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河图洛仙在线阅读 - 288章 五通

288章 五通

        两日后,丁有福的案子,有了结果。

        同一天,一位姓王的捕头也来了江月楼,携礼而至,拜访江陵。

        “王捕头客气了。”

        江陵下来,见他拎着两只山兔。

        王捕头笑道:“一点野味罢了,江先生也不必客气,说实话,王某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此来,有一疑惑,望先生解之。”

        江陵却反问道:“那丁有福的案子,最后是怎生处理?”

        王捕头道:“不瞒先生说,这事忒也古怪,连县太爷都说为官几十年还是第一次碰见这般案子。自那日丁有福被抓去衙门,还没上刑,那老小子就不打自招了。王某今日此来,为的也是此事,不知先生那日是如何让死人开口的?”

        江陵推说道:“我可没有让死人开口的能力,只是那丁仁死后憋着一口气,我曾听老人言,遇见这般情况只消拍他脑袋三下,便可让他口吐真言,那日也只是歪打正着,连我也没想到会成功,纯属侥幸罢了。”

        王捕头却不信,只道:“倘若衙门也能让死人开口,那一年到头,却是可以少积很多冤案,不少的无头案子也可破了。”

        江陵知他是在打仁义牌,可这事,又哪里是三言两语能教会别人的?

        且若让心术不正者习之,也未必是个好事。

        江陵:“此事,江某也是爱莫能助,不过王捕头往后见着类似情况,却可以试试,说不定也能成功呢。”

        王捕头见他这般回应,心中只能惋惜作罢。

        随后,说起别的话题来:“江先生,可有听过五通之神?”

        江陵稍顿:“这倒是不曾听过,此神,有何说法?”

        王捕头道:“相传此神邪异,爱以人妻为猎,明阳城外的上杨村,这个月已有七名人妻遭了害命。死法奇异,仵作也查不出个因由,我们捕快查遍人际恩怨,也未见与仇者。也是有老者说是五通作恶,这才愈发传为邪奇。

        本以为江先生或是了解,这才提起。”

        江陵略作思忖,竟还有这等邪神?

        王捕头却又道:“就在昨日,有位二八之龄的人妻妙妇刚死,尸体也送往了义庄。不瞒先生说,昨日,我亦用先生那日用过的法子,拍了那少妇头颅三下,未见其开口。

        倘若此妇人能开口,那这案子,便或可解也。”

        “王某有个不情之请,那便是,能否请先生去义庄看看这位少妇?兴许,由先生手拍来,那少妇或可开口也难说。”

        江陵闻言失笑,这王捕头倒是还真开得了这个口。

        登门拜访,为的就是请人去义庄看死尸,这要是换作别人,少不得就要骂他几句。

        江陵:“我来拍她,就能有效?王捕头也莫要说笑了。”

        王捕头叹道:“上杨村,也尽是些可怜之人。先生若能帮忙,还请帮上一帮,此案若能早些告破,说不得也能让很多家庭免于破败。这也算是积大德之举啊。”

        江陵一笑,积不积德他无所谓,主要左右闲来无事,去看看也是无妨:“既然王捕头认为我的手有这般神奇,那便与你走一遭便是。只是话先说好,我可非奇人异士,我的手未必比你好用。”

        王捕头见他答应,喜上眉梢:“不妨事,不妨事,江先生肯去就好。不管行与不行,总归记先生一个情份。”

        喝完茶,二人就从江月楼起身,赶往义庄。

        义庄就设在城外五里坡边近。

        内有存尸,一十八具。

        或是外乡横死者,或是涉及案件未结者。

        若是前者,总归有些身份,这般尸体留在义庄,若后人寻来,还可讨个寄存费。

        若是贫民乞丐,死了便是死了,也没资格留在义庄,多是丢那乱葬岗去,任野狼啃食了。

        而那后者,若案件三年都未了,家人出面,亦可接回去土葬。

        王捕头在前引路,进了义庄,走向的第一具棺材,便是那少妇女尸。

        身上盖着麻布,棺材边熏着檀香。

        掀开麻布一看,果真是个花季少女。

        麻布之下,身由白纱裹着。

        王捕头又指了指前面几具棺材,表示那些尸体,都是在此女之前死的,都是人妻少妇。

        只是那些尸体日子稍久,模样已是恶心,就未让江陵去看了。

        “这身上可有甚么痕迹?”

        “仵作查验,死前确有被人侵犯的痕迹。可除此之外,也再也没有其他证据。”

        江陵看了两眼,这女孩的魂魄早已不在。

        这样的死尸,可无法拍“醒”。

        但为了应付王捕头,他还是拍了三下。

        见无效果,王捕头眼里满是失望。

        又与死者拜了拜,上了香。

        然而,江陵虽然没看见女孩的魂魄,却在女孩的尸体上,发现了一个紫色印记。

        这印记,肉眼瞧不见,只在法眼下,才略有端倪。

        外有一圈,内有一字。

        瞧那字迹,应是个【御】字无疑。

        这印记,含带阴气。

        江陵伸手扫过,也不见此字被抹去。

        王捕头坐与一旁,叹息起来:“实不相瞒,此女算是我远房一亲戚之女,家中独女,今年刚招了夫婿,本是和美之家,却落得这般结果。”

        江陵未言,闭目之下,也忽然发现自己的丹田元池边的洛书之上,又有一处被点亮,一闪一灭,映出五个人头来。

        ‘五个头,果真是五通神么?’

        “王捕头,此女的生辰八字可有?”

        王捕头:“有的,那灵位上就有写着。”

        棺材对面,有一灵位,却是背对着外边。

        江陵:“为何将灵位背对向外?”

        王捕头:“地方习俗罢,她太年轻,受不起。”

        将灵位转过来,那上面果真记载着死者名讳,以及生辰八字。

        江陵默默记下。

        与王捕头说道:“这忙,我帮不了,但若有此女死前的衣物,或许我家的狗,能帮上一点忙。”

        王捕头:“狗?”

        狗的嗅觉,谁都知道胜过人类数倍。

        但狗能闻气味,却很难让它懂人的意思去帮忙破案。

        江陵这般说了,王捕头也不好拂他面子说让狗来帮忙就是儿戏:“此女身前衣物留在家里,江先生既这般说,那我择空取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