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偏袒

        十点出头,沈知意跟在萧澜亭的脚步后面走进华盛公司里面。

        他很忙,身边也有特助跟着汇报行程。她就默默站在一边看着,没打扰他。

        大家都在准备五分钟后的会议,气氛紧张。

        沈知意一个局外人,百无聊赖地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往外看。

        后头响起轻微的“啪”声,她回头,    就看到一本书——《超级金讲高等数学》。

        她:“……我现在是保镖,不是学生。”

        萧澜亭道:“好好写。”

        “……”

        虽然她很喜欢他,可是这点能不能改改?

        以后结婚了也逼着她学数学可不是个好事情。

        抱怨归抱怨,反正也没其他事情做,她就抓起笔低头做题。

        神奇的是,经过昨晚给两个基础差的学弟辅导后,她今天无师自通,    一路通畅地往下写,才六分钟过去,    选择题就已经搞定。

        换在之前,是万万不可能的。

        看来要想学习好,得先有个学习的心思才行,不然其他再努力,都是白搭。

        她正感叹着,门忽然被人推进来。

        她抬头就跟沈婉君高傲的眼神撞上。

        进来后,沈婉君没说话,以一种十分阴阳怪气的眼神打量她,眼中的轻蔑快要溢出眼眶。

        沈知意面无表情,低头继续往下写题。

        人不说话,她也不必要当回事,当成空气忽略就好。

        沈婉君不太能沉得住气,很快就哼了声。

        “来公司写作业,以为人家会觉得你是个好学生?”

        “……”

        “大家只会以为你虚假做作,醉翁之意不在酒。”

        “……”

        沈知意写完一道题,默默翻页。

        她的沉默狠狠地打击了沈婉君的气焰。

        自知再说下去也没意思,    她板着脸转头离开了这里。

        走到外头,她越想越不甘。

        没理由她会输给一个山上来的村姑。

        想了想,她搭乘电梯往下走,回到自己的部门内。

        目光找寻几秒后,她将一个双目茫然的实习生招到跟前。

        “小张,我给你发了个文档,那是待会要用到的重要资料,你去打印出来,然后送到总裁办公室给总裁助理翻译成英文,让她尽快搞定,大家开完会后就要用了。”

        实习生小张第一次接到领导给的任务,兴奋地点头应下。

        “好的!”

        小张迅速去把文档打印出来,然后上三楼。

        今日的三楼,比往常要安静。

        她走到总裁办门口,敲门。

        正沉浸在题海中的沈知意听到敲门声抬头:“请进。”

        面前是一个青涩的工作人员,表情肉眼可见的紧张。

        沈知意看了她两眼,就道:“呃,你们总裁去开会了,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吧。”

        女员工疾步走进来,    将一叠资料放在她面前:“请尽快翻译成英文,    总裁开完会就要了,迅速。”

        她说完就撤了,剩下一脸凌乱的沈知意。

        她翻开密密麻麻的文件资料,表情逐渐垮掉。

        这哪儿是保镖呀,分明就是补课……

        另一边,沈婉君抱着资料走进会议室,落座开会。

        会议二十分钟结束,距离十点半还有五分钟不到。

        秘书向萧澜亭汇报:“总裁,文特森一行到楼下了。”

        “立刻请到会客室。”

        “是。”

        沈婉君作为产品设计师,一同前往。

        进入会客室没多久,特助匆匆来报告萧澜亭:“萧总,有一部分资料没准备完全,还没翻译好,就是温蒂负责的那部分。”

        沈婉君茫然:“不会的,我很早就把资料交给手下送上来了,她说送到总裁办了,我问问她怎么回事。”

        没一会儿,小张就上来了。

        看到几位高层凝肃的脸,她几乎要吓哭了。

        “我把东西交到总裁办里面了,里面的小姐也接了资料,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翻译好……”

        温蒂扶额:“你做事怎么那么粗笨啊,这种紧要的事情怎么可以出差错?你应该盯着才对!现在好了,客人已经到了,翻译资料没准备好,你让他看什么?”

        小张眼底滴答滴答地掉泪:“对不起。”

        温蒂深吸一口气,看似无奈,扭头对萧澜亭道:“其实也不能怪她,她是新来的实习生,不认得公司里的人,刚才她误以为沈知意是你的特助,所以就交给她了,也说明了这是一会儿要用到的重要资料,我不明白,为什么沈知意会……”

        她叹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旁边的人听到她的话后,不由自主地往下嘀咕:“实习生不懂,沈小姐应该很清楚这种东西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处理,她怎么没说呢?”

        矛头一下子指向了沈知意。

        刚好她走到门口敲门。

        她的视线自动忽略所有人,直直地看向萧澜亭,顿时满面春风,笑了:“我来送资料的。”

        经过她的紧急加工,总算全部翻译完成!

        她把资料直接递给萧澜亭。

        却看到萧澜亭旁边的秘书一脸叹气。

        刚才这秘书去看过她翻译,看了两眼就跑出来了,害得她要亲自过来送。

        萧澜亭往下浏览,淡定从容。

        沈婉君凑过来看了眼,惊呼:“天啊,这翻译的是什么东西啊,一堆口水话,专业术语全都没翻译正确。”

        秘书道:“沈小姐,这种事情其实要交给我们来处理的。”

        沈知意的英文自认还行,但这篇东西太多专业术语了,一个个去查时间来不及,她只好根据自己的理解翻译出来。

        她当时没想那么多,以为是萧澜亭的作业。

        看目前的情况,她知道自己好像捅了个篓子。

        她道:“没关系,可以现场翻译。”

        沈婉君严肃:“你以为是你们学生会那些儿戏的活动?文特森是我们的大客户,我们准备的不周全,他能看到我们的诚意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行为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多大的损失?”

        一番话光明正大地训出来,沈婉君觉得痛快极了。

        萧澜亭听到这些声音,眼神微冷。

        “现在就去翻译,一会儿再送进来。”他将资料交给秘书。

        秘书点头,急匆匆走出去。

        沈知意望着他清冷如霜的眼眸,道:“对不……”

        “你做得很好,别在意,去玩吧。”萧澜亭淡淡道。

        众人惊掉上中下巴!

        ——

        (宝贝们,求投票!月票推荐票投投投!这本书的生死存亡靠你们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