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22章 请教恋爱

第22章 请教恋爱

        卿卿:“……”

        卿卿:“他想要的是最佳教师吗?他要的是你啊!怪不得你粉丝都叫你呆意,你是真呆!”

        沈知意认真思考,道:“你又叫我装不懂,那我不该这么表现?”

        卿卿:“那你到底喜不喜欢他?”

        这个问题把沈知意难住了。

        她承认自己在知道萧澜亭喜欢自己的时候的确有种荡漾的感觉。

        但那应该不是爱情吧。

        是一种很平常的生理反应。

        “我觉得,我这不是喜欢,是敬爱。”

        卿卿:“算了算了,对你这种恋爱小白来说,可能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还是你自己去感受吧。反正我的建议就是,你既要不动声色,也要遵循内心,感情的事情,就是要见招拆招,你拉我扯,扯着扯着,就明白了。”

        沈知意:“我怎么听不懂。”

        罢了,不管如何,人对她好,她也要对人好,这就是她的做人准则。这样肯定是没错的。

        卿卿:“现在不懂,以后会懂的。对了,我已经帮你查过萧美人的情感生活了。目前来说,还算干净,是一个值得深交的良人。”

        沈知意:“什么叫还算?”

        卿卿:“嗯……我查到吧,他好像跟一个合作伙伴有点故事。那人是个女的,叫温蒂,海归,听说是为了萧美人才专门回国的,近期要跟萧美人的公司展开长期合作。不过倒是没有两人确定关系的传闻,我估计啊,这女的是要近水楼台先得月,想倒追萧美人。”

        “哦……”

        沈知意拖着腔调,没来由的,突然觉得心情往下沉了沉。

        她搜索了下前世的记忆,有点后悔当初没跟他深交。

        除了校内的事情,她对他的私事基本不了解。

        这个温蒂,到底是何方人物?

        卿卿:“假如萧美人真的被温蒂追到动心了,你怎么办?”

        经过十分钟的思考后,沈知意慢吞吞地回复范筱卿:“如果他也喜欢她的话,那我当然要祝福啦,或许他们在一起更好。”

        她想过了。萧澜亭喜欢她还不如喜欢别人。

        她是一个半人半魂的存在,能活多久还未可知。

        又身负重任,注定只能孤身一人往下走。

        卿卿:“听你这么轻松地说出这种话,我觉得你其实并不喜欢他,只是因为得知他喜欢你而假动春心。”

        情感大师都这么说了。沈知意一下认清了自己的心,点点头。

        经过范筱卿一番指教,她今晚的心情格外的平静。

        高数卷子写得很快,也觉得十分明了。

        虽然还有很多没懂,但她觉得今晚肯定比昨晚有进步。

        写完后,她就上床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之时,她感觉一阵风刮进屋内。

        身上好重好重。

        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使劲儿都无法睁开。

        只感觉风不断地在脸上吹打,冰冰凉凉的,像来自最黑暗的地方。

        这时,谁在低笑。

        谁的手很冰,轻轻推着她的肩膀,好似要叫她一起去玩。

        是梦。

        沈知意下意识地告诉自己,意识混混沌沌地沉了下去。

        恍惚间,她看到一个女人蹲在井边啜泣。

        无论她怎么呼唤,那女人都没理会她,可却有一道声音响起。

        “去找他,去找他。”

        “他找不到你,他很着急。”

        “去上次的地方找他!”

        一帧模糊的画面突然扑来——瘦削的男人倒在锈迹斑斑的铁门旁边,唇角还挂着血迹。

        咚的一声,沈知意睁眼。

        脑子感觉被人重击一般。

        她顷刻坐起,垂眸盯着手指上的玉扳指看。

        梦中解谜。

        她本想利用这个跟她好好谈谈她的故事,却不想,得到了另一个讯息。

        她没多想,操起手机和车钥匙就出了门。

        一路疾驰,赶到了上次的地方——夺舍之地。

        昨天,她在这里收了第一个目标,是一只夺舍飘。

        被夺舍的男人落荒而逃,离开前还问了她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她当时只说他三日内必有血光之灾,而且会主动回来找她。

        想着这些,她快速回到那个地方。

        在巷子的深处,她果然找到了跌倒在铁门旁边的男人!

        她将人扶起,查看生命体征。

        半条命都没了!

        男人虚弱地睁眼,看到她后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小师父……救我……救我……”

        话还没说完,男人就晕了。

        他身上外伤很多,加上气血大伤,必须尽快送医。

        沈知意隐约猜到这男人跟于凡丽的关系,打算等他醒来再好好询问。

        到了医院后,她拿着男人的身份证去办理了住院手续。

        男人名叫于凡庚,应该是于凡丽的弟弟。

        “你是病人家属吧,这些东西替他保管吧。”

        护士走来,将一包东西递给她。嘀咕道:“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封建迷信,你们是拍戏的吧?”

        沈知意翻看了眼,袋子里都是一些玄门寻常法器。

        她胡乱嗯了声,没多说。

        除了法器,还有一本书。详细记载了各种阵法以及破解之道。

        沈知意顿时想起傍晚时看到的两两相争的景象,估摸着当时就是这于凡庚在使力。

        但他道行不精,没敌得过对方。

        病床传来动静。

        于凡庚醒了。

        沈知意开门见山:“现在,可以告诉我理由了?”

        “你是我姐姐指引的高人,我信得过你。而且你说我有血光之灾,我果真有了,可见你的确有真功夫。”

        他的声音很弱。沈知意要注意听才听得清楚。

        “是谁打你?”

        于凡庚眼底掀起深厚的恨意:“萧忆乾和他的贱人!”

        果然是他。

        沈知意并无意外。

        “我姐姐以前是他的员工,工作努力上进尽职尽责,谁知却因为目睹他跟女人偷情而被他们杀害!事后还伪装成我姐姐患上抑郁症自杀身亡!之后我就整日梦见我姐说她好辛苦,被人困在井下,让我去救她!我自己无能为力,只能献舍求助!”

        他一个大男人,此时哭得满脸是泪,“我姐是冤死的,我要给她讨回公道,我要让那对恶人付出代价!”

        沈知意的心寸寸冷了下去,被这世道的薄凉冷却了。

        她道出一个很残忍的事实:“他如象,你如蚁,你用尽全力的报复,却只能引起他的注意,暴露你的位置,除了给你招来杀身之祸,没有其他用,就像今晚这个劫。”

        于凡庚抹干眼泪:“我死不足惜,但一定要拉他入地狱!他买凶杀我,我现在就去报警!”

        随着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沈知意手指上的玉扳指也骤然缩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