管,就是留给王阳明练兵用的,不然朱厚熜别的不干,肯定要先派兵灭了他丫的。

        “暂未可知,微臣也只是得到消息,那队流寇非常的狡猾,不像是普通的匪患。”严嵩微微摇头,他也就是偶然得到消息,虽然现在声势不大,但如果不管的话,后面可就不好说了。

        “行,朕知道了,到时候跟杨慎说一声,先查查吧,你的主要目光要放在京城,但是外面的消息也不能断,知道么,该收集信息收集信息,到时候一起清扫。”他倒是没有怪严嵩多管闲事,能够看出来王阳明的危险性,远见和见识还是有的。

        “诺。”严嵩微微点头。

        此时下面的吵闹声已经停止了,开始传来阵阵喝彩之声。

        远远望去,如梦似幻,舞蹈确实好看。

        “不错嘛,你这场子在京城也算是数一数二了吧?”朱厚熜微微点头,不管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不错的,只是他看人不一样,现在已经好多了,也不至于犯恶心吧。

        就相当于短视频上美颜十级的小姐姐,真实的样貌朱厚熜在现实中看过,再看她的视频,多少有点膈应的慌。

        “没有的事,主要还是为了工作,这种地方比较适合工作的开展,能够获得大量的信息,不过若是陛下喜欢,要不要微臣将她们送入宫中?”严嵩试探性的问道,话说陛下也确实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只是看陛下这样子,好像从来没有过这种欲望啊。

        而且据说陛下和轻雪姑娘每天同吃同睡的,这都半年了,轻雪姑娘的肚子也没有反应,这不得不让人多想啊。

        “你觉得朕喜欢她们?”朱厚熜似笑非笑的望着严嵩,他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确实,站在他这边的,严嵩可能更加的关注这东西一些,有时候有孩子和没孩子的差距真的就不一样。

        被陛下这么看着,严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不能说我希望你有个娃吧,这样万一你哪天没了,我还能有个念想,不然要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我很慌的。

        “行了,你就不要瞎操心了,朕本身没问题,但是孩子还是为时过早,孩子有一定稳定朝局的作用,但也随时有可能成为一个定时炸弹,你明白朕的意思么?”历史上太子造反的还能少了么,换位思考一下,要是让他当几十年的太子,完全看不到能活过老爹的希望,他也多少有点发疯。

        “微臣并无此意,只是陛下如今也不小了,稍微,稍微关心一下,这二人绝对处子之身,这点陛下可以放心。”

        “行了行了,朕要是想开后宫,什么样的女子找不到,用得着把你的台柱子给挖走?没必要,你好好做事就是了,什么时候天下太平了,朕就要孩子了,否则给他一个满目疮宁的大明干嘛。”朱厚熜摆了摆手,就知道这些家伙的想法不会轻易改变。

        没办法,儒家思想在中华盛行了这么多年,对于要孩子这个事情,大家执念很深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别说他是皇帝了,就算他只是平民老百姓,不生孩子也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