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风从红河来在线阅读 - 第49章 三个人的话,就只需要一天就行

第49章 三个人的话,就只需要一天就行

        第49章三个人的话,就只需要一天就行

        阿彩靠在病床边就这么自顾的说着,就像是父母两谈心似得。

        阿彩把心底的话全说了出来,以为父亲昏迷着,听不到自己的话,她不知道的是,她靠在病床边上的时候,李长顺就睁开了眼睛,她的一番话也清楚的听到了。

        马艳梅走的快,回来的也快,匆匆跑回家把电磁炉关掉后,她就折返回了卫生室。

        “李长顺?”

        马艳梅在李长顺耳边念叨了好一会儿他的名字,以往是彼此置气的时候才会这样称呼,马艳梅被李长顺昏迷吓到了。

        “我听到了,你怎么那么唠叨,像个花喜鹊一样了,叫喳喳的,烦死了。”

        在马艳梅念叨了好久后,李长顺终于出声了。

        马艳梅听到李长顺的声音,忍不住伸手在他胸膛上捶了一下:“你这老家伙,可把我吓坏了,你吓唬我一次还不嫌够吗?还要吓唬我多少次……”

        李长顺没有多说,只是盯着天花板,嘀咕了一句:“想吃腊肉,还有香肠……”

        “你……”

        马艳梅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

        阿彩看到这一幕,连忙出声:“妈,你在这里多陪着一下爸,我先回去做饭。”

        说完,没等回复,阿彩就转身跑了。

        李长顺望着阿彩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马艳梅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忍不住数落了一句:“看看,你总是板着个脸,把闺女都吓跑了。”

        李长顺当即反驳了一句:“我哪里板着脸了,我不是一直这样的吗?我刚刚可没有对她摆脸色了。”

        “还说没有,那你笑一个会死啊!”

        李长顺无奈,望着身边的马艳梅,僵持了片刻才嘀咕了一句:“我还不是不舍得我们家阿彩吃苦,我们老了,吃点苦无所谓,她还小,一门子的心思扎在土地里?折腾个一天两天的图个新鲜劲不觉得累,这要是一直坚持下去,有几个受得了?”

        阿彩回家后,煮了饭,做了香肠和腊肉,都是按照父亲喜欢吃的口味做的。

        当晚,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难得的和睦。

        自从阿彩执意留下来的时候,这还是头一次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坐在一起吃饭。

        马艳梅见状,一个劲的给父女两人夹菜,一下香肠一下腊肉的,一下子父女两的碗里都装满了。

        阿彩连忙从碗里夹了一半给母亲:“妈,你也吃,我们一起吃。”

        马艳梅望着碗里的肉,听到那句一起,乐了。

        “嗯,我们一家人一起吃!这肉可真香呢。”

        阿彩望着笑起来的母亲,还有低头一个劲吃肉的父亲,这和谐的氛围,她一点也不想打破,只希望能够更加持久一些。

        翌日。

        阿彩去了地里,今天要继续圩田,原本的田地里长满了杂草,得先把这些杂草除干净。

        阿彩早早的就先到地里,母亲留下来做早餐和中餐,做好了会留给父亲一些,剩下的打包带到地里,忙碌到中午,就在田埂边吃。

        阿彩用镰刀除草,镰刀的使用是有讲究的,小时候她看父母使用过很多次,虽然会使用,但技术始终不娴熟,割草的时候动作有些笨拙,搞了半天才除去了一小片。

        看着满满一大片的杂草,阿彩感叹,这全部弄完,恐怕要两三天吧!她还答应陪张婶一起送巧妹去市里上高中。

        和巧妹约定好了要送她去上大学,如今她不走了,就附送一个小梦想,她先陪张婶送巧妹去上高中,然后等巧妹考上好大学,她亲自送巧妹去,不管哪里,她都送。

        阿彩坚持割了片刻,头上的汗珠都下来了。

        她停下动作,伸手擦掉了额前的汗水。

        看着满地的杂草,忍不住感叹了一声:“你们根扎得可真深,但再深,我也会把你们扒光的,就算花费三天时间,我也要把你们全部除掉。”

        “三个人的话,就只需要一天就行的。”

        听到声音,阿彩不解的回头,就看到母亲马艳梅站在面前,更让她惊讶的是,不仅母亲,就连父亲都在。

        李长顺换上了下地的衣服还有胶鞋,裤腿都已经挽起来了。

        “你们……”

        马艳梅见阿彩呆愣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你爸说呀,他这腿好的差不多了,得多活动下这样更容易好呢。”马艳梅说着,还不忘朝阿彩眨了下眼睛示意了下这话里有话的意思:“你爸说,就你这小胳膊干活,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好呢,所以我们就来帮你了。”

        “哪来那么多话,罗里吧嗦,还不赶紧干活。”

        李长顺没搭理人,手撑在田埂边,纵身一跃跳下了田里,动作虽然没有以前麻利,但干劲十足。

        阿彩望着父亲这般,想要上前,被马艳梅拦住。

        “你爹就那性子,你一个人这么折腾,他心疼的不行呢,他自己坚持要来,还拿我当借口。”

        阿彩望着父亲在忙碌的身影,轻轻应了一声:“嗯,我知道,谁叫他是我爸呢。”

        阿彩也抓紧干起活来,这地里再忙碌几天,圩田好,等缓和个几天,就可以按照预期的一样,放鱼苗了。

        鱼苗她已经定好了,李墨已经联系到了卖家,等一切就绪,就亲自开车过去拉苗。

        五叔放牛路过田边,看到地里忙碌的一家子,忍不住皱眉。

        “这长顺也跟着闹腾起来了,这是怎么了,我觉得那丫头说的也挺有道理的,这田里养鱼说不定能成,他们搞出来的菜地涨势挺好的,这说不定成成呢!”

        “叽叽歪歪什么劲,放好你的牛吧!”五婶推搡了五叔一把,不满的嘀咕了几声,径直往前走去。

        “你这婆娘……咱就……”

        五叔无奈,也只好拉着牛赶紧往前走。

        ……

        鱼苗顺利的放入了田里,阿彩站在田边,看着小鱼儿顺着水在稻田里肆意的游开,那一刻,悬着的心算是落了。

        鱼苗下了水,并不能就此大意,在这期间阿彩已经查阅了很多资料,水里的溶氧,水质,还有鱼儿后期的管理都需要经验,光从记录的资料来学这还远远不够,他们每一天所见所得的都是经验,每一样都非常之宝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