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38章 给哥哥送饭

第38章 给哥哥送饭

        大楼内安静却通明一片,明明已经是晚餐时间,可这栋楼里的人却依旧充满干劲。

        除了保洁部门的人,其他人基本都是年轻人,年纪最大的不超过三十五岁。

        这一秒,沈知意突然有点敬佩她这个嘴欠的老哥了。

        年纪轻轻,就办起公司,而且做得蒸蒸日上。

        但一想到他总是熬夜伤身子,又觉得公司也不必办多大。

        前台看到她走进来,笑着主动走过来,将她带到电梯门前,按下三楼。

        “沈总的办公室在三楼右边尽头,你稍等片刻,他一会儿就过来。”

        “好。”

        面对这么热情又漂亮的小姐姐,沈知意也眉眼弯弯地笑了。

        三楼出奇地安静。

        公共办公区里没人,但电脑都开着。

        往里走了一会儿,隐约能听到一间紧闭的会议室内传出不清晰的讲话声。

        她瞥了眼后,便直接朝右边尽头走去。

        拐过一个弯后,迎面第一扇门上面贴着一个牌子:总裁办公室。

        而它的对门贴着另一个牌子:副总办公室。

        她没思索就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内没人,黑白灰的冷色调装潢,所有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充满了束缚的气息。

        沈知意一向对这些上班族的工作没兴趣,所以没打量几眼就坐下,玩手机打发时间。

        没一会儿,她的肚子就发出抗议的声音,于是就很自然地掀开食盒,拿出一只麻辣凤爪解解馋。

        还是父亲贴心,知道她没吃饭,准备了两个人的量,让她跟哥哥一起吃。

        门被扣响。

        她挑眉,慢悠悠地道:“滚进来吧。”

        下一秒,一道急促的开门声响起,开门的人似乎不太高兴。

        沈知意觉察不对,这不像狗羡的风格啊。

        一抬头,就看到一张惊诧而不悦的丽容。

        “是你!”

        女人率先出声,眼神里充满了对她的嫌弃和鄙夷,“谁让你在总裁办公室吃东西的?你知不知道他最讨厌这种行为?还有,你有预约吗?”

        这个女人还是跟上次一样咄咄逼人,白瞎了这副好看的皮囊。

        沈知意注意到她胸口的工作牌,上头写着她的名字和职位,产品设计师,温蒂。

        这也太巧了,萧澜亭的追求者居然是狗羡的员工。

        “回答我的问题。”她横眉怒目。

        沈知意毫不动容地当着她的面把鸡爪啃干净,才慢悠悠地道:“有什么事一会儿再来吧,你们总裁要先吃饭。”

        见自己的问题没被搭理,温蒂火气更盛:“我没想到你这小姑娘脸皮挺厚的,把人家家里弄得一团糟后还好意思上门找他继续抱大腿。”

        她眼神一压,对着沈知意的食盒发出嗤笑:“还亲自做了饭过来,是不是以为搞定他的胃就能搞定他的人?”

        沈知意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抱他大腿?”

        温蒂手指在食盒上敲了敲:“饭都做了,不是讨好是什么?”

        沈知意眯眸,觉察出不对的地方在哪里。

        她缓缓看向办公桌那边,定睛一看,才发现那里有个角度有点歪的牌子,刚才她没仔细看。

        【总裁:萧澜亭】

        噢,不会吧。

        萧澜亭居然是这家公司总裁?

        那她哥是什么?

        想了一会儿,她才隐约记起,老哥是合伙开的公司。

        “沈知羡的办公室在哪里?”她问温蒂。

        温蒂眉头一皱,“怎么,知道攀不起这个高枝,转移目标了?就知道你们这些主播没几个有脸皮的。”

        沈知意无语。

        “小姐,你是萧澜亭的什么人?”

        温蒂被她问的愣了下:“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我做什么又跟你有什么干系?”

        温蒂噎了一下,咬了咬红唇,眉心透出愈发浓烈的怒气。

        就在这时,后头传来萧澜亭低低徐徐的讲话声。

        沈知意看到温蒂对她露出邪笑:“他今天心情可不太好,你就等着被骂个狗血淋头吧。”

        话落,她身子一歪,往后看去。

        视野敞开,沈知意也看到了门外那个正在跟员工们交代细节问题的男人。

        这男人的穿着跟她以往见到的都不太一样,在校时虽然也是衬衣西裤,却没有打领带,怎么都还有几分随意,校外就更不像了,那时的他穿着打扮都像个大学生,贵气又青春。但此时的他,领带整齐地系在领口,扣子一丝不苟地扣着,刚好在喉结下方,腰带勾勒出线条流畅的结实腰身,浑身上下透着一种禁欲清冷的气质。

        他看过来的时候,沈知意眨巴了下眼睛,一时没什么反应,有点呆。

        其他人看到她以及她手里的凤爪之后,统一露出惊奇又震撼的表情。

        温蒂道:“萧总,这位小姐给你送了吃的来,但自己没忍住,先吃了。”

        她嘴角勾起,等着看好戏。公司上下都知道,萧澜亭的办公室除了咖啡和水外,不能接受任何食物的气味。

        短短两秒后,萧澜亭将文件交给旁边的员工:“就按照我说的去改。”

        随后瞥了眼温蒂:“找我有事?”

        说话间,他走到了沈知意旁边,将食盒拎起放到中间的茶几上,招招手让她过去。

        但眼神不忘瞥向温蒂,没什么温度,似乎等她说正事。

        这一系列的操作自然地像是发生过多次一般,仿佛他们的关系十分亲密,就像亲人。

        温蒂懵了。

        沈知意也有点茫然。

        “没事的话下班吧,辛苦你了。”他的嗓音浅淡平静。

        温蒂错愕中,不一会儿,指着沈知意又指指食盒:“你不是很讨厌在办公室吃东西?”

        “我说过这话?”萧澜亭扯下领带放在一边,拉开椅子让沈知意坐下。

        温蒂被这一幕看呆了,尴尬得脸红,“可能是我听错了。”

        “请带上门。”

        逐客令。

        温蒂抿了抿唇,十分不敢地把门给关上。

        沈知意回神的时候,旁边的男人已经拿起筷子吃饭。

        她想阻止,已经晚了。

        “味道不错,你做的?”他问。

        沈知意摇头,愣愣地道:“我爸做的。”

        “也是。”他的嘴角浅浅地拉起,似乎在笑自己想多了。

        “那个,老师,其实这饭菜……”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