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80章 感情悄悄升温

第80章 感情悄悄升温

        萧澜亭薄唇微动,道:“至少四十分钟。”

        声音清润温和,听不出什么不愉快的情绪。

        沈知意恢复笑容,心想自己刚才肯定是想多了。

        他无缘无故,怎么会生气。

        她放下心,随意闲聊两句后,状似无意一般问出缠绕在心中许久的问题:“澜亭哥,    术法解除后,你真的要跟紫山师父去修行了?那公司怎么办?”

        后面那句,纯属遮掩。

        萧澜亭目视前方,面色淡漠,几秒后,道:“交给你哥。”

        好扎心的回答!

        “你不觉得遗憾?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

        “不遗憾。”

        这次的回答很迅速。

        沈知意嘴角瘪瘪,    感觉这辈子要嫁不出去了。

        不过,她很快就振作起来。

        只要她能成功把那个墨玉仙人给收了,    就能获得跟正常人一样的寿命时长,到时候,她在慢慢追求他。

        他到哪里,她也跟着到哪里,做一对现代侠侣。

        嘿嘿。

        沈知意越想越觉得那样的生活也很美好,笑容不禁浮现,几分痴傻,几分可爱。

        萧澜亭像刚刚无数次一样,用余光扫视沈知意的表情。

        笑得跟个小傻子似的,她在想什么?

        强烈的灯光忽然打过来,紧跟着是叭叭的响声。

        一辆车快速开到他们的车头,将他们拦下。

        沈知意迅速从美好的畅想中回神,定睛看向前方从车上下来的人。

        陆丞!

        他走到车门边敲萧澜亭的车窗,询问情况。

        沈知意为了避免麻烦,立刻把脑袋缩紧脖子里,扭头面向窗外。

        她觉得奇怪。陆丞不是早就去仙人的老巢摸情况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澜亭降下车窗,微微侧脸抬头往上看。

        “你好,洛川城刑侦队陆丞。”

        他展示证件,    嘴上照例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萧澜亭目光在他的证件照上停留数秒,眼神晦暗不明。

        陆丞直言:“现在是特殊时期,车辆不得进入。”

        他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刚打完电话的警察就过来说道:“走吧,上头已经下来命令了,这件事不归我们管了,而且既然这是从大道进来的车,肯定是门卫放行的,既然是门卫放行,那就是徐先生要见的人。这儿是人家的地盘,我们哪有拦人之理?”

        陆丞拂开他的手:“这件事太奇怪了,刚查到一点头绪就让我们收队,那些失踪的学生怎么办?”

        说罢,他扭头对萧澜亭道:“先生,这里不安全,请你原路返回。”

        “让开。”

        萧澜亭没有看他,眼神冷漠,盯着车子前方。

        另一名警察忙说:“行了,陆队,    收工了,你就别想太多了,下班回家洗澡睡觉不香吗?这件事已经不归我们管了,要是让上头知道,有你好果子吃。”

        陆丞道:“你自己回去。”

        他忽然走到侧边的车窗敲了敲。

        装死中的沈知意听到动静,不由得掀开眼皮瞄一眼。

        啊哦,好像被发现了。

        陆丞面对她时,少了一份疏冷感,语气里透出一份很自然的亲昵。

        当沈知意打开车窗,就听到他劈头盖脸一句:“我不是让你回去了吗?你又回来做什么?”

        “陆队长。”

        范筱卿的声音盖过来,透出无尽的虚弱。

        沈知意心惊,立刻回头查看。

        范筱卿露出严重的疲态,面容枯老,接近一个老太太的状态。

        她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路灯灯光照亮她的脸,吓了陆丞一大跳。

        “陆队长,你想看着死吗?”范筱卿问。

        陆丞眼神里充斥着震惊,久久不能接受面前这一幕,甚至出口的声音也变得嘶哑。

        “沈知意,你们遭遇了什么?!”

        沈知意无奈,避免另一个警察听到,就解开安全带,从车窗里探出身子,附在他耳边低语解释了几句。

        从萧澜亭的角度看这个姿势,亲密无间,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恋人关系。

        他道:“坐好,出发了。”

        沈知意听到低沉的男声,立刻把身子缩回去,对陆丞交代一句:“算了,反正你也管不到,就当不知道这些事吧。”

        车头前面的车子已经让开了,她一坐下,萧澜亭就要发动车子。

        就在这时,陆丞拉开车门坐进来。

        “我陪你们一起去!”

        他现在已经完全接受所谓封建迷信的说法,不解决这件事,难以平复心头的不甘。

        萧澜亭蹙眉。

        沈知意道:“筱卿快不行了,快走。”

        大事为重,车子以最快的速度朝目的地开去。

        路上,陆丞说了他的遭遇。

        “本来我和几个队员的确快要赶到玲儿给的路线的终点,但还没开始侦查,就接到上头的命令,说这件事已经不归我们管,让我们收队。六个人还没见踪影,突然收队,绝对不简单,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沈知意回头问他:“所以就算没碰见我们,你也打算继续调查?”

        陆丞目光一碰上她,就变得柔和几许:“嗯,你说得对。”

        说话间,他眼神不住地打量驾驶座上的萧澜亭,问道:“这位是你哥哥?”

        沈知意:“不是哥哥!是……”

        男朋友。

        她吞下最想说的三个字,幽幽地瞥了眼萧澜亭后,道:“我老师。”

        那一刹,车子刚好开过最昏暗的区域,黑暗完全吞没萧澜亭秒变阴沉的脸色。

        沈知意没滋没味儿地说出这几个字,然后又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终有一天一定会成为我男朋友。

        不对,男朋友未免太没追求,她要追求的是老公。

        她想得入迷,盯着陆丞不由自主地说出两个没过脑子的字:“老公。”

        在她脑子里,这一声儿只是为了着重强调心里的决定,而在陆丞眼里,这两个字无疑让他吓了一大跳,身体里的血液顷刻沸腾起来。

        他露出了与他平日形象大相径庭的表情——诧异透着腼腆和无措,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挠了挠后脑勺,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脸红无比,扭头看窗外的景色转移注意力。

        而沈知意全然没注意到这些个细节。

        她依旧沉浸在和萧澜亭的婚后生活的美好畅想里,喃喃着“老公”两字,转过身去,对着车窗前微笑,发呆。

        直到一瓶冰凉的水丢到她怀里,冻醒她的思绪。

        萧澜亭毫无温度的声音传来:“我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