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朕可没有这么小气

第一百一十九章朕可没有这么小气

        “啊,这这这,我怎么能去这种地方呢,你我怎么想的。”小丫头瞬间羞红了脸,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而且也会脱光光找抱抱,但是她也是女孩子啊,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

        “你这不是化着男装嘛,别人不会知道的,那你就说你想不想去,这是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你要是说不想去,我立马带你回去,又没说一定要去。”朱厚熜正色道。

        开玩笑,又不是真去寻欢作乐,只是带这丫头去看看而已,顺便教育教育,怎么不能去了。

        “那那那......”说到这个,白轻雪当然是想去的,谁不想去看看呢,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自己也不是没听说过这么个地方,但是从来没去过,也没机会去,现在他愿意带她去,她自然是不想拒绝的。

        “所以喽,走吧,咱们这叫看尽人间百态,看得多了人活的才通透,功法才能进境的更快。”朱厚熜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

        不过他还没吹牛,各家的功法虽然千奇百怪,但是最终的归宿都是差不多的,大道殊途同归,,大多数都是要游离红尘,看透红尘,然后走出来。

        当然了,有些奇葩不一样,比如儒家就是这样,越到深处他就越需要紧紧联系世俗,这是他们力量的来源,要是失去世俗之力,他们也差不多废了。

        这也是儒门之人为何都想做官的缘故,没有一个展现心中报复的平台,如何才能实现理想?

        “切,怎么说都是你有理。”白轻雪撇了撇嘴,但是也没有抗拒,同时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好奇,毕竟那地方自己可没去过啊,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好奇的。

        “你呀,多看多学,我会害你么,顺便也然你看看看看世间疾苦,那个天香楼算是还不错的了,里面的姑娘可能还有些选择的权利,下次带你到差一点的场子看看,那里才是身不由己,还有贫民窟,很多东西可能要比你想象的要糟糕,多看看吧。”

        朱厚熜语重心长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这不仅是说给白轻雪小丫头听的,还是说给严嵩听的。

        严嵩眼睛微眯,他又不傻,陛下的这番话也有一部分是说给他听的,陛下这是要告诉他,朕可不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之人,不要想着糊弄朕哦,后果会很严重的。

        其实想想也是,陛下是从地方的王爷上来登基的,中间有着很长一段时间的空档期,这对于他来说是优势也是劣势。

        地方上来的在京城根基不深,不容易上手,但现在陛下已经度过了这一阶段,然后就是从下面还是那个来,难免会让大家轻视陛下,陛下也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

        然后就是陛下之前的教育了,要是在百姓中走过看过,就不会让人轻易的蒙蔽。

        陛下不说,但是他要做到心里有数,陛下说这个换而言之就是看好他,不想让他因为某些不必要的试探而在他心中减分,这也算是一种恩宠了。

        严嵩的几个护卫都很奇怪,自家大人这是怎么了,那小孩谁呀,怎么感觉严大人隐隐有一种谦卑的表情呢?

        当然了,不管是谁,严大人都惹不起,他们这些小喽啰就跟惹不起了,反正一切跟着自家主人就是了,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肯定是没错的。

        白轻雪也心有所悟,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确实没有见过太多的人间疾苦,所以对于朱厚熜说的有些好奇,因为她的心中没有这个概念,究竟怎样才算是一个穷人呢?

        “严嵩啊,还没到么,有这么远么?”朱厚熜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好几条街了,这玩意不都是开在闹事好招揽客人么,怎么有种越走越偏的感觉,天都黑了。

        “到了到了,前面就是,朱公子您有所不知,臣...我的天香楼里的姑娘大多是些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所以我们的受众大多都是些达官贵人,自然不能选在太过喧闹的地方,而且有些大人,公子您是知道的,可能有些惧内,那些地方也不方便。”

        严嵩轻轻解释两句,不过也有为了方便收集情报的方向考虑,地方安静一点挺好的,发生了什么,外面也不容易察觉,在这说了,热闹的地方是要钱的,囊中羞涩啊。

        “嗯,走吧,带我家小丫头去见识见识,也不用藏着掖着什么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大度不代表人傻,这种地方我虽然没有来过,但是大致的东西我还是了解的,没有绝对干净的地方,你懂我意思吧?”

        朱厚熜瞥了严嵩一眼,哥们就是要来看真实的,你别告诉哥们这些清倌人全是自愿的,肯定有被迫的,不然你短短半年怎么开得起来的。

        这方面朱厚熜不置可否,一点错误他可以容忍,更别说这个所谓的错误在这个时代来说都不算是错误了。

        他彻查那个春香楼纯粹是给小丫头受的委屈一个交代,顺便打击一下这样的风气,虽然理解,但是不能泛滥,要是弄的人心惶惶的,国家还怎么发展呢?

        “诺。”严嵩轻轻点头,陛下想看就看呗,他这里没有那么黑暗,当然,不干净的肯定是有的,他不从外面买调教好的姑娘,哪里能在短时间内开起来这么大一座风月场所呢,而且在京城还颇有盛名。

        捣毁春香楼,他第一时间就把春香楼里的花魁给捞过来了,咱这是高档场所,品质一定要好,绝对不能以次充好,这样那些达官贵人想到光这种场所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这里。

        或许会囊中羞涩去别的地方,但是从心理上,他们肯定认为自己这里是最好的。

        他敢打赌,自己这里不一定比教坊司要差,只能说各有千秋罢了。

        “严大人,您来了。”老鸨看到严嵩,早早的上前迎接,她是知道严嵩的身份的,老板来了能不热情么。

        “呵呵,今天有贵客临门,你准备一下,让春雪和天兰过来陪陪客人。”贵客两个字严嵩说的特别重,他相信老鸨能听得懂。

        春雪是春香楼的那个花魁,天兰自然是他们店里的花魁了,谁家还没个压场子的人啊。

        这强龙过来自然也带来了一部分生意,但是对于原生态系统中的最强者天兰自然就是一种挑战了,不过这种事情他是不会管的爱咋咋地,你们和平共处也好,斗得你死我活也罢,反正他都不吃亏就是了。

        老鸨明显的愣了一下,但是她不敢有所迟疑,自家老板发话了,就算有什么安排那自然都要取消的,只是她不知道究竟是谁有这样的能量。

        严大人就带了两个人,那个小孩也不像,难道是后面按个俊俏的公子么?

        老鸨也是身经百战之人呢,她也就轻轻扫了一眼便不再多看,毕竟若是自己冲撞了贵客,小命可就不保了。

        “好嘞,楼上天子号房,您请。”老鸨赶忙招呼着前面带路,然后叫吓人给两位姑娘知会一声,今天可是来了了不得的贵客,必须要好好准备一下,不能丢人啊。

        朱厚熜四下望了望,感觉还是不错的,起码氛围感很好,一种朦胧美,空气中存在着一种淡淡的香味,让人一进来就感觉很舒服,而且一进来就能感觉到一阵温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温度的差距。

        当然了,这是对一般人来说的,朱厚熜一进来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世俗之味,有些不喜欢吧,但还能忍受,再者说了,这里的客人可能是自愿的,但是这里的姑娘可就不好说了,和她们比起来,自己已经足够的幸运了。

        话说,要是穿越成一个女的,如果家里没什么背景,还真有点不好办呢,不管哪个时代,女人都天然的站在比较弱势的一方面,起码朱厚熜没在武当山上看到过女道士。

        看到这个朱厚熜都忍不住感慨起来,这些还是不错的,起码她们有着不错的容颜,比她们更惨的比比皆是,只不过有时候长得漂亮也是罪啊,起码严嵩给予了她们一定的庇护吧。

        这些场子里面出来的,运气好找个不错的人嫁了,运气次一点赚足了钱找一个如意郎君一辈子也够花了,再次一点的就是被大户人家买回去做小妾了,只要讨得主人喜欢,日子过的也算是不错。

        当然了,更多的还是被渣男骗财骗色,或者是等到人老珠黄随便找个人嫁了。

        总体来说结局不错的人不多,但是她们也没办法,这就是她们的命啊。

        白轻雪也在观察着里面的情景,此时已经有不少客人进来了看着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看着那些女子大多心里不情愿,但是还要笑脸相迎,感觉心情有些沉重。

        白轻雪望着身边的男孩,所以,你一直实在保护我么?还有师傅,父亲,我从小都被保护起来了,从来没有经历,也没有想过这些东西啊,想想也挺失落的,所以他是不是一直都把她当成小孩子压,有点失落呢。

        “装饰还是不错的嘛,花了不少钱吧?”朱厚熜笑着看了看严嵩,入目之处,装修风格不错,姑娘的品质也不错,而且有着明显的等级之别,能够勾起文人争强好斗的性格,这心理,着实是拿捏了。

        “没花多少,微臣家里还是小有薄资的。”严嵩生怕陛下误会,谁家还不是个小地主呢,没点本事怎么可能上来,再不济也是个寒门吧。

        “不用解释,没打算追究你这个钱哪里来的,只是觉得你这个头脑不错,短短半年被你开这么大也不是没有道理,朕看好你哦,继续努力吧。”朱厚熜笑着摆了摆手,真要追查起来哪有干净的钱财啊,完全没必要的事情。

        “微臣......”严嵩受宠若惊,要知道这已经不是陛下第一次说看好他的意思了。

        “得了得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安心做事吧,这地方不错,你要是罩不住,我帮你罩着,不过你可不要打着我的名头出去做坏事哦。”朱厚熜调皮的冲着严嵩笑了笑。

        “不敢。”严嵩连忙摇头,开玩笑,自己干这么搞简直是找死的行为,不过有了陛下这句话,保障是有了。

        “哈哈,那就行,赶紧上去吧,到房间里去,让姑娘也赶紧扔上来,我也看看这花魁的水平。”朱厚熜背负双手,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看着很好玩,但是熟知的人都不会轻视。

        比如说老鸨,严大人可是吏部侍郎啊,这小公子什么来头?

        不过吧,什么来头其实和她关系不大,那也是那些大人物的事情,她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伺候好,还有就是记住这些不能惹的人。

        几人来到天字号房,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很淡的檀香味,让整个场子的格调再上一层楼。

        这里不像外面显得那么俗套,整间房子的装修还遵循风水学,家具的摆放都是有讲究的,只能说严嵩有心了,而且这间房作为整个天香楼的最顶层,打开窗子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场景,但是下面却看不清房间内的人。

        这样的设计就很巧妙了,他看到了每层都有几个房间,这样一来,等级就显现出来了,人自然就想着往上去,出来玩的,不就是一个面子问题嘛。

        出来玩的,在场子里大把花钱甚至大打出手的都大有人在。

        有些女的认不清自己,认为男人都是为了自己,觉得自己非常的珍贵,殊不知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女人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但就是有人看不清自己啊。

        “地方不错嘛,装修风格也不错,也难怪你赚钱。”朱厚熜只朝下轻轻扫了一眼就能知道生意不错,还有不少他认识的,可见火爆程度。

        “没有的事,主要也是为了获取情报,这边虽然赚钱,但是花销也大,加上各方都要分一点,利润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严嵩连连摇头,看似繁华,但是场子开起来没多久,现在处于还没回本的状态,而且后续也在不断的投入。

        现在确实可以算得上京城这一片的龙头了,赚钱的机会还不是很多吗,不过他也知道,赚钱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对自己工作上的帮助,他要是没有上进心也就罢了,关键他还想更进一步,那就要把工作做好了,孰轻孰重他还是很清楚的。

        “怎么样,看到这些,心里有没有什么感触啊?”朱厚熜望了一眼有些发呆的小丫头,此时房间里已经开始上菜了,菜色看着还不错,严嵩真的有心了,不过这里的东西估计都不便宜,不过没关系,严老板买单。

        “我,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小丫头有些失落,看着下面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忽然感觉自己很失败,那些女人也很漂亮啊,所以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好像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虽然自己比她们漂亮一些,但是她们乖啊,她们听话,她们有钱就能上,那自己有什么呢?

        “怎么这么想,你有你的优势啊,而且本质上讲,这是一个缘分问题,为什么我能遇到你而不是遇到她们呢?对吧,这都是一连串的缘分,缘分到了我们就认识了,这茫茫人海,两个不认识的人相遇也是不容易的。”

        朱厚熜感觉这丫头的心态稍微有点问题,不过也正常,最近给她灌输了不少知识,看到这些心里有些迷茫也是正常的。

        “那我和她们又有什么区别呢?”白轻雪望着下面的莺莺燕燕,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又想干这种事情呢。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只是她们被生活逐渐泯灭了天性而已,你可以自己下去了解一下,发现自己的不同,我带你过来不是来敲打你的好不好,我是让你多看一看这人间百态,要透过显现看本质。”

        朱厚熜手指在桌面上轻点,有时候感觉这丫头还挺聪明的,起码自己点一下这丫头好歹有点反应,但是大多时候都是那种蠢蠢的样子,确实让人很难搞啊。

        “嗯。”小丫头点了点头,她也想去看看,自己被保护的太好了,外界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就像自己看到的,那也是自己看到的,她们又是怎么想的呢,这谁也不知道。

        “嗯,严嵩你安排一下,让人跟着她去看看吧,多学多看总是没有坏处的。”朱厚熜点了点头,严嵩心领神会,连忙吩咐老鸨照顾好这位‘公子’,难搞啊,就算轻雪姑娘的男装,也让人忍不住一阵心动,这要是在自己这里出了点问题,那自己这是不是就跟春香楼一样没了?

        “行了,别担心了,我让她下去就是让她看一看这红尘万象的,你这里好歹可以照看着点,要是放在外面我还不放心呢。”严嵩那先小心思朱厚熜还能不知道么,没必要,他要是小气早就给他关停了,既然之前没有生气,那现在就更没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