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威胁

        就在不久前,父亲在书房传出凄厉的惨叫。他们赶进去一看,房内一片狼藉,仿佛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

        而他们的父亲躲在桌底下抽搐发抖,没多久就失去了意识,胡言乱语,不停地出汗,整个人的状态差到极点,从外表上看,足足比一个小时前老了十多岁。

        医生如实道:“初步判断,大爷是心理压力太大,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才会突然这样,等他醒来进行了心理干预,就会好转。”

        “惊吓?”

        大少一听,忙问母亲:“妈,爸刚才见了谁?”

        大太太一脸茫然:“没有啊,他说要在书房看会儿书,我也没在身边……”

        说着说着,她看向了萧忆乾的贴身管家,“老张,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张脸色煞白,似是魂丢了还没收回来。

        听见声儿后,才抬头,轻飘飘地道:“她回来了。”

        “谁回来了?”

        “于凡丽。”

        “啊——”

        几乎是管家刚念出这个名字的刹那,神志不清的萧忆乾突然大叫一声坐起,吓坏了在场的人。

        众人对他好一番询问,医生也赶紧给他再做检查。

        他却一把将人轰走,只留下妻子。

        妻子面色凝重,担忧地道:“你真看见她了?”

        萧忆乾双手还发着抖,下意识拉起被子护住脖子,面色发青,一点精神都没有,“是她,是她!”

        妻子愤怒:“那个野道士根本一点道行都没有!不是说可以一把火烧了那里,一了百了?”

        萧忆乾摇头,眼神透出深深的震撼:“不是他道行不够,而是对方太强大。于凡丽依附她的灵力有恃无恐,才能逃出来找我……”

        到此时,他的声音还都发着抖。

        “他?谁啊?”

        萧忆乾紧抿着唇,眼睛闪过一抹精光:“老三带回来的女孩,沈知意!”

        “她?不会吧,她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啊。”

        “于凡丽就是这么说的,而且这次的风波因她而闹大,除了她没有别人!”

        “好啊,肯定是老四指使的!我就知道他不会甘心让你继承鸿德!”

        萧忆乾摇头:“没证据的事情先不要想那么多。先安排那女孩来见我,我不信,她会跟萧家作对!”

        **

        天刚亮,沈知意就被于凡庚吵醒。

        他破门而入,举着手机又哭又笑地对她道:“凑效了!沈小姐!有人实名举报萧忆乾买通多人掩盖杀人罪行,这个人就是当年给我姐做检查的法医!她说萧忆乾派人去暗杀她,所以毅然举报,她手上有不少证据,视频一发出,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沈知意不紧不慢地把被子拉上,慢悠悠地道:“别高兴地太早。”

        于凡庚的笑渐渐僵硬。

        果不其然,还不到一个小时,好多新闻和视频就莫名地消失,热搜也蒸发,跟当年一样。

        只要是发表相关言论的账号都莫名在短时间内被封掉。

        许多人反应发出去的评论试了好几次就是无法显示。

        于凡庚绝望地捶打地面,发出怒吼:“为什么还是干不过他!”

        资本称霸的世界,到处充斥着恶臭的气息。

        沈知意递给他一块面包,声音冷清沉静:“先把肚子填饱。”

        “我还能吃得下吗?证据都摆出来了,证人证物都有,还是干不过他!”

        “你不信我?”沈知意望着他。

        他闻声缓缓抬头,逐渐被沈知意身上淡然沉稳的气场感染,浮躁的心暂时落下了。

        看他实在可怜,沈知意就多言了一句:“两个小时后,事情会尘埃落定。”

        没过多久,外头传来敲门声。

        于凡庚出去查看,随后急匆匆地回来报告她:“沈小姐,萧忆乾想见你!”

        此时沈知意已经换了一身打扮,脖子上戴着一个白色头戴式耳机,与寻常耳机不同,这副耳机的造型比较复杂,看起来有点奇怪。

        尚来不及观察,沈知意就从他身边走过去:“无聊就去我小号儿刷一刷我往期的视频。”

        她很快就出门了。

        于凡庚嘴里不禁呢喃着她刚才那句话,品出一层深意,便立刻进入短视频软件内,点击她小号的头像查看往期视频。

        刚开始几分钟,并没有什么特别。

        直到他看到她的头像,脸色才猛然惊变。

        **

        见面的地点就在萧忆乾的别墅内,同一个小区,相反的方向。

        助手引她进去后,就关上门在外头守门。

        房子内外十分安静,听不到杂音。

        她走过玄关进入前厅,便看到萧忆乾一个人坐在茶几上泡茶。

        “沈小姐来了,请坐请坐。”他意外地客气,笑容和蔼。

        沈知意就着他正对面的垫子坐下,面色寡淡平常:“萧总找我来,想聊点什么?”

        “别着急,这是上好的大红袍,品一品。”

        “如果只是喝茶,那恕晚辈无法奉陪,我还在工作呢。”

        她刚要起身,对面的人笑容就收起来了,冷硬的声音传来:“这几天网络上关于我的热议,都是你在一手策划的,是不是?”

        沈知意嘴角微挑,声音漫不经心的,有点意兴阑珊的味道,“我不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学生,萧总太抬举我了。”

        她的手指拂过脖子上的耳机,稍微扶正了它的角度。

        萧忆乾没有留心她这些小动作,面色暗沉,阴恻恻的眼神投来:“谁主导的不重要,既然事情是因你而闹大,也应该从你这里结束,沈小姐,我可很少给人机会,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我愚钝,不明白萧总的意思。”

        萧忆乾的耐心被磨干了,嗤笑一声,将手中的瓷杯甩向一旁,冷眼剜着沈知意:“现在立刻发布视频澄清之前的直播是你自己添油加醋的作秀,给我正式道歉,如果风波能顺利平息,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你,以及你父亲此后余生就别想安生过生日!”

        沈知意低头笑开,“呀,我听明白了,萧总这是在威胁我呢。”

        萧忆乾眼睛微眯,神情十分可怖。

        然而沈知意却像一个对危险没有概念的无知少女一样,托着下巴,一副天真的模样,轻声问他:“如果是谣言,萧总可以报警抓我,何须劳烦您老人家亲自处理呢?莫非,网上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杀了于凡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