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45章 同生共死术

第45章 同生共死术

        沈知意取出毫发无损的灯芯收下,塞进三角黄符中,轻念咒语,黄符呼地化火,将灯芯烧成了灰烬,悉数落到她掌心上。

        目睹这一幕的三人眼珠瞪直。

        秦小艺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有种想跪下拜师的冲动!

        “解决了。以后出门在外,切忌邪淫。”

        “听到没有!”妻子拧着秦勇的耳朵,一脸凶相。

        秦勇却毫不在意,全心全意地感受身体的轻盈,仿佛重生。

        “多谢沈小姐,您放心,卦金方面,我一定做到让您满意!”

        看到一向威严高冷的父亲突然变成小弟模样,秦小艺越发崇拜沈知意。

        沈知意将些许灰烬收进兜里,漫不经心地道:“按照市场价给就行。”

        她不喜欢欠人情,同样也不喜欢别人欠自己。

        秦勇虽然点头如捣蒜,心里却已经列出了一排的答谢礼。

        “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沈知意说着便转身往里走。

        走着走着,皱眉。

        余光瞥到一抹纤细的身影跟在她旁边走。

        “你还有事?”

        秦小艺噔的一声跪下,双手合十,面色虔诚:“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沈知意:“嗯?”

        “师父,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研究这方面的知识,特别渴望能成为一个跟你一样的人,求你收我为徒吧!我一定听话,你叫我做什么我一定做什么!”

        沈知意失笑,“秦小姐,我们还是好好做同学吧,我没什么可教你的。”

        “别啊,师父!”

        秦小艺追着她的屁股过去,最后被道观里的弟子拦在院门外,只好暂时回去,另想它法。

        回程的车上,父母两人气氛古怪,在吵架的边缘。

        她默默缩到角落,将刚才的事情发到继承者联盟的群内。

        听完她的叙述,齐松等人又是一片哈哈声。

        但这次,裴丹却私聊了她。

        【裴丹:我爸爸没查到病因,情况还更严重了,跟你说的中邪症状有点像。(图片)】

        附带的图片是裴父目前的照片。

        只看一眼,就令秦小艺吃惊。

        一向以不老童颜著称的裴叔叔照片里满脸沟壑,病发斑白,宛如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

        裴丹发过来一段语音,语气夹杂了伤心和无奈,说医生已经摇头放弃,判定他爸爸是得了无法治疗的怪病,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玄学发烧友秦小艺忙回应:“你爸这肯定是中邪了!我听我爸说,他们两个一起去了同一个地方,所以所谓患病,肯定都是一样的病因。”

        裴丹是个唯物主义者,失笑:“听起来,无厘头……”

        “你试一下会死啊?”秦小艺忍不住吼了一声。

        **

        沈知意回到房间,进入太极图app内启动扫描功能扫视方才手机的灰烬,立刻出现一条清晰的路线。

        路线尽头,以绿色实心圆点标记目标所在。

        离这里仅有三公里!

        沈知意收拾好东西,打算速战速决,回家保护萧美人。

        刚出门,却见师父青山道长倚在红柱上打着呼噜睡觉。

        开门声吵醒了他。

        “师父,我去办点事情,昨晚的事情,您好好想想,回来后赐我一个答案呗。”

        青山道:“要上哪里?”

        “续命灯的施法者已经出现了,我去收一收。”

        “坐下。”

        青山道长声音一沉。

        沈知意疑惑地看向他,“师父,您要阻止我?”

        “我不是阻止你,而是让你放过她一命,让我去跟她谈。”

        “……”

        这不是阻止是什么?

        沈知意来了兴致,八卦地道:“您和她,什么交情啊?”

        青山敲打她的额头:“谁都可以忘记她,你不行,你小时候,她还抱过你,给你喂奶!”

        沈知意愣了:“我奶妈?”

        “咳咳,喂的是奶粉,姑且也算奶妈。”

        沈知意并没有翻到相关的记忆。她只记得师兄和师父,没有哪个女人能在她脑海里留下很深的印象。

        “她是为师的师姐,痴迷长生不老邪术,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劝人放下屠刀,也是功德一件,你给她一次机会。”

        沈知意收回思绪,正色:“那不行,斩妖除魔,替天行道本就是玄门本职,我不能因为她小时候喂过我吃奶就违背天道吧。”

        “而且她害人不少,罪孽不可饶恕,必须铲除。”

        这些道理,向来都是师父教给她的。

        青山并不解释,却道:“你放过她一次,若是这次她不听我劝,下次随你处置。若听话,昨晚你问我的事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

        老奸巨猾。

        她道:“师父,您的道行我们大家都明白,您这么做,是羊入虎口。”

        圈内人都知道,青山道长德高望重,堪称玄门百晓生,但实战道行很一般,甚至连很多晚辈都不如。

        “到底同门一场,她不会不给我面子。”青山十分有信心。

        沈知意手指掐算了一下,心中有数。

        “也行,一天后,我再去找她。”

        “嗯,听话。”

        青山满意点头,转身便走。

        沈知意哎哎哎地拉住他:“师父,您耍赖啊?”

        师父老人家余光暼来,幽幽道:“差点忘了。”

        “……”

        “你那个疑似追求者的那种情况,也是一种阵法,但它没有被记录在任何书籍当中,是三百年前一对修道师徒独创的独门秘法,所以知道的人很少很少。”

        沈知意托腮认真听:“什么阵法?”

        “阵法名曰同生共死,施法者和受法人血液相容,气运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其实刚开创的时候,这法术也不叫邪术,只是后来被有心人窃取作偷天换命的缺德之事才被成为邪术。”

        他捻须缓缓道:“从你的描述来看,你那个疑似追求者所绑定的人命格不佳,有性命之忧,所以啊,他偷鸡不着蚀把米,不仅不能凭此度过人生大劫,还会被吞噬所有气运,余生只能被邪恶缠身。”

        沈知意迷惑:“为什么会这样?”

        青山挑眉:“出现这种情况,不是施法者故意为之,就是施法者道行不深,看不出煞气主人的真实命格,误把两人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