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23章 社死现场

第23章 社死现场

        疼得她直抽凉气。

        “行了,这个忙,我会帮你。”

        不止是帮于凡丽姐弟,也是帮她自己出一口恶气。

        到现在,她一想起萧忆乾辱骂萧澜亭的画面,还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不论是她自己的感觉还是网上的资料,都在说萧澜亭因为没有亲生的兄弟姐妹而被家族其他人看不起。

        这口气,她一定要出。

        她说完这话后,玉扳指就静了下来。

        于凡庚的情绪反而低落了,哭着说:“做什么都没用,法律保护的根本不是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人,除了跟他同归于尽,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看他情绪已然崩溃,沈知意道:“目前紧要的事情是先保住你再说,报警吧,至少要让他们短时间内不敢对你怎么样。”

        三天后。

        于凡庚出院休养,报案一事也有了结果——打人者酗酒后发酒疯伤人,最终被关了五天,同时赔偿于凡庚所有医药费以及两千元的精神损失费。

        对于于凡庚提到的“买凶杀人”,警方只道不存在此事。

        权大压死人。

        于凡庚痛苦不已,哭得跟个泪人一样。

        “别哭了,你怎么比女人还能哭?”沈知意丢了一包餐纸过去。

        于凡庚长得清秀瘦弱,一哭起来就更柔软了,衬得她特别man。

        “哭是最好的发泄方式,还不能哭两声了?”于凡庚一边啜泣一边用纸擦泪。

        又问:“你想到办法了吗?”

        沈知意往后一挨,瞥过去一眼:“想到了啊,但是,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我饿了。”

        于凡庚抽噎了一下,愣住,看看她,又看看厨房,然后用一种十分不可置信的语气问她:“你该不会是让我给你做饭吧?”

        “冰箱里有食材,你看着做几样。”沈知意出声,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

        于凡庚眼眶蹦出眼泪:“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左手还打着石膏啊!”

        沈知意眨眸:“那去跑腿吧,外卖太久了,你去对面街的泰式餐厅里给我打包几个菜回来,对了,还要一杯芒果冰沙,你的速度,决定你姐的宿命。”

        她一个挑眉,吓得于凡庚慌忙跑出去执行任务。

        沈知意嘿嘿两声,拿出电脑准备剪辑今晚要发布的视频,然后做一个下次直播的预告,着重将“算命占卦,消灾解难”八个字加粗。

        刚进入状态,阳台上就响起咚的一声。

        一扎纸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肯定是范筱卿来了。她租的这房子在二楼,整栋楼临街,楼下就是小商铺。范筱卿都是从楼下喊她。

        她走到阳台往下看,果然看到范筱卿站在楼下,手里举着一根冰棍在舔,看到她后,便冲她喊:“萧美人让我给你的,他还说,让你尽快改好在下午上课前交给他。”

        沈知意摊开卷子,半边脸都抽了一下。

        好多叉叉啊。

        范筱卿在楼下笑:“你说你,怎么那么蠢啊,好歹是南都大学的学生哎,高数居然只那么三十几分,真不敢相信你是我同桌。”

        沈知意不服:“是萧美人太严格了,细看看,我只是某一个步骤出错而已,其他步骤是可以拿分的,但是他直接给我零分。”

        “啊?真的啊?”范筱卿啧啧道:“严师出高徒,可能他想把你教成跟他一个级别的人才。嗯……我车来了,不说了,我去练舞了!”

        还没说完,人就朝滴滴车跑了过去。

        沈知意抱着卷子满目惆怅。

        距离下午上课也就只有两个多小时了。

        她做视频至少要一个半钟,而且这事儿急,不能挪到其他时间干。

        那卷子怎么办?

        蝉鸣声喳喳地传来,混在一股股闷热的风里。如此环境下,人难免心浮气躁。

        沈知意牙一咬,就打定了心里的主意。

        十分钟后,于凡庚拎着饭盒回来。

        “沈小姐,吃的来了。”

        “嗯,放这儿吧,我剪辑呢,等会吃。”她的眼神一秒也没从电脑屏幕上挪开。

        于凡庚没跟她客气:“那我自己先吃了。”

        “吃吧,快点吃,吃完把卷子做了。”

        “噢!嗯?你说神马?”于凡庚注意到旁边的高数卷子,笑了:“沈小姐,你让我做卷子?”

        “不会?”

        “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

        “那就做吧,两点半前做好,谢了。”

        于凡庚眯了眯眼,问:“做好了,你是不是就帮我解决萧忆乾了?”

        “看你表现,做完了呢,下午我下课回来就带你出发去办事儿。”

        于凡庚细琢磨之后,还是屈服了。

        现在这小姑娘是他唯一的希望,不就是写作业吗,他堂堂高材生,还能写不出?

        于是,两个小时内,两人各做各事,专心致志,互不打扰。

        做完视频后沈知意抓紧时间眯了十分钟,两点十五分急匆匆地朝对面的学校赶去。

        走到校门口,才惊觉没拿试卷,便返回对面,在楼下喊于凡庚把试卷丢下来。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街道两旁人流量大,到处都是赶去上课的学生。

        沈知意喊了两声,就吸引了周围许多目光,其中不乏熟人。

        “哟,沈知意,喜欢吃排骨啊。”

        说的话是同班的男同学,语气听起来阴阳怪气的,很讨厌。

        沈知意对他没什么好印象。此人在入学后追过她,被她拒绝后就经常对她冷嘲热讽,人品不行。

        她没搭腔,直接走了。

        萧澜亭很准时。她走进教室就看到他站在讲台上传输教案资料。

        其他同学正在交试卷,都是上次课留下的作业。

        她也把自己那一叠卷子放了上去。

        他恰好抬眸看过来,眼神黑沉沉的,像海一样深邃。

        沈知意愣了下,冲他笑了笑,然后就跑去找位置坐下。

        而萧澜亭,正捧着她的试卷看。

        她不由得紧张起来。

        他的表情深不可测,无法辨明情绪。只看了一会儿就把试卷放在一边,便正式讲课。

        沈知意以为可以混过去了,怎么都没想到,在下课前十分钟,萧澜亭忽然道:“新内容暂时讲到这里,剩下的时间说说你们上次留下的作业。”

        沈知意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

        心里不断祈祷,别提她,别提她,千万别点她的名!

        “沈知意,这份卷子,是不是你自己做的?”

        咚!沈知意宛如被敲了棒。

        她露出尴尬的笑:“怎么……怎么……不是呢?”

        “舌头捋直了再说话。”萧澜亭眼神直直地看向她。

        一道男声打破安静,大咧咧地开口:“萧老师,您英明,这卷子不是沈知意自己写的,是他男朋友写的!我亲眼看到她让他男朋友把卷子给她,他们俩住一起,作业肯定是她让男朋友写的!”

        ——

        (求比心,求豆子呀,小可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