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求助

        就在香薰蜡烛灭掉的刹那,用头撞门的男人也在一瞬间恢复痛觉,疼得往后弹。

        随后,整套房子都安静了。

        沈婉君惊魂未定,迟疑地往门口那边靠。

        便看到文特森一脸迷茫地打量自己和周围。

        直到看到她,才出声:“温蒂小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温蒂此时感觉手脚冰凉,什么话都说不出,仿佛屋内充满了凉飕飕的阴风。

        她转动僵硬的脖子,定定呆呆地看着地上的香薰蜡烛,感觉世界观,崩塌了。

        她火速逃离那里,回到自己的车内。

        好久之后,她打开某音追更裴丹的视频。

        他于五分钟前发了一条新更表示他们一家目前已经回到南都,准备现在就去拜访沈知意求解惑。

        这次,她认真观看了沈知意那条皮影戏的回放,注意力在后半段。

        施法人给的东西虽然被毁,但受害人身上的法术却没有消失,需要得道高人亲自破解才能根除。

        若是她能帮助文特森解决,还担心拉不了他的投资吗?

        思及此,她立刻返回文特森那里。

        一开门,她就直言:“我能帮你!”

        **

        小公寓内,沈知意正在把玩那两盏灯。

        其中一盏,火苗越来越大,颜色由蓝转红,愈发旺盛。

        她放下果盘,擦了擦手去换掉睡裙,准备工作。

        就在她换好衣服出来的瞬间,传来敲门声。

        “门没锁,进来吧。”

        有人扭开门把,一个年轻男孩探了一颗脑袋进来,眼里充满无限好奇。

        古香古色的镂空屏风之后,女孩坐在藤椅上低头翻阅一本黑色书皮的书籍,大片的光芒从窗外投入,将她半边脸颊照亮,皮肤白皙宛如无暇白玉,滑嫩透亮,微风拂动她鬓边的发丝,一缕一缕地飘动,像蝴蝶的翅膀,充满了灵性。

        裴丹很少看到这么出尘脱俗的气质,并非影视剧里单纯的漂亮可以概括,而是一种圣洁不可亵渎的美,震撼他的眼睛和心。

        他一下子看呆了,以至于沈知意平静的眼神无意间投来时,他慌张地扭头看向别处,难掩尴尬。

        “那个,沈小姐,你好,我是……”

        “裴丹。”

        裴丹惊讶:“你认识我?”

        “哦,入学的时候,有校花评选,我有幸入选候选人,你对我的某条评论被推上热评,我恰好看到。”

        沈知意挨着椅背,姿态悠闲,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社死是什么感觉,裴丹现在深深地体会到了。

        当时沈知意的对手恰好是他的好朋友,所以他根本也没想太多,就写了一些脑残评论为自己朋友拉票。

        当时是一时头脑发热写的评论,肯定不会好听到哪里去。

        主要就是说沈知意土……

        导致同学们直接给沈知意取了个外号,叫“沈阿土”。

        沈知意忽然提起这件事,他怎好意思求她帮忙?

        可当他回头看到门外焦急的父母时,头颅就心甘情愿地垂下。

        “沈小姐,我为我当时的行为道歉,真对不起,我无脑,我蠢,我瞎,不该说那些话。”

        沈知意翻过一页纸,没讲话。

        裴丹:“今天来打扰,是逼不得已,我爸最近的情况跟你昨晚说的故事一模一样,还请你帮忙看看,只要看好……哦不,不管能不能看好,我裴家一定重金答谢!”

        沈知意还是没回答。

        就在这时,裴丹屈膝跪下,在她面前将自己在论坛的id改为了“沈知意是我梦中情人”。

        “沈小姐,我是真心错了,不是为了求你才这么做的,这个称号我早就想改了,只是不太好意思,我……”

        沈知意也没看到他所谓的称号是什么,扭头看了眼续命灯的颜色,知道时辰到了,便合上书本。

        “病人进来,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裴丹眼睛发亮,立刻去忙活。

        裴父推进来时,状态很差,几乎要昏倒。

        但他能感觉得到,一进屋内,呼吸便莫名顺畅。

        一股不知名的能量隐隐吸引他。

        他模糊看到一个人影,潜意识觉得,靠近她,就会舒服许多。

        手便不自觉抬起朝她伸过去。

        他没能碰到人。

        只感觉有一只微凉的手指在眉心流畅滑动,轻轻一戳,身体就好像打通了一般,所有的不舒服慢慢散去。

        视野也渐渐清楚。

        一朵蓝色火焰在他面前,呼地灭掉,灯芯像被腐蚀一般,溶解了!

        灯芯一毁,邪术也就破了。

        裴父身上的煞气全都流向沈知意。这些东西,对正常人而言是祸害,对她来说却是养分。

        收一个,功德便涨一点,能兑换的寿元也就越多。

        “可以了。”

        外头母子两人忙走进来,一看到容光焕发恢复年轻的父亲,又惊又喜,激动得热泪盈眶。

        裴家对她千恩万谢,誓要重金道谢。

        沈知意现在也不缺钱,只按市场价收了他们一百块钱便了事。

        裴家人懵了。

        出来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

        裴丹懊恼:“一定是我以前得罪了沈小姐,她才不收我们的谢礼。”

        “你这孩子,你怎么那么不懂事,立刻去道歉!”重获新生的父亲用力拍打他。

        裴丹委屈:“我道歉了,可是过去的事情也改变不了……”

        “我听说,秦家送了她一辆房车,她收了。”

        “什么?”裴父不甘心,道:“现在就回去,准备谢礼,绝对不能输给老秦!一定要沈小姐收下我们的谢礼,而且还要准备比房车更高档的东西!”

        三人风风火火地离开,回去准备谢礼。

        而大学论坛上,正在发生一件沈知意没料到的事情。

        裴丹是南都大学风流人物之一。他修改昵称的消息迅速在南都圈子内传遍。

        不到半个小时,“沈知意是我梦中情人”这句话就被人做成表情包传播开。

        沈知意是从秦小艺这边收到消息的。

        她主要是来嘲讽裴丹前后不一致的嘴脸。

        沈知意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嗯了一声就没讲话。

        秦小艺没死心,连发十几条消息求她收徒。

        【秦小艺:只要你收我为徒,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是,任何事情!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沈知意失笑。

        无意间,却萌生了一个念头出来。网上关于萧澜亭的资料很有限,所以查不到他的私生活。

        她问:“你是萧澜亭的表妹,那他的事情,你很清楚咯?”

        秦小艺:“我有他小时候的任何一张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