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10章 贪恋他美色呗

第10章 贪恋他美色呗

        楼下所有人为眼前这一幕所震惊。

        他们瞠目结舌地盯着落在沙发上的大姑,然后齐齐扭头,震惊地看着沈知意。

        无声胜有声。

        眼神里写满了对沈知意的刮目相看!

        而大姑本人,也徐徐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踉跄爬起来,抖着嘴唇问沈知意:“你你你……你怎么算出来的?”

        不等沈知意回答,其他亲戚纷纷挤到她面前,个个面带笑脸。

        “小意啊,你给表姑算一算姻缘呗。”

        “先算我的,先算我的,孩子上学要紧,小意,你算一算,你家表弟选什么专业比较有前途。”

        “都让一让,先让我算,我这一年到头都不舒服,看医生也看不好,肯定有点什么,小意,你看一看,有什么问题没有。”

        沈知意挑眉:“不好吧,我这都是一些招摇撞骗的小伎俩,纯属胡言乱语,不值一提。”

        她把刚才他们的那些话搬了出来。

        亲戚们脸色变了变,赔笑道:“刚才吧,是我们大家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出你的本事,现在我们都信了,都信了!”

        大家齐齐点头。

        沈知意淡定填饱肚子后,放下筷子起身,找了个借口抽身,道:“我吃好了,大家慢慢吃,我去个洗手间。”

        “那你先去上,上完了回来给我们算算。”亲戚笑道。

        待沈知意一走,大家就叽里咕噜地讨论起来。

        沈安行成为焦点被追问。

        “你女儿本事那么大,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怪不得家里的生意有了起色,原来是因为知意会算命呀。”

        沈安行一头雾水,若有所思。

        讨论的起劲儿时,大姑突然缓过神来,自己被沈莹莹推下楼。

        一扭头,正好看到那母女两人偷偷摸摸走向门口。

        “你们给我站住!”

        一声厉喝下,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

        “哟,刚才那可是谋杀啊,要是没有知意的先见之明,现在人至少得送医院了吧。”

        “那还用说吗,当时可是头朝下呀。”

        “没想到这莹莹看起来那么单纯,骨子里却是这样恶毒阴狠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早在刚才表演钢琴的时候我就看出她不是个单纯的人了,没真功夫还装。”

        “你们说够了没有!”沈莹莹实在受不了了,红着眼瞪着所有人。

        然后转头看向沈安行:“爸,他们欺负我和妈妈,你倒是说句话啊。”

        沈安行并不高兴。

        被推下楼的人是他的亲姐姐。

        推人的人是他的女儿。

        他道:“再怎么吵,也不该动手,要没有知意,你就惨了,立刻给大姑道歉,然后去跟知意道谢。”

        这个处理,算是比较公正了。

        沈莹莹却不服,看向母亲林仙。

        林仙护住女儿,对众人道:“刚才的事情完全是一场意外,是大姑先动手打的莹莹,莹莹还小,是个孩子,情绪失控后就不懂得分寸了,大姑是个长辈,应该不会跟小孩子计较的吧?”

        大姑气坏了,“小孩子?她都十九岁了,还是小孩子?大家说得对啊,没有沈知意的话,我已经送医了,这件事,绝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你这个做母亲的,完全不会教孩子,连知意母亲的一半都比不上!”

        一番话,把母女两人都骂了。

        林仙和沈莹莹都怒火攻心。

        沈莹莹迫切地想要转移矛盾,便道:“我是比不上沈知意,我哪有她的狐媚功夫啊,才开学不过两周多的时间,就勾搭上了一个社会男人,利用美色让人家为她鞍前马后地伺候着!”

        沈安行蹙眉:“莹莹,你在说什么!”

        林仙道:“莹莹没有胡说!刚才大家都看到了,知意被一个男人送过来的,别跟我们说是什么滴滴司机,那辆车可是豪车!而且下车后那个男人还给她递了什么东西,两人肯定是认识的!”

        大家沉默了一秒,然后点点头。

        “我也看到了,确实是个男人送来的。”

        “看样子不是学生。”

        “不过,就算是男人也没什么,知意都20岁了,谈恋爱很正常。”

        眼看着转移矛盾不成,林仙赶紧说道:“谈恋爱是很正常,但是,对方要是个花花公子,或者只是跟她玩一玩,那就是作风问题了吧!”

        沈安行越发不开心了,“你说这些话,你有证据?”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此时,沈知意又不在这里。林仙就一口咬定说道:“我前阵子,见过那辆车,那车子的男人根本不是什么正经人,不过是一个游走在各色女人之间的斯文败类,家里也没有钱,车子都是他租来钓女人的,平时的花费都是女人给的零花钱!”

        “唉哟,那知意图他什么啊?”亲戚们问道。

        林仙说的自己都信了,一口说道:“他长得帅啊!现在这年头,哪个小姑娘不喜欢帅哥?而且,知意或许还不知道他是装的,还以为他真是个有颜有钱的男人呢,却不知,自己的口袋早就被对方盯上了!”

        大家沉默,看起来各有思量。

        林仙刚以为自己转移成功,却被大姑一声拉回来。

        “她是她,你们是你们,别给我扯开话题,刚才的事情,你们娘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瞬间,又吵开了。

        而此时,沈知意正缓缓走下地下室。

        空气里满是潮湿发霉的味道,阴冷的风阵阵扑过来,一阵比一阵凶猛。

        突然,黑暗中的力量似乎鼓足了所有气力,掀起最猛的一股风力直击她的眉心。

        沈知意粉唇嘴角掀起,低喃:“雕虫小技。”

        话音未落,一道金光从墙体射出,刹那间,她之前写下的黄符符文在墙体上闪现。

        一举击破了对方的攻击!

        下一秒,灯光亮起。

        沈知意看到瑟缩在昏暗角落里的娘仨儿。

        她们被一个男人挡在身后,哭个不停。

        男人慌张却决然,厉目紧盯着沈知意,“别过来!否则我就烧了这里,让你们所有人陪葬!”

        沈知意冷淡的眉目一挑,声音慢慢悠悠的:“你试试,是你放火快,还是我的剑快。”

        唰的一声,一把桃木软剑从她肩后拔出,玄光刺目!

        身后的娘仨痛苦地蜷缩起来。

        央求他服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