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21章 于小姐出井

第21章 于小姐出井

        24号别墅内,狂风大作。

        看似普通的后院,却有一口被密封的枯井。

        枯井被实木钉死,井体上写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一块被黄符布包裹的石头压在井口,十分抢眼。

        此时,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男人正手持桃木剑在井边打转,嘴里念念有词。

        半晌后,他气势雄起,剑指井口,大喊一声“破”!。

        刹那后,院子里的风像停电的风扇,忽而平静。

        萧忆乾疾步走出来,尊敬地对男人道:“大师,是不是搞定了?”

        山羊胡男人压着嘴角勾笑,胸有成竹,得意洋洋地收起桃木剑:“放心吧,萧总,有我在,外头那些小角色作不了妖,近期来了多少次,我就打了他们多少次!他们现在肯定是元气大伤,心灰意冷了!”

        “辛苦大师了。”萧忆乾露出会心的笑,“我在别庄设置了晚宴,还请大师赏脸移步。”

        山羊胡男人正要点头挪步,却听后背传来一声爆响。

        两人心惊扭头,猛然间被眼前一幕吓得惊魂失色!

        “阵法破了!”

        “不可能!”

        山羊胡男人瞬间变得疾言厉色,手脚一顿麻利武动,抓着桃木剑跳到井边挥舞!

        “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啪!

        堵井石突然裂开,碎成了粉末状!

        山羊胡男人被弹出井边三米之内,狼狈地摔进了花丛中!

        只见狂风又起,乌云蔽月,身边仿佛有什么东西快速穿过。

        萧忆乾冷汗冒出,转身就往屋内跑。

        就在这时,风,停了。

        一切恢复正常。

        两人迅速跑到井边查看,以萧忆乾的角度看,除了石头碎裂外,下面的东西跟以前没什么差别。

        然而,山羊胡男人看了一眼却露惊色,“竟然能将她抓走?”

        萧忆乾眼睛瞪大:“抓走了?可是你从前不是说过,她情况特殊,最多只能镇压锁住,让她无法往生也无法出来作乱吗?”

        山羊胡男人眼神闪了闪,没多说,只是跑到屋外四处查看。

        萧忆乾跟着他的脚步去跑。

        不多时,他们在东南西北四个墙面上都看到了黄符。

        “这是谁贴上去的?”萧忆乾皱眉。

        山羊胡男人取下黄符,捻须沉吟:“邪门歪道!”

        “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局面到底该怎么办?你想想办法!”

        山羊胡男人一脸高深,“不必惊慌!依我看,对方只是职业天师,只想把东西抓走换取功德,对你来说不是坏事。”

        “他会不会报警?”

        “报警?报警了他说什么?你觉得警察会相信吗?”

        萧忆乾缓缓松了口气,哈哈笑开:“还是大师高明,也对,把东西收了,对我有益无害,管他是谁!”

        “死物可以不管,但活人得警惕。我已经查清楚了,这段时间一直试图破开阵法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东西的家属,我觉得,他肯定知道点什么。”

        萧忆乾眼珠子转动,思绪飘远。

        “家属?”

        不一会儿,一个人名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斩草,得除根!

        **

        沈知意抚摸着拇指里的玉扳指,像逗小狗儿似的弹了一下。

        下一秒,屋内的瓷器就莫名碎裂。

        吓了周胖子一大跳。

        “沈小姐,她……她真在这儿?”

        沈知意懒洋洋地挨着沙发,挑眉道:“脾气不小啊,我就摸一下怎么了?别忘了,没有我,你还困在那枯井里,你现在打坏别人的东西,我还得赔,你觉得你对得起我?”

        话音刚落,周胖子就看到一件要往下掉的瓷器突然恢复静止。

        他算长了见识了,立刻对着玉扳指又是作揖又是叩拜,“对不起啊于小姐,我不该贪图你的东西,现在东西我还回来了,你可别跟我这小人物计较了!”

        玉扳指没反应。

        沈知意:“人家就没将你放在眼里。”

        周胖子:“……”

        “行了,事儿也妥了,我先回去了。”

        周胖子一惊:“沈小姐,你,你就这样把它带着?不……不送走?”

        沈知意眼中思绪深远:“我向来喜欢让人心甘情愿地走。”

        这样,换取的功德会翻倍!

        三个月寿命变六个月,何乐而不为?

        周胖子的笑冒着冷汗:“您想多了,那还有谁愿意走啊,她肯定不乐意,我虽然道行不深,但也知道这些东西近身太久对自己不好,您还是想点办法,强硬点把她送走吧。”

        沈知意微笑:“你就不好奇,她为什么会被困在那里?”

        “那还用想吗,肯定是大人物之间的恩怨纠葛啊,那哪是我这种小人物可以管的起的?管不好,命丢了都有可能!”

        啪啪啪!

        屋内能碎的东西接连被摔碎!

        周胖子瞪直了眼,双腿咚地跪在地上,自个儿给自个儿掌嘴:“对不起于小姐,我说错话了!”

        沈知意:“……赔钱。”

        最后,沈知意让人运了一批新的瓷器过来,把现场拍了照片,这才回家。

        吃饱喝足后,她抱着高数卷子准备赶工。

        思来想去,还是先把照片给萧澜亭发过去。

        【发生了点意外,东西都碎了,我自作主张把新的换上去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再换成其他的。】

        【萧澜亭:嗯,随你。】

        他的文字看起来有点懒散,还有点不想多说的感觉。

        沈知意试探性地问了句:“你是不是在忙?”

        隔了两分钟,才等来回复。

        【萧澜亭:嗯。】

        既然在忙,沈知意就不打扰他了。

        跳出界面,就看到范筱卿的信息。

        卿卿:“宝贝啊,你跟萧老师发展得怎么样了?他表白了嘛?”

        啊这……

        她不是没说自己吗?海王不愧是海王。

        既然都被看出来了,沈知意就不装了。

        “还没。”

        卿卿:“那你俩今天见面没?”

        “见了。”

        沈知意回想起傍晚的事情,不由自主地把大概跟她说了一遍。

        “我惹祸了,他自动背锅替我说话,我脚受伤走不动,他背我去上药,还借他的房子给我做直播,而且,他还担心我做直播不安全,要给我安排其他工作。说实话,对我好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了,我决定尽量不惹他生气,配合他的教学工作,让他年底拿个最佳教师,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