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76章 已经死了

第76章 已经死了

        电话里传来激动的声音,沈知意知道,这件事已经不是她想管就能管的了。

        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警方的人占领。

        范筱卿虽然担心队友的安危,却也不想让沈知意去冒险,所以对陆丞的安排很服从。

        三人从大道返回,往游客区走去。

        游客区里有观景车,    下山只用了半小时不到。

        到了景区门口,陆丞教育她们两句后,就放她们离开了。

        随后跟赶到的队友商量救人的事情。

        范筱卿去洗手间洗干净脸上的新娘妆,出来就看到沈知意坐在凉亭里看手机。

        “你在看什么?”

        “酒店房价。”

        “嗯?”

        范筱卿惊奇:“你要在这里住?”

        她看到酒店的名字,不是别处,正是游客区山顶上的酒店。

        “景区半小时后开放,我们在山上住一晚。”沈知意道。

        范筱卿不理解:“可是陆队长不是让我们回去了吗,要是让他知道……”

        “我们作为游客留下来观光,跟他办案没什么关系,    他们主要在禁区活动。”

        “可是我们留下来干什么呀?你真的只是为了看风景?”

        沈知意眼神深邃,嘴角勾起一抹笑,轻声道:“拍几个视频素材,这几天不直播,粉丝们意见很大。”

        “噢噢,原来是这样,那你要不要直播呀?”

        沈知意也在考虑当中。

        她先前已经跟萧澜亭说过这个假期都在家里不出去,如果直播的话,不是露馅儿了吗?

        剪视频不一样,剪完了她可以找其他时间发出去。

        “嗯……再说吧。”她道。

        说罢,她看向范筱卿的脸。

        她没告诉范筱卿自己留下来的真实目的,怕吓着她。

        录视频,只是借口而已。

        半小时不到,游客区就重新开放了。

        沈知意和范筱卿两人搭乘观光车直接往酒店上去,抵达较高点的时候,有人惊呼一声,她们扭头望去。

        远远的就看到隔壁禁区的围墙旁边围满了警察,    情况不妙。

        “听说已经找到一个人了,还有六个人没踪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问那个找到的人啊,他们不是一伙的么?”

        “难说哦,七个人只找到一个,说不定那六个就是被那个人杀死的,类似的事情还少吗?”

        当事人范筱卿:“???”

        她的腮帮子气得鼓起来,强忍着脾气没发作。

        也许是气晕了,腮帮子莫名有点疼。

        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却从脸颊上搓下来一层不明皮质物。

        像风干的皮。

        “知意,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受伤了。”

        沈知意只看了一眼就转开视线,将她的衣领拉起来,道:“没事,一会儿到酒店了就好好休息。”

        她的眼神平静如水,使得范筱卿安心不少。

        然而,她并不知道,在她转开脸的刹那,沈知意的眼神沉了沉。

        办好入住手续后,    沈知意就让范筱卿卧床休息一阵。

        范筱卿看时间不早了,摸着肚子奇怪道:“为什么我觉得不饿啊,    奇怪,    这个点该吃饭了,我从失踪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

        沈知意给她拉上被子,“饿的时候再叫送餐服务,这家店24小时都有吃的。”

        她的话让范筱卿安心,“多亏有你宝儿,要不是你,我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沈知意的眼神晦暗不明,盯着她的脸,道:“你有什么就叫我,千万别出去,也别叫人进来。”

        “为什么啊?”

        沈知意道:“我是为你好。”

        这句话听得范筱卿很懵。

        “躺一会儿吧。”

        沈知意说完,就走到床尾的椅子上坐下,像是要守着她睡觉。

        父亲沈安行的电话在这时打来,询问她的情况。

        她走到阳台上报平安。

        父亲松了口气,却道:“你哥哥不知道怎么回事,电话里的声音特别虚弱,我很担心他,但他又不让我见,你有时间就给他打个电话。”

        “嗯,我现在就就打。”

        沈知羡这几天确实很奇怪。公司也不去,又很忙。

        到底在忙什么?

        电话在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接通,紧接着是一道沉重的呼吸声传来,伴随着嘶哑的男声:“丫头,你不在家里对不对?”

        这声音就跟被吸干了阳气一样。

        沈知意略过平时开玩笑那一环节,直接跟他说:“我跟筱卿出来玩儿,出了点事情,我自己没办法解决,你来接我。”

        “你怎么回事!”

        沈知羡的声音总算有了点力气,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貌似在起床。

        不一会儿,他道:“我现在不方便出门,你在哪里,我让人去接你。”

        “洛川城白灵山酒店。”

        话音刚沉下,那头便是一阵漫长的寂静。

        “有问题?”她问。

        沈知羡道:“你们出什么问题了?能自己下山回家吗?”

        沈知意反问:“你的意思是不来接我们?”

        她直接说:“筱卿不舒服,我生理期痛经,也不方便走动。”

        沈知羡发出悠长的叹息,道:“把房门号告诉我。”

        总算上钩了。

        沈知意乖乖地把房门号告诉他,然后就挂掉电话。

        她现在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沈知羡被脏东西缠上了。

        必须把他引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

        房内传来尖叫声,沈知意并不意外,只是叹了口气。

        她快步走进洗手间内,将蹲在地上抱头哭的范筱卿扶起来,拥抱安慰:“别担心,我会救你。”

        范筱卿颤抖着哭泣,看向镜子里脸皮成块掉落的自己,嘶哑着声音哭喊:“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对不对?!”

        她的皮肤死气沉沉,脸皮一搓就掉,痛觉也在渐渐消失,眼圈凹陷,仿佛下一秒就会露出白骨。

        “知意,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知意道:“你现在的情况很特殊,处在将死边缘,只有回到棺材里才能恢复正常人的容貌,否则就会慢慢消失,变成一具白骨,但回到棺材里,你就会彻底失去还阳的机会,被人带入阴间成婚。你现在还能讲话,是我暂时用符力将你的神识召回,但只要你离开她超过一定距离,我的术法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