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开局夺舍墨居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如意曜金棍与幻雷图

第二百五十五章 如意曜金棍与幻雷图

        “你那侄儿欠管教,墨某也是好心,帮你调教一番,免得以后再给你丢人……”

        “更何况,你叔侄二人都是一丘之貉,下三滥的玩意,还知道什么是脸面?说实话,也就是墨某心地善良,换成别人,出手都嫌脏……”

        墨居仁也算是火力全开了,什么难听说什么,而且声音带着灵力传出,不只是广场之上,神兵阁所在的整条山谷之内都能够听得到。

        “你……气煞我也!”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辱骂与他,而且是当着下方数以百计的门人弟子当面,今天若是不给对方一个教训,以后还怎么见人?

        “姓墨的,今天是你先行无理取闹,招惹到本座,那就别怪本座辣手……”

        说话之间,手掌再次翻动,却是一只半尺长度的乌黑木匣,打开之后,赤白金青四把飞剑显露而出。

        见此,其袖袍勐然一挥,顿时,四道剑光同时飞射而出,这显然是成套的法宝,四把飞剑隐隐组成了某种阵法,剑气弥漫交织,直奔飞舟而去。

        “你们两个回去看好那三人,其他的交给我。”墨居仁向着身旁两人传音一句,下一瞬,却是直接驾起遁光飞向前方。

        “前辈小心”齐云霄心中明白,自己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提醒一句后便拉着一旁的冯玥一起直接返回到阁楼内部。

        “原来是个投机取巧之辈,真是高看你了!”

        半空处,看着非但不躲,反而直接向着自己冲来的墨居仁,杨万山不禁有些诧异。当然,更多的还是冷笑。

        你的速度再快,快得过法宝吗?

        心念微动间,四把飞剑方向陡然一变,转眼拦在了对方之前。森寒的剑光吞吐闪烁,化作一张剑网毫不犹豫的向着对方攻去。

        墨居仁似是早有预料,却丝毫不担心。遁速非但没有减慢,反而陡然加快,其手中更是金光一闪,显出一根手臂粗细,长度足有一丈的黑金色长棍,对着袭来的飞剑勐然扫去。

        这棍子名为‘如意曜金棍’,并非在拍卖会拍得,而是在天星城坊市中专门寻来的。当然,也不是为他自己,而是给赤金猿准备的。

        原因自然也很简单,就是彷照的齐天大圣,当初收服对方之后便有了这样的心思。不过,如意金箍棒这种神物自然不可能找到,只能弄一件替代品。

        也因此,此宝的品阶并不高,所谓的如意也仅仅能够将长度增大数倍而已,另外便是材质特殊,主体使用了罕见的灵材曜金,并且参杂了大量的金精,使得其不但坚固耐用,而且附带着极高的重量。

        除此之外,此宝便再没有其他功能,算是一件比较纯粹的近战类异宝。

        别看就这么一件功能单一的宝物,其价格可是不低,因为所用材料太过奢侈,导致其售价比之一些上品法宝也不差了。

        对于墨居仁这样拥有强横肉体的修士而言,曜金棍同样合用,数以千斤的重量对他而言微乎其微,但是,却可能成为敌人的噩梦。

        就如此刻,曜金棍挥动间,化作一道金色棍影与袭来的飞剑直接对在了一起。一声刺耳的金属音随之响起,那飞剑本体直接被击飞出去数十丈。

        墨居仁更是抓住时机,身形闪烁间长棍不断挥舞,顷刻间,四把飞剑尽都被抽离各处,所谓的剑阵也随之不攻自破。

        杨万山都傻了,他的四灵法剑可不是寻常法宝,炼制之时里面分别参杂了金银铜铁四金之精,坚不可摧,组成的剑阵更是能够将剑气大幅度凝练,锋利之极。寻常的法宝稍有触碰便会受到损伤,甚至于材质差一些的可能被直接切割粉碎,向来是他的杀手锏之一。

        可是,却被对方以这种野蛮的方式给轻易破解了,实在有些难以置信。那金色长棍一看就材质不凡,丝毫不弱于他的四灵法剑。

        这一点还可以接受,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对方之前已经冲入到剑网之中,身体更是直接与剑气接触,却只是周身金光一闪,便再没有任何损伤?

        炼体修士?

        此类秘术他也了解的不少,一些注重肉身的修士通常会选择修炼。然而,在他的认知中,即便是最强的炼体修士,也不至于将身体修炼的堪比法宝吧?

        亦或者对方身上穿戴着某种特殊的防护类异宝?

        呼吸之间,脑海中转动了无数念头。

        不过,此刻却不容他多想了,对方在击飞四灵法剑之后再次向着他所在的方位飞遁而来。

        杨万山自然不会呆着不动,身形急速飞退的瞬间,更是直接将半空处的乌铁盾召回,守护在自己身前,同时,四灵法剑也同样飞回。

        这次他换了一种方式,没有组成剑阵,而是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开始不断偷袭。他还真的要看一看,对方的体魄究竟有多厉害,能够面对飞剑的不断攻击而不受伤?

        于是,广场之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结丹后期的杨长老被手提金色长棍的墨居仁追着四处躲闪。至于盾牌和飞剑,虽然也起到了一定的牵制作用,却微乎其微,对方完全是一幅毫无顾忌的打法,甚至有的时候飞剑斩在了身上,也只是一阵金光闪过便弹开了,连皮都破不了。

        面对这种仿佛金光不坏的对手,杨万山心中头疼之极,他的法宝完全被克制,根本就起不到丝毫用处。而他自己在体魄方面要差了太多,哪里敢让对方近身,最终,只能是不断躲避。

        下方的广场之上,数以百计的门内弟子们都目瞪口呆。

        此时有不少人已经认出了墨居仁的身份,对于这位向来名气极大的墨楼主,大家也很是感兴趣,就连对方独自远游寻找结丹机缘的事情也都知晓。

        如今看来,对方显然是成功了。只是,这成功的实在有点过啊,结丹初期的修为竟然将结丹后期的杨万山死死压制住。

        墨楼主,你这是要上天吗?

        “杨万山,有种与墨某大战一场,向狗一样跑来跑去,不觉得丢人吗……”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竟然敢打我天华楼的注意,还唆使杨雄设局陷害墨某的属下,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不觉得可耻吗……”

        “缺少灵石的话可以直说,墨某权当是喂狗,施舍你一些也没什么,偏偏要来偷,这莫非是你杨家的固有传统……”

        “……”

        对方不接招,墨居仁也没有办法,只能追击的同时不断讽刺辱骂,同时,也让下方广场之上的众人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杨长老在打天华楼的主意,还设局陷害人家的属下,难怪墨楼主暴怒,换成谁也忍不了……”

        无错

        “还以为杨家一方元婴期家族多么尊贵,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至少出现一两个败类也再正常不过……”

        “墨楼主也是真的刚硬的,竟然直接打上门来,丝毫不顾及对方身后的元婴期修士……”

        “怕什么,墨楼主可是涵家的女婿,涵家老祖也是元婴期,还会怕他杨家不成……”

        “……”

        “够给我闭嘴……”无论是墨居仁的辱骂,还是下方此起彼伏的议论,尽都毫不保留的传入到杨万山耳中。

        此时的他心中既愤怒,又窝火。这个姓墨的实在是阴险,这么一嚷嚷,自己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就连家族也会受到影响。

        日后回到杨家,该怎么面对族人,甚至老祖那里也定然会责怪的。

        该死!这么墨居仁实在是该死,自己图谋天华楼的计划都没有开始,对方也没什么损失,竟然将事情做的这么绝,真是十足的该死。

        思索一阵,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手中突然蓝光一闪,却是一副尺许长度的古朴卷轴浮现而出。

        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将其展开,霎时间电光缭绕,却是一副神秘是雷雨图,其上乌云密布,雷电翻腾,栩栩如生。

        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开始念诵起古老的咒语,下一刻,却是直接将其向后抛出。那图卷迎风而长,转眼化作十余丈长宽,正好悬停至墨居仁头顶上空。

        还未等其有所反应,图卷之上的乌云便弥漫而出,向着下方席卷而去。

        墨居仁神色微凝,不用想,这定然时某种古宝,亦或者是其彷制品。总之,从散发而出的惊人灵力可以确定,其威力绝对不低。

        身形极速变换,想要逃出古图的笼罩范围。

        不曾想,一道雷电骤然噼下,正好挡住了他的去路,下一瞬,一道又一道雷电从不同的方向出现,轰击不断,让其应接不暇。

        与此同时,某处方向,竟突然浮现出一根直径足有数尺的巨大雷电光柱。

        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一直到第八根雷电光柱相继浮现,分别按照八卦的方位,组成了一套未知的雷电阵法。

        这一切说来时间很久,其实也不过转瞬之间,阵法形成的一刻,周围电光弥漫,仿佛一处雷电世界,彻底将其困在其中。

        “幻雷图,上古时期有名的古宝‘万雷乾坤图’的彷制品。虽然无法达到‘万雷乾坤图’那般直接蕴含一方雷电法域,但是,却可以布下一座‘八方御雷幻阵’,同样可以将敌人困在其中。”半空处,已经停下的杨万山面带冷笑的望着前方的雷电幻阵,心中无比快意。

        你不是体魄强大吗,不是追着本座四处奔跑吗?又能如何,现在还不是被困住。

        这幻雷图之中拥有的虽然只是寻常的雷电,无法向古宝本体那般蕴含传说中的‘湮灭之雷’。但是,其破坏力却依旧不可小觑,远不是一个结丹初期修士可以抗衡的。

        当然,他也不可能真的致对方于死地。毕竟是同宗的修士,又是分宗这里无数高层重视的宝贝,若是真的要了对方的性命,怕是也没法交代。

        但是,不能杀并不意味着不能教训,至少也要是重伤,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知道杨家不是谁都能够羞辱的。

        也不止是对方,其他人也同样不例外。就如此时,下方的广场之上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尽都面色凝重的望着高空的雷电法阵,眼中无不透出一丝惊恐。

        “手下留情……”却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杨万山的思索。转头看去,却见得一青一白两道遁光由远及近,转眼便飞至近前。

        “王乘风,顾行!”看到飞来的两道身影,杨万山一双虎目不禁眯了起来。

        此二人正是神兵阁的另外两名长老,修为都在结丹中期。另外,两人也是灵兽山分宗五大家族中,王家和顾家的族长。

        “杨道友,可否手下留情,放过墨道友一次?”开口的正是王乘风,王平的祖父。之前正与一旁的顾长老在家族中闲坐,突然接到某位弟子的传讯,得知了墨居仁结丹成功的消息。这本来是大喜之事,却不曾想,对方竟如此冲动,跑到神兵阁和杨万山起了冲突。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结丹后期强者,身后更是有着一位元婴老祖,岂是对方一个初入结丹的修士能够能够招惹的?

        当然,有涵家,有赤灵老祖撑腰,倒是不用担心杨家以大欺小。关键是双方本身的境界相差太大,实力自然天差地别,就这么找上门来,和找死也没什么区别。

        果然,两人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一步,对方已经被困在了雷电阵法之中。如此气势磅礴的法阵,一看就不简单,若是不赶紧放出来,怕是有陨落的可能。

        “此人无理在先,更是污言秽语辱我家族,若是不给点教训,让世人如何看待老夫?如何看待我杨家?”杨万山冷哼一声,显然没有立刻将其放出的打算。

        “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如此辣手,此阵威力这般恐怖,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厄。届时,道友如何向赤灵老祖交代,如何向涵家交代?”王乘风显然有些焦急,言语中透出毫不掩饰的威胁。

        “两位道友放心,这点分寸杨某还是能够把握的,取他性命不至于,只是要稍稍教训一番,也免得他以为突破了结丹期便不知天高地厚,日后再惹出什么乱子。”

        王乘风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听完之后,杨万山心中也不禁一凛。

        这姓墨的在分宗这里的地位还真是不低,背后撑腰的元婴期修士都不止一位,他还真的不能大意。

        不过,让他就此放手是不行的,方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此羞辱于他,必须要给出教训,将失去的颜面搬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