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风从红河来在线阅读 - 第22章 站在门外,静静守候

第22章 站在门外,静静守候

        第22章站在门外,静静守候

        “孩子家爹,你可不能有事!”

        “我们家阿彩那么有本事,给我们长脸呢,她即将要出国工作,十里八乡的就她一个孩子有这本事,我们还要看着她衣锦还乡呢,我们还要看着她结婚生子呢。”马艳梅握着李长顺的手,靠在床边,轻轻的在李长顺耳边念叨着。

        阿彩回来,看到病房内的母亲,她并没有马上进去,她害怕自己的出现打扰到母亲。

        她站在门外,静静的守候着。

        ……

        李长顺在第二天早上苏醒了过来,苏醒过来后,他盯着屋顶看了许久,才嘀咕了一句:“我的羊?”

        马艳梅看到李长顺睁开眼睛,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可是这还没有哭出声,被李长顺这么突然的一句给整的直接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你这家伙,你可把我吓死了,这个时候还开什么玩笑。”马艳梅伸手推了一把李长顺,然后扑到床边哭了起来。

        “唔……”

        李长顺闷哼了一声。

        马艳梅一听声音,慌了,立马紧张的站起来追问是不是她碰到李长顺的伤口了。

        李长顺望着身边紧张的马艳梅,还有一旁的阿彩,缓了一会儿才出声:“我这是……把自己……摔进了医院啊!”

        从李长顺的口里,阿彩明白了父亲当时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原本他到山坡上放羊,那片山坡野草和野果都多,李长顺在放羊的过程中看到了野果,想着阿彩爱吃这野果,就决定摘一些带回家去,心思全在野果上,没注意脚下栓羊的绳子,这一绊之下,整个人便摔下了山坡撞到了石头上,这才出了事。

        马艳梅听了缘由,哭的更加难过,这幸好人救回来了,要是人没了,她也不想活了。

        “爸,我以后再也不吃野果了。”阿彩得知父亲竟是为了让她吃上野果,才弄成这般,越发责怪自己。

        “阿彩,都怪爸自己太笨了,我这不是没事嘛。”李长顺努力的挤出笑容,面对身边陪伴的妻女,他笑了起来:“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我们家阿彩有出息了。”

        阿彩拉住了父亲的手,感触到父亲手心的老茧,她将手握得更紧了些。

        父亲辛苦了半辈子,从她记事起的那一刻,父亲和母亲就和土地打交道了,如今,手上都起了那么厚的茧子,她能理解父母心底的喜悦,大梨树村的人,祖祖辈辈都和土地打着交道,即便小有成就的人也都是出去打工做生意,赚到一些钱,而她,通过努力走出了乡村,到了大城市,到了国外,这是大梨树村从未有过的。

        感触着,阿彩想起她从市区取了护照回家,父亲还没来得及看看她的护照呢。

        “爸,你赶紧好起来,等你出院了,我还等你亲自送我去车站呢。”

        当初就说过,待阿彩离开大梨树村出国的时候,村长要亲自开家里的面包车送她到市里去做火车,还要在面包车的车头上挂上一朵大红花,这样才显得喜庆,也好让别的人看看,看看他们大梨树村出来的金凤凰有多厉害。

        李长顺住院,阿彩和母亲在一旁照顾,蒋主任他们得知了情况,也来看过,还带来了慰问品。

        村长处理完事情之后,二度来了医院,巧妹硬要跟着村长一起过来,拎了一篮子的土鸡蛋,都是她每天蹲在鸡窝里守着鸡下的,希望长顺叔赶紧好起来,早点回村里。

        “阿彩,这是阿山,阿林还有我,我们三个凑的,我们比较直,不懂得买什么合适,你拿着给叔买点东西吃,想吃什么尽管买。”

        阿彩没想到李墨也会跟村长他们一起坐车过来,同时他还给她塞了一个信封,信封里厚厚的一沓东西,是什么,她已经猜到。

        “墨哥,不用的,你们这么关心我爸,我很感激了你们……”

        没等阿彩说完,李墨直接抓过她的手,将信封塞到她口袋里,然后退到了村长身后:“我是带着任务来的,如果东西你不收下,回去了阿山和阿林他们也不会答应的。”

        李墨解释,村长的面包车拉了很多东西,都是村民们自发的准备请求村长带过来的,他和巧妹两个人是挤着坐过来的,李长顺这一摔,伤得那么重,大家都念着他好呢。

        阿彩见李墨站那么远,这里还是医院走廊,旁边都有其他住院的病人,他们再谦让下去也不好,只得先将信封收了起来,打算回去村里以后,再给墨哥,阿林,阿山他们一一送去。

        “长顺,你的羊一只也没少,你住院期间家里的事张婶和老五他们都会去帮你打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养好伤,早点回去村里,大家伙儿都等着你呢。”

        “我啊,老了……这老骨头不经摔了,要是换做年轻的时候,这一摔,顶多在家休息几天也就没事了。”李长顺靠着枕头感叹了一声。

        马艳梅听到他这么说,立即反驳了他几句:“瞎说什么呢,人自然是要健健康康的才好,说什么摔不摔的,以后不许再给我提,你要是再说我和你急。”

        “好,好,好,我不说还不行嘛!看你生那么大气做什么,都这把年纪了,别总是生气,生气就不好看了。”

        听到李长顺的话,马艳梅没好气的笑了,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不好意思让病房里的其他人见到,偷偷背过身子擦了眼泪。

        “好了,长顺没事就是最好的,既然到市里了,就让我来做一次东,一起出去吃个饭。”蒋主任站起身,朝众人说道。

        村长也跟着附议:“一起出去吃点,这几天阿彩和长顺嫂照顾长顺,也辛苦了,都没好好吃饭和休息。”

        “这个得我来,你们大老远的跑来看长顺,理当是我们来请。”马艳梅说着,立即起身抓过一旁的布包引着几人要走。

        “妈,你陪他们多坐一下,我留下来照顾爸。”

        阿彩出声,她话才说完,巧妹就凑上前笑眯眯的道:“阿彩姐,你和婶都过去,我留下来帮忙照看长顺叔,我来之前还吃过东西的,我不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