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20章 她只想要你的身体

第20章 她只想要你的身体

        萧忆乾吃了一嘴的毛,又惊又恼,但也没了教训人的兴致,挥挥手让萧澜亭带人走。

        底下的人也迅速去院子里把沈知意的鞋子拿出来。

        沈知意托着鞋子半晌没穿上。

        她刚才没留意,现在疼痛漫上来,才发觉脚底破皮渗了血。

        “我看看。”

        萧澜亭在她没注意之时蹲下,把她的脚踝托在手里,检查伤口。

        温暖的触感渐渐变得滚烫。他骨节分明的手很温柔地转动她的脚踝,问她疼不疼。

        沈知意有点僵硬地摇头,“不疼。”

        “不疼就好,没伤着筋骨。”

        他忽而转身,在她面前蹲下,声音坦荡清朗:“我家在前面不远,我背你过去上点药,不然血止不住。”

        沈知意盯着他那宽阔的脊背,耳边登时传来了自己有力的心跳声。

        她的脑子高速运转,思考该怎么应对。

        范筱卿告诉她,别故意疏远,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她便毅然弯腰扑了上去。

        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肚子贴着他的脊背,一种温暖实在的紧贴感包裹上来,莫名安心的很。

        萧澜亭背起她就走,手指还勾着她的鞋子。

        他的颅顶很完美,头发又黑又浓密,散出淡淡的洗发水香味,挺好闻。

        顺着头发往下,她看到他耳垂后面的小红痣,仿佛滴血一样,让她想抠一抠。

        他真的很白,但并非没有血色的苍白,而是自带明艳光芒、清冷气质的出尘之色。

        “沈知意。”

        听到叫声,沈知意心虚地挪开视线,根本没想起他在面前看不到她在后面的动静。

        “嗯?”她迟钝地应了声。

        “做这份工作,是因为缺钱还是热爱?”

        想不到竟是这么正经的问题。沈知意好好琢磨了一番后,回答:“都有。开始是因为钱,然后就选了一份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正好赶上短视频时代,就做了户外主播。”

        男人沉默几秒,徐徐道:“这份工作危险系数不低,能换则换,如果你乐意,我可以为你安排。”

        噢……原来是因为这个才问的啊。

        沈知意心里头又生出了那种很微妙的感觉,仿佛乘着一叶小舟飘在湖面上却不担心会掉进湖内。

        “其实不危险,您别担心哈。”

        “今天没有我,你就等着你爸爸去警局捞你。”

        沈知意笑道:“谢谢老师。”

        “谢我,就少叫我老师,听着刺耳。”

        “那总不能叫你萧澜亭吧。”

        “哥哥不会叫?”他微调上扬。

        沈知意细想想后很自然地换了另一个称呼:“澜亭哥。”

        “嗯,顺耳。”他声音里含着柔软的笑意,“听着年轻多了。”

        沈知意道:“其实我哥也跟你一样大,但他跟你一比,就是一小孩儿,一点也不稳重。”

        “所以我老?”

        沈知意:“他老,你稳重,不是一回事儿。”

        萧澜亭嘴角微勾。

        几分钟后,抵达了萧澜亭的房子。

        距离萧忆乾那套别墅有点距离,是两个相反的方向。

        上药的时候,沈知意问他:“伯伯那房子是不是很重要啊?他经常过来住?”

        “还不放弃?”他懒洋洋地挑起眼皮,看过来。

        “没,我就是问问。”

        萧澜亭盯着她看了几秒,态度忽而松动,抛了一串钥匙给她:“真要播,这房子也行,跟那边布局一样,常年无人居住,这个月我不让人打扫,后院那几株杂草应该很符合你的直播气氛要求。”

        想到日后还要进来,沈知意就腆着脸拿走钥匙:“那怎么好意思呢。”

        话还未说完,钥匙已经被她塞进了兜里。

        男人但笑不语。

        沈知意顺势道:“那我今晚可以留下来做点准备吗?”

        “可以,但是,作业要写。”

        沈知意先应下了,至于做不做,再说。

        萧澜亭的表情明摆着不信,但因为手机忽然响起,就没多说什么。

        他就坐在这里接听。

        “萧总,您快回来吧,沈总那边闹起来了。”

        “怎么回事?”

        “嗯!沈总跟温蒂有过节!两人互相不对付,现在只有您能搞定了。”

        “我现在回去。”

        听到人要走,沈知意主动起身送他,“澜亭哥,你开车注意安全哈。”

        萧澜亭垂眸看向她的脚:“你的脚能走?”

        “能的!一会儿就好了,我自己开车来的,不用走太多路,你赶紧去处理你的事情吧。”

        萧澜亭没有多说,眼底藏着思绪,一闪而过。

        男人走后没多久,沈知意便要取出手机干正事,却被闯入的声音打断。

        一个保洁阿姨走进来,对她笑眯眯地说道:“沈小姐是吧?”

        沈知意疑惑,点了下头,“您是?”

        “噢,我是平日负责打扰这套房子的阿姨,刚才萧先生交代我照顾好你,你晚餐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准备,还有啊,你的脚活动不便,有什么吩咐你就尽管提。”

        萧澜亭可真好啊。

        人都走了,还能为她考虑。

        沈知意觉得自己不能负了他的好意,但正事也要做,于是就故意点了好几个需要耗费精力的菜把阿姨支走了。

        顺便让阿姨去门卫传话,把周胖子放进来。

        有他在,一些力气活儿就有人干了。

        早点解决,早点回家写作业,让萧老师省点心~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十分认真地开始工作。

        周胖子进来的时候,她已将需要的东西备好。

        “沈小姐,第一现场是在这儿?”

        “在24号。”

        沈知意将四道朱砂黄符交给他:“你悄悄去那边把它们贴在房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越快越好。”

        “贴完后,我们是不是可以烧香道歉了?”

        他现在只想赶紧把事情解决,回家过平淡日子。

        一阵冷风呼啸而来,沈知意眉眼变得犀利,盯着颤颤而动的玉扳指,道:“你不需要道歉了。”

        “因为她根本不想要你的道歉,而是想要你的身体。”

        “啊?”

        周胖子血色全无,双腿软绵绵地弯下,“沈小姐,你可一定要救我,救我啊!”

        沈知意二楼窗边,盯着远处的上空。

        煞气涌动,直逼四方。

        一股力量从外头诱引着它往外蹿,但它却似被藤条缠住,怎么挣脱都无法逃走。

        “原来是这样。”沈知意眼神清明,瞬间明白了一切。

        周胖子听得懵懵懂懂,忙求问:“沈小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