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复仇

        是范筱卿发来的消息,是好消息。

        沈知意看完之后,眼神逐渐发狠。

        翌日。

        上完了一上午的专业课后,沈知意就往家里回。

        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时,父亲就发来信息,让她一会儿回家。

        家里的司机已经在校门口等她了。

        一上车,司机就给她投来十分同情和不解的目光,欲言又止。

        她放下背包,道:“叔,家里出事儿了吧?”

        司机默默开车,叹气:“大小姐,你一会儿要顶住了。”

        “顶住?”

        司机没有多言。

        沈知意估计这事儿跟林仙她们也脱不开关系,所以就没深入去问。

        反正,这两人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回到沈家。

        客厅里坐了几个人,分别是父亲、林仙儿母女以及两个姑姑。

        外加一个管家,和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

        “好热闹啊,今天。”沈知意道。

        一阵风扑来,道士忽然围着她不停转悠,挤眉弄眼,故作高深。

        父亲一脸严肃,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姑姑们眼神里有害怕,一接触到她的眼神就立刻闪躲,仿佛她是蛇蝎。

        十几秒后。

        道士用手里的拂尘指着她,对众人道:“此女被邪灵附身,命格太硬,长久呆在家中,必定会克死至亲!昨晚你们所遭遇的一切就是邪灵在作祟!二小姐和夫人对大姑姐的无礼也都是因为受了她的蛊惑才一时失去了心智!再不送走,就晚了!”

        林仙一听,立刻起身哭诉:“我就说莹莹昨晚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明明会弹琴,却突然不会,对大姑明明十分敬爱,却推她下楼,这分明就不是我的女儿莹莹啊!”

        沈莹莹泫然欲泣,对大姑道歉:“大姑,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在姐姐画符之前我还好好的,画了符之后我就突然脑袋昏昏,再次清醒时,已经是出了大姑别墅后了。”

        道士:“那是因为你当时已经被她掌控了,你不是你了!”

        大姑和二姑对视一眼,眼神露出嫌弃,“知意,我早该想到你会为了争宠使用这些低级手段!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你自己没才艺比不过莹莹,就该努力自学,而不是搞这些卑鄙手段!”

        二姑:“亏我昨晚还对你刮目相看,以为你真的是为大姑好,才屡次提醒她不要往高处走,原来这只是你的阴谋而已!你不满莹莹,也不要这样陷害她啊!这可是一个人的一生啊!”

        管家:“其实我一直觉得大小姐不对劲儿,总不在家里住,而且还搞那些特殊直播,一般来说,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哪里懂得这种高深的东西啊,肯定是邪祟在作怪。”

        大姑拍了一下沈安行的肩膀:“三弟,不能留她在家里了,她不属于沈家!立刻赶走!对你对我对沈家对她自己都有好处!”

        林仙摇头:“大姐,这怎么可以呢,知意还是个孩子,好不容易回到亲生父亲的身边,怎么能赶走她呢,不行的,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道士无奈地摇头:“夫人,很抱歉,只有一条方法,那就是她走,否则,肯定会影响你们一家!”

        大姑:“听到没有!大师都这么说了,沈知意必须走!”

        沈知意:“……”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她不慌不忙地靠近道士一步,上下左右地打量他。

        看得道士直皱眉。

        沈知意道:“既然大师说我是邪祟俯身,那以大师的本事,一定要有办法让我现原形吧,那就让大家开开眼吧。”

        道士冷哼,满脸高傲:“老道我修道不易,既然有更好的办法解决,便无需浪费道行!”

        沈知意眸光流转,目光在他手指的玉扳指上锁定,道:“大师,您道行这么高,怎么算不出自己家里的事情呀?”

        道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您不是会算吗?怎么连我要说什么,你也算不出来?”

        道士严厉:“算命不是儿戏!有章有法,你以为这是在写小说?”

        沈知意笑意微冷,“私吞死人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轻则扰乱自身气运,重则家破人亡。”

        “你……你……”道士脸色猛变,说话都不利索了。

        沈知意道:“我在说什么,您很清楚。”

        道士眼中露出肉眼可见的慌张。

        他下意识蜷缩手指,收在宽大的袖子内。

        沈知意道:“自从得了这个东西后,你家里频频发生不顺心的事情。你老婆突发高血压住院,你儿子跟你儿媳妇本来恩爱有加,近日却时常因为一些芝麻小事儿吵得不可开交,甚至惊动警方,你孙子在学校屡次受伤,不是突然摔跤,就是被东西砸到,受的伤一次比一次严重,你呢,什么事儿都不顺,在赌桌上耗光了家财,怕被家里人知道,所以急于赚快钱填补缺口。”

        随着沈知意的声音越来越高,道士的脸色也越来越白,直至浑身颤抖,双腿发软倒在了一张椅子上!

        沈知意眸色发狠,冷声道:“三日内,若不化解,你家必定有人身亡,这三日间,必定坏事频发。”

        话音未落,道士兜里就传出了铃声。

        看了眼,他紧张地接听电话。

        “喂。”

        “什么!昨天还好好的,不过是血压高了一点点,怎么就变得那么严重!”

        他没多说,一挂电话,就朝沈知意跪下,自扇耳光:“小师父,你是大师,你才是真正的大师!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家最近就是特别不顺,所以我才昧着良心接了这单活儿,这两个女人说只要我帮助她们把你赶出家里,就给我二十万!”

        “你胡说!”

        林仙大叫,忙指着沈知意喊:“邪祟作怪了,邪祟控制了大师!”

        道士气急败坏地拿出手机点开录音:“我就知道你们会赖账,所以早就录好证据了!”

        他点击播放。

        里头记录了林仙母女教他台词,买通他演戏的前后。

        沈安行还未听完,就沉声呵斥林仙:“作为母亲,你居然这么歹毒,连这样的手段都想的出来,你不配为人母不配做人!”

        林仙痛哭:“老公,我知错了,但就算是为了莹莹,你也不要怪我,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这样的,我下次不敢了,你要怎么对我都行,但是莹莹是无辜的,她可是你的女儿啊,你不要怪她。”

        “女儿?真是天大的笑话!”沈知意清凉的嗓音响彻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