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这天下间,谁人不心动

第七十九章这天下间,谁人不心动

        撵走黄锦之后,加快收尾的脚步,摸了摸小肚子,这一顿饭又过去了。

        等他吃完他要的东西也差不多到了,木头是有,只不过这个玻璃吧,竟然拿了一套玻璃茶杯,我要这玩意干嘛,而且厚度也不够啊。

        “就没有厚一点的,没有加工过的?”看着眼前的透明水杯,你说它不是吧,那确实也是,但你要说它是吧,没啥用啊,这厚度,喝茶都嫌烫手,也就是好看而已。

        几个小太监面面相觑,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事了呢,扑通一下就跪下来了。

        “行了行了,也怪朕没说清楚,你们再去找找吧,没加工的最好,如果没有的话,就弄些厚一点的,等会直接送我寝宫里来。”林羽摆了摆手倒不是很在意,话说我有这么可怕么,还没说话呢就被吓成这样。

        “诺。”两个小太监如释重负,还以为自己要凉了呢。

        林羽叫人把那块硬木给抬到自己的寝宫,没想到自己也干起了木匠活啊,这不是朱由检的爱好嘛。

        最先的自然是画草图了,先弄一个大致的模具出来,然后把镜片装上去就行了,话说望远镜是不是要好弄一点,到时候多做几个给王阳明送过去,把草图画好让他自己造就是了。

        林羽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草图画好,主要吧,这玩意真不是他的职业范畴,就是凭借一些记忆加上一些初中物理的知识,这玩意主要不就是对焦嘛,想法很简单,做起来,还是有点小麻烦的。

        草图做好之后就是弄镜片了,这东西早就给送过来了,没动工的没有,结果搬来一个琉璃小鼎,厚度肯定是够了,林羽就让他们留下了。

        直接以手代刀,手起刀落比钻石快多了,当然了,不是林羽的手堪比钻石,只是用内力造成切割的效果而已,好处嘛,就是可以完美的造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至于坏处吗,有点废内力呀。

        但是确实很快,手撸玻璃以及硬木,按照图纸,半个小时不到就撸出来好几个,剩下的就看组装上能不能用就完事了。

        组装的事情倒是很顺利,单筒望远镜倒是挺好用的,看着还不错,只不过这个显微镜吧,也不是不能用,倍数有点小,估计就几十倍,这样肯定是不行的呀。

        怎么办,慢慢尝试呗,本来这件事其实是可以交给锦衣卫让他们慢慢搞的,不过这样效率太慢了,而且自己还得给他们介绍原理,实在是太麻烦了,还不如直接造好让他们复刻,省事得多。

        自己来来去去花费也不会超过半天的时间,要是交给杨慎,一个星期能搞出来都算他快的了,作为一个有效率的君主,自然不会这么浪费时间了,当然了,他也想快点把抗生素搞出来,这可是大杀器啊。

        一个下午林羽都在折腾这个显微镜,失败的能改的就给他改成望远镜,不能改的也就放弃了。

        终于,在吃晚饭之前总算是成功了,也不算太成功吧,差不多能模糊看清青霉菌的运动,也算是从宏观到微观的一大进步吧,把图纸再改一改,又给杨慎手撸了两个,免得他用坏了造不出来。

        然后就是开心的吃饭,他能做的就这么多了,不可能把饭做好了喂到你嘴里,那到底你是皇上我是皇上啊,我最多只能做到帮你锅碗瓢盆这些家伙事给你准备好,剩下的你能用这些东西做什么菜就看你杨慎的本事了。

        站得高看得远,他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需要统筹工作,把合适的工作交给合适的人就是他做皇帝所能做出最正确的事情了,他要是真的一头扑进那些琐碎的工作中,这才是对大明最大的不负责任。

        林羽这边在忙,杨慎那边也没闲着,刚刚睡醒准备吃饭,今天可算是睡了一个好觉,可惜啊,好事多磨,刚刚手下来报,陛下又让他种什么红薯,他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陛下真是把他当诸葛亮用了,什么事都交给他。

        杨慎揉了揉脑袋,听说那什么东西已经被运到北镇抚司了,陛下真当他是全能了呗,不去工部薅点羊毛真的干不下去了。

        “慎儿来啦,平时要注意点休息,别累坏了身子。”杨廷和的声音慢悠悠的传来,虽然不知道儿子在搞什么,但他也不希望儿子太拼命,毕竟身体那是自己的。

        “父亲。”杨慎微微行礼。

        “嗯,来坐吧,我们父子俩好久没坐一起吃饭了。”

        杨慎也不客气,毕竟这是自己家好吧,拉开板凳和父亲对面而坐。

        “听说父亲昨夜在宫里喝酒了?”杨慎有些奇怪为何父亲会喝醉。

        “陛下召我们谈些事情,顺便喝了点酒,不得不说,陛下那酒确实够劲,老夫平身也未喝过如此辛辣之酒。”

        杨廷和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还好,后来那几个老鬼竟然联合起来对付他,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老夫混了这么多年,还能怕你们?

        “倒是很久没见父亲喝的这么尽心了。”杨慎也笑了,很久了吧。

        “是啊,人嘛,总是有着很多的无奈。”杨廷和无奈的笑了笑,不过他也很庆幸,儿子确实成长了许多。

        杨慎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陛下欲整顿宗室诸王,重立新王。”

        杨廷和也顿住了,怔怔的望着儿子,“如何整顿,又要立谁呢?”杨廷和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内心又不怎么平静。

        他早就猜到伊王要倒霉了,但是没想到陛下竟然想清理整个宗室,他想干什么,就不怕诸王反弹么,要知道,万一有人揭竿而起,天下应从那该如何是好?

        “如何整顿自然是看陛下,至于立谁,自然是能者上庸者下,父亲觉得我如何?”杨慎很平静,他有他的理想,如果能有父亲的帮助,理想可能更容易实现一点。

        杨廷和沉默了许久,他知道这是陛下给他开出的价码,说实在的,这价码实在超乎他的预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陛下如果真的愿意开出这样的价码,那他肯定是愿意的,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样的价格,别说他会心动,这天下间,谁不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