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69章 名场面:社死现场

第69章 名场面:社死现场

        沈知意刚想解释说是保镖,突然想到这么说的话,可能会让二老担心。

        于是就只好装傻带过,为他们开门。

        “车内热,先下车吧。”

        两人下车。

        萧忆年道沉眸思索,一言不发。

        秦岚却热情地很,抓着沈知意问:“同床了吗?”

        沈知意摇头。

        范筱卿也是个激动的性子,    主动交代:“我觉得快了呢,毕竟是萧老师暗恋的知意。”

        二老同时惊讶。

        “我们家澜亭暗恋知意?”

        范筱卿:“嗯!他为了追知意,特地去我们学校做老师。”

        秦岚点头,“难怪啊,难怪他忽然去做老师。”

        萧忆年心情复杂。

        四个人走到门口。

        沈知意刷指纹开门。

        “澜亭哥回家迎客去了,不在家。”

        秦岚:“回家?”

        她看看丈夫,又道:“没回啊,他就在这边。”

        话音一落,他们就听到从后庭传来的吵闹声。

        “怎么回事?”秦岚嘀咕一句,便拉着丈夫从小径走过去看。

        沈知意跟随。

        吵闹声越来越清晰。

        沈知意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惊呆。

        她师父在这里!

        后庭花园内。

        萧澜亭和两位师父围坐在圆桌前。

        两个长辈吵得面红耳赤,而他只能无奈地捏捏眉心。

        青山冷哼:“靠不住就是靠不住!小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每次修行到关键时刻就去拉屎,没想到年纪大了更加不中用!居然在徒弟生死时刻跑去拉屎!”

        紫山跳上椅子怒喊:“本来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就算我去解手也不碍事!谁让你的好徒弟擅闯私宅,误入我的法阵当中?我还没怪她扰我计划呢,你倒怪起我来了?”

        “嘿呀!”青山撸起袖子,指着他的脑门怒斥:“生死同体术那么重要,你非要在那个时候去拉屎吗?而且,那房子是个废弃的宅子,你非要去那里做?我徒弟是探险主播,她就是到处去走的,你能怪她?呵呵!”

        紫山:“呵呵!反正现在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你我的徒弟生死同系,我徒弟还得受累去保护她,    你算是捡了个大便宜了!”

        “我呸!”青山呸出一口唾沫星子,    “你个老不要脸的!要不是我徒弟善心大发,在关键时刻把你徒弟送去医院并且输血给他,他早就成为你手底下的冤魂了!”

        “我都说了事情在我掌控之内,本来要给他输血的人是我,是你徒弟自以为是乱救人!”紫山跳脚。

        两人吵得气喘吁吁,终于停战数秒,大眼瞪小眼。

        缓一会儿,青山问:“现在我徒弟以为你那徒弟暗恋她,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紫山:“多大点事儿啊,跟她说清楚就行了!”

        本来他们是打算不说的,因为他们以为沈知意是个普通人,不能理解。

        但既然也是同道中人,就没这个忌讳了。

        青山却道:“早不说!现在我徒弟以为你徒弟喜欢她,整日自嗨,硬是把自己说服了,说自己也喜欢他,要对他好,    假如你现在去说清楚,    不是故意伤她的心?”

        “那也没办法啊!我徒弟又不可能谈恋爱!”紫山切了一声。

        青山愣住,    “为什么不能。”

        这下,    他的目光朝萧澜亭看过去。

        萧澜亭脸色不太好。

        他看向青山,“您的意思是,她对我的好,是以为我暗恋她才产生的?”

        青山点头:“是的。”

        男人眼底的光芒暗下去。

        缓了一秒,道:“我答应过师父,此劫一除,就要潜心修道,不会沾染任何世俗之事。”

        紫山骄傲地捻须微笑:“没错,他要去除一切杂念,跟我修道,所以你那个徒弟,就别来叨扰他了。”

        “啊呸!哪儿来的规矩?谁规定修道就不能结婚?除非你徒弟对我徒弟没那个意思,不然,这根本不是借口……”

        “师父。”

        清冷的嗓音传来。

        三个人回头。

        萧澜亭一眼便看到站在人群中的沈知意。

        她的脸蛋上充满了无措、慌张以及茫然。

        沈知意目光闪烁,压根不敢和那道目光对视上。

        她只好盯着青山看,“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吗?我们回去说吧。”

        她扭头对萧澜亭父母笑道:“伯父伯母,我们先走了。”

        她闷头往前走,脚步飞快。

        这种羞死人丢死人的感觉,让她想挖个地洞将自己原地埋葬!

        什么暗恋啊,搞了半天,是她自作多情!

        人家根本也没承认过喜欢她,是她自己自嗨自以为是。

        日后,恐怕再也无法平静地面对他了!

        尤其是想到她经常臆想与他的婚后亲密生活,就更加觉得羞耻丢脸。

        啊啊啊啊——

        终于跑到外头,她松了口气,但那种想钻进地缝里的羞耻感还是无比狂烈地包围着她。

        不一会儿,后头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筱卿,你说我日后该怎么面对他啊,太丢脸了……”

        “一场误会而已,没什么不能面对。”

        低沉的男性嗓音传来。

        沈知意头皮发麻,猛然回头,对上萧澜亭俊雅的脸。

        羞耻感将她原地击杀,砍成无数个碎片!

        现在认真看他,果然发现端倪。

        他看她的时候,没有粉红色的色彩,跟看别人没什么不一样。

        脸色淡淡的,人也很静。

        只不过是出于阵法保护,才不得已靠近她。

        她以为的甜蜜,都是她自以为是的粉红滤镜……

        他忽然往前走了一步。

        她猛然往后退去,尬笑:“对不住,我实在没想到你们是在做阵法,我以为你真出事了,才送你去医院的。”

        “已经过去了。”他皱眉,对她这种突然的疏远感到很不爽。

        沈知意道:“那,我是和你绑定的人,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我能活到一年后的,你放心,你放心。”

        她现在的寿元已经攒了一年多了,足够她安然度过他的危险期。

        “沈知意。”萧澜亭眉心紧蹙,“你……”

        “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走人!你放心,你放心,我绝不会拖累你,抱歉,抱歉。”

        她尴尬死了,一看到他的脸,就尴尬地想抠脚指头。

        天啊,她还让全校师生都以为他喜欢她!

        她想退学……

        萧澜亭盯着女孩跑远的背影,目光渐渐蒙上一层意味难言的情绪。

        果然,只是误会一场。

        连她对他的喜欢,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