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28章 他肯定喜欢你,而且喜欢的要命

第28章 他肯定喜欢你,而且喜欢的要命

        女人慌张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澜亭,我真的不知道我妈会那么糊涂,她平时就是电视剧看多了,脑子有点问题,我这不是要带你去医院看吗?这件事的却是我们的错,请你原谅……”

        女人话说到一半,就看到这边的两人,愧疚的脸色消失,丽容铺满怒火。

        “你,听说你是澜亭的学生?你爸妈难道没教你一人做事一人当?天底下哪有学生犯错让老师收拾烂摊子的道理?”

        沈知意看着她不爽的嘴脸,心里头莫名滋生出轻盈的感觉。

        “怎么没有,你这不就看到了?”

        女人呵了一声,回头看向萧澜亭,眼神似乎在说“看到了吧,这女的很无耻”。

        萧澜亭眼神搭在沈知意上,却对女人道:“你只是我的工作同事。”

        女人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看起来十分难堪。

        这话说得算直接了,就差没直接说“我的私事你没资格管”。

        她垂头,红唇紧抿,闷闷不乐道:“那我先走了,我再次替我妈妈跟你说声对不起。”

        女人一走,沈知意就感觉一股压迫感直冲冲地朝自己袭来。

        萧澜亭身上的酒味浓郁,可不像只喝了一杯。

        他着装正式,只是领带没系,白衬衫的扣子也开了三颗,露出锁骨,添了一份不羁,冲淡了那份严谨肃然的感觉。

        他拧着眉走过来,问:“好端端的,怎么会往江里开?”

        “还不是因为你家人!”

        于凡庚出奇地激动,仅有一只手能活动也丝毫不减气势。

        沈知意低喝了声,让他冷静。

        过去几天,于凡庚都很挺听话,可这次却像脱缰的野马,嘴巴不饶人。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他们萧家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仗势欺人,夺人性命……”

        “你到底还想不想我帮你?”沈知意冷了脸。

        于凡庚磨牙切齿,几秒后哼了一声就走到一边去。

        “不去哄哄?”萧澜亭的声音传来,语气悠闲地宛如看戏一样。

        沈知意搞不懂他说这话的意思。

        难道他真的吃醋了,故意说这样的话?

        她道:“哄他做什么,我跟他又不熟。”

        男人嘴角微微牵起,“在你眼里,我难道是一个容不得学生自由恋爱的古板老师?”

        沈知意诧异。这意思听着怎么那么像他把她下午和刚才的解释全都当成了谎言?

        心里忽然升上七分急火,急得她匆匆道:“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话,也该相信我的审美吧,这类型的我能喜欢吗?”

        “哦?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听着他还是一副不太相信的口吻,沈知意就十分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她没交过男朋友,就连明星也没有特定喜欢的一个。

        忽然迎头丢来这么个问题,她还真没有现成的答案。

        沉默的时间过长,长到男人眉峰微挑,像是已经不信她的话。

        于是,一段不过脑子的话就从她嘴巴里滑溜溜地说了出来:“第一,他要比我高,年龄还要比我大,我不喜欢姐弟恋,样子必须好看,这样即使吵架我看着他的脸也会渐渐消气,不至于让矛盾最大化。第二,他要有稳定的工作而且最好跟我的工作不搭边,因为我不想下班后还生活在工作的环境里,第三,他的性格要稳重,因为我已经很咋呼了,得找一个相反类型的互补才好。最后一个,他要洁身自好,情史简单。因为我也是这样的,我不想找个老油条,这样我没有安全感。”

        她掐着手指一一说完,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点头:“嗯,就这么多了。”

        抬眸,她撞进男人深邃的眼神里。那眼神深沉悠长,不见方才的戏谑,至于略显严肃的思考。

        她忽然忐忑,想要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半晌后,男人垂眸掩住那些思绪,忽然略过这个话题,正色问她:“车子的问题,怎么回事?”

        又绕回了这个话题。

        沈知意本不想把他卷进这件事里,毕竟他是萧家人,而她要做的事情,是针对他们萧家人的事儿。

        于是捏了个谎言:“就是,开车的时候跟刚才那个人吵了几句,抢了方向盘,不小心就撞过去了。”

        “是吗?”

        沈知意垂眸盯着他的皮鞋,点头:“是的。”

        “我怎么听到警察说,是刹车系统被严重破坏?”

        她下意识抬头,眼睛里撑满了震惊,“你什么时候听到的?”

        “这是重点?”

        他眼神瞥向不远处面壁踢墙角的于凡庚,道:“他刚才说我萧家夺人性命,仗势欺人,或许我该去问他。”

        眼见他就要提步走向于凡庚,沈知意本能地扯住他的手臂。

        “还是我说吧。”

        反正也已经瞒不住,她说总比于凡庚说好。

        省得于凡庚没说两句就要打人。

        但她还是不预备原原本本地说出来,而是与直播里说的话联系在一块儿,圆起来:“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几年前鸿德集团一名员工因为抑郁症跳江自杀的新闻,那人就是他的姐姐。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姐姐是自杀的,直到前不久,一封匿名信件告诉他,他姐姐当年的尸检结果是被人掐死,而非溺死,第一现场,就是你大伯的那套别墅,所以我才想要去做直播……”

        她的声音弱小,抬头看他。

        萧澜亭情绪难辨喜怒,但看起来却十分冷静。

        她试探地问:“我是不是做错了?”

        总归是在他的房子里直播,她难免心虚。

        萧澜亭眉头不展,但没说话。

        半晌后,他问:“还能开车?”

        她怔了下,点头:“能。”

        “能就好,我喝了酒,不能开。”他把车钥匙递给她。

        看他没计较直播的事情,沈知意感激地接过钥匙:“放心吧,我保证安全送你到家。”

        她担心于凡庚自己一个人会出事儿,就问:“他能不能也跟着?”

        萧澜亭淡淡点头。

        沈知意赶紧跑去拉于凡庚过来,并叮嘱他不要乱说话。

        于凡庚不太相信地看了眼萧澜亭的方向,问她:“他真让我上车?”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实话告诉你,刚才直播的房子是他的,他人非常好,跟那个萧忆乾不一样。”

        于凡庚茫然不解,几秒后,问她:“他对你这么好啊?你们是一对儿?”

        “不是。”

        “那他肯定喜欢你,而且喜欢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