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5章 只大五岁半

第5章 只大五岁半

        抬头,就看到五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围着她站,笑容猥琐油腻,满眼淫色。

        沈知意登时想起,这片区域经常因为各种打架斗殴、劫财劫色的事儿上新闻。辅导员每周开会都会耳提面命地提心他们不要往这儿跑。

        “小妹妹的糖好甜呀。”为首的男人含着她的糖果,狠狠地嘬了一口。

        沈知意:“……”

        “我说一次,滚。”

        她眉头微蹙,眉宇间萦绕着不耐。

        几个男的哈哈大笑。

        “哥哥允许你多说一次,只要你陪哥哥晃一晃。”男子说着,腰身无耻地摆动出一个下流的动作。

        就在这时,某男发出低呼,兴奋地指着她说:“她是沈知意,最近很火的主播!”

        “原来是主播啊,来,给哥哥爽一爽,哥哥给你刷礼物。”

        他加大晃动腰身的幅度,动作更加猥琐恶心。

        沈知意眸光冷冽,手指渐渐握紧。

        正要开揍,面前的猥琐男突然猛地往侧边打了个趔趄,重重地磕在水泥地上,两颗门卡滚进黑水沟里。

        几个男的还没反应过来,就全部被来人踢翻落地,出口就是国粹。

        “卧槽泥马,是哪个不要命的!”

        沈知意也懵然地扭头望过去。晚霞余晖正好从高墙上斜着照射过来,刺的她的眼睛有点痒,隐隐约约间,看到一个身高腿长的男人靠在那里,懒洋洋地打量着这边。他背着光,大半边脸泛着变光,清隽淡雅,分外耀眼。

        眼神恍惚了一下,沈知意看清了眼前的男人,居然是他,萧澜亭。

        他的穿着不似校内那般严谨清冷,跟普通的大学生一样,套了一件很休闲的黑色上衣搭配宽松牛仔长裤,白色球鞋,手浅浅地插着兜,职场的气息褪去,变得亲和许多,像邻家大哥哥。

        此时,他的嘴角挂着一个不达眼底的浅笑,看似温和有礼,无形中,却散出凛凛的威压。当他直起身子走来,几个男人下意识让到一边。

        下一秒,却反应过来,喷出脏话。

        “一个穷学生而已,给老子往死里揍!”

        沈知意刚看到那几个人有动作,眼睛就被萧澜亭的手盖住。

        他的声音温和动人,伏在她耳边嘱咐:“出去等我。”

        她被推到拐角那边,随后,就听到突突突的拳脚声。

        闷重,冷厉,狠辣。

        沈知意很听话地站在巷子口等他。

        百无聊赖地用脚尖抵着地面踢着玩儿。

        脑子里禁不住去思考,他怎么会在这儿?

        她拿出手机,进入微信,很快就明白了。

        她刚才发出定位后,就没再回复他的消息。

        他发来的消息跟辅导员的话一样,都是让她别往这么危险的地方来。

        所以……他是专门过来找她的?

        换做是其他学生,他也会来吗?

        她想得入神,完全没注意到旁侧有人靠近。

        直到头顶有个影子掠过,她才注意到,他从她脑袋上取下了一片枯叶,还轻轻掸了掸她头发上的灰尘。

        自从有了他可能喜欢她的认知,沈知意就无法再平静地面对他。

        呼吸微微发紧,眼神也小心翼翼地飘向他的脸。

        “一天天的,除了闯祸,你还能做什么?”他温声训斥,语调慢悠悠的,使这句话听起来半点威严都没有。

        还是以前那个味儿,还是差不多的话。

        沈知意却再也找不到以前那份淡定嚣张,反而控制不住地回忆起他抱着她哭的画面。

        忽然,男人的脸低下来,远山似的眉毛微微蹙起,眼里透出疑惑。他轻笑:“怎么脸红了?”

        他说话漫不经心的,尾音有点拖长,嗓音天生有种缱绻的感觉,笑的时候眼角上扬,眼眸含着潋滟的细碎光芒,天生有种狐狸的狡黠和勾人。

        沈知意瞳仁轻轻缩起,怔怔地盯着他看,心里嘀咕,怪不得同学都管他叫“萧美人”。

        她迟钝地回答道:“热。”

        男人挑眉,直起身子,“热啊。”

        她点头。

        他下巴轻扬,神情懒散,“走,请你吃点解暑的。”

        沈知意看时间还早,又想到他救了自己,便道:“还是我来请老师吧。”

        他嘴角一挽,颇有几分无奈地道:“校外就别叫老师了,显老。”

        沈知意默默与他并排而走,手扯着双肩包的带子,随意回了句:“叫老师显得我尊重您。”

        他忽然停步,弯腰,盯着她,“您?”

        审视意味的眸光盯着她,透出他对这个称呼的不喜。

        沈知意眨眨眼,十分诚实的说道:“您比我大,还是我老师。”

        “只大五岁半。”

        沈知意:“五岁半很多了。”

        他张了张嘴,倏地失笑,没说什么,“走吧。”

        他的车停在巷子口,是一辆气质高冷深沉的黑色宾利慕尚。

        她本能地朝后座走去,却听到咔的一声,他已为她打开副驾驶的门。

        沈知意闷头钻进去。

        空调舒展了她的毛孔,她不由自主地呼了口气,靠在椅背上。

        男人的手却伸过来,将出风口的角度调整了一下。

        “别对着脸吹,容易着凉。”

        “噢。”沈知意点了一下僵硬的脑袋。

        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她主动找话题。

        “老师,你一打五那么轻松,以前是不是去练过呀?”

        男人目视前方开着车,轻声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被谁威胁了?”

        “嗯?”

        沈知意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问。

        萧澜亭道:“昨天还发短信威胁我的人,上哪儿了?”

        发短信威胁?

        沈知意头发发麻,不敢调聊天记录。

        她想起了,自己这个时期的确很无法无天,因为不把他当老师看,所以啥话都敢说。

        一口一个“姑奶奶是你救命恩人”地怼他。

        想着,沈知意就道:“我爸让我尊重您,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你常跟你爸提起我?”男人挑眉。

        沈知意转了下眼珠:“因为成绩不理想,他就问我老师是谁,我就说了一嘴儿。”

        萧澜亭嘴角轻扬。

        “过来这边做什么?”

        沈知意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找一个朋友。”

        “人呢?”

        “她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沈知意知道不能再继续聊下去了,就指着路边一个水果摊说:“西瓜,我要吃西瓜!”

        萧澜亭果然停了车。

        “外头热,我去买。”

        他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没有给沈知意拒绝的时间。

        沈知意目光追着他的身影,看到他站在小摊面前点单。颀长挺拔的身材立在遮阳伞下,与灿烂的阳光融为一体。

        小摊的摊主和两个正在打游戏的孩子齐齐抬头,眼睛发亮地盯着他看。也不知是因为他看起来有钱,还是他长得好看。

        心血来潮,她开始仔细打量萧澜亭的面相,算他的命格。

        看了一会儿,她皱起眉头。