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35章 萧澜亭的致命一击

第35章 萧澜亭的致命一击

        萧家上下这几十年来都十分注重维持表面上的和睦关系,全因老爷子忌讳手足相残相争。

        可此时,作为孙子辈大哥的萧如恺居然公然辱骂堂弟萧澜亭,是众人万万想不到的。

        母亲立刻上前拉扯萧如恺,道:“如恺,你怎么能那么说你三弟!”

        萧澜亭的母亲隐忍着不痛快,问了句:“不知道我家澜亭做了什么事,会让如恺你骂他畜生!”

        萧如恺挥开母亲的手,冷眼扫过萧澜亭母亲,对老爷子打报告:“父亲卷入于凡丽的案子里本就让人十分头疼,可再难也还有反转的机会,偏在这时,萧澜亭这畜生带着所谓的证据报警说爸爸买凶蓄意杀人!现在爸爸很有可能被数罪并罚,很难脱身!”

        老爷子呼吸急促,“你是说,你三弟在这种时候,还去插你爸一刀?”

        “就是这样!所以我才说他是畜生!”

        “让这个畜生给我滚回来!”老爷子怒道。

        这时,轻微的脚步声徐徐传来,玄关处,出现一抹挺拔清隽的身影。

        萧澜亭稳步走入,气定神闲,稳如泰山。

        老爷子眼里充斥着对他的失望和怒火,“跪下!”

        萧澜亭没有跪,只道:“爷爷,我何错之有?”

        “你连你亲大伯都能针对,你还来问我?”

        大房一家怒气腾腾的注视朝他投来。

        萧澜亭不疾不徐地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

        “你什么没想到?你根本就是嫉妒我爸爸可以继承鸿德,所以联合你那个学生在背后搞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萧澜亭并不废话,像是没有搭理他,只对老爷子道:“昨晚我学生在明秀尊邸的别墅直播结束,车子被人动手脚破坏了整个刹车系统,警方立案调查。半夜后,我那套房子被人淋满汽油,汽油的来源不明,我就让人去调查清楚,今天结果出来,破坏刹车系统的人是大伯派去的,汽油也是大伯命人送到我房子周围。”

        “你胡说,我爸不可能针对你!”

        萧澜亭眼芒锋利:“若非我察觉,现在我不可能还好端端地站在诸位的面前。”

        父母对他一向信任,听到他亲口说出来,便起身对老爷子道:“爸,澜亭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吗?这件事他也不是有意针对大哥的,只是阴差阳错,为了自保才调查出来的,而且警方已经调查清楚了,我儿子一个受害者,怎么能平白无故顶上畜生的骂名?”

        大房一家,此时又气又心虚。

        老爷子气坏了。

        他最讨厌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天,他就因为情绪激动入了院。

        当天晚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萧忆乾出轨杀人的新闻。

        惊天冤案,彻底暴露。

        很快,沈知意出车祸的调查结果也浮出水面,凶手和幕后主使也都锁定,都跟萧忆乾有关。

        鸿德集团董事长,即萧家老爷子发布在病房中录好的视频,跟公众以及家属道歉。其实道歉是次要,主要是借此机会撇清此时跟鸿德集团没有关系,将此事对鸿德的影响降到最低。

        随后,就宣布鸿德总裁早已换人,只是相关交接手续迟迟没有办。

        至于新的继承人,并没有交代。

        **

        出租房内,沈知意将玉扳指交换给于凡庚:“你姐已经去轮回了,这东西你拿回去,怎么处理,都随你。”

        玉扳指洁白无瑕,与之前相比,有一股说不清的清润和干净。

        于凡庚感激涕零,“沈小姐,如此大恩,无以为报,这是我全部的身家,你先拿着,等我赚到钱了,我都给你!”

        “行了,就这个吧,我帮你解决事情,你给我钱,咱们银货两讫,以后互不相干,你不必带着压力生活。”

        沈知意将他给的银行卡收下。

        于凡庚觉得过意不去,就主动给她做了一桌子的饭菜。

        因为只有一只手能行动,花的时间有点久。

        沈知意打发他离开后,便好好享用这一桌子的饭菜。

        事情结束,别人是查看入账金额,而她是看功德。

        app内显示,于凡丽的轮回给她增加了六个月的寿命,加上之前的四十天,现在的她寿命一共七个月。

        嗯,能活到明年三四月份。

        既然如此,她暂时不急于寻找新的目标,打算先把萧澜亭身上那团煞气查清楚再说。

        她打算找时间回一趟道观,问问师父他老人家有何见解。

        但得带着萧澜亭回。

        今日周五,下午有萧澜亭的课。

        怎么才能忽悠他这个周末跟她去道观呢?

        道观在桂水市的高山上,那边距离南都挺远,开车要六七个小时才能到,也就是说,要过夜。

        正想得入迷,外头传来门铃声。

        一缕阴凉的气息飘过鼻子,沈知意眸色沉了沉。

        她淡定地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位穿着华丽的妇人,面容姣好,气质婉约,嘴角带着让人舒心的笑容。

        她的身后站着一位保镖,手里拎满了礼物。

        “沈小姐,还记得我吗?”

        沈知意把门敞开,“请进,伯母。”

        虽然上次只见过一面,但她还是记住了这张跟萧澜亭长得有六分像的容颜。

        萧澜亭的母亲。

        网上的资料说,她叫秦岚。

        秦岚进门后环顾房子一圈,随口问:“沈小姐平时都一个人住在这里?”

        “嗯,这里距离学校很近,方便。”

        沈知意把点心和茶水都端到桌上,“我这里没什么好东西,伯母别在意。”

        “谢谢。”秦岚接过清茶,眼底掠过一抹深思,道:“是两居室哈,拖鞋也是两双。”

        沈知意眼珠转了转,隐隐明白她的意思。

        笑道:“伯母,我有一个房间是书房,拖鞋是因为我这两天有个朋友在这边借住以及我哥偶尔回过来看我,所以才准备的,我跟萧老师,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

        秦岚微愣,旋即捂嘴轻笑,“瞧我,话说得不对,让你想多了。”

        说是这么说,她的表情却像是松了口气。

        沈知意盯着她微微发黑的印堂,问:“伯母今日来找我,是有要紧事吧。”

        秦岚面色闪过一抹不自然,淡淡咳了咳,道:“的确是有一件事要同你商量。”

        “您请说。”

        秦岚沉默许久,像是很难开口,但还是逼着自己说出来:“澜亭现在与家里的关系紧张,实不相瞒,与你有关。我做母亲的也不能为他做什么,所以想请求你,与他撇清关系,无论是师生还是其他,我都希望你能斩断联系。”

        话音未落,她忽然注意到沈知意手腕上的佛珠,眸色瞬间发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